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再谈“支那”一词的来源
2018-10-28
字号:
    至那——支那,这个名词是古代印度河流域(今巴基斯坦、阿富汗地区)人称包括新疆西域地区在内的大中国人的地理名称。唐代以后,这个名称随佛经传入日本,所以近代日本人仍沿用支那这个古印地名称称中国人。

    这个国名首见于《大唐西域记》第四卷所记载的“至那仆底”国,梵名Ci^na  bhukti ,玄奘说意即汉国封地。此国是当时的北印度地区之古国名。故地近人猜论认为可能在今印度旁遮普邦的费罗兹普尔(Firozpur)附近。

    至那Ci^na即支那,仆底bhukti 即城邦。《大唐西域记》“至那仆底”国是克什米尔王国迦腻色迦时代的一个来自河西汉地的疏勒国王子,定居印度河地区后作为质子所受封之国。(近代学者认为此汉地皇子可能是指汉代河西新疆地区的古疏勒国王子。)

    据玄奘记述,这个国度位于阇烂陀罗国之西,近人也有猜论认为此地即今拜亚斯河(Bias)与索特来治河(Sutlej)会流处以南一带。关于这两条河流的位置,地理学研究者有争议,一说在中亚地区,一说在南亚的孟加拉地区。

    据《大唐西域记》卷四所记,此国汉土迁来的王子之封土,故将其命名为‘至那仆底’,意为“汉封城邦”。

    “此国周二千余里,都城周十四、五里,国用丰赡,气序温暑,学综真俗,兼信邪正,有伽蓝十所,天祠八所。首都之东南五百余里地有闇林寺(梵Tamas a^vana ,音译答秣苏伐那),有僧徒三百余人,专习说一切有部。佛入灭后三百年,尝有迦多衍那论师于此地造‘发智论’。”

    又据佛经《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二记,玄奘曾诣此国之突舍萨那寺,逢大德毗腻多钵腊婆(又译作调伏光),并于此寺庙居留十四个月,学习对法论、显宗论、理门论等。

    [参考《Ancient Geography of India》;《Buddhist Records of The Western World》Vol. □;《On Yuan Chwang》Vol.Ⅰ;《解说西域记》]

    【附录】

    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四《至那仆底国》:

    “至那仆底国,周二千余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稼穑滋茂,果木稀疏,编户安业,国用丰赡,气序温暑,风俗怯弱。学综真俗,信兼袤正。伽蓝十所,天嗣八所。昔迦腻色迦王之御宇也。声振邻国,威被殊俗。河西蕃维,畏威送质。迦腻色迦王既得质子;赏遇隆厚。三时易馆,四兵警卫。此国,则冬所居也。故曰至那仆底(唐言汉封)。质子所居,因为国号。此境已往,洎诸印度。土无梨桃,质子所植,因谓桃曰:至那你(唐言汉持来)。梨曰至那罗阇弗呾逻(唐言汉王子)。故此国人,深敬东土,更相指语:是我先王本国人也。”

    【何新又按】以对音看,梵语梵名Ci^na“至那”对音当是“秦”,而不是汉朝。玄奘所以称其为汉王子,是因为疏勒曾受封于东汉皇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何新老矣 何言拆哪
    2018/10/28 22:54:32
  • 中国未来要在世界发挥巨大的作用,必须对世界上各个国家民族详细研究,包括历史源流在内。
    2018/10/28 10:17:51
  • 现在谈什么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2018/10/28 10:11:55
  • 印尼语不少是源自印度,在爪哇族的土话中,中国人Wong cino是没有贬义。
    但在西爪哇的巽他族的土话,中国人orang cina就有贬义。
    元朝曾经派兵远征爪哇,协助爪哇族的一位王子建国,在进行宴会时突然对元兵发难,元将应该损失不少。
    元兵多数是在福建泉州一带招募的闽南汉人,是属于等级最低的南人,当然不要替蒙古人卖命,于是登船逃走。
    有一些闽南人和炮舰留了下来,为爪哇族滿者伯夷王朝服务,征服印尼各个岛屿。
    2018/10/28 10:11:54
  • 玄奘差点跟随李世民去东征,如果那个时候薛仁贵早一点出道且更勇猛些,倭奴国说不定也可以一鼓作气拿下,支那就是他们仰慕的名词。
    2018/10/28 9:26: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