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836)
2020-07-14
字号:

    微文三篇

    科学来自信仰,二者不可或缺

    信仰的本质是什么,无非是一系列超越性的思想观念而已。超越性思想观念的本质就是思想追求超越世俗价值或人间现状。中国传统观念文化是典型的世俗功利文化,其价值取向显然均是建立在一系列看得见摸得着的个人功名利禄利益上的,其观念禀赋凸显出现实性现状性务实性时务性,所以中国人一直就缺乏一种系列性的超越性思想,这是中国落后的根本所在。

    科学理论的诞生,说到底也是将一种超越性思想长期坚守的成果——这就是求真的价值观,即以追求到真实真相真理为最高最终的人生目的。亚里士多德名言曰,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是其代表。阿基米德即使被入侵士兵刀架脖子直至被杀,还不忘喝斥其不要弄坏了自己的科研沙盘。由于古希腊人将追求真理奉为最高最终价值,才造成了古希腊科学理论在整个人类族群中的总发源总策源的至高无上地位。

    反观我们中国人一以贯之的世俗观念则是不那么将求真高举的,我们一直讲究的是信而好古,述而不作;讲究的是人为的偶像崇拜,如将孔子列作大成至圣先师,后来无穷的人们都只能充其量来解释他的学说了;讲究的千钟黍、黄金屋、颜如玉等浅显的器物利益和学而优则仕的功名地位。所以,即使五四运动我们打出科学民主大旗至今已经百年,我们还是与科学理论(民主政治)若即若离着的。

    从科学(理论)的来源不难看到它与超越性求真意识或者求真信仰有着千丝万缕的源流关系。从科学的发展看,它却与求真以外的其他一系列超越性思想信仰却有着互补互促相辅相成的关系。换句话则是说,人类现代化事业既需要进步的精神信仰为其引航,又需要科学理论为其加速。信仰与科学是现代化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中国的世俗文化转型必须从根本的信仰上弥补,必须靠科学态度来推进它才行。

    复读本篇小文,觉得还需狗尾续貂。亦即是坚持一定(先进思想)信仰能够诞生(催生)科学理论之外,还有一定先进思想信仰蕴含了现代性的道德伦理精神,又是相对于科学这个车轮之外推动现代文明的另一只车轮。其超越性观念可具体举例如平等意识、契约意识、奉献意识、独立意识、自由意识、博爱意识等,正是这样的思想基础或引领,才能保证人类现代化列车轰然前行的正确方向。

    中国反腐败的宿命

    读周蓬安《副市长如何捞到6·44亿?》,浮想联翩,殷忧未已。思及中国腐败、反腐、腐败的历史循环或循环历史,便有了一层新的认识认知。中国的文化就是向往器物利益的文化,中国人的思想就是沉浸于个人功名利禄的思想;它注定了中国人思考思维在整体上的短浅实用,沿袭旧制,无法(无能)创新,难以适应现代化的需要。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已经几十年成百年的过去了,但中国人依然固我地恪守在靠人治靠清官靠上行下效才能惩治腐败的传统型政治状况,那种适宜中国世俗文化特点的科学制约公权的制度从思想到实践一概毫无进展。不难预料,只要眼下能人治理的条件一经失去,官场的腐败便会变本加厉地卷土重来的。中国人的苦日子将是没有尽头的宿命了。

    民国的信仰、制度与话语

    信仰的本质是什么,是超越性思想。民国时期中国社会的思想在西方坚船利炮的冲击下开始活跃起来,但其深度受制于本土思想文化的肤浅世俗性影响,不可能对外部世界产生全面系统的分析观察,最终改进的认识主流无非集中在制度和技术层面,以为只要高举了民主和科学大旗便万事大吉了。作者张鸣在《民国的三个面相》中概括的所谓进化论的信仰应该还不是具有社会操作性的思想主流。只有民主和科学才是大家追求的共识。可是从思想性这个判别社会进退优劣的根本性标准来看,进化也好,民主也好,科学也好,它们一概并非西方强大的根源,当然也不是各种非西方落后地方由弱转强的根子所在。所以,由于没有抓住根本,便注定了中国后来的转型道路横生舛数。

    比如在制度上,中国人的民主热情始终极高,但收效从来甚小。张鸣概括民国时期的民主制度建设状况用了“扞格”这个词,用得好。扞格就是格格不入,很不配套的意思。从民国经历民主的情况看,也确实是这样的,所谓从上到下,从政治界、舆论界直到普通老百姓,都不会搞民主,远没有达到通过民主而使国家兴旺起来的预期。这种状况最值得思考的命题是什么,应该还是寻找其根本原因,并通过适宜这个原因来改进或者创新那种适宜中国(国情)的民主制度。根本原因是什么,还是中国观念文化的不同,是中国人的思想追求不同。适宜性的民主政治根本就是要适宜中国人这种独特的观念文化。

    相比之下,张文概说的民国第三面相——话语吊诡却单薄了。这里主要讲到了老毛的阶级斗争话语主导问题。这当然是共产党兴起的一条思想主线,但共产党未必仅靠这条主线就能够成事,事实上真能帮助共产党的确实还有许多人类普遍性的真理或者规律,它们在思想话语权方面,对共产党的成功可能起到了更为根本性的基础作用。比如斯洛曾说到的延安“清教徒”精神就很关键。再则,讲民国,不突出提及执政党的话语主线也不客观。比如蒋介石“安内攘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等就不能忽视(忽略)。其实,它们对于造成民国特定的政治社会特点也是起了一个主导作用的思想(话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