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定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八夫子 - 朱定飞首页
对《秦王朝的灭亡实际上是个低概率的偶然性事件……》的批判
2019-09-12
字号:
    作者此文标题《秦王朝的灭亡实际上是个低概率的偶然性事件,并不是必然的!》及其整个论证,都是想当然的概念推论,没有起码的历史实据,也没有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指导。

    我曾在网上发表博客《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全文根据全面系统批判地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思想,批判了从西汉起的历代以来对秦王朝迅速灭亡的八大原因的认识错误(包括本文所列举的暴政统治、严刑峻法、焚书坑儒等),发现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的两大历史规律:

    其一、在阶级社会里,任一新建立的统治政权的巩固,除了主观上要有团结巩固的中央统治军政集团强大力量的主导之外,从客观上说,在全国各地还应该有属于该社会发展阶段的主导阶级统治集团掌控的地方政权的支撑。

    秦王朝统一六国,大多通过战争的军事占领,还未能在六国迅速推行郡县制和新兴的土地私有的封建制的政治经济制度,也就是未能在地方上形成服从中央的由新兴封建地主阶级集团掌控的地方政权。所以陈胜领导的农民揭竿而起,全国地方政权立即崩溃,也就导致秦王朝中央政权的灭亡。

    其二、从主观上说:在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期,秦王朝中央统治军政集团内部,曾先后发生六次大规模的内乱分裂和残杀(我的博客列举了六次内乱的具体历史事实),不但使秦王朝没有团结巩固的中央统治军政集团的强大统治力量,也就从根本上削弱了秦中央统治集团的统治力量,在赵高乱政及其毁灭的大混乱大残杀, 这种规律性的势态发展,才是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因此本文作者说;秦王朝的灭亡实际上是个低概率的偶然性事件,并不是必然的。是学识寡陋,学术思想层次低劣的错误认识。

    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对历史现象的科学认识之一

    一、秦王朝迅速灭亡原因的各种认识

    秦王赢政统一六国之后,自称“始皇帝”,自恃国力强盛,军队无敌于天下,在全国实施郡县制等多项统一政纲和方针、政策,自称“始皇帝”,妄想世代相传,传之万世。孰料仅仅传到二世,就被推翻而灭亡。

    这一历史现象,引起后人十分关注。历代以来,人们都在总结其之所以迅速灭亡的原因。从西汉的贾谊写《过秦论》开始,不同时代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历史学界等,都在深入分析、研究,提出许多结论,但大多不是科学的认识。姑且归纳起来,大体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其一、建国于火药桶上论;

    秦王朝统一六国广大地区,实行残暴的武力杀戮、掠夺和军事占领,其统治遭到六国从旧贵族到新兴地主阶级及各个阶层人民的仇恨,如流传甚广的楚人誓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秦王朝的的统治好似建立在火药桶上,有一点星星之火,就能引发爆炸,陈胜起义就点燃了这个火药桶而使之迅速灭亡。

    其二、严刑峻法的苛政致亡论:

    秦自商鞅变法以后,一直实行所谓法家路线,以严刑峻法统治人民,如“弃灰于途”,这样类型的小事,即治以弃世(杀头)之罪;民间实行“连坐”治罪法,一家有过,邻里皆同遭殃。重罪即行“灭族”,杀人如草芥等等,应了孔子的一句话,叫做“苛政猛于虎”。使全国广大人民,民不聊生。

    其三、为多项工程横征暴敛造成国力衰竭、民怨沸腾致亡论:

    从秦始皇起,连年战争不断,即滥用以峻法谪戍各地罪囚和大肆征调民工,耗费难以计数的人力物力资源,长达十数年的时间,投入到统一六国和对边疆开拓等战争;加之大规模修建骊山陵墓和阿房宫及万里长城等巨大的工程建筑。秦始皇多次巡行封禅各地,四处树碑立传,所过之处,供应劳民等等,都取给予对全国人民的横征暴敛;二世继位后,更为肆无忌惮,每下愈况。因而造成国力衰竭。民怨沸腾而致亡。

    其四、二世统治腐朽无能致亡论:

    秦二世勾结大臣李斯及宦官赵高弑父篡权,多行不义;又阴谋杀害李斯;反被赵高蒙蔽、控制、杀害,使秦王朝统治极度腐朽,已经腐朽到不能再统治下去的地步,自必败亡。

    其五、农民起义推翻论:

