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用居士 - 张中首页
遵循历史透析大变局
2020-09-26
字号:

    余发出博文《2020年势必成为大变局新起点》《迎接大变局需要看清主要矛盾》后余兴未了,继续针对某些问题作深入思考。比如从历史上看大变局的规律性和必然性,从历史传承而来的哲学与思想、谓之“道”与“术”,来分析大变局的发展和走向。

    李鸿章所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只是针对大清所言,清朝也只不过持续了不到三百年,三千年所指很显然是针对坐落在亚洲中原大陆的中华民族。只有中华民族才有数以千年计的明确历史记载和传承,只有这样的民族才会时刻牢记历史并从中得到教训和指引。如今的大变局也许与李鸿章当时理解的并不相同,但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其本质并无大异。

    一、从历史看周期律

    中国人愿意读历史,无论是执政者还是一般知识分子都懂得“以史为鉴”的重要性和实用性。近代最著名的就是黄炎培对共和国缔造者提出的“打破周期律”的问题,“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

    作为国家的兴亡盛衰,中国有着数千年的明确记载。从夏朝的帝王统治开始至今4000年,主要王朝从强盛到衰落大致以300年为周期,这样的历史从唐、宋位居世界顶点后经明、清衰弱,最后到民国的最低点,黄炎培的提问不可谓不经典。

    如果只从300年周期看中国历史上的王朝盛衰,也许我们能看出帝王统治的某些端倪:天子王命本是遵从儒释道及诸子百家思想,搭配组合出帝王满意的王朝统治“道”“术”,成功者则成就明君、王朝昌盛,失败者则被其他王朝所更替。

    王朝盛衰更替到明、清,中央帝国遭受到西方列强的冲击,中国的兴衰已经不由自我淘汰所左右,欧洲工业文明所带来的力量型冲击,彻底打垮了中原帝国坐而论道型的天命传承,财富和权力迅速从亚洲向欧美移动,而不同以往朝代更替的外来打击,更是给中华民族带来无与伦比的耻辱和疤痕。

    二、大变局是否能突破周期律

    余认为,即将来临的大变局并非是前述周期律的往复,历史上中华帝国的固步自封、自我循环从晚清起就已不能持续,中国面临的是东西方冲突、融合下的变局,故称之为三千年之未有大变局毫不为过。东西方交汇可以说是从16世纪明末开始,西方的兴起并不是一蹴而就,较量早就在500年前就已开始,只是中国王朝统治者不愿意看到,依旧固步自封、甘做藏头乌龟。

    与中国历史传承下来的儒家、道家和法家等哲学思想相对应,西方国家占据主流地位的是犹太基督教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自由民主主义等哲学思想。在冲击下迅速败落的中国人,尝试着从新鲜思想中寻找振兴古老民族的答案,最终选择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古老中华民族具体现实相结合的组合实践。

    从二十世纪开始到1949年共和国的诞生,这段时间就是马克思主义这个诞生于西方的哲学思想与东方古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程。建国之后一段时间,由于新政权的内部建设和外部环境,意识形态的思想斗争似乎占据了较大比重,一直到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实践检验理论的道路又开始明确,再到特色社会主义之哲学思想的出现才明确了发展道路。这条道路是否能打破周期律,是否能突破300年往复兴衰,关键要看共和国的第一个百年。

    三、跳出中华看变局

    中华民族是否能打破周期律,关键之一是要从关注自我兴衰替代、小康既安的传统意识中跳出,投入东、西方交互的全球博弈之中,用现在的词语来表达就是推动内、外双循环;关键之二是要找出左右大变局之关键要素:是全球经济还是地缘政治、是意识形态还是利益博弈、是金融/技术手段还是绝对军事力量、是负隅图安还是合纵连横。

    上篇讲到市场竞争其实就是财富竞争,而谁掌控了竞争的关键要素谁就会胜出。全球化经济已经将竞争推演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能在全球范围内去争取生产资源的关键要素,逆全球化的保守主义到底是一条不通路,保守据安在内循环中最终也还是会被大变局所淘汰。

    看世界纵横,无论是从“三个世界划分”,还是意识形态、南北发展差别的各种立场与角度分析,殊途同归基本可以归总为五眼联盟的霸主和跟班、欧盟的第二世界、发展中的非洲和南美、还有世界新兴国家的东亚与东南亚的几个板块。亚洲是中国所在的传统势力范围,从宗教、文化上就携带着历史的亲近感和宗亲血脉上的“联姻”关系,亚洲的亲疏关系是关系中国复兴的重大因素,因此无论是东亚自贸协定还是东南亚自贸协定,都需要全力以赴,唯一需要审视的是与印度的关系。

    非洲是新中国的传统友好地域,不可以忘记七十年代重回联合国时非洲国家作出的贡献,也不可以被因个体不守规矩的现象被网络放大而引起的排外情绪和歧视非洲的民粹主义所影响,因而忽略非洲这个重要的战略区域。首先非洲具有生产资源关键要素:苏丹的石油、几内亚的铁矿和铝矾土矿、南非丰富的矿产资源和非洲最大最重要港口、坦桑尼亚的坦赞铁路延伸和海上一带一路的中转枢纽等。这些资源历史上是欧美殖民地或势力范围,如今拉拢联合在中国一侧就更显得更加重要。

    余前两篇博文都在强调能源与粮食的重要性,这正是我们外循环努力的核心所在,科技发展并没有突破瓶颈的当下,就必须确保这两个经济竞争的关键要素。上合组织连系着俄罗斯石油和中东石油,南海主权关系到海运航道马六甲要塞后的第二道战略反击线。走向蓝海,是时代发展的需要,是中华民族复兴的需要,是后全球化时代守护经济资源关键要素的必然。

    四、大变局的本质

    脱离周而复始的王朝替代、在经济全球化、信息全球化的新形势下,大变局的本质就是“重新论道”。

    历史告诉我们,在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的发展中,西方工业革命的崛起导致西方物质文明的胜出,而掩藏在自由、公平的市场竞争的外衣之下,是资本对财富的积累和掠夺。西方经济学为了掩盖这个丑恶本质,不断创造出新的理论,试图扭转资本掠夺所带来的经济危机和维持既得利益集团的霸权格局。

    然而工业革命和之后的科技革命,并没有带来物质的极大丰富,地球资源并不能维系顶层资本主义富裕国家依靠中层生产型国家、底层资源供给型国家输送利益的产业格局,且资本的贪婪创生出的虚拟经济更是掏空了富裕国家的造血机能,资本的反噬开始让其国内中产阶级迅速贫瘠化,三个世界间的斗争演变为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革命。

    美国、欧洲、日本甚至中国都有大量的中产阶级,他们的利益和意志主导着所在的国家的社会动态,但他们的诉求却因国家不同而不同。即使身为中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也不能独立存在于世界经济竞争的舞台上,其原因在余博文《迎接大变局需要看清主要矛盾》中已经说明,作为世界舞台的经济竞争者需要具备生产资源的关键要素,这最少需要以国家或者区域经济体的角色才能充当。

    如何解决全球经济竞争体之间的矛盾和各竞争体内部的阶层矛盾,这就是大变局必须面临和解决的根本问题,也就是要重新审视至今为止的经济发展之“道”,要找出人类共同富裕、和谐发展的新道路。大变局的本质,就是要重新论“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中,1985年出国留学,在日本东北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富士通、久保田工作,担任高管。2001年回到中国从事投资咨询工作至今。转载、利用著者文章,需要征得本人同意,特此声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