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66)从人性一般看自由(二)
2020-09-21
字号:

    从人性一般看自由(二)

    归结起来看,实事求是与超越性思想其实可能也不矛盾。如果请你这么来想:实事求是的关键是怎样把握“实事”——它不仅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器物性事物,也可以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性事物。比如宗教信仰的说道,常常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宗教信仰说到底,无非还是在宣扬一种思想精神,只不过这种思想精神往往是超越现实中人们常见的情况了;而当人们尽量努力按照宗教信仰的所说来行动的话,则就可以“逐渐”让那些超越性的思想精神现实化(被人们超越性行为来实现),这样就会改变世界。站在这种宏大的人类文明发展历史角度看世论事,就既是实事求是的,又是秉持一定超越性思想改变世界的。

    思想也可以说就是脑子里的意念。现实中许多存在的情况反映在脑子里,是个什么印象那就是意念就是思想。而超越这种情况的想象(爱因斯坦曾说,对于人类来讲,大脑的“想象(力)比实际反映生成的思想重要一百倍”)即为超越性思想。比如现实中大家都是自私自利的,脑子里就容易形成自私自利思想。超越这种情况则应确立一种为公崇公的意识,这种意识就是一种超越性思想了。精神信仰的群体化实质上就是就一系列超越性思想普及化,让人们按着这种思想来行为,慢慢就让社会风气变化了,新的文明便来到了。需要指出的是,确立一种超越性思想后,那种原来的现实性思想不可能就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的,它依然是基本人性的一个侧面存在于社会之中,就像超越性思想也会存在于任何人类社会一样,两者会按照一定的条件或一定的规律而运动着此消彼长,无有穷期,这都是人性的客观、丰富、发展的必然状态。思考者的任务在于寻找清楚其中的规律性,并自觉运用好。

    一般而言,动物是有聪明程度分别的。而决定动物聪明程度的是其大脑工作能力的强弱——脑容量多少、脑重量与身体重量的比重大小、大脑结构的复杂性(如神经元数量的多少及其分布结构)等。如此,似乎可以说动物中更聪明一些的即可言其大脑更强(一些);人类是所有动物中最聪明的,所以可言其大脑“超强”。而所谓“神”是动物以及人的另外(类)——精神性存在(也是一种人类思想中的事实性存在,也要实事求是思考祂),虽然祂也可能比人类还聪明,但从未界定其也靠大脑工作,所以在研究人性时无须将神拿来一并考虑(当然也有将人【性】最好的那面尽量发展而拟神化的则另当别论【如费尔巴哈在其《基督教研究》中就有此说】)。

    人的思考、情感和行为方式一般都是被其大脑所指挥着的,大脑的指令又是受制于其预存的思想观念的。所以,一个族群的人们对于同一事物往往都有比较趋同的认知取向。这是一定精神信仰或者观念文化决定一国一地文明发展类型的基本逻辑。当然,具体到族群中每个人的思考、情感和行为方式,相互之间或者不同时段也会存在不同的特点,究其原因,还是得到各人届时大脑中占主导地位的不同思想观念、思考程度上去找。思想的复杂多变决定了人性的复杂多变。

    从现有科学研究来看,性情被不同种类的食物所影响,也有不同的血型和气质(如西方学界就将气质类型分为多血质、胆汁质、黏液质、抑郁质四种)对人性的影响,不久前还读到参考消息登载了人体大肠内某种细菌存活的多少也能影响人的脾气,等等,这些可能都客观存在。需要思考的是,它们与人的大脑影响的重要性,乃至人在不同思想影响下作出一定的行为来比较,毕竟就会降格为决定人性表现特点的次要因素。于是一般可在人性的粗略定义中撇开不计了。

    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究竟是什么?我们过去的教科书讲是劳动(以致制造工具),但劳动又是什么呢?劳动这个概念从广义定义来讲无非就是谋生的活动。还有人说是思维。现在经过许多年科学家兢兢业业的跟踪拍摄,我们不难看到许多动物也有劳动谋生,也会自造工具,也要进行思维谋划等。所以教科书的东西我们还是抱着怀疑态度去记取才好。古希腊智者苏格拉底也曾说过人区别于动物的是理性,这个认识比较周延,但问题是理性究竟又是什么怎么定义呢(扯远了打住)?