    此说最为盛行,至今我国大中小学各类历史及政治思想等教科书,辞典和百科全书及所有专家、学者论著等,皆直书:“陈胜揭竿而起,领导农民起义,推翻了秦王朝的统治。”此说亦非科学认识,见后文论述。

    其六、秦始皇不封建诸侯致亡论:

    此说从西汉贾谊的《过秦论》就提出,历代以来,遭到许多人反驳批判,当然也有许多赞成者。但反驳者和赞成者都没有抓住实质(见后文论说)。

    其七、综合论:以上各种原因,造成秦灭亡论。

    此说看似有理,实乃投机取巧,没有何种创新思想;也不能科学地分析和认识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二、对上述秦王朝迅速灭亡的六种原因的分析

    以上所列诸端,似乎皆是其迅速灭亡的重要原因,但可以肯定地说,都不是根本原因。下面于以一一进行科学分析:

    1、火药桶论,只看到秦灭六国,沉重打击六国旧君主及其附属的贵族势力和对社会残破的恶劣影响,对六国社会造成的消极影响的一面;看不到秦统一六国、推行先进的社会生产关系,解放大批奴隶和农奴成为农民,以及给农民带来自由耕作的土地等重大积极意义。如果没有其它条件,一农民反抗为主体力量的“火药桶”是不存在的;而旧君主及其附庸在秦统一六国的战争中,虽大部分已经被消灭,少数残余在秦强固的政治统治下,多已分化瓦解。

    倒是六国内部,在秦的解放六国的战争后,新兴发展起来的大批地主阶级,他们对秦王朝的存亡,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一,秦若有道(指能缓解各类矛盾,维持起统治秩序,他们将是秦王朝的拥护者和有力的支持者;他们不是火药而是统治的基石。

    其二、秦若无道,即相反不能解缓各类社会阶级矛盾,维持统治秩序,他们就将是政治权力的强力争夺者。后来灭秦的就是这些新兴的地主阶级集团。

    2、严刑峻法的苛政致亡论:

    苛政可造成社会矛盾的尖锐化,但不是秦朝必然灭亡的重要原因:

    因为秦所推行的严刑峻法,已经长期在秦国境内推行,不但未引起秦国境内各类矛盾的激化,反而促进其社会不断发展,成为秦统一六国的重要原因。

    秦统一六国后,特别在二世与赵高专权乱政,倒行逆施之后,以苛政加重对六国人民的压迫、剥削,可促进矛盾的尖锐化。但如没有其它条件的同时出现,使秦政权极度腐朽,单只严刑峻法,不但不能使秦国迅速灭亡;反是加强秦国统治的有力支柱。

    3、横征暴敛造成国力衰竭、民怨沸腾致亡论:

    横征暴敛,特别是长年战争不断,即滥用以严刑峻法所圈定的无辜群众,成为国家刑徒罪犯,以及谪戍到各地的罪囚等,加上大肆征调,已征集到“闾左”的基本农户做民工,耗费难以计数的人力物力资源,长达十数年的时间,投入到统一六国和对边疆开拓等战争,及修建骊山陵墓和阿房宫及万里长城等巨大的工程建筑上去。

    秦始皇多次巡行封禅各地,四处树碑立传,所过之处,供应劳民等等,都取给予对全国人民的横征暴敛;二世继位后,更为肆无忌惮,每下愈况。因而造成国力衰竭。人民怨声载道。这自是秦王朝败亡的重要原因,但尚不是根本原因,

    这只是促成秦国的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这两大对抗阶级矛盾激化的过程,即使最后终于爆发两大对抗阶级的阶级斗争,即陈胜起义,以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强固的专政统治机器,很容易就会把这种阶级矛盾和斗争的浪潮镇压下去,不会使秦朝就此复灭的(见后文分析)。

    4、二世统治腐朽无能致亡论:

    秦二世勾结宦官赵高弑父篡权,多行不义;反被“指鹿为马”的赵高蒙蔽、控制和杀害。

    这是赵高乱政的过程,尚不能就此论定:“使秦王朝统治已极度腐朽,已经腐朽到不能再统治下去的地步。”因为赵高尚未形成强大的势力集团,不能由他灭掉秦王朝。后来很快被子婴设计杀掉,即是明证。如无其它条件促成,秦也不会迅速灭绝。

    5、农民起义推翻论:

    过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因停留在粗浅的阶级分析学说的层面上,又强调只是体力劳动创造物质财富的生产劳动的生产力学说,就把人类社会的发展的根本动力,归结为是工农大众为主体的劳动人民的劳动生产,和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的作用上来,认为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提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力量等理论思想。

