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东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困惑的世界观 - 彭东波首页
中美等大国关系可能是一种自然规律本身的安排
2018-07-25
字号:

    这种思想来源于我的一个创新的项目——“静态信息永久存储”。这个项目使我广泛地接触到中国底层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之间分合变化规律使我感到了震惊,这种变化如同自然界千差万别的物种变化一样,中国的中小企业对商品规律存在无限地细分,这种细分的结果满足了世界商品制造的需要——这就是中国制造。这个道理很简单,人类所需要的商品品种及数量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据,可以说没有中国中小企业的无穷细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这种商品的制造,而其它国家的人口数量不具备完成这种巨大商品的无穷细分。例如制造一双鞋子的加工过程可以分得更细,并由专门的企业来完成这双鞋子部件的加工制造,中国的改革使这种企业的细分与商品的细分发生了神奇配套,一个零部件有时需要几个甚至十几个企业共同协作才能完成,它不但保证了数量也保证了质量,这在全世界都是少见。而在国外是依靠企业的强大来完成的,用企业的强大来保证产品的数量与质量,但中国恰恰相反,一种商品的制造它可以不需要集中控制统一安排,它很自然地以惊人的速度分配给了所有的中小企业,完成了中国制造,我们可以到任何城市人口集中的超市或者城市地铁中看看,仅仅是人们穿的鞋,从车头走到车尾,很难发现有人穿同样的鞋子,这就是中国制造产生大数据产生的结果,这不是靠企业的强大所能完成的,要使中国制造更强大,恰恰是使企业依据商品加工细分变得更小后,才能使中国的制造变得更强大,这是多么深刻的大自然的规律,2007年的湖北省委书记,把他的秘书何文的电话给我,希望我有什么事可以先与秘书沟通,我在短信中就提到武汉的企业因小,而会更加强大,但是当时的中国政府主流是做大做强,而忽略这种反常态的自然规律,10多年过去了,中国的中小企业仍然是主流,这是国外强大的企业不可能比的,这种中国的大数据商品的制造过程的办法也是任何国家不可能模仿的,现在有人说人工智能机器人怎样,人类的商品所面向的对象,可以说不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所能理解的,它与围棋的智能理解不是一个级别,起码现在是这样的,除非机器人与人一样多,这是认识论上的问题,不是本文的主题在此不多讲。

    但是,中国及美国的精英们现在正在争对方的同一东西,这同一东西就是,中国的精英们要向美国的精英一样,要有一流的实验室、一流的学校,我们也要象美国一样要有很多的人去获得诺贝尔奖,而美国的精英们正在精心策划怎样把中国的制造大国的市场夺回去,这种做法是有问题的而且是非常严重的,这将会给中美双方造成没有选择的机会,这种情况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是非常危险的,就像自然界中植物与动物关系一样,是植物好还是动物好呢?是植物正确还是动物正确呢?尽管动物吃植物,植物也有吃动物的时候,但是植物与动物之间有明显的分工,就是这种分工使生物的变化在自然中得到了完美的和谐,产生了无穷无尽的物种变化,就像我上面讲的人类商品的鞋子一样变化无穷。

    我早在项目——“静态信息永久存储”的实施过程中,认识到了中国中小企业的巨大作用,就意识到了中美关系就这种关系,而这种关系是大自然自己造成的,而不是人类有意识造成的,由于人类是从动植物变化过来的,那么这种动植物变化的自然规律在人类社会形成的过程中是完全可以被继承下来的。

    如果这种分工的关系被确定,那么中国人对创新的理解,同美国人对创新的理解,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而且是相反的,中国人的创新需要解决的是商品的巨大的细节问题,这个问题是需要很多的人来解决;美国人的创新是少数精英的问题,是原理性的问题,不存在巨大的细节问题,所以美国人的创新是精英们创造出来的,而中国的创新则是人民创造出来的。中国人改革开放的成功也是人民创造的,政府的巨大作用仅仅是改变了游戏规则,满足了企业细分的变化,所以中美各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由于它们之间的分工引起的。美国人应该把创新的话语权交给精英,美国人已经这样做了,而中国人应该把创新的话语权交给人民(具体讲就是中小企业),这绝对不是仅仅说说而以,中国改革几十年,言论自由与话语权是分开,给你人民言论的自由,随便你讲只要不为法,结果是讲话的人是一群人,听话的人确没有,那么话语权是什么呢,它是一种绝对的执行的权力,它掌握在按照美国人的办法来治理中国的科学精英手里,现在需要同美国人反向理解,中国在创新问题上只要反向理解美国人的创新,那么中国人创新的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因为只有人民才能解决商品的巨大细节问题,人民制造的那点小事,那点破事,对于美国人来讲,这是肯定的,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讲确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那是大国与大国之间分工所带来的核心利益,因为文章的主题内容所限,这里我仅仅是提示一下,例如:把中小企业人的纳税钱直接指向(在纳税时就填写纳税的品种方向),比如国家实验室,由纳税人来评审实验室的方向是否有利于中国制造的方向,最后由国家从宏观利益来裁判,这就是中国中小企业人的纳税人有直接的话语权,又如:大学的教授可以赚钱,但是必需围绕中国的国情转,让中小企业在教授面前具有话语权,但是目前的情况都是相反的。

