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正守望 - 邱震海首页
洪秀柱最该担任国民党主席
2016-01-22
字号:
    今年1月20号,是离台湾领导人选举过后才几天的时间。然而国民党党主席最近可能是一波三折,有点难产。但是今年1月20号非常关键,现在有消息显示是洪秀柱有可能会今天正式宣布参选国民党的主席。因为我们知道上星期六,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之后,朱立伦当晚就宣布辞职。虽然在辞职的晚上,还有人在记者会上要刻意地挽留朱立伦,但朱立伦去意已定。其实我觉得朱立伦他所谓的去意已定,在他宣布参选,把洪秀柱剔下来的那时候,他已经去意已定。因为他明知道这是一场不可能选定的战争。而且坦率的讲,朱立伦他是一个精算大师,他本来的职业就是精算师,所以他老早就算好了这一次2016年1月份的这个选举,国民党是不可能赢的,所以他当时就不出来,推洪秀柱出来。但是到了10月份的时候,看洪秀柱选情实在是不行,那么他在被迫出来,但被迫出来,那时候他换得的一个条件就是他不用辞去新北市的市长。原来如果他一早出来的话,新北市的市长都要辞掉,那到时候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市长辞掉了,然后选举又没赢,他朱立伦啥也没有。所以去年10月份出来之后,至少可以保住新北市的市长,但是国民党主席,我看他本来就不想要,这是我以小人之见,度君子之腹。朱先生如果听到了,也不用生气。我相信他早就不想要了,因为这个烫手山芋他要来干嘛?明知选不上,这选不上是肯定的,我8月份当时就说国民党,这个当然是有一种俗的话来说,别选了,选也是白选。所以他既然是选不上的话,这个选后他还不如把这烂摊子踢给别人。这个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谁要拿这个国民党主席谁拿去吧。我看这就是朱立伦当时的一个最基本的想法,所以他当时10月份的时候,接洪秀柱班的时候,说的很明显,信誓旦旦说我如果明年国民党败选,我一定第一时间宣布辞去党主席,听上去这话好像说的冠冕堂皇,气宇轩昂。其实我在下面发笑,我说世界上有精算的人,还没见过这么精算的。果然4天之前上星期六的时候,他宣布正视自己。过去3天里面,国民党内部还有很多纷争。大家之前很多人说是谁能够出来呢?谁愿意出来呢?谁能够出来呢?谁愿意接这烫手山芋烂摊子呢?礼拜天的时候有人说了,国民党算来算去就3个大佬,3个或者比较有名望的人,一个是吴敦义,一个是郝龙斌,第三个就是洪秀柱。吴敦义当然理论上是最具名望的,最德高望重的。无论是智力,还是声望,还是能力应该他出来;第二个是郝龙斌,但是郝龙斌当天晚上由于他在基隆已经丢了他的立委的席次,所以他当天晚上已经宣布辞去国民党副主席了,不干;那么第三个就是洪秀柱。

    其实我一早我就认为这个党主席很可能是洪秀柱来,虽然洪秀柱可能大家对她的能力等等可能不是很有信心,但是经过去年从年中到10月份洪秀柱参选的那一段,尤其是洪秀柱在换柱的那天会上,国民党会议上那段发言,让人看到了她的丰功,让人看到了她的承担,也让人看到了她真正的人格风范,而这种人格风范恕我直言,无论是跟朱立伦相比,还是跟包括吴敦义等等在内的国民党党内的一大批大佬相比。

    那些大佬在一个洪秀柱的小女子面前,我看洪秀柱离开那天在谈话的时候,发表演讲的时候,那些人都是完全抬不起头来了。一个一个男子汉用我们的话来说,哪一个是男儿。所以洪秀柱经过那次换柱风波之后,她的风范在人们心目当中的承担是完全建立起来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大家知道洪秀柱被换下来之后,她没闲着呢。她还是四处在拉票,为谁拉票?为朱立伦拉票。为当时十月份的时候,把她换下来的朱立伦拉票,为国民党拉票。其实某种程度大家看到洪秀柱四处奔走为国民党包括为朱立伦拉票的时候,很多人的心里还是升起一丝感动,要知道她为之拉票的那个人就是当时一开始不愿意出来,后来看了形式不对,精算过度,然后又把她换下来的那个人。如果纯粹是出于私心,没有国民党党的利益在里面,我想很少有人能够把小我能够克服,去服从或者去完成这么一个所谓的大我。我之所以强调所谓的大我,大家知道国民党已经兵败如山倒,已经命中注定,而且坦率的讲国民党未来的整合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洪秀柱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面到处奔走,辛辛苦苦的为朱立伦为国民党拉票,让大家很感动。包括前一阵她又到了上海,在上海要求台商去投票,也到了香港,也到了澳门等等。所以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我本人当时觉得其实这个时候最适合出来担任国民党主席的就是洪秀柱,可以说是振臂一呼,没有人能够反对她的人格魅力,能够反对她的道德制高点。当然洪秀柱未来在国民党党主席这个任上能不能完成,不辱使命;能不能完成帮助国民党整合的这么一个艰难的使命和挑战就另当别论,但此时此刻我看非洪秀柱莫属。

