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拴在鞭梢上的屎壳郎
2019-12-24
字号:
    知青时,坐在地头上,常听社员们调侃子,很乐乎。别看都是庄户人,所说的侃子,有些道理是眼下“专家”“学者”也想象不到的,深奥的很。至今记得很清楚,又很形象的有这么一句,叫做:“屎壳郎拴在鞭梢上--只知腾云驾雾,不知死在前头”。说的就是那些令人厌恶、又不知好歹,作到灾难边上仍洋洋自得不知改悔的人。

    屎壳郎,以动物遗矢为食,在世人眼里不是一个好东西。它整日混迹在矢物之中,又脏又臭,眼光短浅,香臭颠倒,自以为乐地整天和动物的遗矢滚在一起。而且滚得很自在,以便藏起来养生自己。屎壳郎滚球的时候,是很有知性和技术含量的,球小的时候,它会前俯身的用前腿正面推,一旦球滚大了,它就会像“拿大顶”一样,头朝下用后腿倒退着推。再滚得大一点的时候,一只力不从心了,它会把滚得浑圆的臭球搁置在路上,飞走,去求救兵。有时候很快,救兵就会飞过来,与那只力不从心的一起滚。两只滚的时候,一前一后,一只倒退着,一只往前拥着,滚得很协调,就像有一种口令号子在鼓打着节拍。也有三只一齐滚的,在前退后拥的球上,趴着一只,头朝后,那几条细小且刚硬,带着毛刺的爪爪,使劲地往后搓,就像踩球玩杂技的,很协调,很稳,掉不下来。最能显出知性和技术含量来的是滚下坡,任其臭球顺坡滚,屎壳郎会准确及时地飞到需要停止的地方截住滚球的。

    笔者曾见过四只滚一个球的,很精彩,配合的那个好,人比不上它们。前边一只倒退着,只掌握方向,上边的那只踩着球,就像在球上舞蹈,后边推的变成了两只。你说怪不怪,它就知道把最能发挥力量的地方,放在后边。后边的两只一只推着球,而另一只却是推着推球那只的尾部,步调一致,毫不松懈。到了上坡的时候,最后边的那只还会变换一下位置,和它前边的那只并排起来,全都是“拿大顶”的姿势,用后腿推。待上坡后,它们又会回到先前的位置,一只推球,后边那只再去用力地推前边的尾部了。看上去乐呵呵的,同心协力,勤奋、默契得很。屎壳郎滚球,总是那么有秩序(就象现在的某些“专家”“学者”,为夺人耳目“创新”的那些一二三四……高谈阔论一样,谋划得那么“周全”“有理有据”,充满“洋气”,闪烁“新词”,有“条理”,有“步骤”,总以“出奇”夺魁),只是没看出它们崇不崇洋来,因为,笔者也没见过西洋的屎壳郎是何等模样、何种德行。可笔者觉得,这等逐臭小昆虫,土洋也差不了许多。只是,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在洋风劲刮的熏陶里,屎壳郎肯定也洋货了……

    而山里放羊,放猪,或是放牛的小孩子,聚在一块儿的时候,喜欢玩儿甩屎壳郎的游戏,看谁甩得远、甩得响。他们把屎壳郎缠在放牲畜的鞭梢上,往前上方猛力一甩,一个抖鞭,嗖的一声,屎壳郎就像飞出去的子弹,射向又高又远的地方,大多都弄不清楚上哪去了,反正八九不离十活不成了。在往鞭梢上裹缠的时候,屎壳郎舞扎地很兴奋,扒叉着那几条带毛刺的小腿,狠狠地抓在鞭梢上,生怕滑下来,好像知道就要飞了。或是它们自觉从来飞不了这么高、这么远,这下岂不可以逛一下不知憧憬了多久的美好天堂了么。看着这个欢快的样子,无论是谁,凡是能猜到结果的,或多或少的都会即生一点怜悯的。

    所以,就有了“屎壳郎拴在鞭梢上--只知腾云驾雾,不知死在前头”的侃子。

    唉!可怜可悲的屎壳郎!

    (朱树松·2019年12月21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