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486)
2019-07-23
字号:
    进化与进步

    报载:诺贝尔化学奖彰显“进化的力量”   授予三位利用进化进行分子设计的科学家。“定向进化”复制自然的过程 阿诺德利用蛋白质作用机制原理和知识创造新的酶,尝试“理性设计”。把能产生自己想研究的酶的基因注入迅速繁殖的细菌中。随着基因突变,她挑选了作用最佳的变体,再重复这个过程。90年代实验中发现一种酶到了第三代,其效力比原始酶提高200多倍。接着,荷兰施特莫尔发明一种方法,可更快产生更多酶。此已用于制造洗涤剂的去污酶,并有望推动生物燃料生产。“噬菌体展示技术”立大功 利用噬菌体,即感染细菌的病毒的力量,最终将其利用到治疗各种疾病的新型药品生产中。(2018-10-5-7)

    思考: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被授者均是在物质(微生物)极其微小的分子层面(蛋白质、酶、细菌、病毒)依靠人力介入其自然进化(变化)过程,促使其“定向进化”、“基因突变”而获得高效的新的物质,从而能推动洗涤剂、生物燃料和新药品等的产生。此事确实又从一个侧面雄辩证实了达尔文进化论的真理性真确性。由之使人起码联想到了几个相关的问题。一是这种人为的介入物质的微观结构改变而获益的科研工作其实来源已久,比如基因编辑、转基因等方面。还比如袁隆平从事了60多年的杂交稻。二是如此人为“定向进化”的长远效果是好是坏可能非常复杂。科学界对此似乎既有大体上支持继续进行的,又有一些需要谨慎小心的声音。我们仅凭各自小范围的实感则有喜有忧。喜者如农业单产大幅度提高,物质的丰富程度前所未有了。忧者如辣椒就没有以前的香了。还记得60~70年代的晚稻米,吃起来(不需要菜咽)都特香特软,现在就根本吃(找)不到了。三是从抽象的理论思考去看,进化论说到底还只是一种科学性的假设(思想)。而人类的思想观念(假设想象等)往往都对立对应的存在诸多方面。有进化论,就有神创论,还有天人合一(的唯自然)论等。虽然敝人因为依据历来科学给人类所带来的极大福祉而偏向于进化论的立场,但从探究真理的深阔性需要上讲,并不急于完全摒弃其它的想法,以方便于从各个视角来思索问题。由此而言,我想到了进化与进步这对概念所引起的相关命题。刍议一下,以期好者呈玉。

    进化的本质是什么?从达尔文的用词本意看,它是紧紧围绕着对人的有益性而命名的,也即是显然性的褒义词语。进化的反义词应是退化。退化显然也是对人的无益甚或有害。然而,大自然的生命体并非仅有人类。对人有益也未必就对其它物种有益,也可能有害(比如人类的狩猎就使许多动物灭绝了。还比如人类科技发展,促使工业农业增产和生活舒适却带来了气候变暖,更带来了许多动物的灭顶之灾,甚至带来了许多人生活环境的有害影响)。这可能是一种物极必反的哲理所在,也应是我们探研的一个深层意蕴所存。就此斟酌进化之语,假如以纯自然的角度(不是特指的有利于某个物种)来讲,未必那种自然界以进化论视之为“缓慢、混乱”的基因混杂突变等非益人化(可能有益于非人类的生命体)倾向又真的“退化”了呢。哦,自然万物的演进发展纷繁复杂,究竟何来何去,倒真是一个神秘莫测的情况了。再从现代科技发展的角度看,进化的本质则牵扯到了事物(物质、生命体)内在结构及其运行特点的创新性变化。本报道所言就是明证。如此进展既是进化论新的实践,又是进化论新的推进。回过头来再想,进化论的益人原旨其实仍是普遍性普适性的人类价值取向。人者为人。不管什么时候的人类,不管什么样的想法追求,说穿了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人类或某些人的利益。这样便集中性的牵出了进化与进步相关的命题。亦即进化进步都是益人的。不同者在于,进化之益人具一般性,是益于抽象的人每个人。进步也益人,但是否也具一般性呢。

    未必。让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进步的本质(是什么)。与进化概念相对应,进步概念也有一个进字。此进即前进、先进的意思,是比较前一种类型的“存在”向前走出了一步。什么“存在”呢?我看应该是与进化所赖以存在的物质性基础截然不同的精神性基础(东东)。比如从渔猎社会到农业社会再到工业社会就是一种进步。而这种进步所赖以发生的基础就是人们认识认知提高、知识增加的精神性基础。这是一种总体上的进步。可它给人们带来益处是否具有普遍性便难说了。比如在那种强烈的等级意识之下的底层人们就可能受到更为严酷的剥削压迫,他们有什么获益呢。问题的复杂处恰好在于一些人的思索往往很容易流于表面,他们看到了人类社会长期以来的这种阶级压迫和反抗的斗争情况,于是乎便将其抽象归纳综合成了一种阶级斗争的学说理论,并将那种人类进步(东东)的存在性直接的套往在了受压迫阶级的身上,以为只要只有靠被压迫者推翻(直至消灭)压迫者,社会才能真正进步。此念真乃人类历史上之实践和理论的大误区。从实践看,大凡崇奉实行此说者均无好的后果。从理论看,则是进步者本质是思想精神层面的东东,亦即也是那些褒义性的词语所在。它能在人们大脑中排除(驱除)与之对立褒义性词语而占据支配地位,并不能靠较低阶级的地位所决定,而主要是靠(家庭、学校、单位、社会等环境的)教育靠(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文本的学习、背诵、温熟等)灌输来获得。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秉持马克思主义“改造世界”观念者来说,推助社会的进步,说到底就是要增强人们大脑中的先进性思想意识。所以狠抓远大理想信仰的教育是比什么都更重要的根本性工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