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452)
2019-06-18
字号:
    信仰与世俗

    报载:谷歌数千员工抗议参与美军项目  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解读视频形象,被用于改善无人机的打击精度。抗议书已逾3100日签名,可见硅谷与联邦政府之间的文化冲突,且随着尖端技术越来越多用于军事目的,冲突可能升级。但并非所有谷歌员工都有这种理性主义立场。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经常说,其核心目标是提高美国军队的“致命性”。公司解释说,他们参与的梅文计划本质是“非进攻性的”,谷歌产品不会创造出无需人操作的自动武器系统。外界普遍认为,谷歌会与亚马逊、微软等竞争一份时间长、数额大合同,向国防部提供云服务。(2018-4-6-7)

    思考:信仰的本质是什么,就是思想的超越性(抱有并践行那种超越现实现存现状的思想观念)。想当初,50多年前的文革伊始时,懵懵懂懂十八岁的杨小凯也有那种“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之超越高亢的思想信仰;他面对社会乱状而生殷忧,于是一篇《中国向何处去》便惊诧四方。可是自己也由此而因言获罪入狱。巧的是,他在狱中却碰上了另一位信奉基督教信仰的牢友,其超越性思想集中在认定人的有罪本原(本身)。由此只有不断行善赎罪,才能死后升入天国极乐世界。于是那位牢友平常总是抢着重难险脏累的活干,遇到别的牢友有什么被批斗的麻烦来了也总爱主动往自个身上揽以代人受过。杨小凯为之曾很有感触,并为之留下过思考文字。

    敝人也是从杨小凯彼时走过来的那一代人。同样也与他一样喜欢思索那些宏微大小各样事物的内在机理规律。想多了后,就愈发觉得因对我们这个人类主宰的世界,欲要得到不断的改善创新发展,一定的精神信仰怕是断断不可或缺的根本所在。俗话真是说得好哦,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险的。想想五六十年代的社会风气,官场那么清廉,人们那么纯善,社会那么正气,还真是夜不闭户道不拾遗之景了——记得六十年代暑假时常乘船去乡下,途径大街小巷,满街都是通夜睡在竹床门板上市民,但从未听说谁家遭到偷盗强奸的情况(并不是全盘肯定,如无休无止的阶级斗争就很不好)。那是什么造成?根子无非还是几十年革命遗留的那份可贵的超越狭私利益的为公性思想信仰啊。可是自从八九十年代开始回潮传统世俗功利的观念文化而离弃抛弃那个革命信仰后,我们小时候曾经听闻过的旧社会坑蒙拐骗赖黄赌毒黑腐就相继蜂拥而出来咯。问题是社会还有许多否革命举传统的拥趸哩!

    为什么许多人都那么拥趸这种世所罕见(仅见?!)的传统世俗功利文化呢。据我很有限的观察思考,这种拥趸分子可能还是更多的集中于大约70年代左右出生的知识分子中间,他们对更早的过去时代缺乏亲身经历,且又受到媒介关于那个时代愚昧混乱穷困等模式化叙说的影响,加之还有对过去旧社会的什么大师呀、良善呀、淳朴呀等情况的片面性渲染,于是就这样指马为鹿般的离异革命文化而膜拜起传统文化来了。更重要更根本的原因则可能是我们的哲学教育在认识认知论上的偏执影响。众所周知,过去过来我们总是强调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强调思想必然来自实际必须符合实际(其思维方式的本质实属源远流长的世俗文化范畴),以至于营造了一种跳不出现状时世(“识时务者为俊杰”)所限的短浅性思考方式。如著名大学教授也都发出奇文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种病》,此见何其短视哦。

    从集中的理论逻辑看,人类因为拥有独具的超强大脑,所以成了唯一的观念性动物——纵观人们不同的行为方式、族群特点以及文明类型的形成本源,无一不是和其源远流长的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内涵的不同思想意识相一致的。解放前夕,毛泽东与黄炎培那段有关中国几千年历史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循环停滞周期律的著名谈话至今仍然可作上述之注脚。黄归纳的周期律说穿了就是中国世俗文化或官本位文化难免腐败继而引起社会溃败的内在规律性,前些年它不正在我们四周活活的上演着么( 只是近些年才在强势领导者的铁腕反腐中得到遏制)。毛应对黄让中国跳出周期律的路径原则很好,靠民主(那是革命信仰是占社会思想主流的!)。可是,西方的民主如何在东方操作,实际上很难办到办好,这便留下了长期性的遗憾(彻底解决解答此题,需要找出民主的本质所在,结合中国思想文化的诸多特点来创新中国式的民主政治)。

    从本报道也可反观人家不同思想文化之下的社会运动诸特点。几千年流传的基督教信仰,几百年主流的基督教新教信仰,其内涵的超越性思想是有所不同的。比如我浏览过洋洋大几十万字的圣经,其代表古老(4000多年)犹太教的《旧约》部分,就比存世700多年的新教《新约》部分的思想内涵有所不同,前者讲报复讲暴力讲等级的地方有不少,后者则基本不讲这些了,尤其是其《马太福音》那章,更是充溢着讲平等讲和谐讲博爱的超越性思想意识。读完我就想,人家美国二百多年来为何发展走势那么持恒性的强劲,除了其大国的规模效应之外,更根本的应该还是其新教新约思想的影响罢。从本报道中所说联邦政府和谷歌员工们的“文化对立”言,能不能将之归类于文化与政治的某种程度上的分歧或对立更妥。文化是长期的趋势,政治是短期凸显,背后都是极其复杂的人类超强大脑的观念碰撞纠缠和磨合过程。美国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由此看去,预期以后,未尝不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