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美国的战略短板
2018-12-06
字号:
    ——第七稿《推动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发展的全球战略》之十三

    十三、美国的战略短板

    中国短短几十年就从一穷二白、资本严重短缺的国家,跃升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从哪里来的发展资本?事实证明,资本就是新中国前30年完成了土地公有制社会主义革命,土地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不再碎片化分割到私人手里,而是可以由政府集中运用,集中转换,交换出海量的资本。致使中国可以仅仅用几十年,就依靠自身资源,赶上美国200年的积累。

    其实美国在短短200年时年,从无到有、壮大到全球第一强国,在很大程度上,不也是依靠从印第安人手中夺取的大片土地,被各州政府公有化,从而这些土地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为美国发展提供重要资本来源的吗?至今美国西部许多州也还有大片的公共土地,只是美国没有在这些土地上像中国这样大规模开发,转换为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

    美国西部各州至今仍然拥有大片的州属公共土地,但这里往往荒无人烟,只能建立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几乎看不到“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

    而经济发达的东西部沿海地区,土地早已私有化,土地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尽管很高,但社会无法有效利用。这就是中国和美国现阶段最大的不同。“资本经济”在中国找到了可转化利用的巨大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而美国很难找到。

    在“资本经济”需要高速发展的今天,美国形成的社会资本信用价值产能(庞大的金融体系)、与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总量(即:公共实体经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资源)的不匹配。比如:在土地私有制体制中,来源于土地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无法方便地提取出来,无法作为“资本经济”正常发展的财富资源。

    美国进入“资本经济”、“信用价值生产”时代后,形成的信用价值产能即财富分配能力过大、而制造业空心化财富生成能力弱化、基础设施投资不足,非资本价值生产减弱,造成公共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不足;再加上分散在私有体制内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无法被方便的为了公共利益提取出来,使得“资本经济”无法无限制循环增长。

    美国通过铸币税和媷羊毛,累计获得不下10万亿美元的额外利润,形成庞大的“过剩资本”。在资本过剩时代,投资品不足,资本利润难以实现,为了防止资本死亡,于是对有限资源做超临界杠杆放大。

    这是美国出现周期性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今后,如果不改变现状,即使有中国经济对美国经济的临时外部支撑,但美国生产方式与生产关系的不匹配、缺乏公共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使得美国的“资本经济”所依据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中断,仍然无法摆脱“资本死亡型金融危机”的梦魇。

    反观中国,“资本经济”高速发展,金融实力增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推出了亚投行、金砖国家银行、金砖国家应急基金、国家间货币互换、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发行以人民币计价、可转换成黄金的原油期货合约等等措施。在美国升息、缩表(注销部分美元基础货币)、美元指数走强的压迫下,许多国家汇率、全球大宗商品暴跌,纷纷选择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使得人民币国际化势不可挡,常常出现:美国对美元进行操弄创造商机,中国在市场机制推动下,时机成熟却来抄底截胡。

    美国原有的战略措施常常失灵,美国往往看起来气势汹汹,却常常为中国“神助攻”,今后战略失灵定成常态。

    我们看到,美国金融资本的未来,就是美国的未来,美国金融资本何去何从,就是美国何去何从。金融资本曾经选择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缓和国内社会矛盾,维护和实现自己的利益。在符合自己利益的前提下,怎能排除未来继续选择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可能性?

    实践将会证明,让资本拥有更多的公共属性、更多地选择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产资源,来支撑信用价值产能的维持与扩大,是未来资本的唯一出路。

    美中之间的经济博弈,本质上是美国私有资本生产与中国社会资本生产(含国有资本生产)之间,两种“资本经济”生产方式的不兼容,是两种生产方式、以及公有制与私有制两种生产关系的对立与竞争。

    更重要中美矛盾反映了美国自身的矛盾,这就是:美国进入“资本经济”、“信用价值生产”时代,国际性、公众性的“资本经济”生产方式,与“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对“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碎片化占有之间的矛盾。

    中美两国关系之间,缺乏一种能够兼顾两国长期利益的、在“资本经济”领域共同创立的、属于全球公众投资者的、全新的生产方式的支撑。

    美国现有的生产方式和信用价值资产资源,不足以支撑美国金融资本“资本经济”的再发展。中国现有的“资本经济”生产方式和信用价值产能,不足以开发自己拥有的信用价值资产资源,难以让中国的“资本经济”无限价值增长资源得到充分的开发利用。

    如果中美两国不能在“资本经济”层面开展深入的合作,共同创造全新的“资本经济”生产方式,中美两国都不能更加有效地发展经济、为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

    现实情况是:美国的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正在遇到本国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即:公共实体经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资源)不足、资本找不到投资资产(即“资产荒”),难以实现利润、“资本经济”无法正常发展的困扰。

    中国拥有巨大的、远远大于GDP的、蕴藏在公有土地上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即:公共实体经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资源),但暂时缺乏全球化信用价值产能。如果没有以美国为首的国际金融集团的参与,也难以实现潜在信用价值资源变现。

    而中美之间跨国合作则需要一种在“资本经济”层面全新生产方式创新的链接。

    这种在“资本经济”层面全新的生产方式,自然不同于私有资本生产方式,也不同于现有的社会资本和国有资本生产方式,应当开发一种全新的金融价值资源,创造全新的、可持续增值的金融产品,最终供全球公众投资人购买,并通过定向循环投资,不断提高该项金融产品的投资价值,在这个在“资本经济”层面全新生产方式的支撑下和运营过程中,让中美两国经济都得到高速发展。

    中美两国合作,创造这种在“资本经济”层面全新的生产方式,是美国金融资本集团最大的机会,是实现美国未来长期战略目标的根本出路。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