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99)“大国衰亡定理”质疑
2020-10-27
字号:

    “大国衰亡定律”质疑

    读吴思《大国衰亡定律》另有思考。觉得仅从政治学角度剖析大国衰亡就很难将结论科学推演到底,一定会有例外存在而归纳不进来,于是乎整个立论之“大国衰亡定律”也便不攻自破了。请看此文主推的以共和制度的有无来决定大国是否存亡就未必真确。比如所谓中国文明的长期存在就属例外。中国似乎从来没有实行过什么共和制度,但其国家却破例的常在着。进一步再看,共和制度真正在国家政治层面上出现也非古有状态,没有共和的国家如何存亡兴衰呢,难道就没有规律了吗?其实就从共和制度产生的国家历史来看,其管理的好坏以及国家民族的兴衰也一定还存在着更为深层的原因的,比如精神信仰的类型,社会思潮的流变,以及主要国家领袖人物的独特作用等等,它们的价值意义肯定都不会局限在政治制度的范畴之内的。

    要依我看,一个国家的存亡之道,总体上还是被其政治制度与其观念文化的适宜性多少来决定的。换句话则是说,有怎样的观念文化则需要怎样的政治制度,或者说,一定观念文化之下,只能运行好一定的政治制度,违背了这个规律,国家就必然管理不好,当然也就可能衰落下去了。需要指出的是,政治制度适宜于观念文化(的定律)也并非一定要守旧不允许依照先进的政治需要来改革创新制度模式,比如民主政治就是一种先进的政治,她的施行无疑有助于科学制约公权,她也确实是改进中国政治体制的关键环节。但是不是任何民主政治模式都是符合中国主流的观念文化的呢,是不是需要创造一种新的民主政治模式来适宜中国观念文化呢,如此问题并非无须考虑清楚的,只有清醒地思量好了这些问题,才是科学理性政治改革开端。

    从思想性这个视角去看去推,几乎世界上各个国家治乱发展特点的形成根源就格外清晰好辨了。反正,如果仅仅以某种(被思想决定或左右着的)政治方式的角度去概括推论,则显然就都很难演绎验证周延。就大国之例言可看印度。其族群性的思想基础是其“苦感文化”(以苦抵孽或以苦为乐逆来顺受)。虽然该国曾被西方大国数百年长期殖民统治,最后独立了又几乎完全按照西方共和选举的政治模式运行了70余年,可期发展水平依然很难提高,社会治理的质量差以及公权力腐败的严重性也一种位居世界排名的前面。还看其南美诸个大国,虽比北美更早百多年就被西方殖民管治,政治也早就西化了,可其发展水平长期性都不如北美。为什么呢?如以政治视角诠解就很难把道理讲透。还是调换精神信仰不同或思想文化的差异角度去看才说得清。

    权力是被人使用的。人是受思想支配的。(族群性或主流性)思想是被精神信仰或者观念文化支配(酿成)的。所以,不同的精神信仰或者观念文化的治下便会产生不同的掌权用权做派。这样便好解释美国有(能出)华盛顿而中国却很难出这样主动放弃权力的政治家了。进一步的问题在于,人的思想不仅受精神信仰和观念文化的影响,还会受到现实生活的影响,还要被个人独特的思维方式所左右,还要被普遍的复杂的变化的人性所左右。所以,即使有了好的精神信仰或者观念文化,也不能全部保证掌权者从不滥用权力,所以,建立一种制权的政治机制就有了普遍性存在的必要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制权机制究竟搞怎样的模式更好,为什么这样才好,或者那样便不好?如此命题并非不用探索思考清楚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