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839)
2020-07-15
字号:

    知青苦难如何反思(一)

    万山的《兵团指导员将张大千的画当窗户纸用》对知青生活作了真实叙述。确实,知青往往对各自的生活经历看法各有不同。我作为一名曾经的知青,比较认同“老上海”知青不大喜欢把自己的兵团经历在“激情燃烧”和“蹉跎岁月”之间做简单归类的看法。不同的是,现在从理性的角度去反思,则偏向于“激情燃烧”更多一些,如果回味那段具体的生活感受,则偏向于“蹉跎岁月”更多一些。

    我的同学里知青有很多。总体上看,可能也是这种情况。前段时间,我们几位同学聚会聊天,有一名同学说起知青的话题,便讲他为同是一起下放在一处的知青取了一个名字,叫“同X”,并叫我们猜这个“X”是什么字。我们猜了许多,如“同乡”“同农”“同志”等,他说都不是,是“同坑”,他认为知青都是同被坑害的一个生活在贫苦乡村的同学群体。

    同学们听后,半天没有做声,但也没有表示赞同这个新词语的。我后来想,知青在当时的出现,确实也与国家的经济窘困情况有关,确实也影响了这一代年轻人正常的成长生活,确实也使他们遭受了诸多苦难的,但比较起中华民族长期性的苦难来讲,比较起一种崇高精神信仰在世俗文化的土壤上必然性反复性的艰难践行来讲,这点苦难又是值得的了——其实你放眼望去,哪行哪业哪个群体在那个时候(文革时代)不都在苦难里踽踽而行呢。

    是的,回顾这段历史,很多人都会把鄙视的矛头直接指向那位曾经伟大的老人了。是的,他确实也犯了错,尤其是其一以贯之的阶级斗争思想对他的同志他的队伍他的人民造成了很大的灾难。但我们始终不能忘记,他的思想中还有非常宝贵的东西,正是这种本质上属于崇高精神信仰的部分真正帮助中国人在现代这个时刻里站立起来了呀。

    过来这几十年,虽然我们通过开放引进了外部高效生产力而导致极其落后的中国经济能够追赶型地迅速增长,国家人民有了一些小康性甚至富裕型的生活情况,但由于在这个同时也疏远背离了那种曾经的精神信仰,回复到传统狭隘的以个人功名利禄为价值取向的思想文化,我们的社会变成了怎样一个坑、蒙、拐、骗、赖、黄、赌、毒、黑、霾、腐的难堪境地呀!

    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险的。这种危险何止只是目前过来的各种罪恶沉沦的现象,更是过去几千年世俗文化下所必然性出现的熙熙攘攘只为利往。致成了泱泱3000多年文明史大国,却只有技术没有科学,没有哲学,没有思想,没有精神家园,民众虽多,却是一盘散沙,任人宰割的羔羊。能够认清这种在世界性文明演进中总体落后的大背景,我们再来看知青之苦,看那位已逝老人鼓捣权术的文化渊源,以及他可能是通过知青来培养一代新人的空泛弘念,我们还有什么更大的理由来为自己曾经的苦难哀叹不已怨人不己么,我们应该好好反思了。

    中国人的痛苦究竟是什么造成的,这是一个问题。中国人现在的一切究竟是什么造成的,也是一个问题。人类各个族群的痛苦与幸福,过去的与现在的一切究竟是什么造成的,还是一个问题。我想,回答这些问题,找到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思想,也只能是思想了。可是,思想究竟是什么,它怎么来的,它在人们生存发展中具有怎样的作用,分析回答这些问题,你就回避不了精神信仰。

    我们过去认识思想来源的问题时的看法确实比较片面偏颇,以为思想只能来自三大实践,中心意思就是说思想只能从自己接触到的实际中有所反映而形成。其实全面观察,这种亲身亲历的思想毕竟是很有限的,人们所谓“三十而立”,其确立的基本思想观念,如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就大都来自族群性的观念文化——那种主流书本记载,人们口口相传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信仰(思想信服——广义性信仰)。

    说中国观念文化是世俗功利性的,中国人没有精神信仰,这种信仰是狭义的信仰,即以某种精神利益或者精神目标为最终最高追求的观念文化。而上段话讲到的广义信仰却是包含了以非精神利益精神目标(如中国文化以做官发财等器物利益目标)的观念文化,它所包含的三观思想,同样也是左右本族群内的个中人一生思考、行为、情感的根本性原因所在。虽然大家各自经历不同,但在具体问题上的基本诉求却会趋同。

    族群性的基本思想观念是决定人们行为方式的根因,这个观点或者逻辑是好理解的。你说到的基因原因却语焉不详了。那个基因难道是人种的不同,或者是那种所谓的DNA不同吗?你能拿出什么科学证据,或者什么事实上的依据呢,我看很难的。反过来却有不少事实依据可以轻易驳倒这种基因论。比如过去几十年里有许多中国婴儿被欧美人士收养,长到了青少年后,这些被收养的中国孩子好多都回到中国探亲,我们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他们(她们)的习俗表现,便毫无例外都是一派的欧美收养家庭的风气,如乐观、活泼、爱笑、直爽、快乐……显然,他们的基因并没有改变,但基本思想性格却与我们的孩子有所不同了。

    这么多反对的回帖,可一一读来,发觉似乎很少有认真理解主帖全文精神,冷静思考后再予以理性批判的帖子,大都是见树不见林,非白即黑,不好即坏,或者情感贲张,谩骂有加的俗话而已,可惜可恨(恨铁不成钢)可叹啦。

