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正守望 - 邱震海首页
2016A股首日两次熔断:折射信心危机
2016-01-08
字号:
    今天我们来谈一谈昨天中国A股市场上的惊心动魄,几乎像每一个在A股市场上的投资者,或者交易员和分析师甚至很多围观的包括媒体人士,包括民众心情都像过山车一样的,这个原因非常简单。昨天中国A股市场两次不是涨停,两次是跌停,而且已经触发了一个熔断机制正式实行,所以坦率的讲,昨天1月4号是中国股市开市,2016年开市的第一天,但是所有的投资者或者所有的围观者,或者陌路人都在一天之间学会了一个词,或者非常熟悉一个词,那就叫熔断机制。熔就是熔炉的熔,断就是断开的断。这个顾名思义,就是烧到一定程度就给它断开,这有点像电子学上像电路原理一样的,烧到一定程度就果然的给它断开。所以我们顾名思义,所谓的在股市市场上的熔断机制其实就是一种保护机制,就是当这个股市下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设定一个下跌的最低的底线,一个区间,那么到时候就自动断开,你就是不能再进行交易。

    这个机制其实是早年起源于欧洲和美国,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正式开始实行,它也是为了要保护在股票市场上的一种安全的交易,无论让投资者还是其他各方都有一段冷静期,但是美国它的这个最低的底线设的相对比较宽容一点,宽泛一点,据说有时候可以达到下跌幅度达到15%和20%。但是中国由于吸取了去年6月份和7月份大规模下跌股价的经验教训,所以在2015年的9月份中国的央行当局正式推出了这个熔断机制,那么设的底线非常的低,幅度非常的小5%。那么正式施行是从昨天就是2016年1月份的第一个开始交易日开始算起,那么正好是昨天。一方面是第一个交易日,另一方面第一个交易日熔断机制刚刚开始实行,马上就遇到了两次断开,就像电路一样“嘣”的一下,断开了一次达到了5%;然后第二次“嘣”的一下又断开了,又继续下跌,所以让人觉得真的是像过山车一样的,从来没有一样新生事物在第一天就引起如此大规模的一个震惊和恐慌。因为根据历史记载,在美国的历史上刚才我说美国这个熔断机制已经实行有几十年时间了,好像大概也就那么几次。1988年到现在为止,美国只有一次启动熔断机制,那么韩国呢?2000年到现在已经是16年了,将近16年的韩国也只有3次启动熔断机制,而中国试运行才第一天,就连续两次触发了这个熔断机制实行的世界纪录。坦率的讲,叫所有看的人不但心情像过山车忽上忽下,而且让人直冒冷汗,也让人对中国的股市再次失去信心。当然在谈到让人们对于这个中国股市在失去信心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再次声明,中国和欧洲,韩国包括跟美国相比,这个中国的熔断机制最低的底线,它的设定是相对比较紧的,只有5%。那么美国刚才我说的它宽松很多,所以如果说中国按照美国的标准,那昨天这个下跌的幅度用完全没有到根本不会,不要说两次,一次垄断机制的触发都不会,但问题是中国坦率的讲,是吸取了去年六七月份股市大跌的这么一种经验教训,这个教训非常惨痛,让全国股民几乎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中国当局,经济当局才把这个熔断机制的下跌的幅度收的那么低,那在这么一种情况下,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昨天这个熔断机制才会有两次触发。但是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引起警觉。换句话说,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理来进行的话,这样的垄断其实如果继续实行,中国股市如果继续再跌的话,因为坦率的讲这个跌破5%,第二次跌破7%,对中国股市来说,可能未来是家常便饭,那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未来股市这一个星期就可以垄断好几次呢?如果那样的话,人们会对中国的股市非常的没有信心。当然如果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相信中国的经济当局也会适当放宽垄断的下限,不会仅仅收窄在5%,但是如果对中国这么一个目前监管不力,用我的话来说,监管不力,内幕重重,而且里面机构结构调整完全没有完成的。中国股市来说,如果熔断机制放开,放开到像美国,像欧洲成熟的股市一样的话,那么这种垄断机制有什么用呢?难道为了要让中国的股市继续跌,跌到10%,20%,才能够启动熔断机制。所以这个是一体两面,是一个非常两难。两难的拳击手。

    以前我在我的书中《当务之急:2014到2017中国的最大风险》里面讲过中国的经济当局是一个两难的拳击手。一方面明知道不能出重手,另一方面又不能不出手。现在在昨天实行的垄断机制,同样也是如此。一方面老实说,按照这样收了那么窄的5%的这个底线的话,恐怕以后未来熔断机制会非常容易爆破,那么会让人对中国股市更加没有信心,但放宽又不行,因为在中国目前内幕重重监管不力结构,改革又不到位的中国股市里放宽,无疑于使这个所谓的垄断机制形同虚设。所以这是一个两难。