    全世界国家大格局的关系说明,我们不能盲目地照搬美国创新办法来解决中国的创新问题,中国的精英也不要鄙视中国的人民,因为人民只需要干那点巨大而细致的事情,他们的那点事精英们是不想干也是干不了的,而精英们的理论人民也不需要去理解,因为你的理论跟他们的巨细没有关系,当下最关键的是精英们要想办法去帮助政府解决人民的教育、就医、住房问题,来保证世界大格局下的中国制造不出问题才是大道理。

    不要怕中国的精英流动,如果你要想搞现代科学理论、原创性的发明就去美国、英国,你要使发明能够商品化就去德国、日本,你要使商品市场化就去中国,这是大自然现象最明确分工的结果,起码在一定时间内是不可逆向的,什么东西都由你来搞是不可能的,这就是自然的规律。在这个地球上这种相互依存的格局一旦形成,无论任何国家,当你过分地争对方的东西,最后首先灭亡的可能就是你。这是可以验证的,从现在开始只要这些国家持续地争夺对方的核心利益,大约只要7-8年的时间国家之间灾难就会开始,这是可以验证的。这正如,在生物界中不管是动物要把植物吃光,或者植物战胜了动物同样都是可怕的。

    所以我们没有必要现在跟美国人在高科技的理论上拼高等教育体系、高的实验室、诺贝尔奖的人才,因为别人在这方面所做的功,所用的时间,是我们用急功近利所换不来的,更为重要的那不是中国制造的核心利益,当然我们所产生的中国制造也同样是别人用时间换不来的,那么这样就形成了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所做的我需要,而我所做的你同样需要,这就是动植物之间的分工关系,依据动植物分工存在的时间,来认识人类社会的这种分工的时间,起码要再持续三百年。

    这个世界物种的变化及人类社会的变化是不是永远会这样和谐下去呢?当然不是,因为任何大国之间的模式结构都不可能是永恒的,任何大国之间的科学发展都会转化成一种人类社会基本的东西而共享,未来具有不确定性,未来大国之间为什么具有不确定性呢?道理也同样简单,今天中国发生的高科技人才从什么地方来,我制造的原子弹的人才又从什么地方来,当然是美国,是美国帮助中国人培养的,钱学森、杨振林等等一大批科学家都不是美国人培养出来的吗,我们也没有花钱要他们去培养,不但美国的人才可以流动进来的,而且美国及所有的发达国家的理论及顶尖的技术也会流向其它国家,这是同一人类不可抗具的基本规则与规律,例如原子弹、飞机、计算机、人工智能、基因技术所有的顶尖技术都不可能完全被封锁,这些理论及技术最后都会变成人类社会基本的东西而被共享,美国培养的人才多了就需要流动到别的国家,这也是一种必然,那么来中国制造方面产生的科学体系也同样会流动到美国,这也是一种必然,现在不是说我们不搞美国那样的学校、国家实验室,我们当然要搞,但是我们不能争对方的核心利益,如果我们争过头了,对方也会把我们的东西争过去,这种长期形成的人类社会的分工就会被破坏,这对谁都不利,而我们现在所搞的教育及实验室,只是人类社会活动的基本的东西,并不是要与对方争,而是,应对未来大国之间的格局重新变化,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以上的内容,我们将会在《困惑的世界观》这本书中从认识论上理论这种分工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根本上的错误。
    1,既然是自然规律的安排,文中的建议都是多余的,“随其自然”好了。
    2,自然生态是自恰的,中国企业从分工细节的创新也一定会引导向上层的理论创新发展,这也是自然规律。(参考日本的企业生态,你就知道细节和上层也是紧密联系的。)
    3,如此的国家分工,是让上帝来划分吗?就是人类大一统也不会这样,这才是不符合自然的。
    2018/7/25 11:45:03
  • 有点毛病,无论怎么讲,国的概念是人类本身,将之自然化,是不是想太超前,想太客观但只会是太主观。
    2018/7/25 10:03: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很想写一本书《困惑的世界观》,但是我发现我要写的这本书的内容,所形成分支的分支的内容,我那怕有几辈子的人生,离我想要写的内容仍然十分的遥远,这时我才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实践都是不相同的,我们每一个人只能写下其中很少很少的一段。作者当过兵,在中国改革开放中,从事过经商、办过工厂、搞过科研发明(IT)。经历了国有到私有的巨变,目睹了中国的国有企业向中小个体企业逆变的沧桑, 2000年后主要搞大型静态信息永久存储发明,在发明设计实施的过程中,接触到了众多的中小企业形成了NERP思想,尤其是触碰到了对信息”永久”存储的概念……

    申明:我们所理解问题的方式或一种理论方式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任何网站及个人不可转载,除非署名作者姓名及文章来源,社会进步需要尊重任何人点点点滴滴的劳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