    过去的几天,我说国民党内部纷争很多,没有人愿意出来,吴敦义我看头都缩回去了。然后郝龙斌头都缩回去了,其他还有谁呢?但是朱立伦已经去意已定,所以最后在两三天前,实在没办法只能有现任的党主席黄敏惠来代理主席。坦率的讲,黄敏惠也许国民党党内人士知道,我们外界人士真的是对她知道不多。无论她的名声,她的风范还是她的能力,还有她的江湖地位都只知不多,所以这么一个人来临时担任党主席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长期是难以想像力。问题是根据国民党的党章规定必须于3个月之内完成党主席的补选作业,那么目前已经有多名被点名参选,呼声很高的人选,包括吴敦义,刚才我说的包括胡志强,包括郝龙斌,包括洪秀柱等等。那么坊间传闻,洪秀柱昨天傍晚召集相关的幕僚会议,讨论参选国名党主席的仪式。洪秀柱办公室晚间还证实确实有这场会议,昨天晚上确实是有,确有此事。洪秀柱的幕僚还表示洪秀柱本人今天1月20号将亲自对外正式宣布参选国民党的主席。同时据了解的国民党今天20号在中常会将通过党主席的补选作业期程,根据初步的规定,而22号就是后天以及23号,受理领表,同时开始10天的党内联署,31号登记,党主席的补选投开票定于2月27号,就是在春节之后了。差不多2月底的时候,新任主席3月初就职。这就到目前为止,一切如果按照正常的planning,按照正常的整个计划来进行了流程的话,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流程,所以我看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这个能够出来的,应该出来的或者比较容易得到人们一直拥护的,我看就是洪秀柱。洪秀柱这个小女子,奇女子,弱女子。虽然在去年年终的时候,当时她出来说大家觉得匪夷所思,我也觉得匪夷所思,所以很多朋友们可能听过我当时3分钟点评的时候,当时很犀利的发表过观点,说洪秀柱赶紧退下来吧。我连续发表了几天在我的3分钟的评论当中,确实我那时候认为洪秀柱这个能力确实有问题,而且从她当时的情况来看,她很多的理念不是很清楚。

    这当然未来如果她担任党主席之后,她左右的幕僚也必须要继续做功课才可以,不能像当时这样给她释放一些。由于洪秀柱的,恕我直言,我这人比较犀利,由于洪秀柱的理论水平有限,她只有一份热情,一腔热血,一份担当,但她理论水平确实有限,所以她左右的幕僚你们的功课,你们身上的担子就尤其重要。所以当时是洪秀柱是不堪重任,所以我也呼吁她下来,但是经过这一个风波,其实洪秀柱在人们心目当中的这种形象,这种担当反而建立起来了,所以此时此刻,我认为国民党主席为洪秀柱莫属。当然还是那句话,完了之后,她如果说3月初顺利当选国民党主席的话,她后面的挑战是非常艰巨的,她能不能把这么一个已经濒临崩溃的又缺乏转型的百年政党重新整合,重新组合,然后用她的理念,但她的理解也不能过于超前,但也不能过于落后。所以在这个情况,在这一点上,目前我是信心不足的,但是我对于洪秀柱应该也能够担任国民党主席,我是高度赞成的,那么希望洪秀柱能够梦想成真,也希望中国国民党能够转型成功,在这过程当中,全体的国民党党员需要努力。这确实某种程度,也一定程度危机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同时如果说洪秀柱当选,包括她现在在参选过程当中,可能还会有一些磨难和风险。她周围的幕僚们,如果在听我节目的洪秀柱的幕僚朋友们,我希望你们能够吸取去年年中到去年10月份给洪秀柱参选提建议的一些教训,能够真正的记忆领先,同时也务实。既理想,也现实;既胸怀满志,同时又脚踏实地为她提供一些能够具有操作性的实际的政策建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国民党,需要转型。
    1、为什么需要转型呢?目前国民党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也就是说,有亡党的危险。
        国民党,到了台湾,被美国的所谓“民主”中毒了,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反观大陆GCD,实事求是,搞符合自己特点的【自主原则下的民主】,即“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党派参政议政。
    2、怎么转呢?在民进党绑架台独利益的情况下,学习大陆GCD,转为【革命性质的政党】,代表台湾最广大老百姓的利益。
    一方面,搞国有经济,搞社会主义建设,革【资本家】的命;
    另一方面,搞统一大业,统一谁?去统一大陆。搞国民党版本的“一个中国”,革【台独和民进党】的命。
    3、其方式:
    一部分在社会的公开台面上,搞国有经济,搞社会主义建设,革【资本家】的命;
    一部分转入地下,即:地下党。去统一大陆,反台独。革【台独和民进党】的命。
    2016/1/23 20:34:54
  • 国民党只能一步步走向衰亡,谁也救不了。
    2016/1/23 20:08:55
  • 国民党要转什么型?邱震海为什么不作说明?!
    2016/1/22 16:51: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