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路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页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020-06-15
字号:

    本人与杭州草根网有缘。

    本人的生年是1963年。1980年高中毕业后参加高考达大学本科录取分数线以上,因耳重听无缘进高校。1982年在姜家山初中代课。自1983年起,在市(县)科委农村基地工作。在1985年-1988年期间,参加浙江农业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函授班学习获大专文凭。1988年在上海《社会科学报》北京《经济学周报》发表文章后,被总部设在中央党校的中国青年社会主义改革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在1989年衢州市政府战略办向社会各界征集发展战略论文中,《市场经济+全息结构》获二等奖。1989年以后,东北沈阳5年,义乌2年,浙江巨大柑桔深加工企业8年,浙江巨桑控股集团10年,(其中9年外派广东佛山)。有代表性的观点:1989年6月在衢州第一个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观点,并提出市场化与文化大市战略(1989年6月衢州日报可查);1998年第一个提出衢州大城市发展战略(1998年市委宣传部的《浙西纵横》可查);2012年提出衢州是东方中国文明启动点之一的古老而发达的地方(发表在人民网、北京爱思想网等)。

    本人酷爱读书与思考,但自1989年以后到2012年初有23年除了在家乡衢州这个地方写过几篇发展战略研究类文章以外,再也没有对外公开发表过文章。互联网兴起的最初几年,本人还没有动笔写网文。直到2012年初一个偶然机会,在草根网开通了博客,算是写网文的起点。

    起初的网文,是顺着心中的一个愿望,找一个切入点,对当代中国思想理论界潜存的世界图景作一“清算”, 并以《左与右:五十步与百步之间》为题分篇将1949年以来若干重大历史问题进行重新认识与思考。这项工作的本业应该是中国当代史、中共党史界以至于各界的专家教授研究人员,跟本人这位农民是不搭架的。今天回顾头来看,应是一个缘份与命运的巧合。

    本人的生年是1963年。“文革” 后重开高考制度之年,本人正在念高一。高中毕业后参加高考达大学本科录取分数线以上,只因耳朵听力较差,没有被高校录取。如果不是因为耳朵听力不好,本人也会象当年的出身农家的同学一样,上大学跳出农门。这就是命运!马克思在他的中学毕业时的作文《青年选择职业时的考虑》,本人在念高中时阅读过,为人类工作,是马克思在他中学时代树立起来,以后始终信守不渝并为之献身的崇高理想。作为一个农村中长大的青少年,在学生时代不可能怀有象马克思学生时代为人类工作的那种远大理想的。相反,倒是象父母亲一样的千千万万的农民那种朴实无华的理想——为了儿子女儿摆脱一块贫困交加的土地!在本人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理想的种子!本人高中的兴趣在数理化,实事求是地说,后来的写写画画,在中学时代并没有“立志” 这一思想准备或思想基础。直到高中毕业,本人到过最远的地方是离故乡15华里的县城——浙江省衢州市(那时叫衢县城关镇)。故乡的环境对本人来说,简直就是全部社会的存在。仿佛是缘份这股无形之力把我推向今天的写写画画之路。

    本人家中世世代代为农民。父亲14岁时,爷爷离世,那是“抗日战争” 的年头。土改时,三口之家(奶奶眼瞎,母亲是童养媳,姑姑己出嫁,父亲是独子)划得的成份是中农。母亲个子不高,但心灵手巧。母亲22岁时参加全县种田插秧比赛时得了冠军。这使母亲获得了社会殊荣,成了一个中共党员,1962年被评为浙江省农业劳动模范。不过对我母亲来说,一生最荣耀的是当时的县政府挽救了她的生命。1959年,母亲身患疾病,县政府送母亲到省城杭州作了大手术。1963年、1966年我与弟弟相继在县人民医院剖腹出生。这一切费用全由县政府承担。正是母亲这段因缘为我后来踏上广阔的天地铺就了道路。

