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正守望 - 邱震海首页
中国对朝痛下决心或保守疗法?
2009-06-15
字号:

  联合国安理会昨天开会,就对朝鲜的制裁决议案进行表决。众所周知,5月25日朝鲜第二次核试验到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安理会的这份制裁案“千呼万唤始出来”,与2006年10月朝鲜首次核试验之后的情形完全不同。

  而且,这份决议案中,调子也较之前的原始版本温和了许多。虽然依然还有一些制裁措施,但在各方的磨合之下,这份制裁案无疑已经成了“没有牙齿的老虎”;更不用说,未来这份决议案是否会得到百分之百的执行。

  制裁决议案无的放矢

  安理会的这份制裁决议,其实存在一个根本的困境,就是它到底试图解决什么问题?是要让朝鲜弃核吗?显然已经不可能。是要变相承认朝鲜拥核的现实吗?显然也不像。是要以此削弱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的能力吗?用“没有牙齿的老虎”,显然也无法达到这一目的。

  如果说共同的愤怒把国际社会拉到一起,那么一旦涉及到共同行动,人们却发现,人们面对朝鲜,在技术层面上几乎已经无计可施。

  所有这些,其实都折射了国际社会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困境。过去若干年以六方会谈为代表的国际外交之所以失败,与其说是朝鲜过于狡猾,还不如说是由于各有关国家,其中尤其是美中日三国在对朝战略上存在严重分歧,因此战略上的互相猜疑自然就导致了战术上的涣散和无效。但在朝鲜两次核试验之后,各国的这种战略和战术上的困境依然展现无疑。

  各国仍存战略不信任

  对美国来说,由于对朝轮廓始终不清晰,加上在对朝问题上离不开中国的支持,因此不得不被动等待中国的信号。对中国来说,虽然在此次朝鲜核试验中异常被动,但却始终不愿完全改变原先的对朝战略,其间的原因,除了朝鲜的核试验还没有对中国造成实质性伤害之外,中国对美日等国依然存在战略不信任,担心刺激朝鲜并对中国自己的国家和社会安全构成威胁。

  在这方面,中国确实陷入了两难境地。中国原先希望左右逢源,但到最后却成了夹缝求生,左右为难。然而,一个更大的两难在于,处于崛起期的中国,一方面要应付来自邻国朝鲜的无休止的干扰,另一方面却处于与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的明显战略不信任之中。

  一石三鸟: 中国能否痛下决心?

  在这方面,中国如果痛下决心,在战略上与美日站到一起,那不但可使朝核问题柳暗花明,而且还可在战略上迅速缩小与美日之间的不信任关系。由于时空背景不同,这种关系当然还无法与1972年毛泽东改善与尼克松(尼逊)关系相比,也无法与30年前邓小平决定攻打越南相比,但它将有助于中国在战略上改善与美日的关系,同时也可建构一个有别于过去东亚冷战格局的新东亚战略框架。

  这是最理智也是需要最大手笔的举措。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中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也需要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但不应再无的放矢,而是要做到有的放矢。

  具体说来就是,面对朝鲜已拥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实,国际社会未来到底如何从表层和深层两个方面进行“共同管理”?所谓表层,包含以下几个方面:一、如何防止朝鲜未来不再进行核试验?二、如何防止朝鲜不再扩大和深化其已经拥有的核技术?三、如何防止朝鲜不将其核技术和产品对外扩散,包括扩散到一些可能对世界和平具有威胁的国家?

  共同管理:应设定具体目标

  这三个方面看上去似乎只是“保守疗法”,但若能通过“共同管理”确保这三点,亦即确保朝鲜核技术仅限于目前范围,这就已将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而恰恰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中国应该对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这几乎已成为朝鲜二次核试之后的共识。关键是在哪些领域施压?期望达到什么目的?如上所述,与其漫无目标地施压,还不如将目标锁定在上述三个领域。

  在这方面,中国完全应该而且也可以运用手中的影响力向朝鲜施压。中国既须放弃过去对朝相对温和的政策,就上述三大领域向朝发出明确要求,同时将朝鲜执行的情况与中国可能的经济制裁措施挂钩。众所周知,中国目前在粮食、经济和能源等方面都对朝鲜具有足够的影响力;中国应视朝鲜在上述三大领域的执行情况,决定对朝鲜动用经济制裁手段的程度。

  同时,中国应与联合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组织合作,以便建立监督朝鲜在上述三大领域的执行情况;中国对朝的经济制裁手段,也应从属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对朝监督的大框架。

  另外,虽然人们不认同朝鲜的非理性做法,但对于其希望获得国际社会安全保证的愿望还是应给予回应。恰恰在这方面,过去若干年集体外交行动关注不够,同时也成为被美国利用的对象。在这方面,未来也只有中国可以发挥有效作用。须知,只有回应朝鲜的相对合理的要求,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朝鲜核武对地区可能造成的危害,甚至才能重启朝鲜弃核进程。

  这方面,中国须十分注意两方面平衡,即一方面须确保朝鲜对上述三个方面的承诺(并辅以相关的惩罚条款),另一方面则须严防朝鲜被刺激后利令智昏,做出更为损害中国国家和社会安全的举动。

  总之,无论是战略大调整还是保守疗法,中国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举个例子。我和你是邻居,你家开着饼店,而我却好逸恶劳,不想怎么自食其力,整天摆弄炸弹,完了跑你饼店里白吃白喝?你觉得我很哥们、很朋友?