    因而,所有的史学和思想理论界,都把农民起义,视为推动封建社会前进的根本动力。以此认为,历代的封建主义王朝,都是历次农民起义战争所推翻的。所以就据以断定陈胜、吴广起义,推翻了秦王朝的统治。

    此说最为盛行,至今我国大中小学各类历史及政治思想等教科书,辞典和百科全书及所有专家、学者论著等,皆直书:“陈胜揭竿而起,领导农民起义,推翻了秦王朝的统治。”此说亦非科学认识,现分析论述如下:

    甲、农民在封建社会发展阶段,不是主导阶级:

    所谓社会的主导阶级,首先看其所在生产力中所占有的是否主导地位。

    应该充分肯定:农民在封建社会里,他们运用体力和脑力劳动,主要进行了物质文明财富的生产和发明创造,为整个社会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没有农民的劳动生产,也就没有整个社会的存在和发展。

    但这一阶级,由于没有掌控各类文明财富生产的生产资料,就基本上没有运用其体力和脑力劳动,进行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及金钱财富的生产和发明创造;而其所生产的物质财富又都不能由自己掌握;因此农民在生产力的范畴内,不占主导性的地位。

    而在生产关系的范畴内,农民贫穷,也因不掌握生产资料的土地和其它文明财富生产的生产资料,更不能成为生产关系的主体;仅仅是社会生产力中居于主导阶级的附属地位的阶级。

    用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思想,来科学地认识社会:任何阶级社会的社会生产力的主体,是该社会发展阶段的生产力要素中,居于主导地位的阶级。这一阶级不是该社会人数最多、主要参加该社会物质资料(物质文明财富)生产的阶级;而是既直接参与物质资料的生产力的建立、组织和指挥并掌握生产力中的重要工具(部分是生产资料);同时又拥有该社会的主要的各类文明财富生产的生产资料的阶级(排除腐化堕落、不劳而获的部分,其中包括官吏贪、渎和黄、赌、黑、毒等社会恶势力)。他们主导了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的组合,形成一定的生产关系。

    因此这样的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组成的生产关系中的核心力量,当然就是该社会的主导阶级。封建社会就当是封建地主阶级是社会的主导阶级……

    而该社会发展阶段的建立,是由这一产生于旧的社会发展阶段的经济母体中,由先进的社会生产力所形成的新兴经济形态,及其代表者的新兴阶级,这种新兴阶级,能够形成一定的阶级集团,组成自己的强固的阶级队伍,这一集团队伍能组织和利用广大劳苦群众的阶级力量,通过多类阶级斗争,逐步夺取政权而得以建立起来的。奴隶制是这样,封建制度是这样,资本主义制度也是这样。

    因此从理论上说,在封建制刚刚确立的秦王朝时期,农民尚是封建地主阶级共同反对奴隶制度,争取自身政治、经济解放斗争的同盟军,不能是推翻秦统治政权的主力军(参见本人博文《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乙、秦统一六国后,农民阶级与秦政府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的矛盾并不尖锐:

    任何阶级社会发展阶段,都有两大对抗阶级,这一部类阶级矛盾,在封建社会发展阶段,就是被压迫、剥削的农民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此类矛盾在秦王朝时期,尚未显著激化,其主要原因:

    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绝大部分的时间内,这一对所谓“对抗性”的阶级,都是相伴共生、互为依存、长期合作、协同发展的。农民的经济是分散的、手工劳作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们没有任何的阶级集团的组织活动。因之他们和地主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和斗争,是可以调整的,因之在历史的长河的漫长时间内,这种矛盾是缓和的,不是激烈斗争的。

    如果长时间都在激烈对抗、斗争着,谁来生产粮食/人们只有喝西北风;没有人来组织、领导政府,社会大动乱,人民怎么安生活命?

    在秦朝统一六国之后,当时经过长期战乱,六国旧的奴隶主和地主阶级的势力受到巨大打击和损失;加上战争使人口锐减,土地宽松,农民有田可种,受到的剥削不重;农民是秦统一六国的受益阶级。

    秦一贯推行的解放奴隶和农奴的先进的封建制度,兴修水利,重农桑、奖励耕织等政策,使农民与秦政府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的矛盾并不尖锐。反之,农民还当是秦王朝政权的主要支持力量。

