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602)
2019-11-18
字号:
    革命的渊薮

    报载:“箱中农场”或助城市社交复兴   经过改装的海运集装箱中种植的绿叶蔬菜与传统农场有天壤之别:发光二极管每天照射18小时,相当于充足的日照。电子传感器测量温度、氢离子浓度指数以及植物的营养需求,并据此自动调节。耕种单元29·7平米,产量却与1英亩(4046·9平米)相当。29岁的里迪是此城市田园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公司两大使命为,在城市环境中生产并销售新鲜的天然食品并促其价值发挥,以演变成一场改变美国城市居民生活和交往方式的运动。其核心理念:食物不仅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并且如处理得当,将为变革提供强大的推动力。里迪说“在世界各地工作过,(认为)食物比任何其它东西更能使人们团结起来。”(2017-8-15-7)

    思考:“箱中农场”想来确也不错。30来平米的集装箱空间内的工厂化种植,即能达到4000余平米传统田野种植的收获。换算一下,其生产力一下子就提高了130多倍!这意味着什么?起码又可算得上是农业种植方式的一次革命吧。然而,讲革命,就不能不思辨一下革命这个概念的本质含义究竟是什么。我看,革命之词语从其根本根源来说,还得紧紧围绕着人们人类的福祉增长之基本标准为衡量的。通俗点就是说,但凡真正为人们人类增加了很大的福祉(与传统相比的新事物新事情)就可视作为革命。且其增加的福祉越大越多影响越深远,其革命(性)就越伟大。可是过去我们在这个基本点(语词分析的哲理意义)的把握上却似乎有点剑走偏锋。比如总爱将革命与暴力当成因果关系一样联接在一起——当然发出如此的指摘本意也不是完全排除一切暴力反对一切暴力(比如正义的战争暴力或一定发展阶段中法治暴力就是难以避免的)——于是乎,就很容易爱屋及乌般地将革命与否的判断与历来的诸多暴力事件挂起钩来以至于理论化。比如中国历史上战乱频仍的农民起义暴动就是。由之还很方便地将其与阶级斗争理论验证映证而产生出这样一种似是而非的抽象性革命概念。这实质上是个认识误区。因为按照前述的福祉增加标准衡量,它们怎能具有真正的革命属性呢。从更加深刻系统整体的视角观察,真正的革命(及其致成)说到底应该还是一种先进性(超越性高尚性信仰性)的思想诞生在先支配在先作用在先(反看中国历史中所谓的农民起义“革命”,其思想大体上还是处于那种“皇帝的位置我也可坐坐”的低层次平等意识水平上,谈不上有什么先进性了)。比如现代的中国革命,从其伟大旗手毛泽东的许多思想观念看,就有极高极深极强的现代先进属性。由此演绎诸多革命中取得的丰功伟绩自然也会觉得其必须性必然性的基本逻辑存在(假如将之仅归功于暴力或阶级斗争则会觉得缺失了基本的因果逻辑关系,反倒是我们革命中那些错误挫折的形成与此却有更紧的联系)。还请读者朋友们不要忽略了上述有点复杂性的革命概念之分析论点,它似乎还并不容易那么轻松就把握好的。因为说起革命,过来人们(我们)大都有了太多先入为主的主观认知在干扰着对真知的准确认识辨析。即使就是那些习惯于哲学性思想思考者也不例外。比如九年多前,正值辛亥革命百年之纪念,就有我们的哲学名家李泽厚者为此思索,但其发出的文意主旨却是“告别革命”之呼哟。呵呵,增加人类福祉的革命不好吗,(许多情况下)不好的只是那种革命中的暴力和阶级斗争吧。李老的革命概念值得一驳。

    说起中国革命(毛泽东领导的)之真革命属性又是一个有点复杂性的论说命题。李氏一类可能是耽于其暴力曾经造成的一些危害而与之有所不敬。另外的异己者反对者类则可能是沉于世俗功利的传统观念文化立场而对那些超越性先进性高尚性信仰性的革命思想不合不解不齿。比如前些年就有位著名大学的教授名徐贲者发文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种病》。这种说法看法为什么不对?我想根本上还是落入其窠臼者主观认识上对科学的理解太狭窄了,仅仅将其看成是物性(器物层面)事物的运动规律所在。他们并不不理解人类所特有的超强大脑所内涵着的巨大能量。那是一种什么能量,说到底还是被一种观念支配后所能爆发的强大行为能力;特别是被超越性观念支配后爆发的超常能动性和创造力。这种人类精神世界的运动规律无疑也应是科学(大科学)研究的区域。可惜现有的科学尚无力顾及到此。于是许多人就将已有的“物性”科学当成了科学的全部。所以,讲起那些超越性观念的极端重要性他们就认其不正常而有病了。极而言之,中国革命的伟大,恰好也就是提出并践行了这些超越性(超越传统观念文化)的思想理念。比如为群众超越为个人、平等超越等级、奉献超越索取、实事求是超越信而好古、当官做人民勤务员超越升官发财贪污腐败,等等。让我们回味一下,前些年为什么我们社会的官腐民溃那么严重(甚至美国智库南德公司都在预测中国20年内会无可挽回的崩溃将成为最穷的国家)。一个重要原因应该就是离弃了曾经高尚超脱的革命观念,而让自私自利的传统观念文化主流人们思想阵地所致了。好在是近些年来高层领导身体力行铁腕反腐狠抓落实,情况才有很大改观。前不久我徒步去参加一位老同学的新书出版发行会,途中见墙壁上的标语很亮眼,大致是说党的初心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使命是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嗯,这应该就是一种超越传统思想的先进理念。在如此先进理念的支配下想方设法,就能创造出很大的人类奇迹的。转而又想,将初心和使命紧扣在中国中华地域之上似还嫌窄了点。过去毛主席不是还讲过,中国应该为人类作出较大贡献么,我们的人类意识应该更强烈才好。回到本文的革命主题。其实你只要认真放眼去看整个人类的文明史就不难发现,革命的渊薮往往都是汇集于那些基本观念思想意识颇具超越性(超越个人私小利害)的地方的。本报道的箱中农业的主持还只是一位不到30岁的美国年轻人,但其努力进行的创新项目却是为了“改革”人类社会愈益突出的社交困境。其志可嘉。究其来源,是不是还要追溯到其族群性的罪感意识滥觞(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必须尽量奉献才能赎减自己的罪恶而终生行善做好)。如此思想发轫的高端不啻于酝酿革命的思想策源发源罢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