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840)
2020-07-15
字号:

    知青苦难如何反思(二)

    如果本体论是说究竟什么是人类社会演进发展的根的话,我情愿选择思想这个精神因素作本体作根源。因为人类所造成的一切都可归结到人类的行为,而人类的行为方式又都是受制于其大脑思想的。从各个族群的发展演进特点来看,也是被其不同的思想承传所决定的。德国、日本为什么战后仅仅数年就能在一片废墟上崛起腾飞,根因还是其民族性的精神承传有其(这样的)特点罢了。

    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对于德国、日本民族精神承传也有优劣的两个方面,对其优劣的精神思想我们必须要有具体的认知。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日本人的四种精神》,具体分析了日本人源远流长的团体合作、精益求精、科学创新、严格等级的精神,有了这些精神,才能深切认清楚日本人为什么常有出色表现(包括暴虐性一面)的根源。才能对比看清楚我族同胞们相形见绌的不同精神所在。

    恰好与前述两者比较,毛思想中的优秀地方确实又充满了这些先进性因素。比如对应日本人的四种精神毛则有五湖四海、精益求精、实事求是、严格纪律等大家耳熟能详的要求(当然还有更多重要的方面)。我们能不能具体设想一下,假如没有这些优越的思想精神,共产党如何能够打败国民党。而如果现在这些思想还占社会主流,问题那会还有这么积弊严重深重难返么。

    执意争清思想与制度的谁先谁后就像要搞清楚先鸡先蛋或者宇宙先白天先夜晚一样无所实际意义。但思想与制度重要性的根本区别还是明显存在的。一般的历史的去看,有怎样的思想才能建立怎样的制度,也才能(有怎样思想的人)怎样执行制度而得到怎样的效果。如印度虽然采用多党竞争等全套性的现代政治制度已70余年,但因其独特的传统苦感文化影响,依然走不出腐败严重脏乱差突出的治国特征。英国大宪章的出现肯定是建立在其基督教所普及的契约思想基础上的。中国一直没有像样的宪章法治,也与大家承传的人治宗法思想紧密联系的。

    将制度与思想比作硬件与软件很好。由这样两种事物的具象关系就比较容易认识清楚双方的作用关系或者功能作用的。一般难以把握的概念可能还是讲其功能时常用到的“根本”“关键”“重要”等词语。我想是不是可以这样区分:根本作用是深远的源远流长的本质性的作用,比如传统观念文化无疑就属此类。关键作用是某个时刻、时段最突出的作用,很像系统工程里讲到的“最长路线”(关键线路)的工作,比如制度就属此类。重要作用则可以理解为一种加强语气的所指,并不特指某个具体类型的作用,比如思想文化与政治制度都可以讲重要作用。

    制度当然也不能全然看做是器物层面,因为纯粹的器物层面的事物是看(听、摸)得见的,制度却不能直接看见。但如果就人类所有的文化(人化)成果进行粗略分类,一类归属于精神信仰的思想文化(看不见),一类归属于由思想文化所产生出来的器物文化(看得见),这时,制度文化在整个人类文化中的次生性,就可以将其放置在器物层面来思考了。当然这种划分并不严谨,但却很有用。讲到德日从废墟上迅速崛起,其起根本作用的就是该民族的传统精神。其战前制度基本摧毁(如日本的财阀制度),但其优秀精神却在支撑着民族的表现。

    你可能并没有认真看前面的帖子,其中就已经提到了一些,如斯洛概括延安的“清教徒一样的奋斗精神”,还有对应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出色的根因)四种精神——团体合作、精益求精、科学创新、严格等级等,毛时代则强调五湖四海、精益求精、实事求是、严格纪律的思想意识,还有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等科学思维精神等。其实,只要你经历过那个时代,只要你愿意细读一下毛的著作比如“老三篇”“新五篇”等,就很容易找到那些不少的崇高精神信仰内容的,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尽职尽责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奉献精神、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勤务员的平等精神等等。

    相关上述崇高精神信仰命题必须至少指出三点才比较完善。1、崇高精神信仰的本质是一种超越性的思想观念。这种超越性既是建立在复杂丰富客观科学的人性论基础上的,即人性是一种具有两两对应或者相反发展演进的可能的(如既有超越性,就有守旧性),又是超越或者先进于中国传统观念文化基本主流观念的(对应上述就可以找到相应的传统落后观念)。2、毛时代的成功归根结底是这些思想的引导,失败则大都可以归结为诸如阶级斗争理论等错误愚昧思想盛行了。3、毛晚年的挫败,还是放松或放弃了这些好的精神,却让那些错误思想甚嚣尘上而致,错误的根源还是传统落后文化熏陶造成的(毛年轻时曾经大量阅读学习西方典籍,如读袍生尔的《伦理学原理》就作了十多万字的眉批,而晚年却是成天埋在那些缺乏现代科学素性的传统古书里钻读)。

    文化的灵魂是思想。思想的根子是信仰。没有崇高精神信仰,没有超越性思想引导,就必以器物利益为信念(信仰)。将器物利益当最高最终价值,便谈不上有什么系统性超越性的思想,也不会真心实意按照这种思想来经营人世,社会当然就一直在循环停滞里痛苦打圈。这才是中国人生存繁衍之循环停滞宿命的根本原因。在这样的地方,贸然看到人家精神信仰治下的一些先进性表现东西,如民主、科学、法治……,我们便心急眼红,忙忙拿来搬来,殊不知这恰好落入了本末倒置南橘北枳之误,所以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与这些表象的东西还仍然是若即若离着。

