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飞天遁地 - 徐长江首页
评奥巴马的战略失误
2017-01-05
字号:
    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地时间2月11日正式请求国会授权对“伊斯兰国”(ISIS)极端组织使用武力,但承诺美军不会开展像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那样“持久”的地面作战行动。

    飞天认为奥巴马欲以三千地面部队与ISI作为期三年之久的战斗,这本身就是一种战略失误,尽管对奥黑来讲这种向国会申请授权的方式本身只是一种诣在把美国内指责其对外软弱的矛头指向国会,把球踢给国会让国会来为奥黑背黑锅的手段。然而作为一个身系国家的总统却用这种推卸责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们不能不说他是错上加错。

    飞天认为奥巴马最关键的战略错失在于他没能明确什么才是美国霸权的威胁,是俄罗斯?是中国?是欧洲国家?还是美国自己?于是在奥黑看来美国的对手也就是不确定的,其需要首先对付的目标也就飘摇不定,美国的战略重点也就在俄罗斯——中东——亚太间反复变化,不能确定对手不能确定战略方向就成了奥黑战略的关键之错。

    飞天认为美国霸权的真正威胁既不是欧洲,也不是俄罗斯,更不是中国,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首先要分析苏联解体问题,虽然苏联解体与美国对苏盟友的分化拉拢有着相当重要的关系,但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苏联自身。众所周知二战结束以后以美、苏为首成立了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阵营,双方彼此暗斗,形成了长期的冷战格局,在美国对苏联盟友进行分化拉拢的时候苏联也同样用尽各种方法想拉拢美国的盟主,然而最终以华约解散,部分成员国转投北约以及苏联解体而结束冷战,是共产主义不如资本主义有吸引力凝聚力吗?显然不是,飞天认为在多种原因中苏联的战略退缩经济自保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陷入美为苏精心设计的阿富汗泥潭后,苏联军事上的强势威信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加上战争消耗带来的经济困境,让苏联的整体战略陷入收缩局面,一个陷入困境并不断收缩的老大,谁还能指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呢!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对一个已无利可图的老大,又有谁还会以他马首是瞻呢!这等于注定了华约国家与那些联邦成关员的最终离去局面,而老布什政府在萨达姆入侵科威特问题上的愈来愈强硬与戈氏的软弱退却又形成了鲜明对比,是依靠强者还是留在弱者一边。选择结果不言而喻,这无疑加速了苏联的解体。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飞天才要说苏联的失败主要原因是在苏联自身,是苏联自己的退缩让盟友对其丧失的信心,从而产生离去的局面。我们甚至可以说是苏联的战略失策让苏联最终走上了失败之路。美国的强硬却只能算是苏联失败的摧化剂,假如没有老布什在那历史转折期举起"正义"的大旗带动一百多个国家对伊动武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会那么快到来吗?如果老布什当时也象奥巴马一样瞻前顾后不敢对伊动手那些国家会积极主动投到美国麾下吗?美国能借机开创美国的霸权时代吗?历史发展到今天,似乎相同的一幕又要重演,奥黑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对IsI问题上的无动于衷无所作为,对其原来想依附于强者从而获利的国家而言又将会怎样想呢!

    奥巴马的如意算盘是:出现一个潜在对手就遏制一个,于是其战略方向才会忽而俄罗斯,忽而欧洲,忽而中国,当对付俄罗斯时他极力拉拢利用欧洲与中国,当对付欧洲时他又拉拢利用俄罗斯与中国,而当对付中国时他又想拉拢利用俄欧及中国的周边国家,算盘打得虽好,但别人却未必都是傻子。奥巴马巧妙地利用了乌克兰问题,以俄罗斯欲以乌克兰为跳板涉足欧洲为威胁,来迫使欧洲国家与俄罗斯相互拼斗,这种一石二鸟之计既消耗了欧洲国家又扼制了俄罗斯,俄欧双方血拼的结果是双双消耗怠尽,美不费一兵一卒就同时消除了美国的两个大隐患。同时奥巴马还极力挑动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作对,希望把中国拉入与其马仔的不停缠斗中,进而实现以这些弃子消耗迟滞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说实在的奥巴马这种借力打力的方式的确很高明,然而他同时在不同的方向使用同一高明伎俩的方式,却并不高明,这样一来被利用者中只要有一个识破他的伎俩就会导致那些被利用的借力者重新分析局面甚至全部联合起来,一个原本高明的手段就这样被奥巴马用成了把隐形对手推到同一战线的拙劣伎俩。这不能不说是奥巴马的战略失策。

    2012.1.5日奥巴马在五角大楼与国防部长帕内塔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一道举行了记者会,公布了一份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军事战略报告。新战略暗示美国将缩减陆军规模,并减少在欧洲的军事存在,转而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以维护亚太的“安全与繁荣”。