    本人从小耳听力较差,但念书时,班长从小学一直干到高中。高中时还多了一顶团支部书记的帽子。本人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上大学。 只因耳朵听力差体检没能通过, 无缘进高校大门。 想想自已曾经的刻苦努力情绪一落千丈……那个年代不如现在这样开放, 农村青年离土进城的路门还是很狭窄的, 上中专升大学似乎是唯一的途径。 说句实在话, 17岁的本人既没有回家乡吃生产队“工分饭” 的心理准备, 也看不清自已的将来。在本人人生最迷惘的十字路口,当年具体负责母亲医病的领导张荣宗想办法让我住在县政府招待所在科协文化班读书。不多久,本人高中时代班主任朱子善“平反”后任衢州笫一中学校长又让本人进校念了一年的书。 回忆起自已的青春少年, 如果以进学校数衡量, 恐怕是一个衢州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的高中生状元, 因为本人从衢江、二中、航中、一中四个学校一路走过来!

    走出一中校门, 在家乡初中代了一年时间的课后,当年具体负责我母亲医病的领导张荣宗又想办法按排本人进市(县) 科委红壤开发研究基地工作。

    说到这里,实际上说出了在故乡对本人的青年时代影响最大的两位恩师——张荣宗与朱子善。那时,张荣宗主持衢县科委工作兼科协主席,“文革” 批斗靠边前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衢州(县)“三所一校”(农业科学研究所、柑桔科学研究所、果品加工研究所、农业技术学校)的首任所长或校长。朱子善,本人高中时代的班主任,杭州人,建国前入党,华东师大历史系研究生,曾在前杭州大学工作,23岁时,曾出过苏联卫国战争史方面一书,1950年代被划“右” 而流放到衢州,在本人老家的一座破庙里住过一段时间,平反后历任县教肓局教研室主任,衢州笫一中学校长,市政协副主席,《衢州市志》主编等。有意思的是,两位恩师,一个在科技界、一个在教育界,他们俩人却是莫逆之交。用不着多说了,大家已明白,在本人的人生十字路口,是被两位恩师推着走过来的。他们是少本人年迷茫困惑时的引路人! 是本人青年幻想张狂时的敲打人! 这是的本人人生的幸运!

    1980年代在市(县) 科委红壤开发研究基地工作期间,恩师张荣宗把本人引向农业、农民、农村的新天地。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恩师朱子善又启迪着本人运用宏大的历史眼光,立足今天,审视昨天,展望明天。从1985开始连续三年本人参加了函授学习浙冮农业大学(今浙江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课程。也是从1985年开始连继好几年向衢州市政府呈送发展战略研究报告。这其中有许多想法是来自两位恩师的。本人对衢州这个地方的发展战略内涵简练地表达为“市场经济+全息结构+文化大市”。 若将时间定格在1989年7月至9月,能见于地市级党报上用“市场经济+全息结构” 为题的战略研究报告,可能只有本人一人。

    1988年,本人曾在北京及上海有关刊物上发表文章。因文结缘,使结本人了原浙江省政府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李云河。通过李云河,又使本人“结识” 了原浙江省农业厅厅长兼黄岩县委书记孙万鹏。1986年孙万鹏在黄岩出台了全国党政红头文件中笫一个支持“股份制” 的文件。1987年孙万鹏因患肝癌离政转而从理,创立灰学理论体系。他病愈后交给本人已出版的300余万字文本,等于送给本人一个全新的世界图景。可以这么说:恩师张荣宗把引本人向农业、农民、农村的新天地!恩师朱子善启迪着本人运用宏大的历史眼光,立足今天,审视昨天,展望明天!恩师孙万鹏为本人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脑袋!恩师李云河给了本人献身于这个时代的勇气!

    这些就是缘分。而认识自己,批判自己,改造自己是本人的学术坚守。在草根网开通博客之后,也学习了草根网博友们的大量文章,使自己的“认识”、“批判”、“改造”的水平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如,宏观性的论题,《从农民问题途径思考苏联解体及当代中国的历史命运》的近四万字长文在草根网、北京爱思想网发布后,被胡耀邦研究网转发。