    精神信仰未必要与独立思考对立。其实,独立自由恰好就是某种先进精神信仰所持的思想。而依附自缚却是某种落后观念文化所持的思想。我们讲精神信仰的重要,事实上就是针对我们这种长期落后的观念文化基础,或者说长期落后的思想观念基础,瞄准那些对应的崇高精神信仰,或者说先进思想观念,来努力推进其文化转型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说,不懂不会独立思考的本质其实就是没有抱持那种特定的精神信仰,而是被传统的崇书崇上崇权等落后观念文化自觉不自觉的俘虏状态。法治当然是针对各种利益的,但法治的基础却是契约思想。契约思想也来源于既定的精神信仰。没有这种信仰,必然容易被传统世俗文化的宗法思想关系思想人治思想所把持,这样的群体当然无法真正建立起来法治社会的。

    对毛时代显然一直存在两种评价。要么否定。甚至认为毛自始至终就那么坏,处心积虑的害人。所以文革、知青等无非都是其坑蒙拐骗一贯性“使由之”所致。要么肯定。认为毛一生所做的一切(包括文革知青运动)都是为了中国崛起,为了人民,为了那个平等幸福的远大革命理想。我不赞成这些简单的非白即黑的划线思维。我认为,从革命性来看,毛的一生经历了一个抛物线的发展,其至高点大约在解放初期到反右,然后便一路下跌。

    我特别反对那种全盘否定毛的观点。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既然他自始就那么坏,就不可能紧密团结那么一群相对杰出的人,夺取其全国性的革命胜利的。斯洛当初曾赞叹那是“清教徒一样的精神”。是的,这实质上就是人类文明史上进步性人群共同的优秀禀赋之所在。我也反对不作具体分析全盘肯定毛的观点。事实上毛自始至终都生长在阴谋权术等级君臣等落后思想意识的观念文化氛围里,他的战友们也自觉不自觉以此来捧杀着他,为何不令其晚年懈怠走偏呢!

    另外一个必要的反思必须扩大其思考样本的背景。即是将文革后至今40年以及尽可能的联系人类各种历史事实来对比来演绎来证实证伪,我们便应该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我们告别文革以降,事实上是朦朦然告别了那个时代的一切包括一些可贵的精神(追求)。我们所投入的以经济为中心(而“一手硬一手软”),恰好是萌生现实诸多问题的思想策源!而恰好其时,我们那个典型的世俗文化主体——儒家思想——造成中国落后的文脉——却在沉渣泛起卷土重来步步高歌甚嚣尘上了。

    什么“经济决定政治”,无非一种似是而非的书本理论罢了。中国的文明史历来就是官本位(文化)的。官本位的源远流长必然造成诸多类似“百业吏为先”之俗语的政治决定规律(现象)。你拿这个规律去演绎中国各种各样的历史事实都会得到屡试不爽的周延印证。相反,若抱着经济决定论的书本观点就会四处碰壁。知青下放从根本原因上讲也不是什么就业难的经济因素造成。我下放三年,75年招工回城在三线铁路工作,想调回故乡故城,可我所在的那个铁路单位还(因为缺人而一直不放,扬言必须在故城工作愿意来铁路对调的人才行呢,哪是什么就业难咯。

    相信习总知青生活历练提高的情况,但我觉得这种朝向既定的革命者目标之努力典型确实还是比较少的。可能大多数知青眼下的思考状态都还是回味着那种蹉跎岁月的感受了。从我个人感觉来看,也是属于后者的。但与后者群体可能不同的是,如果从理性上讲,从我们族群观念文化的世俗性落后性的现代转型上去思考,却确实觉得知青生涯还是一种大的意义之所在。所以我不会否定知青(生活)。至少比较我们的下一代来看,他们大都是作为独生子女被娇宠着长大的,由于很少吃苦,就大都非常缺乏我们这一辈的理想主义精神(奉公、全局、长远、奉献等可贵的现代意识)。虽然他们可能要比我们聪明敏捷,但从社会性角度看却更容易成为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种状态未必不是中国现代化顺利进行的一种深层障碍。

    知青所受苦难无需否认。但不能否认造成这种苦难的历史文化原因。不能否认知青群体中确实还保留着那时可贵的理想主义精神。不能否认年轻人成长应有的磨难历练。不能否认现如今矫枉过正的情况下,对下一辈轻德重智教育所带来的苦果恶果。你可能对这些问题都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你能不能冷静想想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和你自己对处理如此问题的对策以及必然带来的后果。

    确实如此,任何群体都是良莠混杂的。知青与他们下放地方的农村乡下人也这样。但这种良莠性一般很难脱离其族群性的总体特点。亦即每个族群的人们都是其一般性与特有性之所在的。个人成长的良莠之因主要应该还是其所受教育的差异。这个教育是广义性的,既有族群性的观念文化背景,又有家庭、社会和学校、单位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如此众多因素中,族群观念文化的特点可能是具有决定性根本性的因素。需要深入思考的在于,族群观念文化影响人们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其实无非还是一系列各具特点的思想意识思维方式(以及由此及彼所支配着的不同行为方式发展路数)罢了。所以我们从这里便比较容易看清楚各个族群不同的文化文明推演的轨迹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