    飞天认为正是奥黑这一战略重点的转移拉开了美国战略错失的大幕,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以及奥黑重塑美工业大国策略在其盟友看来正是奥黑总体战略的退缩。—个强者的退怯又怎能让人相信其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自己强出头呢!所以尽管美国高调进入亚太并大有要在亚太搞风搞雨之势,却并未能把东海南海点着火。中国的日益强大,又有谁会主动往枪口上撞呢!虽然美国一个劲在后面扇风点火,但一个处于战略收缩期的美国又有谁敢指望他会为自己而远渡太平洋来与中国大拼血斗呢?如果美只是想利用自已,想牺牲这些国家来达到牵制中国的目的,那这些弃子不是就太亏了吗?就连那个对美摇尾乞怜的安倍也不愿意为奥黑去撞中国的枪口,为了既不得罪美国又不作美弃子,安倍采用了移祸他人的做法欲将矛盾引南海,可南海又有谁愿意做弃子呢?无非是闹闹以便从美国获点小利罢了。

    一边是怎么也点不着火的汪洋大海,一边是一点就着且倍受全球观注的中东油库,而奥巴马却选择了在大海上点火放弃中东油库的策略,这不能不说是其战略失策,为什么说是奥巴马放弃中东呢!我们都知道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军出动了2 000辆;装甲车5 600辆;作战飞机1 740架,包括了美国F—117A隐形战斗机59架,B-52轰炸机40架;战舰247艘,航空母舰9艘(美国的“萨拉托加”号、“肯尼迪”号、“中途岛”号、“罗斯福”号、“突击者”号、“美国”号、法国的“克里孟梭”号、“福煦”号,总兵力俞40万。多国部队总人数为69万人;坦克3 700辆,而第二次对伊开战美军也出动了十二万军队,加上其盟军总兵力在21万左右。此次对ISI的军事行动美却只于以的有限空中打击,就算是在奥巴马对国会的动用地面部队的请求中也只打算以三千人来进行一场长达三年的地面战。作为美国总统的他以及他的智囊们不可能不知道前面的两位布什总统都曾只想用优势的空中力量在伊取胜,而最终都还是不得不动用了大量的地面部队,奥巴马对ISI的轻敲慢打只能是他想要放弃中东的表现。

    奥巴马一方面想从中东抽身把重点放在亚太,一方面却又放不下中东,无奈之下战略方向就不得不左右摇摆,于是奥黑一次又一次地向伊朗举起杀威捧,又一次次无奈地放下,美国的国际强人威信也就一次次地被奥黑晃动,尤其是叙利亚化武危机那次,当美国高调的武力制裁遭遇俄罗斯的武力反制后,奥巴马做出了一个顺坡下驴的退却·虽然那是一个看似体面的收场,但强人普京的形象却一下子强遍了全球,普京用一种强硬的方式重重的给了奥巴马一耳光,同时俄罗斯的强硬也撕开了美国强人的面具,这一幕颇有当年老布什的强硬与戈尔巴乔夫的退的翻版再现的感觉,世人在惊呼强人普京的同时。也不禁为奥巴马的软弱而叹惜。美国的盟友也不得不重新衡量与美国的关系,奥巴马及其执政党在美国的声誉也开始走下坡。

    奥黑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导致了IsI的猖獗,而奥黑对IsI不作为却让美国际威望大跌眼镜,美国这个强者已愈来愈不能依靠和相信了,那各国就应为自己另谋一条路,中国的逐渐强大让很多国家有了新的希望,此次亚投行建设连美国的老牌盟友英国都能动心,并不顾美国反对执意加入亚投行——当然我们不能排除他是别有用心,但至少在英国看来加入亚投行是对英有利的他才会执意加入,我们甚至可以把英国此举看作是英国在为自己的将来找另一条路,这一切与其说是中国的发展影响了美国盟友,不如说是奥巴马的战略收缩引起了其盟友感到对未来的担忧。甚至于可以说是奥巴马间接把他们推到了中国一边,试想如果奥巴马在中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先强后软,不是一次又一次的收缩布署,不是忽左忽右的改变战略方向,不是一次一次的玩弄利用自己的盟友,或者说在IsI问题上能象老布什一样迅速祭起"正义"大旗,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强力出击,以维持美国强人形象,其盟友为了能站在强者身边获利,还会生出左顾右盼之心吗?飞天甚至认为亚投行能取得超出预期的成郊。奥巴马应该是居功至伟的功臣,正是奥巴马的一系列忽左忽右的策略将其盟友推到中国怀抱,这份功劳还小吗!

    综上所述,飞天认为正是由于奥巴马在处理国际问题上的软弱与其忽左忽右的战略方向让美国的老大地位发生动摇,现在随着也门战乱中东己快乱成一锅粥了,奥巴马已错过了展示美国强硬的最佳时机,就算他现在想祭起牛刀来对付IsI那他行动起来也要比以前难得多,所付代价也会比此前多得多。(2015-4-20 22:59)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战略时政研究者,喜欢写一些与时政战略有关的文章,常发在战略网、人民网、中华网,所有观点文章绝对原创。希望能为中华复兴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邮箱:130148125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