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东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困惑的世界观 - 彭东波首页
用法律来执行“实践真理唯一标准”
2018-05-03
字号:

    用法律程序来解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面临的一切问题,我发表的《发现权》建议,能看完这小稿的人可能很少,因为它是有关发明的问题,其实我不是在讲发明的问题,我是想解释那些来到草根网,以及那些未来到草根网的绝大多数人的话语权的问题,我们所面临的是一个不仅仅是产品上的创新问题,而是在认识论上需要进一步认识的问题,这些问题从量子力学开始,爱因斯坦与玻尔之间的争论到今天的资本与社会之间的争论谁也没有很好地解释过,人们都在探索这个社会变化永远不可能完全重复的路,而站在主流的学者及专家权威,是不可能以上帝的资格评审这些他们自己都不可能认可的东西,那么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实际上当时改革初期邓小平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邓小平很慎重地认可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才拉开中国改革的帷幕,也就是说不是专家权威说了算,也不是新的认识的人说了算,而是用实践的案例来解决问题,用案例说了算,我们大家想想这种方式是什么方式?这种方式恰恰是发明专利的陈述方式,这种方式不断解决了不用人来评审的问题,并且用法律的形式使思想者艰苦的脑力劳动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美国专利法》包括“发明与发现”,其所称的“发现”实为“发明”的同义语。我国新修订的《专利法》将科学发现排除在专利权范围之外。发现问题是一个自然及社会规律的问题,它是一种认识论或者世界观的问题。这个问题之大难以想象对国家利益所造成的影响。

    我用关键词“发表”“话语权”在草根网上搜索

    绿色革命 - 吕甚悟首页

    1999年我就投稿到中国《土壤学报》。他们审稿后回复是:“未经自己试验(验证试验是引用的),一级刊物不发表,建议改 投《土壤通报》。2001年我投稿到后者,到2003年他们只发表了较次要的,并改名为“对磷钾肥利用率及需用量计算探讨”【2】。对施氮肥更重要的论文不发表。2003年初我又投稿到母校的 《四川农业大学学报》,经审稿后回复说:“你这高质量论文,在本刊发表太可惜了,建议改投高级刊物。”随后,我又改投《西华师范大学学报》,才在2004年发表了“对平衡施氮肥配套 计算公式的探讨【1】。这些刊物的电子文献都上了互联网的,他们应该看得到。2009年我在“新浪微博网”,2010年又在“草根网”公告了。

    绿色革命你为什么不去直接申请发明专利,这是对你最好的法律保护,但是你必须把案例描述清楚,并可以重复。但是下面的人就没有你这样直接了,他们需要解决国家意识形态的话语权的问题。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中兴事件触及到了中国的痛点,它迫使中国反思科研机制,取消同行评议与匿名评审,不再以他国刊物为指引,建立独立自主的学术判断体系,鼓励原创,只有如此,才能顺利实现从追随者到领导者的转变”

    杏林居士 - 沈文朋首页

    现代理性主义社会,政府已经对社会方方面面都进行着严格控制。中医兴衰存亡已经不由己,取决于政府医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法规政策与举措。医政管理部门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法规政策 与举措,则取决于国家的意识形态。就像西医在民国时期依靠西化的政府取得绝对的优势,中医要想获取医政自主权和话语权,就需要国家意识形态发生一定的改变,而唯一能推动国家意识 形态改变的就是儒学的复兴。只有儒家文化的复兴,才能让中医走向自主的发展。

    中华言论 - 闫伟东首页

    什么时候话语权平等了,学术腐败就消除了,这时候新文化的创建才会是全体人民的事情。我国显然面临着一场关于话语权的全面斗争,自主创新要求如此,改革走上正道要求如此。实际上这一斗争已经拉开了帷幕,关于国企改革,郎顾之争为引子,全民参与开展的大讨论, 民众一方获得胜利,主流经济学家开始集体失语。但他们会轻易放弃话语权么,是不会的,失语只是暂时的,香港某教授刚说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但很快就有一个集会声称在座的都是经济学家么,于是几十人微笑。斗争还在延续,对话语权的争夺实际上就是对国家未来道路的争夺,这一点你想到了么。

    以上这些是在草根网上搜索的内容,没有多看,肯定有更好的更出色的思想内容,希望在《文章评论》的下方加进来,方便参考,谢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那是对自然科学的登记而以!既不是真理发现确认,也不是社会科学!
    2018/5/4 16:45:28
  • 国家专利局就是“真理的法庭”呀!一般的实审工作人员(而不一定需要权威)就可以依据你给定的案例来判断你说的是否是真理。这并不需要上层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多大的改动,美国能办到的在中国为什么不能办到,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设定障碍,从300年前科学理解开始就落后别人到最后还是要落后别人,这可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我们所面临的“人工智能”、“生命基因”、“社会制度”等等一系列重大的科学都与这种需要“发现”的突破息息相关。
    2018/5/3 20:58:27
  • 本人认为楼主的理论不成立!-------用法律?-------从哪儿去找“真理法庭”那?!
    2018/5/3 16:45: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很想写一本书《困惑的世界观》,但是我发现我要写的这本书的内容,所形成分支的分支的内容,我那怕有几辈子的人生,离我想要写的内容仍然十分的遥远,这时我才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实践都是不相同的,我们每一个人只能写下其中很少很少的一段。作者当过兵,在中国改革开放中,从事过经商、办过工厂、搞过科研发明(IT)。经历了国有到私有的巨变,目睹了中国的国有企业向中小个体企业逆变的沧桑, 2000年后主要搞大型静态信息永久存储发明,在发明设计实施的过程中,接触到了众多的中小企业形成了NERP思想,尤其是触碰到了对信息”永久”存储的概念……

    申明:我们所理解问题的方式或一种理论方式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任何网站及个人不可转载,除非署名作者姓名及文章来源,社会进步需要尊重任何人点点点滴滴的劳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