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27)于丹与杨恒均
2020-08-13
字号:

    于丹与杨恒均

    我没多大兴趣看于丹的文章,知道她是因为90年代以来儒家文化回潮兴盛后而走红的,由此就对其印象不好。这篇杨恒均《于丹演讲太胡扯了》介绍虽不详细,但透露的信息也揭示了于丹那种传统的不讲逻辑的思维特点,那个“三八二十三”的禅机故事作为朋友们或者酒桌上的玩笑话尚可,但作为“世界华人文学研讨会”的主旨发言则真是太掉价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赞同作者杨恒均的观点,于丹宣扬的这种关系意识是落后的传统意识,是与现代法治意识、契约意识格格不入的;而对如此落后意识的抬捧只能为中国十分艰难行进的法治脚步增添更多的绊脚石而已。

    “三八二十三”故事寓意的中国文化精神究竟如何评价,有人说是愚昧落后的代表,有人说是博大精深的体现,大家自己怎么看呢?要我说还是愚昧落后。其实质就是不讲科学不讲规矩不讲原则,本质是反现代化的思潮啊。这么评价可能仍然有人并不理会不领情,甚至还有芥蒂未解的。什么芥蒂?无非是现代化发展过程中一些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精神问题等等,似乎是传统社会所没有的,却被现代化造成了,由此就影响了人们的幸福指数。未必哟。看看现代化搞得好的发达国家,这些问题却是很少的,为什么呢,根子还是我们自己的思想跟不上了。

    讲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应该是与于丹崛起的时代同兴同起的思潮。包括杨恒均的文字里也似乎能够读到。比如他就建议这个会的发言应该由那些学富五车的海外学者来谈其精心准备的学术成果。还有那位脚踏中西文化的林语堂,似乎也是博大精深的一个亮点,但那是传统(解放前)培养的……呵呵,似是而非呀。我在想,中国文化真正能在现代化中一领风骚的未必是海外华文研究者或者传统林语堂之类啊。为什么呢,因为从各个方面收集到信息来研判,它们里面未必能够看到现代化思维基础上急需的科学、理性、逻辑、原则等,如此博大精深无异于情感贲张哟。

    杨文中透露的眼下大陆思想(界)问题也能引人共鸣。比如华人研讨会组织者以于丹为思想翘楚自以为是的官僚主义做派,还有出版界条规森严思想僵化,姓社姓资分线划阵的混账,于此真与一切没落颟顸的管理方法无出二辙……其实放眼望去,还有许多许多,比如那种煞有介事的文化安全问题,真好像我们纯洁的思想心灵在开放中不注意保护,就要被资本主义腐朽精神毒害似的;我们民族的传统思想体系不注意保护,就要被资本主义侵蚀似的。还有主要依靠国家资金扶持的孔子学院,似乎就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似的,好简单的问题,自己国内几千年都搞不好,送到国外就能搞好吗?!还有什么照本宣科的读书学习,学的东西先进性怎么样,怎样允许超越它的先进东西出现?

    和于丹比起来,杨恒均的文字东西我倒是读得较多的,我对他身在国外,却能经常关注国内事情,写了许多中肯地揭露问题的文字持赞赏态度。杨自称是个“民主小贩”,也经常表达他对中国民主政治怎么做的意向,可惜其思维总体上缺乏理性理论性,其办法无一例外还是众人那种搞多党制、普选的思路,并且以为那是实行中国民主政治的不二法门。我看此类肤浅模仿照搬自以为是的民主思维文字太多,渐渐也失去了与之深入探讨的兴趣,但杨恒均毕竟不同,他的海量文稿连篇累牍见诸于媒介,于是几次也激起我与之商榷的冲动。为了提高效率,我总是从一些具体的发问来促成讨论,可惜杨屡屡接不到它,甚至答非所问,由之便作罢了。

    论证或者争辩一个观点,最好的办法是用实例——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实来证实或者证伪(应该尽量不引经据典,或者尽量不作一些留有明显漏洞的空洞推理)。立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或者批驳此论也应该如此。我先试着这样批驳一下,不对不妥的地方,欢迎同好批判。

    文化(思想文化)博大精深的字面含义无非是说其知识(思想)的全面性、系统性和深刻性,特别重要的是其能够给治下的人们带来长期性增长的福祉(必须有一个客观性的指标或者标准来作判定)。按照这样的标准衡量,中国文化显然很难够上博大精深的。

    比如就最具思想性的哲学和科学来看,中国哲学所涉面就很窄,既没有黑格尔那种思辨哲学,也没有形式逻辑般的分析哲学、语言哲学等,这样哪里还有博大可言呢。科学方面更是捉襟见肘。比如国人常以为傲的勾股定理仅能认知特殊三角形的各边关系,而比其早100多年的西人毕达哥拉斯却早已建立了任意三角、几何学以至管理学、哲学等系统性的科学理论。