    2017年以后网络监督管理又进一步加强,本人草根网上的原“饮水衢江”博客被关闭。从2012年以来草根网上的文章,大部分仍保留在北京爱思想网上。2018年7月,本人向草根网提出申请开通“衢州地方”博客,并申明该博客只发布跟衢州这个地方有关的文章。没想到,草根网站很快就同意,并将2012年在草根网、人民网、北京爱思想网等发布过的《衢州:东方中国文明启动点之一的古老而发达的地方》这篇长文的标题,在草根网头版滚动发布至今。

    草根网上“衢州地方”博客开通后,开头比较集中在“宏观”性的论题,如《衢州:地方史学界需要穿新鞋走新路》、《衢州:地方史学研究的新世界观与方法》、《衢州:在地方文明史中重新发现历史》、《衢州:东南阙里的历史底坐与被选择》、《衢州: 思考东方中国未来的最佳的思想实验场所! 》、《衢州:地方文明史的三极生长进化发展》等等。还写了《衢州:关于“南孔文化复兴”的若干战略构想》、《衢州:清献赵抃故里沙湾这个地方》、《衢州:南孔圣地、生态山水美城》等战略研究系列文章。从2019年6月25日《灵鹫山与庐山:在近代曾经有过相似的一幕》及7月1日《衢州这个地方的浙江灵鹫山》起,全部网文集中在“浙江灵鹫山”这一主题上了。

    说起来是缘分。 缘分在佛家是人、事、物产生的条件和机会,有相关的人、事、物才会相遇,不相关意味着没有缘分。佛说随缘,并不是消极厌世,恰恰是客观公正地对待宇宙人生,把未做成的事情的原因和办成事情的机会和条件找出来,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办成它,不要感情用事,理性客观地对待问题。世界上一切事情的发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自1989年起,出于生活,多数时间离开家乡,同在衢的同学及有关人士联系得比较少。起初为草根网上开通“衢州地方”博客作准备,先从身边的老师同学入手,尽量找“关系”。如,以高中毕业离校40年的名义,牵头发动开全年级6个班的同学会。还以初中高中的老师唐宏景牵头,约衢州著名画家梅谷民、著名民俗家九华立春祭传承人汪筱联、著名民俗家诗人叶裕龙等在七里聚会。2019年5月因机缘巧合,本人加盟“灵鹫山禅意景区建设专班”,草根网上“衢州地方”博客也就自然锁定在“浙江灵鹫山”这一主题上了。

    灵鹫山,佛家文化一个标识、一个理想。灵鹫山历史上有确切记载的,除衢州以外,还有福建福清市北、江西广丰、湖北荆门市东北三十里、广东韶关市北、广西临桂县西北、四川蓬溪县西南郪江乡、四川雅安芦山县、云南保山市西北八里。这些记载大多“山似天竺灵鹫山,因名”。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输入“灵鹫山”搜索,国外除了印度灵鹫山外,韩国丽水也有。国内的“热点”有浙江灵鹫山(衢州)、四川灵鹫山(雅安)、台湾灵鹫山(东北角)。浙江灵鹫山因森林运动赋能而成名。四川灵鹫山因省级风景名胜区康养赋能而成名。台湾灵鹫山地图标名为荖兰山,俗称“鹰仔山”,心道法师以其地形地理生态缘起等,重新命名为“灵鹫山”,一方面纪念古老的印度“灵鹫山”,一方面应该许台湾灵鹫山成为弘扬大乘佛法的现代圣山佛教圣地。

    同灵鹫寺也同灵鹫山一样,也是佛家文化一个标识、一个理想。灵鹫寺曾经达到了遍地都有——历史上在汉传大乘佛教区每个县都有。衢州龙游县的溪口镇第七保也有灵鹫寺。以浙西南为例,温州苍南县钱库镇桐桥村,至今还存有灵鹫寺单檐塔,灵鹫寺位于单檐塔后方100多米处的桐桥山脚下,傍山而建,坐西朝东,灵金公路穿前而过;丽水市万象山公园内还存有灵鹫寺石塔(1989年12月12日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三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原在丽水城东10公里灵鹫山。浙东的宁波鄞州区 也有灵鹫寺,现在宁波市——深溪村——鹫岭古道——灵鹫寺——大隐镇云旱村——云溪寺——愛岭村——半山村是一条优美的乡村旅游风景路线。