    因此从对抗阶级说,秦王朝时期,农民阶级不是反秦斗争的主体力量;推翻秦王朝统治的,应该不是农民阶级的阶级斗争。

    丙、实际情况也是这样,据《史记·陈涉世家》载:因为秦二世时期的赵高乱政、倒行逆施、横征暴敛、大肆加增徭役征发,征调到“闾左”的农民的头上;使陈胜及其四百余同伴被征调,来到大泽乡;很偶然地恰遇上大雨耽搁了行期,按秦的峻法规定陈胜等不按期到达指定地点,“失期当斩”。在这种被逼到绝路的情况下,无可奈何,死里求生,才“揭竿而起”的。不是这种偶然的境况,农民还不会铤而走险的。

    大泽乡起义是一个火种,引燃了秦王朝内蓄很久的各类矛盾的爆发,其中主要的反秦力量,是六国旧君主及其附属的大批奴隶主贵族和地主阶级的势力,以及秦在统一六国的长期战争中,屠杀掉的六国军队将士的遗属(如秦攻赵国,其大将白起,动辄就坑杀数十万降卒)。

    这些人绝大多数不是真正的农民,即从上条分析的农民的经济状况及其阶级地位,规定他们不可能在陈胜起义后,立即就能够发起有阶级集团性的组织和集合起各种武装力量,投入反秦战争的。因此说当时全国响应起义的所有武装人员,都是起义的农民军,这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

    丁、只有六国的旧君王、贵族的旧部和各类地主阶级及其部属。他们才是有组织的阶级集团,能够在需要时立即组成武装部队,进行反秦战争;而他们又都对秦王朝政权怀抱着国耻家仇的铭心刻骨的仇恨,在秦国势力强大时不敢反抗,当它腐朽无力,全国人民蜂起云涌地反抗时,自必同声响应。

    我们看后来反秦战争的主要代表人物;项梁、项羽、刘邦、张良、韩信、张耳、陈余、英布等等,没有一个农民代表。大多是旧势力残余;刘邦、韩信也是新兴地主阶级人物。

    历史也充分证明:参加到后来反秦战争和楚、汉相争的长期战争中的所有武装集团,几乎没有一支纯全由农民组织和参加的军队。

    而真正推翻秦王朝统治政权的,就是些军队,他们和农民几乎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是农民起义军推翻秦王朝的。

    戊、历史事实也说明,陈胜的起义军,曾经有过发展壮大,还攻略下一些地方,并自立为陈王,但很快被秦朝的大将章邯的精锐军队击败,陈胜也被其车夫杀害,他的部下很快就烟消云散,根本不可能由他的起义军攻灭秦王朝。

    他们的起义,对推翻秦朝统治,自是功不可没。但要说陈胜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推翻了秦王朝的统治,能是符合历史真实的吗?

    己、再从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各朝各代的所有农民起义斗争的事实说,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是农民起义所推翻的。本人另有专文论述,此略述如下:

    西汉是地主阶级复古派代表王莽弄权后取代的;后虽有绿林、赤眉起义,使王莽的新朝垮台,很快被刘秀的地主阶级集团所夺权,建立东汉。

    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也没有推翻东汉政权,很快被各个地方的地主阶级集团的武装镇压下去后,形成三国鼎立局面。《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说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自是唯心主义的历史循环论,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规律。

    西晋统一后因封王制引发八王之乱,然后引发西北境外五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原,西晋灭亡;一大部分地主阶级集团南下,东晋建立。其后引发宋、齐、梁、陈、魏、齐、周的后七国时期,最后由赵匡胤建立北宋。其间虽有许多农民起义,皆无推翻某朝代的史实。

    北宋被金人推翻,南宋被元兵消灭,元朝末有红巾军起义,很快被由农民转化为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的朱元璋夺取领导权,战胜消灭了其他地主武装陈友谅、张士诚之后,推翻了元朝统治。

    只有明朝末年的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起义,有过推翻明朝中央政权,建立大顺王朝和大西王朝的史实;但大顺不过四十八天,大西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又都失败。清代后期的太平天国的起义,虽建国十数年,也没有推翻清代封建王朝的统治。

    如此历数下来的确凿史实证明:没有哪一次农民起义,推翻过任何一个封建王朝的统治。因之可以肯定地说:根本不是陈胜起义推翻秦王朝的。

    6、秦始皇不封建诸侯致亡论:

    司马迁在其所著《史记·秦始皇本纪》及《陈涉世家》后跋中,引用了贾谊《过秦论》的长篇大论,而其问中心思想,就是主张:

    “借使秦王计上世之事,并殷周之迹,以制御其敌,后虽有淫骄之主,而未有倾危之患也。故三王之封建天下,名号显美,功业久长。······”