    从长期性的福祉增长来看,中国社会几千年来明显是长期循环停滞在农业社会,人均寿命一直在30~40岁徘徊。只有在西方思想文化的引导下科学发展后,才有了工业革命,社会生产效率划时代的提高,才有了充裕的物资供应,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也迅速提高到70岁以上。试想如果中国人一直按着自己这种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来治理发展,未必再过许多年代 就能够“自然地”出现蒸汽机和工业社会的,那样还有什么福祉可言呢。

    是的,黑格尔并不否认孔子及其观念文化所具有的世间智慧(或者世俗智慧)。记得黑格尔在另处评孔子学说时,还将其比如成非洲部落专门司职道德和教育教化的巫师。也就是说,所谓世间智慧其实是人类各个族群所普遍拥有的智慧。你将眼界放宽到动物世界,这种实际或者经验性形成的智慧也是普遍的呀(这种智慧应该还是来源于人与动物所特有的大脑。此论似也并不确切,请看捕蝇草虽然没有大脑,不也有其独特的生存智慧么)。当然动物的生活智慧毕竟比人类的还差档次,但未必就没有值得人类借鉴反思学习的地方。

    深层的问题在于世间智慧在人类长期性的生存发展发达中究竟处于何种地位拥有何种价值?反过来则是说超越这种世间智慧的智慧是什么,它们又是何种地位何种价值?比如黑格尔的思辨哲学,比如一些先进性宗教信仰所包含的系列性超越性思想观念,等等。由于这些问题都是大大超越我们沉浸其中的传统世俗文化视野之外的所在,因此即使明确提出,落在彀中的同胞们未必能有什么认识思考的。相反大家习惯的做法可能还是按照孔儒那样敬鬼神而远之了。所以然,思想便远离我们民族而去咯。

    我确实长期性地思考包括民主政治在内的有关问题。就中国民主政治的操作性思路,早在1994年就曾发表过《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特点》、1998年发表过《论党内民主监督》,以后还有多篇专论性文章。前面二篇,在网上都可以搜到的。总结我的这些观点,确实与一般人想法不同。大体有以下个方面。1、提出了民主政治的概念定义(符合形式逻辑规范要求的);2、认定民主政治也是一种事物,也存在由低级往高级发展的过程;

    3、决定一种政治模式实施效果好坏的决定性因素是社会主流思想文化的品位高低;4、适宜性民主政治取决于其政治方式对其观念文化的适宜性;5、中国世俗文化的政治特点以及当局的政治治理特征;6、如何适宜这种特点特征构造适宜性的民主政治模式,等等。因为这些观点与一般人难以进行深入有效的讨论,所以现在我一般很少具体再多说什么。你说到的民主方式有其新颖处,但不知道其操作性可行性理论性等方面是否进行了系统性思考?

    比如你设想的一人一票,具体是指普选吗?如果是的话,我以为那是比较高级的民主政治(模式),未必就很适宜现在思想水平下的中国。为什么人家发明民主政治的地方刚开始时没有普选,近2000年发展过程中没有普选,直到上世纪中才开始搞普选,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在推行普选民主方面这样慎重渐进,而我们观念文化如此落后的地方为什么就要一步到位开始便要搞普选呢?希望就此命题看到网友们认真冷静深入系统的思考辨答。

    可悲处恰好是大家都认为多党制、普选等于民主,不是多党制普选就不是民主。而实际上当局要么在理论上为了避免群雄竟起天下大乱的历史规律,而忌讳着不能搞多党制普选,致使民主政治改革实际的停滞。要么则是勉为其难地将现行一些外衣式的政治粉饰为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甚至还有好事者将其推论为中国模式……如此种种,如此尴尬,如此糊涂,一切的一切,无非思想的落魄、创新的缺位、理论理性的不在场啊。

    “坚持自我”网友说怀疑普世价值是不对的,但并没有说明白普世价值何指。联系我的文字看,你可能认为“多党制、普选等于民主政治”就是普世价值吧?我说未必。民主政治存在于这个世界已经2000多年,历经各种实现形式的发育发展,多党制是法国大革命后才出现的民主(高级阶段?)实现形式;普选则更晚,是直到上世纪中才出现的民主实现形式(可能更高级吧?),将这些晚近时间的民主形式等同于全部民主政治,既是对此前民主事物的否定,也是自废武功般地堵死了依照各自情况创新更为适宜的民主形式的路径,请你想想看,它有什么合理性和普世性哟!

    欧洲确实也曾经经历了战争混乱以至黑暗,但他们早已走出来了。中国是不是走出来了历史曾经的战乱黑暗呢?我们未必很有把握。有人曾经担心,按照中国人一贯的(窝里斗)思维逻辑,文革之类的人祸很有可能再来。事实上,迄今为止,中国历史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未必已经跳出来了。如此规律本质是中国落后观念文化导引的结果。所以刘亚洲有句警言说得刻骨:西方的历史是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是改善从恶的历史。不知道王波先生如何认识刘的这个结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