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71)《资本论》八题剖析
2020-09-26
字号:

    《资本论》八题剖析

    1、 劳动价值论解释不了的问题

    《资本论》规定:“作为价值,一切商品都只是一定量的凝固的劳动时间” (《资本论》第一卷,53页)——这里的劳动概念常常是仅及体力劳动、特别是产业工人的体力劳动方面而显得很是狭隘不周。换句话即是说,任何商品的价值都是被其生产的劳动时间(或者上升到普遍意义上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决定的。但从越来越多的实际存在现象来看,这种劳动价值论是狭隘的不周延的并会引起诸多矛盾的认知。比如市场上一种白色背心滞销。其价值(价格)为10元,现降价到5元仍无人问津。张三利用奥运机遇,将奥运宝贝图案印上后,加价卖到20元,市场依然供不应求。这时,白背心的价值是被一种社会的心理因素所决定的。事实上,商品价值或者价格被人们心理因素造成的供求关系所决定是个普遍性的存在现象。比如近些年我们所经历过的房价、金价等,几乎都在映证着“买高不买低”的从众心理现象。从国际上看,中东产油国因自然性蕴藏石油资源而暴富,这些年世界油价过山车样的成倍性涨跌,还有金融领域里极难掌控的价格波动等都是所谓的劳动价值论所无法演绎论证清楚的。

    2、商品价值量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不符合基本的事实

    《资本论》规定:“不管生产力发生什么变化,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总量是相同的。”这是“商品的价值量与体现在商品中的劳动的量成正比,与这一劳动的生产力成反比”理论逻辑的前提(同上,60,54页)。这里资本论将商品价值量固守在劳动时间量上,而与劳动生产力没有关系(劳动生产力越高,价值量越少),这显然不合基本的历史事实。实际情况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换句话即是说,随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商品愈益丰富,价值愈益增长了。特别是二战以后,全球不少国家进入了现代化经济(实质即是劳动生产力提高)迅速发展过程,其GDP数十年中按年均递增10%左右的速度史无前例般增长,这里增加的巨大价值量显然主要都是劳动生产力提高带来的。

    3、 劳动二重性理论的狭隘偏颇属性

    所谓劳动二重性,及指产业工人的劳动才是创造商品价值的唯一源泉,其他包装、运输、流通等过程的劳动却不创造价值,至于投资、建厂、生产、流通等过程中的企业家管理者的操心费力(劳动)则根本不是劳动,其本质反而是属于剥削产业劳动所创造的商品价值的。马克思这样认为:“商品中包含的劳动的这种二重性,……是理解政治经济学的枢纽”。(同上,55页)

    从整体上看,劳动二重性理论其实是为了最终得出阶级斗争、阶级推翻、阶级暴力的阶级理论服务的,是一种罔顾事实,沉浸在片面执拗阶级斗争情绪中的狭隘思想逻辑。因为只要你稍稍正面一下实际情况,就能够看到我们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人们所从事的各种工作都是服务于社会正常运转的,缺少了哪一行都是社会的缺陷。产业劳动脱离了企业家(资本家)的投资谋划,即无事可做,脱离了流通领域人们的劳作,产业劳动也毫无意义……阶级的存在是客观的,但那只是人类社会长久乃至永远不可能消除的人们经济政治地位差异之概念性概括;阶级斗争的存在也是客观的,但那也是社会管理缺乏公平性、平等性和效率性的一种反映(概念)。所以,人为消灭阶级当是愚昧的,阶级斗争也只有靠法制靠崇高精神信仰来逐步调和。

    4、 超额剩余价值理论的不周延性

    所谓超额剩余价值理论是说资本家由于采用新技术提高了劳动生产力,使其生产的商品价值(劳动价值)降低了,但在市场出卖的价格却升高了,从而获得了超额剩余价值。

    从实际情况来看远不是这么回事。其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意味着劳动力的减少,这按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则是商品价值量的减少,但商品即使按原定价格出售也会赚钱,此处多出的价值部分实是提高的劳动生产力带来的。其二,劳动生产力的普遍性提高,未必一定带来商品价格的提价,比如近几十年来的电器产品,普遍存在功能质量产量大大提高后价格反降的情况,完全突破了超额剩余价值理论的归纳范畴。如此复杂的实际情况表明,商品的价格根本不是什么产业性劳动时间所决定的,只能是需求决定的。而决定需求的重大基本性因素是心理(思想认知)。只有按照需求决定论,心理决定论来分析研究商品价格(价值)才具广泛的周延性。

