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739)
2020-04-08
字号:
    从精神视角解读“日本人为什么不悔罪”

    日本的精神信仰是神道教(神教)。其精神内涵中当然包含了许多优秀的进步的思想观念,比如团队合作精神、精益求精精神、崇强创新精神,克己奉献精神等等,她们便是日本在现代化中整体上表现相当抢眼的根本所在。但是,日本人的精神信仰中也包含有一些低劣的落后的的思想观念,比如等级狭隘意识就是(如神道教认为日本人都是神,都应该以神那样高的要求来努力做事;这样也就意味着非日本人便不是神,当然比日本人低等,也就可以等外视之待之的了)。等级狭隘意识的存在,导致日本人在根底上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如何能够像新教信仰那样平等视人,诚心为过去的侵略屠杀行为悔罪呢?!

    联系日本人平素的诸多表现,细心辨析他们不悔罪的精神根底,应该还存在一种“事命颠倒”的价值观念。所谓事命者,即事情与人命的关系把握拿捏罢。一般而言,人命关天,事情是为人命服务的。但在日本人的基本思想观念那里似乎并不这样,却是颠倒过来看的,事情一不成功,便是剖腹自尽,以谢天皇;即使在现代和平建设时期,日本人拼命工作的态度也是极为突出的,所以才有其突出的“过劳死”现象。虽然日本人及其宗教信仰也在讲究反思检讨,但其基本价值观也是“事命颠倒”的。比如在二战侵略这个问题上,日本人的“事”极有可能就还是其驱赶白人统治,建立由其优秀的日本人为首领的大东亚共荣圈之大业;在此事之下,至于其它非日本人死伤一些人众又算得了什么呢。

    “日本为什么不悔罪”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命题。我看了许多网友热议这个问题的想法,一些意见流于情感争执甚无教益;一些分析则是停留在根本精神以外的零碎事物上勉强说理无法演验周延。大多数网友都是鉴于日本现代文明发达的现状,对应着我们中国多方面发展技不如人,特别是自己文明状态的差强人意,以此造成了一种迁怒于人的情况,从而推理为是我们反复要求日本道歉,促使日本人不胜其烦,便反而不再愿意悔罪道歉了。这个解释很难说服人。比如现在的德国领导人就根本不需要欧洲那些法西斯受害方的督说,而是主动的反反复复的向受害者乃至整个世界悔罪道歉。德日这两个二战祸害人类的始作俑者为什么在悔罪问题的态度上这样截然不同?根子还是各自基本的思想认识不同——即其根本性的精神信仰不同罢了。

    再看徐贲这篇《日本为什么不悔罪》的专文,却引述了荷兰作家伊安?布鲁玛(Ian Buruma)在《罪孽的报应: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记忆》的观点,认为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不是种族或文化的固有本质特征,而是政治结构;日本为什么不悔罪,是因为其“没有对政治责任——准确地说,是对战争与和平的责任——的承担,日本就不可能产生一种面对过去的成熟态度”。哦!决定国家命运的不是文化的本质特征,竟是其政治结构!我当然并不清楚布鲁玛所说的文化本质特征与政治结构两个概念的准确含义,但从一般平常人的理解看,文化本质特征应该就是与其精神信仰紧密相关的,而政治结构则与其政治领域各个要素的架设关系状态紧密相关的,我们可以具体观察一下日本的不悔罪究竟来源于哪。

    我们知道,日本在二战后,其经济政治(包括天皇权限)的结构是被美国人按照现行的民主政治原则进行了伤筋动骨的改造的,经济上推翻了财阀的统治,政治上建立了多党竞争的民主政治,甚至还重新修订了其治国之基的和平宪法,这些应当是战后日本能够顺利进行和平化现代化建设发展的重要的基本条件。但是美国对日本的战后改造最忽略最缺乏的,当然也可能是最困难最无奈的是对其执拗偏颇的神道教精神信仰并没有做什么改造改进工作,导致日本社会的根本性思想观念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依然故我,依然具备重蹈皇族优越盖世无双而争天下乱天下覆辙的可能,所以,像教科书问题,不悔罪问题,军事化乃至军国化问题,等等,都会自然而然地渐第争开于世人的眼前了。

    从精神信仰或者根本的思想观念这个层面来思考诸如“日本为什么不悔罪”之类沉重的国家民族进退的命题,既可以科学的周延的解答清楚我们对手成长中的许多难解之谜。更重要的是,当我们在思考中,将日本作为一面镜子来反思我们自己的问题以及前进的路子的时候,精神信仰这个高企的视角同样也是十分受用的基本立场。中国过去一盘散沙式的落后挨打,确实就是由于我们观念文化的世俗功利性质所决定了的。缺乏纯粹的精神信仰,本质就是缺乏那种超越性先进性崇高性的思想观念的引导;没有这样的精神支柱,便没有统一的目标来凝聚人心,人们的眼界都只能局限在肤浅的器物层面来看事想事做事争事,各自顾各自,力量都分散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必然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循环不止停滞不前,一旦遇到强寇入侵,如何不会一溃千里呢。

    想到这里写到这里,不由得又记起此作者徐贲的另一篇名文:《“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种病》,它的主旨照样也是不能理解精神信仰的超越性高尚性先进性及其对族群现代化所具的决定性思想价值,仍然总是跌落在诸如政治啊体制啊等非精神性的视角来观察评判世事。这当然不是一种个别人的孤立现象,而是许多人,特别是较多知识分子中笃定的认知所在。比如风行于世的体制决定论在学界就很有拥趸,大家往往在思考讨论中都忽略无视了族群长期性精神信仰(观念文化)的根本决定作用。这未必不是一个较大的认识误区或错谬之源。比如印度的现代性政治体制就建立了70年,但其掌公权者的贪腐和社会的脏乱差仍一直突出很难改观。我们90年代以来世俗文化沉渣泛起,气势汹汹,也引起了愈益严重的官腐民溃现象。届时也有不少人面对国际争端纷繁复杂,战火动态暗潮涌动的局面倍感担心,我们腐败了的军队能打得赢么?庆幸的是近些年来有了强官铁腕反腐局势才有了可喜的改观。抚今思昔,展望未来,我们只有重新高举革命文化的崇高信仰精神,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不败夺胜罢。i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