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790)
2020-05-27
字号:

    概念、汉字与思维(三)

    关于概念与定义的问题,前面我与几位网友都有讨论。如果你感兴趣,可以阅读一下。我这里再简单讲下,概念与定义是有区别的。概念是讲大脑留存的事物印记之思想概括(语词表达)。因此,概念往往个性较强。定义是按照严格的词序规定,为某个概念(词语)指出其本质属性(特点)和临属概念的语句。因此,定义往往共性较强。

    定义的严格词序规定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其规范的形式为:被定义项+是+本质属性+临属概念。如动物似可这样简单定义为:动物是能够依靠自己力量运动(位移)的生物。拿这个定义与上面的词序规定比较,便可大致清楚做定义的基本要求的。

    对概念下定义和概念(的产生、所指、使用等)本身又不是一回事。概念的定义,一般形式逻辑书籍上大致这样下: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这个定义我是怀疑的。几年前曾专门写有《论概念》来做深入探讨。前面我与网友讨论的帖子也有分析(我的概念定义:概念是以语词指代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

    概念则简单得多,正常人随便想点什么,说点什么,写点什么,里面断然就有不少概念,包括你上贴举例提到的物质名称就都是概念。由此也很容易看清此主贴认为“汉字不能记录概念”的立论是个糊涂观点。要害还是作者(对概念这个词语)概念不清。所以我曾反复要求其做概念的定义他根本无法应对(一直在回避)。

    形式逻辑是人家古希腊思想先贤为了提高人们的科学思维效率而专门创造出来的。它集中在人们思维的概念、判断、推理过程上作出了一系列有效(科学)的规定。我认为其概念定义的方面应该是整个形式逻辑的最基础最关键最困难同时也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规定。

    没有定义,不会定义,忽视定义,我们的思想思考中,虽然也有许多概念,但这些概念往往都是含糊不清的,往往都会随着我们即时的语境、即时的心情、即时的命题、即时的联想等而发生游移不定的变动,最后必然影响到思维结论的正确性准确性。

    而有了定义、学习定义、重视定义,我们思考的每一个概念,就都会努力寻找其所属的概念,其特有的属性,其本质的特征,从而使我们的概念就具有了一定的深刻性整体性;如果将此习惯不断扩散开去,便慢慢使全部概念全部思维更深刻更准确更全面。

    比如,你说到“善”的概念如何定义呢?首先看它的属概念,善既是一种主观愿望,又是一种实际行为。再看它的种差(内涵),善肯定是对外的,利于别人的。如此,我们便可以综合起来为善简单定义:善是利于别人的主观愿望和实际行为。

    理解你说的“指称定义”和“体验”检验的意思。如果将它们结合到形式逻辑的要求来看才更有普遍性意义。所谓指称和体验,实质是演绎定义(概念)并证实或者证伪的过程。其总的要求在于尽量映证更多的事实,而达此只有严谨周延的形式逻辑定义才能胜任。

    是的。84年我们学习《形式逻辑》时,老师也讲到过,那些最大的属概念是不能定义的,因为再也找不到比它大的属概念了。并且还举例“存在”这个概念就不能下定义。当时我也是将信将疑。现在你这么讲,让我想起了这个经历。你说的“大词”是不是就是最大的属概念?能不能给其定义一下。

    由于我的学习思考是一直坚持着的,80年代初期读大学时更是有名的问到底的学风。所以逻辑定义问题也常有斟酌。关于存在的定义,前几年突然在交流中想到一个粗糙的说法:存在是人们认识的对象。觉得对象用在这里就可以做存在的属概念了。反对这个定义的意见也有,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真正推翻定义。

    你对我上面所做善的定义有质疑,主要是讲被利(善)者的主观感受不与施利(善)者同步,甚至相反而可能带来对前者的伤害。我倒觉得这里要紧的是怎么把握定义内涵中的利于别人至“利”的意思,因为此利既可以是施利者主观认可的利,也可以是符合被利者主观认可的利。如果包括了后者,定义即是可行的。

    概念的不同实质是理解的不同。这是普遍的人性所在。定义的意义则在于规范概念的范畴,以使主体的思维以及与外界的交流能够有效的进行。从这个立场出发,我们应该有着任何概念都可定义,都要定义的思想。没有定义,遑论科学!

    利或利益这个概念的复杂,我也早在多年前有所注意。为此撰写了《论利益》一文,拟就定义即:利益是有助于人生存发展的东西。而判断利益大小我也提出了一个基本标准,即在一定历史时期里对族群平均寿命造成的影响。

    应该指出,我的这些结论都是来自无数实际情况的反复抽象,而非什么经典权威观点的演绎。事实上,常见的引经据典研究我并不看好,除非迫不得已才偶尔用之。我认为经典虽有精粹的一面,但也有使人坠入思想懒惰误读死读的危险;另外,经典也需要突破发展。

    你对大词的解释已经比较清楚了,就是很(最?)大的属概念罢。那个“空泛”的修饰反而不准,是不是可从“内涵极其复杂,外延极其丰富”上去理解把握。这也符合概念的属越大,其下辖的内容(概念)也越多的逻辑吧。

