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孟献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使之翼 - 徐孟献首页
范围论与休谟问题
2016-10-27
字号:
    什么是休谟问题

    休谟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归纳问题,一个是因果问题。

    波普尔最先将休谟问题称为“归纳问题”。 “在哲学史上,绝大多数哲学家把休谟问题界定为归纳推理的有效性问题。这个问题可以表述为:在归纳推理中,对于从已观察到的事实到未 观察到的事实的推断,我们有什么恰当的证据?这个问题还有其他的表述方式,如‘我们有什么理由从个别事例的观察中引出普遍性的结论?’ ‘从单称陈述到全称陈述的推论如何能得到证 明?’波普尔将归纳问题概括为关于‘归纳推理是否得到证明,或者在什么条件下得到证明的问题’,他最先将归纳问题称作‘休谟问题’。”⑴

    在近代认识史上,休谟问题是向人类提出的最大挑战。因为,休谟对归纳推理的合理性 的质疑,等于对整个经验科学的合理性的质疑,休谟的结论不仅否认了归纳推理的合理性,而且否 认了整个科学事业的合理性。休谟的论证和结论导致人们对自身理性失去信心,从而动摇了整个科学知识大厦的基础,使人们对科学认识的可能性普遍产生怀疑。因而,这个结论是令人难以 接受的。

    正因为此,一些哲学家极力维护归纳的合理性。罗素说,“归纳是一个独立的逻辑原理,是从经验或从其它逻辑原理都推论不出来的,没有这个原理,便不会有科学。”⑵金岳霖说,“ 归纳非常重要。它是拫据已往概括未来,拫据已经经验过的,概括尚未经验过的;拫据已经知道的,概括尚未知道的认识方法。归纳法说不通就是知识说不通,也就是科学说不通。”⑶这也 正是休谟问题引起无数哲学家关注的原因。

    虽然,一些哲学极力维护归纳推理的合理性,但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无法从理论上为归纳推理的合理性提供依据。本文试图用范围论的思维模式,解释休谟问题。

    范围论认为,在一定范围内,归纳推出的结论具有普遍必然性

    休谟对归纳的质疑可以表述为:我们有什么理由从个别事例的观察中引出普遍性的结论?

    范围论认为,从具体的个体事物的观察中是可以引出普遍性的结论。理由是,个体事物本身,蕴涵了这一类事物的共性,共性存在于具体的个体事物之中。

    我在《爱思想网》看到黄裕生的《从概念思维到本源思维》的文章,〔此文发表于《杭州师范大学学报》2008年第5期〕文章就专门讨论了个体事物与这一类事物之间的关系问题。

    那么归纳推理,从具体的个体事物的观察中引出普遍性结论的依据是什么呢?这是由于,具体的个体事物,是这类事物的一个分子。人们对这类事物共性的认识,并不是在认识了众多具 体的个体事物的特殊性之后,逐渐删除掉特殊性,最后找到共性的东西。黄裕生有一段十分精彩的论述:“实际上,我们并不是在比较了诸多具体事物之后才抽取出什么共性或共相。也就是 说,我们对事物之共性的认识,并不是建立在对具体事物的特殊性的认识之上或之后,好像我们是在认识了诸多具体事物(如诸多马匹)的特殊性之后,再进行比较,逐渐删除掉特殊性,最 后找到共性的东西。如果说我们是在认识了诸(杂)多具体事物的特殊性之后才能认识这类事物的共性,那么,这根本上意味着我不可能真正给出事物的共性。因为我们无法穷尽具体事物。 如果说为了给出马的共性必以认识诸多具体马的特殊性为基础,那么我们压根就不可能给出马的共性,理由就是:我们无法穷尽对所有具体的马的认识。如果把共性看作是从诸多特殊性中概 括、抽象出来的,那么,从有限的个体马的特殊性中,比如从十匹马的特殊性中,通过比较而抽象出来的共性,只是这被比较的十匹马的共性,而不可能是所有马的共性。”⑷黄裕生告诉人 们,共性存在于具体的个体事物之中,它与这一类事物的数量无关,只要有一个具体的个体事物,就能给出这一类事物的共性。这种共性,是从任何一个具体的个体事物中直接綜合构造出来 的,而不是象通常认为的那样,是从众多具体的个体事物中事后概括抽象出来的。也就是说个体事物本身,蕴涵了这一类事物的共性。

    当第一个人看见天鹅是白颜色的时,由于他观察到的是这类动物的一个具体的个体存在,因此,他说“天鹅是白颜色的”这一结论就蕴涵着这类动物的共性。当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以及其他的人看到天鹅是白颜色的时候,这已不是经验事实量的增加,而是进一步的证实。每一个人的结论,都是对“天鹅是白颜色的”这一结论的证实。因此,当有人一提起“天鹅”,人 们自然会说“天鹅是白颜色的”。从个别事例的观察中引出普遍性的结论,不是休谟说的“习惯”,而是具体的个体事物中蕴涵了这类事物的共性,一般存在于个别之中,特殊性中包含着必 然性。在一定的范围内,“天鹅是白颜色的”结论,便具有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仅仅只是就这一范围而言的。这就是说,在这一范围之外,可能还有其它颜色的天鹅存在着。

    在自然科学上,比如物理学中的假说的证实,仅仅凭一两个实验证实就可以了,它的成立并不需要穷尽所有的事例。其依据就是具体的个体事物中蕴涵着这一类事物的共性。

    因此我们说,在一定范围内,归纳推出的结论具有普遍必然性。

    范围论认为,演绎推出的结论的普遍必然性,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休谟之所以质疑归纳推理的合理性,是认为归纳推理不具有演绎推理的特性,他是拿演绎推理的标准要求归纳推理。他认为演绎推理推出的结论具有普遍必然性。

    演绎推理推出的结论,真得具有普遍必然性吗?