    令人惊异的是,一此著名的佛教名山其前身就是灵鹫山(寺)。粤北韶关灵鹫山,文献载:“灵鹫山在县北六里,有寺。一曰虎市山,晋义熙中有天竺僧居之。”南北朝时期的智药三藏,从印度带来菩提树苗在广州光孝寺种植后北上经曲江曹溪,见此地“宛如西天宝林山”而倡建梵宇,取名“宝林寺”(后来的南华寺),成了后来六祖惠能的弘法道场。他自己创建了月华寺和檀特寺。历史上四大佛经翻译家之一的真谛,偕其弟子智恺在始兴从事佛经传译。中国禅宗初祖菩提达摩从广州北上,在清远飞来寺坐禅,也可能溯北江而上,逾梅关往建康(今南京)最后抵少林寺。……南华寺,是六祖惠能的大道场,南禅祖庭。在这里,六祖惠能为大众弘法,教化国民;在这里,六祖惠能收徒授法,培育僧才。据载,其得法弟子43人,在六祖圆寂后,“各为一方师”,把南宗禅播撒大江南北,尤其是清原行思和南岳怀让两法裔门下让南禅“一花开五叶”,创立了沩仰宗、曹洞宗、临济宗、云门宗、法眼宗,其中临济、曹洞两宗至今仍枝繁叶茂,并迈出国门走向世界。于是,天下所有禅宗的弟子都成了六祖惠能的徒子徒孙。山西五台山其中有一称呼就是“灵鹫山”。《五台山研究》2006年第3期上载《五台山自然环境对佛教发展的影响》一文,认为:“旧王舍城周围的山峰与五台山地形非常相似,仅仅只是调转了180度。五座山峰与五个台顶布局相当,都成‘马蹄状’。旧王舍城和菩萨顶各自在‘马蹄’的中央。虽然王舍城中没有像清水河那样的河流穿过,但城附近的恒河支流与五台山周围的滹沱河遥相呼应。当然印度恒河平原上的灵鹫山只是小山丘,无法在尺度上和号称‘华北屋脊’的五台山相比。但这并不影响佛教徒将五台山当作是中国的灵鹫山。”五台山建于东汉永平年间,最早的佛寺就初名为大孚灵鹫寺。峨眉山不直接称灵鹫山,但有“先有灵鹫,后有峨嵋”之说。四川灵鹫山在芦山县城西北5公里处。灵鹫山地势险要,三面环崖,其涧有长短二溪,草木茂盛,流水潺潺。飞仙峡,两岸岩壁陡峭,高逾百仞,地势雄伟险峻,峡谷中水流湍急,汹涌澎湃,雾气迷漫,气象万千,可谓“山峡锁云天,碧水涌翡翠”。灵鹫山相传为燃灯古佛闭关修练之所,道成迁峨嵋山,故有“先有灵鹫,后有峨嵋”之说,整个庙宇建筑雄伟,气势宏大,仅寺房就有108间,是芦山较完整的佛教圣地。总体而言,历史上汉传大乘佛教文化区曾经每个省都有灵鹫山,而且“遍地”都有灵鹫寺——历史上在汉传大乘佛教区每个县都有。

    这样一个汉传大乘佛教的灵鹫山(寺)的历史文化格局,对草根网锁定“浙江灵鹫山”这一主题也是极富有挑战性。以下三点使本人充满着自信:之一,海内孤本徐映璞先生的《浙江灵鹫山志》于2017年底从中国社会科学院成功寻找“回家”——这孤本又显示汉传大乘佛教地区以灵鹫山直接命名的志书独此一本——这一不朽的传志,其价值在于为我们这一代人送来“浙江灵鹫山”这一无价的品牌,同时,也为浙江灵鹫山名山开发建设送来一个区域有限与价值无限的矛盾自我同一的“大灵鹫山概念”;之二,2016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将中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浙江灵鹫山梧桐祖殿(立春东方春神句芒崇拜祭祀)是两个申报群体十个申报社区成员单位之一;中国民俗学界共同推定浙江灵鹫山梧桐祖殿立春祭祀保存句芒习俗信仰和传说,在全国独一无二,全球罕见,对接着中华民族源头文化精神;也就是说,灵鹫与句芒结合更增添了“浙江灵鹫山”的全国独一无二,全球罕见的内涵与份量;之三,衢州,是东方中国文明启动点之一的古老而发达的地方。