    5、 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理论是僵化的思想

    马克思规定商品生产中,劳动(力)是可变(创造价值的)资本,机器等是不变(不创造价值的)资本。他说:“象不变资本的任何其他组成部分一样,机器不创造价值,但它把自身的价值转移到它所生产的产品上。”同时又说:“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同上,424、445页。)这里用词不够严谨。“相对剩余价值”也是剩余价值,也是价值,这与前面的“不创造价值”矛盾了。并且,马克思还认为:“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它随着生产力提高而提高,随着生产力降低而降低”。(同上,355页)这又与前面第二点讲到的商品价值量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的立论相互矛盾了。

    现代经济学有个边际效益的理论,是讲每增加一个(产品)对象所带来的对主体需求满足的强烈性程度。比如吃苹果,第一口的感觉非常好,接着再吃一口,再吃一口,等等,到后来快吃够时,吃苹果的感觉会越来越差(意味着边际效益或价值递减)。这种情况从本质上讲仍是一种心理因素。将这种理论演绎到现在商品市场的价格价值形成过程会产生普遍性的吻合情况。由此视角反观上述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及不变资本可变资本论,更能感到其僵化守旧不合现实的属性。

    6、 资本有机构成利润率理论的错谬性

    马克思在论证社会不同生产部门平均利润率的计算方法时,设定了利润率公式:C︰V,它就是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在企业资本投资中的比率。(《资本论》,第三卷,165页。)这个理论仍是自相矛盾的错谬理论。

    其一,既然规定只有劳动创造价值,机器就不创造价值,但又规定机器能够带来相对剩余价值。其二,既然规定劳动生产力与商品价值量成反比,那样就不要使用机器,怎么又来了个超额剩余价值。其三,既然只有纯粹不使用机器的资本家才具有更多的价值可以剥削榨取,怎么又有那么多企业在尽力使用机器,生产更多商品,赚取更多钱财,工人们的收入也不断增长着。其四,既然劳动生产力高的部门或企业生产了更多商品赚了更多钱,为什么还要立论这些部门和企业反过来在掠夺那些纯人工劳动部门和企业的利润,难道社会的发展应该抑前奖后吗?

    7、 扩大再生产理论不符合现代经济实际情况

    资本论归结社会资本扩大再生产是用公式(其中:△V表示追加的可变资本,△C表示追加的不变资本,X表示资本家消费的剩余价值额度)表示的:Ⅰ(V+△V+M)=Ⅱ(C+△C)。从社会资本扩大再生产的这个基本实现条件,同样可以引申出另外两个实现条件:Ⅰ(C+V+M)=Ⅰ(C+△C)+Ⅱ(C+△C);Ⅱ(C+V+M)=Ⅰ(V+△V+M/X)+Ⅱ(V+△V+M/X)。上述公式表述的核心思想无非还是讲的只有工人的活劳动是创造价值的是可变的,而机器技术生产方式的任何改进都是不变资本,都是不能创造价值是不变资本。这与现代经济完全不合。

    比如我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国民生产总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增长变化,其主要动力恰好就是资本论所归结的不变资本的因素带来的。我们可以不厌其烦的举具实例就看得更清楚。比如以前我们的氮肥厂需要工人2000,每年仅生产一万吨尿素。引进先进生产设备后,只需要200工人,却年产尿素30万吨,劳动生产力提高300倍,实质上是商品价值量增加了300倍。这种情况相应地还可以按照上述计算简单地推衍到饲养行业、发电行业,等等,是不是国民经济的诸多行业都可以这样推衍计算?虽然我没去具体思考,但有兴趣者可自己依据熟悉的情况去想想,应该不无裨益的。

    8、 资本论不齿科技生产的立场无益现代化

    资本论固守在狭义劳动创造价值,科技生产不创造价值的不周思维逻辑上立论,因此必然引出反对科技不齿科技的推理结论。如《资本论》中反对“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的六个观点或论断现在看来就很成问题。其观点为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使工人延长工作日、提高劳动强度、受自然力的奴役、变成需要救济的贫民、是对劳动力的最无情的浪费和提高对工人的剥削程度等等,事实是如此情况大体还停留在100多年前第一次产业革命的时候,那时工人们看到机器大生产剥夺了工人们的工作岗位,因此自发自然的产生了思维反感。