    “发生定义”是不是从定义种差的类型特点进行的划分,与之对应,就还可有功用定义等。既然它们都是定义,似乎就都应该遵循定义规范严谨的词序结构,不能随便解释、释义吧。

    发生定义、功用定义都是定义,而形式逻辑的定义都必须遵守其种差加属概念的形式规定。如圆概念的发生定义:“圆周是平面上一点以等距离绕另一定点运动所形成的封闭曲线”。而温度计概念的功用定义则为:“温度计是用以测量温度的物理仪器”。两者的形式结构都很完备。

    善的定义似可进一步修改:善是利人的想法和行为。此定义中的难点是“利人”。这里的人既是抽象的,又是具体的;既指别人,也有自己。其“利”则是有助于人生存发展的方面。需要指出的是,你几个回帖对利(利益)概念的理解把握似乎限制在器物层面。这里应该扩展到精神层面以至“有益性”上看才好。

    概念是用语词指称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反过来,词则是人们大脑思维表达(外显)于语言或文字的单元。定义是界定概念内涵和外延范畴的语句。严格讲,分类是定义的基础,因为定义要求的种(概念)差与临属概念就来源于分类后的选择。你这里讲的分类是不是可看作定义的外延(或内涵种概念?)排列。

    “圆的方”是概念吗?我看不是。根据“概念是用语词指称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的定义来看,圆和方是两个概念(两个思维单元),两者合在一起,便超出了定义范畴;同时,圆的方并没有相应的特定事物所指,也超出了定义范畴。所以,圆的方是假的错的概念,假的错的概念当然不是概念,也不是什么虚概念。

    虚概念应该是指那些名不副实、名存实亡,或者暂时不能实际存在的概念,比如教科书上举例讲到的社会主义概念。但社会主义概念就确实具有内涵和外延。如某国社会主义就是其外延,它的特点就是内涵。“永动机”可视作虚概念。它的外延可以分时期分制作者等,而各自的原理、构造等抽象化便是其内涵了。

    上述分析如果成立,则似乎可推“任何一个概念,都具有内涵和外延”之立论也成立。其理论是,任何概念都是人脑的思维单元,都有其特定含义;既然各人对相同事物理解把握不同,就决定着同一概念有不同内涵规定和外延具指。如果将其抽象调整为规整的形式逻辑定义(广义性)就应包含着此前的全部性征的。

    中国人思维方式的落后植根于源远流长的世俗性观念文化上。观念文化是奠基于一系列基本性的思想观念之上的,而不是由各自不同的语言或者文字决定的。相反,语言文字等都是被各自不同的观念文化所决定的。中国人确实也信神敬神,但这种信仰,也是被其世俗性观念文化决定的。所以,中国人拜神求菩萨,目的都是为了其升官发财、家人平安的(器物性)目的。并不是像古希腊多神教信仰那样将真理(精神性目的)放在像神(真理女神)一样至高无上的价值位置来追求。这种求真的最高最终追求正是肇成古希腊科学理论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生发开来的根本原因。

    比如大家熟知的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就是被人刀架脖子上,也唯恐别人破坏了他正在研究的科学项目……而在中国世俗文化之下,是不可能出现阿基米德这种把真理看得高于生命的人的。中国人的求真和思考,都更容易走上奉承诸如孔子那样的“大成至圣先师”之路,而从此免除各自费劲独立思考的辛劳,一句话,中国世俗文化之下,不可能出现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那样的智者。这一切,不是语言文字造成的,而是流传不息的观念文化带来的。

    我没说“汉字文化”,是你自己陷入文字决定论而乱解我的意思。与你的文字决定论相比,我持思想决定论立场。它的总逻辑是大脑怎么想就决定行为怎么做,继而决定族群决定社会决定文明。由此推去,你说的文字(还可能有语言等)都是被思想决定的方面。思想的来源是什么?只能是宗教信仰或者传统主干的观念文化。

    你说古希腊使用字母文字就决定其理性(和科学)的文明。那么,请问,难道那时就只有希腊使用字母文化,其它使用字母文化的地方为什么不能发生科学理性的昌明。你在上贴中说汉字不能记录概念,我问你日文中使用大量汉字,为什么又可以记录概念,并几次要求你规范定义概念,你都视而不见逃避了。

    此贴你将原来“汉字不能记录概念”的观点换掉了,修改成“汉语思维不能兼容理性文明”的观点。我读了你这篇文章,感觉比原来那篇好一些。因为此命题的关键词“思维”“理性”“文明”确实是中国问题的症结,也即是说中国人思维的落后性便集中于理性的缺乏(或非理性、弱理性),并由之建成其特色的文明。

    可是你的文章却没有抓住中国人思维落后在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的根本来分析,却是选择在汉语(你从上篇的文字转到语言了)这个非根本因素上用力,就着实让人扼腕不已。语言是什么,语言只是思维的外在外壳(表现形式)。有什么思维才有什么语言。思维是被根本性的思想决定的呀。不挖思想却扯语言无异乎隔靴搔痒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