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04)意识定义之商榷(二)
2020-10-29
字号:

    意识定义之商榷(二)

    也可能存在极少的概念定义超出了形式规范的情况,但这不能作为我们做定义时不遵守形式规范的借口。因为形式规范的概念定义为什么意义特别重大,实质上是反映出了一种分门别类认识事物(概念)的科学理性思维方式。换句话说即是,没有形式规范,则并不明确事物(概念)之间的归属关系,势必引起概念使用中的游移不定(亦即概念不清),那样还谈什么科学理性和思维交流的效率呢。所以,即使要怀疑或者健全完善形式规范,也应具体举出实例进行分析,才能提出说服力强的反论来。

    管吹网友提到意识概念在种属感上大于(?)认知概念,因此不宜在定义中使用认知概念(这个词语)。此论似有谬传。准确讲应该是不能将种属较小的概念用在形式规范中临属概念的位置(因为它不能统属被定义项),而不是不能将其用在形式规范中的种差(概念)位置(修饰临属概念,即临属概念中的一种)吧?如楼主和我拟订的意识定义都在种差位置里用到了认知这个概念,但它们都是修饰后面的临属概念的(如认知性的脑活动),并无不妥,反觉必要。细酌认知与意识两个词语的内涵也确有很大的类同性。

    这位网友怎么看帖的,人家是说他77年高考的(并非77年出生的)。不过,如果以当时的应届生算,也才50多岁,可能比我们要小一点。

    说点什么呢?还是实话实说好吧。先说楼主陈先生,其特点是长期性以明确具体细致的物质论视角研究精神意识问题,特别是很早就提出了精神分子论,在我们的科学哲学界算有影响的一位了。我还特别推崇他所写文章总有中规中矩的关键词定义,而这个好习惯是其他诸多文化人或哲思者都没有的,尤其那些专事哲学高谈阔论的名家大家都往往忽略了的。也许正是这样,我便喜欢读他的文章,有机会也几次与他讨论了问题。遗憾的方面就是与其的讨论常常难以深入继续。我认为应该还是他没有仔细推敲我们讨论的帖子,见与自己所主的观点相异则予弃置了吧。

    g网友我确实也很喜欢。他读书涉猎很广。特别是读书过程中态度认真,能够作出详细的笔记,加上理解力记忆力似乎都超群的好,所以大家一说到什么哲学思想的问题,他便能够联系中外大家流派如数家珍。他发言中总是引经据典(确有可贵性的一面),当然也努力于中肯或求真性的思索,真有点像本即时性的百科全书伴随我们的讨论,很可贵的。遗憾之处在于规范定义的问题上总不积极主动(次次表现似乎有轻视定义的认识倾向,如上次我们关于概念的定义讨论,这次意识的定义讨论都始终没拿出自己拟定的定义句式来),其消极性的态度则是建立在其崇奉的经典大家的经典性语录上的,这样自然便妨碍了整个讨论的深入和提效。

    其实定义的必要性绝非仅仅是按你说的为了(纠正、补白等学术要求)而一鸣去震撼天下的功利或功名目的,而是要求研究者主体在特定命题思考中始终保持非常清晰的概念边界,进而促使研究思考或者讨论交流的效率提高的。设想如果研究主体初期的概念是一个(定义)范畴,其边界必然是清晰的;随着研究的深入或语境的转换,概念范畴如果发生了变化,其初始的定义也就必须进行调整,这样命题的研究便自然深化了,而且是一种规范状态下的深化,这样才是科学理性研究的情况。反之,如果始终没有定义,而是思与境迁,或者各种不同经典的相关思想都在主体脑海里浮现(有点朝三暮四、忽东忽西的味道。显例者可举G网友讨论概念的定义时,总拿黑格尔“现象与本质的统一”和康德“普遍的表象”之两种完全不同的经典性概念诠界说事而流于本本主义思维了),这样的研究热闹倒是热闹,但怕很难有什么效率吧。