    从学术进路的视角,本人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佛教徒,由于本人成长过程的特殊经历、所接受的正规教育以及受到几位领导干部的影响,头脑中更多地充满着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也就是说,更多用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眼前看待佛家文化。1987年,《地区发展战略研究》杂志上发表了上海文化战略专辑,上面有一篇佛教界领袖赵朴初写的《佛教与中国文化精神》一文。之前读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知道,恩格斯曾称誉佛教徒处在人类辩证思维较高发展阶段上。在世界观上,佛教否认有至高无上的“神”,认为事物处在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因果网络之中。在人生观上,佛教强调主体的自觉,并把一己的解脱与拯救人类联系起来。之前只知道,佛学和中国古典哲学的交互影响,推动了哲学提出新的命题和新的方法。在中国历史上,佛学曾经以独特的思想方法和生活方式,给予人们以新的启发,使人们得以解放思想,摆脱教条,把人的精神生活推向另一个新的世界。 在1980年代,本人已经知道,佛教自公元一世纪传入中国以来,广泛流传,与悠久的中国文化相结合,产生了丰富多彩的中国佛教文化,佛教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直到1990年代中期以后才开始深入了解佛教。本人已多次写文章讲到,原浙江省农业厅厅长兼黄岩县委书记孙万鹏,1987年因患肝癌离政转而从理,创立灰学理论体系。他病愈后交给本人已出版的300余万字文本,等于送给本人一个全新的世界图景。也是本人有志于学术的一个转折点。

    对于儒家、佛家、道家、墨家这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都分别可用一句话来概括:儒家——推己及人;佛家——关怀众生,追求真理;道家——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墨家——实践出真知。就世界观而言,它们又是有处别的。以儒家为例,认为,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来,事有终始。在佛家看来,儒家是用攀缘心思虑宇宙万物,佛教的观点,推动宇宙的生灭,来自精神与物质的二种作用力;并且倾向于认为第一种最为重要。佛典认为,色法(物质类)与心法(精神类)都是“有为法”,都是刹那刹那变化着的,但皆有其产因,因此,物质与精神都有其前因,往上追溯,可至“无始”。所以,无始之时,即有物质与精神所构成的宇宙,只是往后,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整个宇宙的变化,其基本原理不外是“自性空”及“缘起有”而已。此二原理,简称为“性空”及“缘起”,便是整个佛法的两大基柱。在业力作用下,物质世间(器世间)与众生(有情世间)都不断变化,在不同的因素条件下,呈现不同的宇宙现象,这便是一种“缘起”。这些变化是否从自方客观地存在?从小的“微尘”一直到巨大的“世界”,在了义的佛经中,否认其内理的实在性以及自方存在的独立性。

    孙万鹏老师的灰学理论体系的观点是:在存在层次是有组织的存在,精神与物质是矛盾的自我同一结构,观念(精神)是实践的种子,是实践的第一推动力;客观存在,是指世界的本源潜在,它是无条件的、绝对的;马克思所说的存在就是客观存在,非常明确,指的是世界本原物质,因此并不存在被证伪的问题;目前所说的存在,是指有结构的存在,它是有条件的,相对的,即属于灰存在,并不是马克思所说或定义的存在;“灰存在”不再是哲学的出发点;“灰存在”起源于潜在;潜在的本质是存在;潜在的意义是价值;客观存在是比西方多数哲人所说的“灰存在”更为基础的东西,是世界万事万物的种子;潜在的本质是存在,潜在的意义是价值;“存在”是“有”,有是无中的有;“潜在”是“无”,无是有中的无;无是特定的无,有是内在的有。佛典的“无始”可理解为灰学的“潜在”。这样,在组织与自组织这一层次,孙万鹏老师的灰学理论体系与佛学理论体系有许多相通之处。