    马克思以此种情绪基点来归结资本论的逻辑立点,实属短浅片面思维之窠臼。从后来不断出现的生产经济变化的情况看,从现代性的科技发展实际看,社会上许多既有的产品生产行业无一不受到科技水平提高后工人减少的浪潮冲击,但它并不必然降低工人们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事实上却是反过来,通过法治的加强和崇高精神信仰的普及(这里反而是社会发展的更重要因素却似乎成了资本论考究的盲区),促使工人们乃至全体国民生活越来越好。另外,被高科技取代生产后减下来的人员不一定硬要失业,也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门路,人们劳动的范畴越来越广泛,特别是服务性行业这种暂时还难以被科技力量直接取代的,也是被马克思当时所忽视或者无视或者轻视的劳动大军却越来越扩大化(亦即第三产业)了。现代化的这种发展趋势本质上即是现代文明的走向,如果此刻还站在资本论立场上对之横挑鼻子竖挑眼,就真会跌入剪不断理还乱混沌思维之中了。

    某网友发言:“实际情况是:单位商品的价值量,与该商品的劳动生产率成反比,与包含在商品中的必要劳动量成正比。应该说:随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所有商品的价值总量愈益增长了。随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单位商品的价值量愈益减少了。”

    此说依然是站在资本论书本思想上而空想出的社会实际情况,显然谬也。现假设社会共有10亿劳动者,A年共生产100亿件产品,价值1000亿元,花费劳动时间为24000亿小时;A+10年后科技发展了,使得同样多的劳动者和劳动时间,生产了1000亿件产品,价值10000亿元,由此,你还如何解释得清楚劳动价值论呢。

    应该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价值的理论断然比不上需求决定论来得更周延。需求决定论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被人们的心理因素所左右的。具体劳动、抽象劳动的概念在资本论那里都是为其剩余价值论服务的。研究者可以一个专业视角来论述宏大的社会问题,但不能仅限此专业看清整体社会问题。原来敝人还读到过恩格斯晚年(十九世纪晚期)反悔其年轻时和马克思提出搞暴力阶级斗争理论的文章。可惜其追随者都有选择的回避了这个问题,仍是高举其暴力斗争思想且自以为是的。

    中国传统主流的观念文化是讲究述而不作操守的。所以,本本主义、教条主义、主观主义、经验主义都是同胞们极易罹犯的思想思维错误。从我读到的不少资料来看,我们许多专家学者确实还很难跳出其专业书本的视野,所以,也很难奢望他们会有很好很出色的自己思考的成果了。可能你喜欢读书,这是好的。但切忌陷入书里不会出来看世看事哦。其实,哲学也有高下优劣的区分。放弃了真善美的追求肯定不是高优水平的哲学,并也由之产生不了好的政治经济学的。

    我们改革思想为什么不系统不具整体性?原因既有制定改革政策部门(集团)各自利益刚化的桎梏影响,致使行业改革视野狭隘;也体现在宏观性改革上缺乏通盘考虑,多是照搬式模仿式舆情式的展开而不成功。比如前些年前搞的金融领域全面改革,就是在多方面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过急推行金融自由化,一时间,投资公司、私人银行遍地开花,由于法治管理的迟滞、诚信观念的缺位,终于造成了骗子满天飞的现象。

    我们分析这种情况,当然不是具体针对某项改革来探索成败经验,而是企望着眼整体系统的观念文化状态来检视我们自身薄弱的思想基础,并由这种全面性的反思结晶再去演绎证实我们各个方面的具体工作,以期得到一种指导各方的理论雏形。这样我们就可能比较清楚的看到其实存在一些大家公认的某某可能并非如此。既然并非如此,就可能反而是另外的东东。如果将这一种种扭偏的认知有机联接起来,我们才可能有了系统性的思想开端。

    其实,马克思这种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思想在人家那里并不时兴,但为什么反而在我们中国这样时兴呢。可能与我们中国人观念文化的世俗性实用性紧密相关。世俗文化的本质其实就是过于重视看得见摸得着的器物层面的东西,而忽略无视精神意志层面的东西的。但事实上,人们的精神观念却往往是引领、左右、把关自己全部生产生活的基础所在,是人类社会一切走向、变化、飞跃的根因所在。世俗文化偏颇于器物,必然造成眼光短浅,就事论事,浮躁争夺,致使整个社会落入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而不拔。劳动时间决定论实质上就是为阶级斗争论服务的,恰好中国三千多年的文明史几乎就全部都是这样的人群争斗史,中国历史几乎看不到有一种超越性思想观念来引导上升的情况,而是那种沉浸在狭窄的器物利益中的不断争斗推翻的往复,于是乎,资本论理论在这里终于碰到了一群衮衮信众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