    贾谊此说之主旨,就是仿效殷商和西周,天下统一之后,就应实行封建诸侯的政纲策略,故其后文为秦二世提出的策划就说:

    “(二世)缟素而正先王之过,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后,建国立君以礼天下,······”(以上皆转引自《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人物篇》上,285页。此为时事出版社出版,惜此书校对不严,错讹甚夥,姑引以为证)。

    这一复古主张,从西汉贾谊的《过秦论》提出后,历代以来,遭到许多人反驳批判,当然也有许多赞成者。但反驳者和赞成者都没有抓住实质(见后文申说)。

    7、综合论:是上述各种原因,造成秦灭亡论。

    重复地说,此论看似有理,实乃投机取巧,没有何种创新思想;也不能科学地分析和认识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三、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一)根本原因之一:对秦始皇实施的“郡县制”的科学分析后得出结论:

    秦国不能在统一全国之后,联合、团结和组织起包括六国在内的的各国地主阶级的领导阶级集团,用以加强在各地区的地方行政的领导,使秦国的郡县制,只是一个空洞的虚名,起不到加强统治的基础作用。其理由如下:

    1、人们一说到秦统一六国后,将全国分为三十六郡,实行郡县制。从此破除了殷商、西周的封王建制的封建诸侯的奴隶制度,确立了封建地主阶级的中央集权制,奠定了其后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主义政治制度基础,这是历史的重大进步。以后围绕实行郡县制或封王制,还有过长期的争论,但各朝代再也不能改变这一根本制度。这一说法也不符合历史的客观事实。

    2、历史的客观事实是,自继秦后建国的西汉王朝起,中国历代的所有各个朝代,一直到清朝前的明代,无不在坚持中央集权的郡县制的同时,又都实行了封王制,而且其王国也都分散到所封王的地方去(只有清代除满、蒙部分地区有王公贵族领地外,诸王皆无封地)。各朝代的封王制度虽有所变化不同,但事实说明,并不是真如人们所肯定的纯粹的中央集权的郡县制。

    3、楚汉相争时西楚霸王项羽极盛之时,采用了分封诸侯的旧制,但在和刘邦争夺天下时,很快失败,自刎乌江,身败名裂。然而刘邦建立西汉之后,虽然一面实行郡县制,但在消灭了异姓诸王之后,仍旧要学现羽分封同姓诸王;而且其后影响及于各朝都加以效仿,这中间透露出什么样的统治机密呢?

    4、这机密就是贾谊文章中所提出的秦国二世而亡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央统治集团高踞于各地方政权之上后,没有地方王侯的依靠和保卫藩护,中央政权不能巩固;所以秦朝虽曾强大,各地方势力一反,迅即土崩瓦解而灭亡。

    这也就是为什么汉代之后,历代封建王朝,总要在实行郡县制的同时,仍然要分封诸王的原因:他们只相信同姓宗族的阶级集团,不相信其它的地主阶级集团可以共同团结、结合成阶级联盟来共同统治。

    但恰恰正是这种只相信同姓宗族的封王思想,为西汉的统治政权带来心腹之患,吴、楚七国之乱等,几乎要推翻中央政府的统治;后来采取多种手段来削藩,如采用“推恩制”不断削弱诸王势力,使之不再能威胁中央的集权制等。

    接受了西汉的教训,历代的分封诸王制,也都进行了改进,使封王势力不拥有军队,不致坐大,但仍给各代王朝带来重大的祸害,却没有引起地主阶级思想家们的关注而进行过深入的探讨、研究。

    5、此说只看到表面现象,没有看到的实质是:

    秦用军事力量虽是逐步蚕食,分批地统一六国的,不是一蹴而就地把六国消灭掉的。但其对六国各地的统治,实行郡县制,分派官员去各地管理,只能是分派秦国自身的地主阶级集团的人去,这些人(包括部分下属和军队人员),是完全脱离各地方的地主阶级的;也就是和地方势力没有多少联系和政治、经济与文化关系的。他们去时是以战胜者、征服者、统治者的身分去的,因而也绝不可能和各地方的地主阶级联系、团结和结合起来,组成统一的地主阶级的统治集团。所以这种郡县制的政权,是没有坚实基础的;统治是不稳固的。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地方的地主阶级集团所摧毁。

    我们看《史记·汉高祖本纪》中所叙述的刘邦参加反秦起兵的过程,就可看出地方地主阶级的萧何、曹参、樊烩等人是策划起兵的主谋。

    这就是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之一:不能在统一全国之后,联合、团结和组织起包括六国在内的的各国地主阶级的领导集团,用以加强在各地区的地方行政的领导,使秦国的郡县制,只是一个空洞的虚名,起不到加强统治的作用。