    那下面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昨天垄断机制实行第一天,就有两次被爆,这当然是一个现象,虽然令人觉得惊心动魄,心情就像过山车,但是后面要回答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促使中国的股市昨天大跌?第二个问题就是今天开始中国的股市到底会回升,还是也会像昨天要大跌,以至于今天或者明天要再次启动几次乃是很多次的垄断机制,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其实中国的股市昨天A股在2016年开始第一天就大跌,以至于触发了垄断机制,其实是折射的几个深层的原因。按照现在一般的经济学家或者观察员们这个分析,大概有几个原因,有宏观的,有微观的。先说宏观的吧,宏观的世界经济的不景气,昨天这个美股大跌,那么当然也造成从美国传导过来的一波危机,这个新型危机自然也传到传递到了中国的股票市场上,所以美股大跌导致人们对中国市场下的这个A股信心也不足,这是外围经济因素的影响,第二个呢就是本身,中国人民币人民币昨天也再次暴跌,这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像似乎是2016年的一个不祥之兆,开始第一天人民币就开始暴跌。当然我本人就像我以前一直分析的那样,我本人对人民币这个持续下行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我不相信2016年人民币会如这个自由落体式的一路下滑,因为中国的央行当局已经有心理准备了,第二还是会适当的采取行政措施,让人民币有一个自然缓冲的下降的机会,但是不管怎么样,昨天第一天开始交易,人民币的暴跌还是给人们信心一个重大的挫击,一个重创;第三个原因就是PMI,就是我们说经理人这个采购指数,中国经济的经理人采购指数昨天显示出来也相当的不利,那么经理人采购指数的,其实某种程度上是折射了中国制造业不利,采购少了嘛;那么制造业还是依然非常的艰难。虽然昨天才是第一天,但是我就记得去年2015年上半年到年终的时候,我曾经对去年2015年上半年的中国经济社会一个评论。我说当时中国经济是实体经济,是哀鸿遍野,但是中国的股市或者中国的金融市场却是牛气冲钱,但是虚火过旺,那么2016年从昨天的这个PMI经理人采购指数不利的情况看,是不是预示2016年至少是上半年中国的实体经济将依然哀鸿遍野。

    我想我们先做一个open question,做一个开放式的命题。也把它放在那,且行且观察;第四个原因当然是一个相对更加微观的原因,就是管理层高层的减持开始日期快要到了,所以这会导致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会抛售自己手中拥有的股票。但是我想最后第四个原因,其实还是相对比较微观的。前面3个原因,第一是世界经济导致美股下跌,第二人民币的暴跌,导致人们对人民币在2016年的走向信心不足,第三经理人采购采购指数的下跌,导致人们对2016年至少是上半年中国实体经济依然信心不足,我想这个才是导致昨天A股大跌的根本原因。只不过过去在2015年由于没有熔断机制,所以像这样的A股大跌,可能人们已经家常便饭,习以为常,昨天是第一天启动垄断机制,所以两次触发垄断机制才导致人们如此大的关心。

    下面第二个问题就是今天开始到底A股市场的走向如何?坦率地讲在这方面我们很难对星期二这个中国A股市场做一个预测,无非几种可能:一种是继续下跌,第二种是会有所反弹,第三可能会像昨天那样至少在上午开始以后保持一种不温不火的情况,我想这三种可能可能都有,但是其实市场上的表面情况的演绎,它只是一种表象,但是问题是导致昨天中国A股市场大跌的这四种原因,尤其是前3种原因,恐怕不是在短期之内就会改观,甚至不会在短期之内就会消失的。对此人们对今年上半年的中国经济的低迷还是要做好足够的充分的思想准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股民对股市的信心来自于国家的实体经济,从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三个“去”折射出今年的实体经济将继续放缓,股民对股市信心怎么可能提高。
    2016/1/11 11:13:40
  • 中国涨跌停板难道不是熔断机制?明明中国股市有涨跌停板设制还来搞个熔断机制,这就如同男套一个安全套不安全,还要套多一个安全套。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前一个安全套不够安全。所以才加多一个安全套
    2016/1/9 10:14:22
  • 赞同邱震海的观点:------“第三经理人采购采购指数的下跌,导致人们对2016年至少是上半年中国实体经济依然信心不足,我想这个才是导致昨天A股大跌的根本原因”
    2016/1/8 17:08: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