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俄乌冲突背后的美国超级大战略
2018-12-03
字号:
    ——离岸平衡案例研究

    目前,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背后显然隐藏着一个超级大战略,对此就如学者分析的那样,如果没有美国撑腰,吓死波罗申科也不敢对抗普京。但现在,看看波罗申科的架势,那是一副要干普京的样子。这种状态,背后除了美国支持外,恐怕没人了。美国目的有三,一是利用乌克兰冲撞俄罗斯,引发冲突,化解其在中东的压力;二是由此挑起俄罗斯与欧盟国家的矛盾,让其相互牵制;三是回归美国主导的欧洲均势。

    冷战后,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是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他们认为全球化就等于民主化,市场化,等于世界美国化与西方化,最终达到历史的终结。但是,问题是他们在推动全球化,民主化,市场化的时候,忘记了如何使自己全球化,民主化,市场化。已故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认为如此逆势而为,必将终结美国自己,所以美国应该顺势而为,从而达到美国外交的再平衡。但是,显然布热津斯基的观点并没有被美国精英采纳,这也是他晚年被冷落的原因。与此相对,另一种再平衡的方式认为,美国应该从自由主义霸权转向更加克制的“离岸平衡”战略,而不是将自己主要视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全球警察或传教者。离岸平衡不再要求美国做“世界警察”,而是鼓励其它国家带头制衡正在崛起的国家,美国只在必要情况下才介入。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放弃世界超级霸主的地位,而是通过节制美国的力量,以应对长远的威胁,确保自由的美国。通过离岸平衡战略,华盛顿可以放弃改造其它社会的野心计划,专心解决真正重要的现实问题:维持美国在西半球的统治地位,应对欧洲、东北亚和波斯湾的潜在霸权国。这些决策将极大地减少美国的国防开支。尽管美军还将留在亚洲,美军从欧洲和波斯湾的撤离将可能节省数十亿美元,降低反恐投入,并结束在阿富汗等地区的军事干涉。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将有更多的钱用于国内发展,并提高纳税人的收入。美国现实主义地缘政治学者米尔斯海默更是认为,美国应该定义自己是世界的平衡者,而不是领导者,定义的错误是导致美国冷战后外交政策一错再错的原因。显然,后者的观点正在主导当前美国的外交。

    在欧洲,美国的目的无非是鼓吹俄罗斯威胁论,挑起俄罗斯与欧盟国家与新欧洲国家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制造紧张局势,回归美国主导的战略均势。冷战后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讲北约东扩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当北约军队进入新欧洲,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指向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还会这样认为吗?对此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米尔斯海默在一篇分析文章中认为:奥巴马总统决定硬抗俄罗斯,发动制裁,进一步支持乌克兰新政府,这是个严重错误。因为这不仅无助于解决分歧,还将制造更多麻烦。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看来,一切都是普京的错,且普京的动机上不了台面,这是谬见。事实上,此次危机的根源是北约东扩,所以由来已久,一直以来俄罗斯人极度厌恶北约扩张,眼见着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纷纷加入北约,但俄罗斯并未出手阻拦。2008年,北约宣布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将成为北约成员国”,俄罗斯立刻表明其底线。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不只是俄罗斯邻国那么简单,这两个国家就在俄罗斯的家门口。俄罗斯2008年8月的强硬回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和西方阵营。至于当前乌克兰危机,普京当然认为事态发展是对俄罗斯核心战略利益的直接威胁。不管怎么说,美国一直甩不掉冷战的阴影,自1990年代以来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全然不顾后者抗议北约东扩,反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

    在中东,美国的目的是利用叙利亚问题、伊核问题,引爆地区冲突,阻止俄罗斯与伊朗势力的南下,而以色列则是美国在中东的主要代理人。特朗普担任总统后,美国仍维持在中东的超脱政策,不愿意为中东事务投入太多的政治和外交资源,并减少对中东的经济援助。然而,令美国政府感到不安的是,俄罗斯和伊朗等非西方力量,通过打击“伊斯兰国”,帮助巴沙尔政府收复失地和参与中东安全治理,趁机填补权力真空。甚至美国在中东唯一的北约盟国土耳其也响应俄罗斯倡议,启动俄罗斯-土耳其-伊朗“阿斯塔纳进程”,形成了统一战线。随着美国和西方在中东事务中被边缘化,特朗普政府日益感到焦虑,不得不重构在中东的联盟体系,通过扶植代理人来遏制俄罗斯和伊朗的扩张势头。2017年,特朗普担任总统后首次国际访问便选择了沙特和以色列。在海湾地区,美国与沙特签订1100亿美元的军火销售协议,使沙特和阿联酋成为对抗伊朗的“急先锋”。在地中海东部地区,美国把以色列打造成“桥头堡”,向以色列提供F-35战机,并把在以的柔性军事存在升级为刚性军事基地,默许以色列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朗军队的设施。在中东北部地区,特朗普政府默许土耳其越境打击叙库尔德武装。美国此举旨在离间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今年4月,美、英、法空袭叙利亚政府的军事目标,埃尔多安政府宣布支持就是一例。显而易见,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目的就是把俄罗斯、伊朗、叙利亚巴沙尔政府、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等推到“中东地区体系”的对立面,人为把中东地区分成了“亲美”与“反美”两大阵营,引发中东地缘政治冲突的教派化和冷战化,从而形成地区国家相互牵制、相互消耗的所谓均势格局。

    在亚太,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可以说变得更加不确定,一是美国继续在南海推行所谓的“航行自由”,二是朝核问题,三是制造台海紧张局势,四是推出所谓“印太战略”,五是明确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六是开打贸易战。美国利用或者制造这些问题,以此引爆地区冲突,形成所谓的均势,而自己躲在后面,从中渔利。但是,美国迄今一直苦于无法找到一个引爆点,因为目前亚太地区依然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与最有活力的地区,和平与发展依然是亚太地区的主流。所以,所谓中国崩溃论,所谓亚洲世纪即将终结只能是美国的一厢情愿。另外,所谓中国威胁论,美国无非是想挑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形成对中国的合围与遏制之势。事实上,亚太大多数国家越来越意识到中国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更为重要的是,在亚太没有国家希望被卷入冲突和战争,也没有国家愿意成为美国的马前卒与牺牲品。一直以来,“重返亚太”与亚太再平衡战略被视为美国全球战略的重中之重,照美国自己所讲,重返亚洲战略有两大目的,一是分享亚洲的经济繁荣,促进美国出口与就业,二是维护亚洲的安全与和平。但是事实上,美国重返亚洲不仅没有推动地区的和平与安全,而是加剧了动荡与冲突,不仅没有拉动美国的出口与就业,而且破坏了亚洲的合作与经济发展。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说重返亚洲不是要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但事实上美国的所作所为全然是针对中国的。

    美国社会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曾经分析到:“虽然许多评论家欢呼1989年是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的开始,但本书的论点正好与之相反,认为它标志着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的终结。冷战才是美国统治下的和平。冷战结束了,因此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现在已经终结。”而目前,种种迹象表明,为了让美国再次强大,为了让世界重新回到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美国正在试图把世界重新推回到冷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