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强强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岁月静好 - 孙强强首页
基层组织结构完善是农村发展第一保证
2020-05-15
字号:

    温铁军先生曾就新中国历史做过梳理,说,伴随新中国建立、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国经济出现“八次危机”。这“八次危机”都被国家转嫁到农村,都被广大农村给吸收化解了。可以说,新中国农村不但是新中国“建国之本”,也是新中国依托之本。

    这思想说新够新的,说老也够老的。中国这个古老国家,几千年来一直是农业国家,国家的税收、兵员、衣食,主要靠农村农民供给。历代中国激烈的改朝换代,大都是农民起义军参与完成的。而让一个国家政权颠覆,只有最上层的核心统治阶级或者最底层的老百姓有这个能力,而农民是中坚力量。国家中间阶层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所以中间阶层向来不是国家主动改朝换代的的动力,只是被动的参与者。所以温铁军的农村农民是国家建国之本、依托之本说法,在中国政治生态里,并不新颖,但他能够把社会现象进行理论浓缩,则是新颖的。

    温铁军先生是中国不多的悲天悯人的“三农专家”,而中国又是一个城市化不高的国家,农村和城市的和谐发展与共存,才是中国良性发展的第一保证。所以如何让农村、农民参与进中国新时期的社会变革,直接关系中国未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温铁军的“八次危机”出来后,获得了全社会的共识,也赢得了国家政策的支持与实践。

    但就农业与工业的关系,就我的认识来说,很多人的认知有点儿错误。工业革命后农业与工业越来越分不出彼此。农业中的良种化肥水利物流农药等基础资料产品,都是工业化产品,已经和远古的农业天壤之别了。所以说,现代农业其实也是工业的分支产品,已经和传统农业不可同日而语了。

    现代农业虽然和现代工业镶嵌一起了,但新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农村和城市却没有镶嵌一起。应该说改革开放成功其实相当程度就是剥削农村的成功,是站在农村累累血骨的成功。改革开放前,城市面积并不大,城市的生产资料主要依赖农村供给。改革开放前的中央政策,为了让农村像城市一样可持续发展,农村是按照城市智能克隆布局的,城市的金融、物流、工业、卫生,农村也有一套,只是比较小,但却应有尽有。每个县、公社都有自己的工农业、每个大队、生产队都有农业副业人群。农业和工业在基层互相促进发展。

    改革开放后,中国牺牲农村,发展城市。于是当年乡镇农村“五小企业”熟练工人、技术人才源源不断的供给城市,农村的矿产资源,以及紧靠城市的乡村被城市几乎无偿的吞噬了。要知道,对于国家政权来说,最大的资源是土地,人、矿产不过是土地的附属物而已。所以说,改革开放的成功,是剥削牺牲农村发展的成功。

    2019年底的新冠疫情,2020年扩展到世界,形成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中国为了能够率先走危机中脱身,又开始从农村寻找答案。

    近日,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主办的浦山讲坛第16期开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做“土地之重——解析土地要素市场化改革”的主题讲座。

    黄奇帆认为,耕地是中国人的饭碗所在,18亿亩耕地红线必须守住。新《土地管理法》不仅不会减少耕地保护,反而会增加耕地面积。这一次土地改革的伟大意义不亚于80年代农村承包制改革,也不亚于90年代初的土地批租市场改革。这次土地要素和劳动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会在今后数十年产生几十万亿的红利。

    在世界经济危机的特殊时刻,在投资、消费、出口、就业艰难的时间点,把共和国的风险内部转嫁到农村,再正常不过了。但温铁军的转嫁与黄奇帆的转嫁还是有区别的。温铁军一直对于城市成熟、垄断资本与技术下乡,是拒绝的。说这会迅速形成历代王朝末期的土地兼并垄断后果,让农村农民生无着落,形成流民大军,如果城市不能完全接纳这些富余劳动力,或者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农民工大量失业,不能回归农村安身,极可能会动摇国家稳定根基。但悲天悯人的温铁军为国家和农村农民开出的土地流转、大块种植却是一个失败的政策。土地变相的被兼并垄断了。

    黄奇帆此时抛出的这个思想,算是非常规思想,也是温铁军拒绝实行的政策。毕竟特殊时期需要特殊政策。黄奇帆的政策就是城市资本下乡。

    不审时宽严皆误,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方法,不能说黄奇帆的方法是错误的。毕竟目前是西方国家和中国斗争的特殊时期。只有中国快速复工、复兴,让中国与西方国家形成巨大的国力代差,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欧国家力量般的悬殊,西方国家才会愿意做中国的差役与助手,东西方国家才可能和平权利交接,不用兵戎相见。

    这个社会的竞争靠的是团结,向来团结越紧,团体越大,越能碾压对手。乌合之众再多,在超级团结的团体眼里,都不是对手的。改革开放后的国策,恰恰是对城市政策倾斜,让他们向心力更强;对农村政策打压,改革开放前的五小企业在改革开放早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救助差点破产的“洋跃进”国策导致的政策失败后,却被国家政策肢解了,被城市资本兼并了。农村进一步破落凋敝,由于缺少国家政策支持和农村乡镇企业的进一步破产,早年建立的乡村基层组织更加不堪,农民各自为战,互不隶属,成为乌合之众。不得不去城市依附生存。

    这次的新冠疫情说明,盲目的城市化是不可取的,遇到天灾人祸,城市过于庞大,国家受难,灾殃太重。发展城市化,远不如城镇化更为健康。

    想城镇化良性发展,与城市化互补,需要重建城镇的基层组织机构,重建服务城镇的金融、工业、物流、卫生,在二元结构里,让农村发展,或者按照团体间合作,与城市进行互补的双向发展。这样就达到甚至超过温铁军先生期望的日本农业模式。

    农业农村农民是国家建国之本、立国之本,农业农村农民安,则国家安,农业农村农民兴,则国家兴。所以,国家对“三农问题”探索就是对国家长治久安的探索,任何有益于“三农问题”发展,都是值得试探投资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70年代生于安徽阜阳,农民,初中毕业,从90年代一直在广东打工,貌陋讷言慎行,知识贫乏无文凭,从一个工厂到一个工厂艰难为生。喜欢时政,纵笔直书,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活在虚拟魂梦里,也乐于享受这种生活。联系邮箱:ah6sdq@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