    一般有点知识的人都不会明确反对定义重要性的,更不会泛泛反对给任何概念下定义。问题是他们研究问题撰写文章时,究竟对其关键词做没做过定义或者有没有努力界清所用关键词准确内涵的潜意识?如果答案为否的话,它必然意味着概念思维的自然性,也难免会遇到概念不清的思维表达交流问题,那样如何增强我们历来就很匮缺的科学理性呢。所以重视定义就应该尝试做出定义,并且随着认识的深入逐渐修改完善定义。

    还是回到本文严谨的主题范畴上来。意识之谜究竟谜在哪里?是不是集中在其微观世界的生成运动机理(机制)之上,而不是意识作为一个常用词语出现的范畴?对于前者,人们尽可以肆意假设(演证验伪),所以是谜;对于后者难道不要厘清界限,使之明细清白?

    探索意识的过程其实如同探索各种问题的过程一样,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清晰的框边界定。否则,听任大脑信马由缰,一时上帝创造论一时万物有灵论一时薛定谔的量子纠缠论……各种学说假设你来我去,根本无法甄别真假好坏,研究讨论如何能有效率?

    对于网友们拟订的意识定义,尽可以联系实际事例进行证明或者证伪,这里就势必要用到归纳法演绎法遮诠法等等,就对研究讨论有提效的作用。而如果没有初步的定义,大家的讨论无异于从书本到书本由空想到空想,能有什么效率呢。

    意识之谜谜在人们具有丰富的想象力。想象力也是意识(之一种),以意识来诠释想象下的意识,当然如云覆雾,寻无踪迹。即使是企图运用科学逻辑的办法,也必然无法解开如此的意识之谜。因为科学的视角往往就是物质的视角。在意识分析上,物质分析无非是尽可能小的粒子世界,而粒子世界的运动规律本身就与观察者自身所有的物质之运动纠结不清,既然身在庐山中,如何识得庐山真面貌呢。所以假设之下的意识当然就无法规范定义了。

    所以,我们研究探索意识问题,在目前总体上还不能(随着各种各样的假想)走得太远,还势必先把意识的常用性概念搞清楚,这就必须先有定义。评价如此意识定义的好坏当然不能以某个假说为标准,也不能以某位名人或者经典性语句为依归,而要穷尽无数常用性实际事例来判别。当然像诸如意识之类的抽象性词语概念可能没有器物层面的事物那样明细的种属关系,所以其定义词语的准确性还得靠反复的实际事例来分辨确证。

    我也感觉楼主陈先生值此酣论之时弃而不顾去专心写书甚是可惜。不少问题刚开个头,应该虚怀若谷多予探讨交锋,方可充实自己,以至于使得后来的思考更趋全面,或许比写书更要紧甚至对以后写书所据理的深化完善更有裨益的哟。

    没什么事,便来想想网友提出的这个细胞记忆与大脑记忆的关联问题。既然细胞有记忆是假设的,我们就可以假设细胞的记忆与大脑的记忆并非同质。细胞的记忆是以细胞作为一个整体来发生的。大脑的记忆却是以一个人的生命体为整体来发生的。细胞的记忆与细胞的存活相关。大脑的记忆则与生命体的存活相关。细胞加入人这个生命体,是以其整体的存活性为后者的某个生命功能发挥作用。这种作用可能是血液、内脏、骨骼,等等,即使是组成大脑的细胞,其单独性的功用都是为后者的存活性而存在,并不直接代表大脑记忆功能。

    这可能有点像个人与集体一样,个人的历史记忆与集体的历史过程常常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所以即可推出:心脏移植造成记忆转移的说法目前还找不到科学依据。假设大脑或者头部移植成功后,是不是转移大脑的记忆呢,我想部分大脑记忆是会转移的吧,因为大脑这个物体毕竟是记载移植前经历事项的器官,但是其记忆的存在未必不与身体其他部分发生关联,如果只是移植大脑,就可能失去部分记忆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