    从佛教思想史脉络来看,中国佛教与印度佛教相比有两个重大创新:一是禅宗,二是人间佛教。“人间佛教”虽然也继承、含有印度佛教思想,但主要是中国佛教思想;虽然也继承、含有中国古代传统佛教的思想,但主要还是有别于古代传统佛教的中国近现代佛教思想,是足以与禅宗的形成相比拟的中国佛教的第二个最重大的创新。因此,“人间佛教”是佛教中国化的当代型态。在契理契机的原则下,“人间佛教”是在现代中国的“根机”与语境下,面临着传统佛教向现代佛教的转型,最终建立与现代社会、政治、文明“相适应”的现代佛教,从而实现教化现代文明社会而达成“正法久住,广度众生”的伟大理想。

    众所周知,破弃拘执,变化万方,是禅的一个基本特征,其中,变化与拘执是二元对立的。这种思维方式,往往能使有志于学术的人以参禅悟道比拟“随物赋形”,以禅家精神比拟破除模型规范与“规律”,以随机触发比拟不可预设法式。禅家“思维方式”信条有三:即“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按照孙万鹏老师的观点是:“无念”、“无相”、“无住”极有利于“解粘去缚”,给人们带来鸢飞鱼跃的活泼天趣。然而,如不懂得佛家文化的“无念”、“无相”、“无住”的真实含义,在创造活动中,容易忽视“源流相承”,丢掉传统。佛教是要你回归到自己本来的清静自性中,在这里不管是智慧也好,福德也好,都是具足的,无欠缺的。这是理解空与有的关键。“空”就是回归到佛家文化的原点。看破放下要有真功夫,要讲功夫,不能只讲空,还要把“有”建立好——修行念经、善恶是非、伦理道德都要建立得非常好,行和原差一点都不行。强调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要明白这样的理路,如古人所说:高山仰止,身虽未至,心向往之!看破是一种真功夫,放下才是你的真实体现。看破这一道理你能明白,但不代表你就能放下,明白不代表空;放下不是不要尽责,职责尽到了,然后再放下,还没有尽到职责,就说自己空了,不对的。这是时常关心并指导浙江灵鹫山灵鹫寺修复建设的南京栖霞寺方丈隆相法师的观点,这也是本人到今天为止看到的最满意的空与有、“无念”、“无相”、“无住”的结论。

    孙万鹏老师的灰学理论体系思维方式有“二元对立,二元互补,二元动力”三个信条。而且,“二元对立”是在“短点”的。在“短点”上是“有住”而非“无住”。 在“短点”上非此即彼的革命性,虽然是存在的,但是,在“非短点”的正常发展过程中,“继承与创新”是“二元互补”的,甚至,挖掘前人的经验积淀与优秀传统,并在此基础上的创新,可以成为发展的 “二元动力”。对人类文明成果的“无念”,对一切“方法”的“无住”与“无相”,就会使变化与发展失去了“节奏”——最终也会失去灵活与灵魂。强调思维流动性的同时,还应关注“短点”上思维方式的相对稳定性。这就是所谓“不变中变,变中有不变”,这种部分变、部分不变,部分确定、部分不确定的非唯一性,才是人类宇宙自然的本性。如果真正懂得佛家文化的空与有、“无念”、“无相”、“无住”,孙万鹏老师的灰学理论体系思维方式,“二元对立,二元互补,二元动力”也会成为认识世界与社会实践的强大的动力。

    本人心目中的可爱的故乡浙江灵鹫山虽高不如泰山,险不如华山,佛寺还不如五台山、峨眉山、普陀山、九华山,但亦足以跻身于名山之列,且在多重意义上,还足以独步于包括前列四大佛教名山在内的众多名山之上,其立足点是“人间佛教”与灵鹫与句芒结合全国独一无二,全球罕见,对接着中华民族源头文化精神特质。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还是用佛家本意上的空与有、“无念”、“无相”、“无住”的精进、禅定和智慧的“金刚波罗蜜”!?

    本人与杭州草根网有缘,也许,杭州草根网同浙江灵鹫山也有佛缘!?最后,说一句:对本人所在单位领导表示感谢!也感谢总部在杭州市的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对衢州这个地方充满深厚的感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