    人性当然不同于动物性,人性却包括了动物性。人性超越动物性不在于什么社会性,而在于文明性。人性当然包括社会性,但社会性不是人类独有的,动物界也普遍存在社会性,且动物界不可能出现文明性。人类超强大脑的优越性存在,为人类不断超越的不同层次文明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整体上看,西方文化中的自由理念,说到底都是为了尽量充分开发人类这一优势而闪耀光芒的。然一般的动物既然没有人类这样的超强大脑,所以也无须人类如此的自由了。

    文明性是什么?文明性一般是讲人类能够通过创造一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增进人类福祉的本质属性。社会性是什么?社会性是指动物们为了各自的生存繁衍而必须依靠和维护的相关同类个体之间关系的属性。文明显然是相对性的概念。这种相对性是与人类获得的福祉大小成正比关系的。如奴隶社会文明未必不比原始社会文明好些(人类福祉更多)。至于你说到的妓女问题未见得就必定坏透了,如果搞好各种相关管理,似乎对社会也是有一定益处的。

    阶级是什么,阶级性是什么?阶级无非是以经济和政治地位的上下高低来划分的不同人群。阶级性从具体个人来讲是人们所处的经济政治地位决定了其特定阶级的思想立场(屁股决定脑壳)。这可以被一些事实映证,但也可被一些事实证伪。所以从整体(尽量多的事实演绎对证)看来,阶级的存在是具有客观性的,只要人们之间还有经济政治地位上的差异,就会有阶级的存在。阶级性的观点则很蹩脚,或者说只有较少的社会事实与之符合。因为决定人们思想立场的是主体所受的教育以及主体各自主观能动性影响)情况,它才是决定被教育者思想的主要因素。

    人们的思想立场主要不受其阶级性左右,而被其所受教育的情况决定是一个可以被广泛事实证明的普遍性道理。比如革命年代诸多优秀的领导者(如方志敏、澎湃,包括毛泽东等),大都并不出身于贫苦家庭,但革命的思想却异常坚定,皆是其受到更多革命性思想教育的原因。而最近几十年来,领导层的腐败为什么那么普遍恶化,均是因为很多人对崇高精神信仰的离弃,一股脑围着经济中心转,一味拜物拜金所致。邓晓芒文所论自由即是一种人类高端的思想,绝非什么资产阶级或者资本主义欺骗无产阶级的东西。但由于它并非东方文化之原有,如果贸然实行,则因原有观念文化氛围的不合性就有可能招祸。比如前几年,一些人按着西方的金融自由方式来推行我们的金融改革,而在我们社会缺乏诚信契约意识充斥欺诈关系意识的氛围下便瞬间(几个月)酿就了骗子满天飞的苦果。

    思想是具有矢量性特点的精神性存在。矢量性即方向性、导向性或者具体讲的善恶性美丑性真假性等(无数无尽的对应对立)。比如我们常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三观就这样(例略)。思想这种两两对立对应的矢量性有人形象的用神性与魔性来概括(神与魔也是一种对立)。其实,每个人都有超强大脑,所以都存在神或者魔支配自己的可能,这就是人性的复杂本质所在。我们强调崇高精神信仰的重要,其实质也是将神性的重要作了通俗易懂的推崇。

    “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质上表征了改革以来的一种思潮。从刚开始将“物质刺激”形象的比作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到后来重大思想理论问题的“不争论”,及至后来郑重其事的将“经济”奉为“中心”,有意无意间便将崇高精神信仰或者很多诸如先公后私先人后己奉公守法无私奉献等优秀思想传统旁置了失落了丢弃了,我们社会上下似乎一切都在以经济(粗放的GDP增长)作标准定成败判能力,一手硬一手软无法扭转,如此必成助长腐败的一个思想性源头呀。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其实是一对扯不清剪不断理还乱的概念,就如姓社姓资问题一样最好不要太去强求硬要搞清楚我是人非此对彼错。即使是我们过去那么讲究唯物主义,未必我们在一些重大基本问题上不又存在矛盾纠葛不周的。如讲人的正确思想只能来自实践,所谓思想生成的反映论是也,它属于唯物主义。但一当遇到新的工作,却又讲究思想领先,则有先验论含义。毛泽东自己也讲过“观念造成文明,诚哉诚哉”,当属典型的唯心主义。还有60年代初很有名的“四个第一”(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都是极有价值极获成功治社理论,无须按唯论去划分后定取舍。

    “‘人们的思想立场主要不受其阶级性左右,而被其所受教育的情况决定’-------贪官与文化水平关联不大 ”本文这里说的教育多指思想观念的灌输确立,与平时讲的文化教育文凭教育有所不同。比如信奉宗教的人,他可以没有什么文化文凭,甚至可以是文盲,但这并不妨碍他通过信教而确立其特定的思想观念,进而影响他做出特定的行为方式。贪官的形成,特别是官僚们普遍性的腐败和全社会的溃败(这在某些宗教信仰治下很难发生),肯定是与世俗文化的回潮,崇高精神信仰的离弃密切相关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