    这是秦始皇推行郡县制本意欲图加强中央集权,却反而造成秦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之一。

    二)根本原因之二:秦国中央政权不能集纳六国地主阶级组成强固的全国性的地主阶级领导集团,使秦失掉了强固的统治基础:

    一方面,是秦始皇及关中地主阶级集团,统一六国后,是他们固步自封,居功自傲,不能敞开他的政权,来集纳和团结各国的地主阶级代表人物,使他们成为秦国统治政权的阶级基础。

    二方面,是秦统一六国是对六国的地主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必然进行了残酷的摧残打击,他们不可能和关中地主阶级结成统治联盟,不能成为秦王朝的统治基础,使秦政权埋下了快速败亡的根本性缺陷。

    这就说明,任何一个全国性的政权,如果没有形成当时社会的全国性的主导阶级的强固的领导集团,这个政权不能统一全国;即或表面上统一了,统一的基础也很不牢固。主导阶级内部的各种阶级集团,在时机成熟时,还会进行个种形式的阶级争夺和阶级斗争,来反抗和夺取政权。

    秦王朝就是这样,历代王朝也是这样;现代社会同样是这样。

    简略地举一例:1927年,蒋介石政权的建立,经过孙中山倡导的第一次大革命战争扫荡了被洋军阀势力后,蒋背叛革命,镇压了共产党,攫取了革命胜利果实,建立了以三大势力(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阶级)为核心的领导集团,由于其反革命的卖国的阶级劣根性,使其不可能建立起一个联合和团结各个资产阶级与地主阶级的强固的统治阶级集团(赞不说其它因素),故其统一全国的政治、经济及阶级基础是不巩固的,一方面造成内部各派别经常发生内哄战争;另方面当日寇侵华,也就不能运用这个集团去组织全国各个派别的军队及广大人民群众抗日;就只能节节败退,几乎造成亡党亡国惨祸。

    三)根本原因之三:

    秦王朝中央地主阶级领导集团的逐步腐败分裂,

    1、从秦始皇统治开始,秦国的地主阶级领导集团,就逐步分裂:《史记》载,“(秦始皇)八年,王弟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反,死屯留。军吏皆斩死。·····”“九年,长信侯嫪毒作乱”,“灭其宗,及其舍人”,“夺爵迁蜀数千家”。等等。

    2、秦中央主政时间最长久、势力最大的吕不韦集团,最初被放逐迁蜀;其后遭瓦解和镇压,严重削弱了秦王朝中央统治阶级政治、军事力量。

    3、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及其统治集团的逐步加重的骄奢淫逸,造成秦统治集团的腐败,也造成统治阶级内部的政治分裂。

    4、秦始皇身死,李斯助二世与赵高阴谋夺权,篡改始皇遗诏,逼杀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瓦解这两大政治、军事集团在统治阶级内的主导力量,对秦王朝是一个致命的削弱。

    四)根本原因之四:

    特别是核心领导集团被二世和赵高集团,阴谋残杀而瓦解,

    秦二世与赵高密谋杀害长期掌握秦军政大权的丞相李斯,并镇压与瓦解李斯集团的政治、军事势力,造成秦王朝统治集团内部第三次大分裂,最终削弱了秦王朝中央的核心统治基础。最后是赵高谋杀秦二世,赵高又被子婴所杀;使秦中央的统治遭致严重削弱,造成了秦王朝的统治土崩瓦解。

    这正如列宁所说:人民革命要能够发动并取得胜利,不但是统治者的压迫,使广大人民群众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还需要统治者的统治,腐朽到再也不能统治下去时,人民才能推翻统治者的统治。

    秦王朝就是这样,不单其残暴统治使人民不能再忍受了,更加上其统治已经腐朽到再也不能统治下去的地步了,自必为另一批新生的地主阶级集团所取代;刘邦为代表的新兴地主阶级集团,就应运而生,不但亲自率兵推翻了秦中央的统治政权,经过长期战争的争夺,打败项羽集团,最终建立了西汉王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1938年5月,四川省宜宾市人;现为重庆市梁平县柏家中学教师(已退休)。上世纪60年代大学本科毕业,高级技术职称,原曾任四川省梁平县政协委员、万县市人大代表;任中国管理科学院研究员,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重庆市梁平区老年诗书画研究会会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