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42)
2019-09-18
字号:
    诺奖杂谈

    报载:诺奖得主为何越来越“大器晚成”   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所有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奖得主获奖年龄越来越大。100年前只有1000名物理学家,现却有100万。评委会对成果的要求越来越高,可是文学奖和经济学奖的年龄并没有明显上升,和平奖甚至有所下降。可能与20世纪量子力学兴起引发的科学革命有关,“许多年轻科学家短时间内有了许多重大发现。”评委会当时很关注,认识到其价值所在。和平奖得主为何越来越年轻,“和平奖评委想尽量跟上最新发展。不想确定其是否会彻底成功,或一国的民主制度是否会持续,一直等下去。”(2016-10-10-7)

    思考:诺贝尔奖应该是当今世界最具权威性的科学人文成果之综合性大奖。它颁发100多年来,对人类那些做出积极奉献者无疑是个巨大的激励所在,促使人们奋发有为。由此则也可以这样说,诺奖本身那世界性人类性正义性的引导作用同样堪称至伟。本报道主要是分析为何诺奖的自然科学部分得奖者年龄越来越大,而医学家、经济学奖得奖年龄却并无明显上升,且和平奖年龄还呈年轻化趋势。看其所说道理应算清楚可究。总的讲,关键可能还在诺奖的评委会身上——评委会自身的思想素质决定了诺奖质量高低影响大小流传远近。从这个角度想去,诺奖存世100多年来,为何能永葆初心,基本持恒在公允真切的精神和其对世界发展大局脉络较为准确的拿捏上,其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吾以为还应从它的观念文化类属去看才比较妥当周延。那是一种充满诸多超越性进步性思想意识的信仰精神所在。比如平等意识、求真意识、法治意识、公益意识等。正是这样的思想基础,才支撑着诺奖的百年盛行举世通行了。

    反过来,与之对立的世俗性现实性落后性的思想精神就可以表达为等级意识、功名意识、人治意识、谋私意识等。由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我们自己这些来在如此愈益显出的落后意识支配下相关大奖评奖事务便是个越来越虎头蛇尾的难堪状态了。比如改开40多年来,起初的八九十年代,许多论文竞赛的奖事还算公允。记得90年我曾参加全国城市论文赛获排名第一。翌年赴沪与会,论文赛一评委告我,其评委六人所审读的论文都要去掉作者名字,再将六人评分归总得出获奖者排名位置。如此确实公平——亟需拷问下这种精神来源何处呢?我想应该还是过去那种高尚革命文化的遗存——而自从八九十年代传统世俗功利文化全面性回潮后(革命被质疑,高尚被奚落),各行各业几乎就无一例外地迅速向着自私自利方面转化,论文赛也愈来愈充满了铜臭味,拉关系、走后门、相互吹捧、投桃报李,各自搭台为各自,不一而足,哪里都很难见到再有那泫清洁清廉清新的风气,论文赛奖的含金量也一路直降,后来也就干脆无人搞论文赛了。而即使只发表文章文字,也都要凭关系讲利害了。悲乎!

    还是回到主题的诺奖来谈。诺奖的知名度含金量之高毋庸置疑。但对获奖者来说,究竟又有怎样互动关系呢。这可能也是一个因人而异因个人抱着不同的思想而异的问题。说清其中道理可能还得从不同的观念文化或者精神信仰支配下而拥有不同的思想情趣或价值取向来解构解答。似乎可以这么概括的讲,世俗功利文化之下一般会以诺奖为目标(目的),因为其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最终标准就是功利性的。而一定精神信仰文化之下,可能就不会将诺奖当目标,因为其最终的目标是其信仰中所标述的那种精神性取向——如赎罪、如奉献、如效忠、如受苦抵孽等,与这些精神性目标相比,诺奖倒成了一个手段或过程而已。前几年,凯迪网一位网友就曾和我谈及他在日本大学访问时结识的某某老师获了诺奖,但其并不显得十分高兴,更不张扬,甚至该网友听别人说起后前去问他,他也非常淡定,嗯了一句便言及其它了。由之我又想起吾侄女入英籍后,因患多囊肾需要换肾。一位英国牧师便自愿捐肾(免费)帮助她完成了手术。14年侄女带牧师回国旅游。只见牧师外形瘦削,精神很好,也是绝口不提捐肾一事。当我们向他表示感谢时,才说了句“这是上帝的旨意。”

    诺奖的评选决定于其评委会。评委会的思想水平自然也代表了诺奖对全人类社会的助益水平。总的讲,诺奖评委会的思想水平基本上呈现了西方思想文化的所处层次。就其积极面看,上述已有概括。但从其不足不够乃至(吾以为)错谬的方面存不存在呢。答案也是肯定的。比如其和平奖的授予大致上都是以西方的价值标准甚至相关模式来套看的,那样未必具有对社会观察的足够深度或长远整体上的洞察力。比如好些年前就曾听说要将其和平奖授予中国留美学者刘晓波——其代表性言谈是殖民必要论(香港因殖民100年才能有这么发达)——就未必合适。虽然殖民过程确实会带来一些好的变化,但也会带来不好的东西的。一个社会的真正彻底性好转应与其主流的思想意识精神信仰的足够优秀紧密关联。所以,像刘晓波那样仅仅停留在肤浅的东西方现状判断上来大胆言说藏否东西(方)便显得书生气了,那对落后地方能有多大的实际助益哦。再比如印度的甘地因其不结盟思想获了和平奖,但他毕竟对印度思想文化的落后性无有根本性的改进贡献。所以即使其殖民两百来年,又套照西方模式建构其政治,可现在依然脏乱差难脱落后。从这个思想文化转型的根本角度看,倒是毛泽东那套崇高信仰精神部分既有诸多现代性优秀理念,又切切实实曾在巨大落后的中国生发起来了,她的世界性人类性未来性价值确实深远得很,授其和平奖才更合适吧。还有报道中提到的和平奖重点的“民主制度”问题,又怎能照搬西方(往往会带来乱局)呢。反倒是依据本国思想文化特点创新的民主方式对社会进步助益更著,比如新加坡。中国以后的民主创新如果依此走去可能便有实质性进展。这些问题诺奖评委会皆应有所认识认知才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