    爱说谎的根本原因还是思想或者信仰的特点所决定的。因为我们的思想信仰(观念文化)是世俗功利性的,它的最终最高目的是浅薄的器物利益(比如当官发财、比如克敌制胜、比如宁为凤尾不为鸡头,等等),而不会把那种“虚空”的(比如说真话求真理,平等待人,双赢共赢)精神利益放在其上,这样,主体势必到了说假话或者说真话直接影响自己的器物利益时,往往就会选择说假话。而这样的说假话常常也能得到一个共同观念文化背景下人们的理解认可甚至共识。比如我们的四大名著里这样的被人容忍以致赞许的人和事就不少,其诸葛亮假惺惺的诸多做派就被人们冠之以聪明绝顶的示范。

    当然,制度也是促使人们说谎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相比思想信仰而言却非根本原因了。比如可去了解观察那种即使没有民主政治制度的时空下,只要确立了求真诚信价值观(如契约、新约、旧约)的精神信仰,人们说谎的情况便会很少。再看我们这几年进行的金融自由化改革,它只是限于非政治制度的经济领域,但为什么投资公司的骗子那么多,根本还是大家从来都没有真正确立诚信求真的价值观啦。

    从人类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来看,政治制度相对于思想信仰还是处于从属或者被决定的地位。所谓西方中产阶级的充分可反省状态,根子上不是什么其民主政治带来的,而是其源远流长的赎罪反思的精神信仰养成的。而中国人所谓普通大众(的不反省)缺乏诚信求真价值观也从根本上讲不是制度的问题,而是中国人一直拥有的世俗功利的观念文化造成的。大家祖祖辈辈一天到晚都是想着各自功名利禄的争取,哪有那么大的闲心来思考各人那种空泛的前世罪孽而去铁心从善抑恶扬善呢。

    当然,上面这样讲,也绝非是要为过去乃至过来中国所有专制集权政治推诿罪过或者邀功讨好的,更不会无视或者忽视中国政治的制度民主化改革需要的。换句话就是说,中国政治制度的民主化改革当然也是很必要甚至是迫在眉睫的。深层的问题在于制度改革究竟怎么改?这里实质又出现了一个新思想的前提条件,于是又是思想先于制度的一个立点。没有这种新思想的产生,按照现行流行的政治改革观点(如多党制、普选制、公决制等),你能够期待中国经过这样的改革后,政治领域能够出现什么新的良好景象吗,我想可能很难吧(很可能大乱失序)。

    思想信仰的特点究竟是如何造就的?从根源上讲,就是类同于宗教信仰(或者主流文化)是如何形成的命题求解。西方的宗教信仰来源于4000多年前的犹太教,其间经过了太多的演变分蘖,其思想价值观也会大相径庭。其中更显现代活力的基督教新教产生时间仅有几百年,需要正视的是他们可不是什么民主政治的结果。中国实际上没有西方那种纯粹以某种精神目标为最高最终价值观的宗教信仰,而是以典型的世俗性儒家思想为主流价值观的。儒家思想的特点当然也主要不是制度造成的,而是由一些人的思想演变出来的。

    关于文明进步的命题,不能忽视忽略的方面至少有两点,一是什么叫做文明的进步?二是是不是所有的文明都是“不断进步的”?比如我们曾经讲到中国文明的循环停滞的“周期律”问题,在这个问题里属于一种什么情况,造成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事实上,真正的文明进步,可能并不像自然界动植物那样的由小到大从荣至衰一样的变化就行。文明的进步必须要让整个社会出现创新性革命性的变化,人们的生存发展福祉和族群平均寿命都有大的提高才行。比如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就具备这样的属性。

    促使这种变化的显著原因主要便是科学。科学并非所有的文明类型都能自然产生的。为什么?说到底,还是因为科学的产生特别需要那种一生乃至代代倾注全部心血去求真才能逐渐造成。这就是所谓的求真价值观。中国人中国文化没有这种追求,它的价值观跌落在个人功名利禄器物利益之上。

    当然,促使文明进步的原因也不仅只科学。概括的讲,科学只能解决真,并不能解决善。比如二战侵略者德国日本虽科学发达,但恶意伤害他人,便不是文明进步(的力量)。中国传统观念文化也不能满足这种善的需要。比如那个三纲五常就是等级意识的底牌,靠它不可能让文明进步。

    恰好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上,我们中国才有了自近代以降那种如火如荼的反孔砸孔(敝人并不赞肯这种“先破后立”,反而认为从理性上讲应该“先立后破”)风潮,许多前辈们都在寻找拯救中国的道路。恰好,毛泽东及其群体的表现就是这种努力的杰出代表。

    你说对这种杰出表现方面(思想性)的正面肯定太多,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其实我很怀疑很多人未必真能够认清楚这种正面(赞肯内容)的精神实质,真能够了解它的历史性价值意义(如与人家的现代先进思想比较),真能够具体理清它的各个具体体现的(思想)方面的。不信的话,你大可以举例谈谈各自的观点再说吧。

    当然,毛泽东及其群体所存在的问题也不能忽视。这种问题我想也应该从思想这个层面上来把握才具有高屋建瓴的便利。如果都能够从思想性这个立点来分清楚了那个时代长短的两个方面,我们看问题的深度广度就会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才不会坐井观天般仅凭个人情感来说事,才有了各自理性精神的提升基础的。

    关于你说本主帖立论是将国家大事与个人利益割裂的看法可能是个误解。正当的合法的个人利益肯定是要保护的扩大的鼓励的。但个人利益总是被族群或国家的观念文化之高下状态所决定的,在思考诸如知青苦难、文化转型、文明进步等等这样的宏大命题时,是不能局限在个人利害得失的眼界里看事论事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