    我们凭什么养着朝鲜?还要容忍它在我们的边境上进行核试验?
    2009/6/26 23:19:53
  • 朝鲜政权唯一的出路是推进经济改革,实现经济发展水平与韩国相对等。这样才能在未来的半岛统一问题上平起平坐。如果这一点实现不了,未来朝鲜政权不保,东德化是必然的。而即使为韩国吞并,南北经济的巨大差距也会给统一政府带来巨大的困难。

    而朝鲜政权没有把经济发展摆在足够重要的位置。它的指导方针是所谓“先军政治”-什么意思?对内军事独裁、对外军事讹诈!

    朝鲜政权确实是流氓政权!
    2009/6/26 23:13:03
  • 从中国的疆土安全角度看,有一个金正日家族世袭暴力政权还不如有个南朝鲜好。
    2009/6/26 23:00:48
  •      如果不是美日的代言人,那么请你多学习几年再来发表文章好吗?浪费别人时间很不好。
    2009/6/17 0:59:33
  • 从中国的疆土安全角度看,有一个金正日家族世袭暴力政权还不如有个南朝鲜好。
    2009/6/16 21:05:39
  • 给7楼:祝贺“康沃”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09/6/16 12:07:49
  • 对朝鲜痛下决心是对的, 但不应该是邱先生这么幼稚可笑的下法:你这是典型的地缘战略自杀。 如此廉价地投怀送抱,肯定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真正的痛下决心, 是要全力促成北韩的政权更替:废黜金家小朝廷,换上对我们有利的真正人选。美国如果进攻朝鲜,反而会让这个目标实现得更快。等时机成熟, 解放军可以挥师再入平壤,就此把半岛局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到时候再和美日韩周旋谈判,把包括台湾在内的整个东北亚的局势重新洗牌。
    如果没有实力做后盾, 光靠所谓信任,是一厢情愿的白痴想法。当年戈尔巴乔夫倒是信任美国和西方了, 多么慷慨地把整个东欧拱手相送。 如今俄罗斯的安全形势如何?
    2009/6/16 9:15:12
  • 作者不懂历史,不懂军事地缘政治。朝鲜的价值,在于它的特殊的地理位置。世界上能从陆地进攻中国的国家只有俄罗斯,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国家想只通过海上进攻就消灭我们这个地域大国,是不可能的。朝鲜一旦像伊拉克这样,中国就不得不跟美国做邻居了。作者是否记得当年南宋的强邻是蒙古,明朝的强邻是满清吗?放弃朝鲜就是放弃中国的边界安全,就是放弃中华民族后代的安全福祉。朝鲜只要存在,中国就是安全的。至于它对我们的态度,那是次要的,就像今天的越南。如果越南当年被美国占领,中国绝对不会有目前的安定环境。如果你的仇人要做你邻居,选择谁做你的邻居,是强邻,还是弱邻,作者你说呢?
    2009/6/16 0:06:42
  • 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朝鲜干扰中国?别忘了,真正不希望东北亚和平的幕后主是谁。看看中东,看看中亚,看看拉美,看看南亚,看看格鲁吉亚!天都要塌下来了,还指责别人干扰自己把头埋沙子里睡觉。
    2009/6/15 22:32:12
  • 胡说八道.美国打击朝鲜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其中有围镀中国的成分.中国再帮忙打朝鲜.是把自己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2009/6/15 17:49:33
  • “在这方面,中国如果痛下决心,在战略上与美日站到一起,那不但可使朝核问题柳暗花明,而且还可在战略上迅速缩小与美日之间的不信任关系。”
    ——说白点,就是抛弃朝鲜,加盟美日呗,穿个战略的马甲绕那么大弯干吗?问题是,如此之后,与美日的不信任关系就真能缩小?即便能够缩小,又能缩小到多少?如此这般,所谓缩小与美日的不信任关系,更像一场白日美梦。国家战略建立在不确定基础上,就这样玩法?
    2009/6/15 16:59:39

  • 中国要请王熙凤来做外交部长,这样的帐,她算得最清楚,算到最后,自己草席裹尸。

    如把国际关系人格化,就会有另外一套评价标准。
    前几天CCTV的某人去世了,有网友评价是:一台讲话的机器报废了。
    由此引伸出去:
    谢世之后的待遇再高,我也要去凤凰卫视。
    这也是一种决策——价值观有了,目标就明确了。
    2009/6/15 10:07: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