    范围论认为,演绎推出的结论的普遍必然性,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当休谟把目光锁定在关于事实的知识时,他深入探讨了因果关系的基础性问题,对因果关系的普遍必然性提出了质疑?

    “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热”,在这个例子中,休谟所要追问的问题是,这两种经验事实,对其中一个事实的说明夲身,并不能必然地得到对另一事实的说明。在这两个经验事实间 ,人们是如何将它们联系在一起,构成因果推理的呢?

    “按照休谟的标准,同样可以发问: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冷。这其中有什么矛盾吗?在这种同样可被称作‘因果’的联系中,有什么理由阻止我们做出这样的判断? 同样地‘太阳 明天将不升起’,这有什么不可能呢?你认为太阳明天将升起,只不过是根据以往太阳升起的经验,对未来事实做出的主观臆想,你会拿明天的太阳来反驳今天做出的‘太阳明天将不升起’ 这一判断。但是,这一反驳是无效的,‘明天’永远是我们无法实际经验到的,任何人在任何时刻都只能生活在今天,永远无法僭越到明天,永远不能用经验到的事实来推测尚未经验到的事 实。‘太阳明天将不升起’真正要表达的是:根据经验和理智做出的因果推理(表现为因果关系的知识)没有保证其必然性的依据。一个合理的疑问是:所有依靠经验式推理的因果关系为何 不能那样呢?”⑸

    就是说,休谟认为,根据经验和理智做出的因果推理保证其必然性的依据,应当符合因果推理的逻辑必然性,而不是客观事实。

    然而,休谟并不是要否定因果关系的普遍必然性,正如康德所说:“问题不在于因果概念是否正确、有用,以及对于整个自然知识来说是否必不可少(因为在这方面休谟从来没有怀疑过 ),而是在于这个概念是否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是否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是否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不为经验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这才是休谟所期待要解决的 问题。”⑹由此,我们可知,休谟要求的,根据经验和理智做出的因果推理保证其必然性的依据是: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 、不为经验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就是说是不受客观事实制约而为理性所随意思维的依据。

    这是休谟问题的关键!

    既然休谟这样认为,那么一定是存在着,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不为经验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的推理,根据休谟的 标准,这就是演绎推理。休谟认为演绎推理推出结论具有普遍必然性。

    “在休谟看来,人类认识的对象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观念之间的关系’,一类是‘事实’。与此相应,人类所有的知识 也分为两类:一类是具有直观性和逻辑必然性的知识,包括直 观、数学和逻辑演绎的知识,这是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另一类是需要经验才能做出判断的知识,它以经验式推理为特征,包括关于实际的存在和性质方面的知识,这是关于事实的知识。” 关于事实的知识,具有归纳的性质,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属于逻辑必然性的知识,具有演绎推理的性质。休谟认为,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有与生俱来的必然性。

    范围论则认为,演绎推出的结论的普遍必然性是不存的。

    我们以休谟认为的具有“必然性”的数学为例,看看数学是否具备“必然性”?

    休谟说,“‘直角三角形斜边的平方等于其余两边的平方和’这个命题,便是表达这些图形之间的一种关系。又如‘三乘五等于三十除二’这个命题,便是表达这些数目之间的一种关系 。这类命题,只凭思想的作用就能发现出来,而不以存在于宇宙中某处的任何事物为依据。纵然在自然中并没有圆形或三角形,欧几里德所证明的真理仍然保持着它的可靠性和自明性。”⑺ 这是不错的,但这有个前提,这只能在欧几里德理论框架下,只能在平面几何这个范围内如此。比如,“三角形的內角和等于180度”,可以说是欧几里德所证明的真理吧,“不以存在于宇宙 中某处的任何事物为依据”,“只凭思想的作用就能发现出来”具有普遍的必然性,然而,罗巴切夫斯基却认为三角形的内角和小于180度﹐而黎曼又认为三角形的內角和大于180度。

    欧几里德、罗巴切夫斯基和黎曼他们谁对谁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做实验。如果欧几里德﹐在一个平面内﹐证明三角形的内角和,就可得出“三角形的內角和等于180度”的结论;同样﹐ 如果黎曼﹐在一个球体的表面即凸面上,证明三角形的内角和,就可得出“三角形的內角和大于180度”的结论;同样,如果罗巴切夫斯基﹐在一个球体的凹面上﹐证明三角形的内角和,就可 得出“三角形的内角和小于180度”的结论。也就说,三个人的结论都是对的。

    既然如此,“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 这一命题,就只能是就某一范围的三角形而言的,而不是所有,因而不具备普遍必然性。

    一群羊加一群羊,等于几群羊?

    桌面有四个角,砍掉一个角,还有几个角?

    ……诸如此类现象,都表明作为“关于观念关系”的数学的普遍必然性是不存在的,它的“必然性”,仅仅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其它观念关系的知识也是如此,它们的有用性真理 性也就是普遍必然性,都仅仅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因此,数学以及其它的观念关系的知识,与生俱来的必然性是不存在。演绎推出的结论,它的普遍必然仅仅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无论是关于事实的知识,还是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无论是縯绎推理还是归纳推理,推出的结论,其普遍必然性仅仅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

    休谟之所以认为,根据经验和理智做出的因果推理(表现为因果关系的知识)没有保证其必然性的依据,是以因果推理的逻辑性为标准的。

    ““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热”,在这一类例子中,休谟所要追问的问题是,这两种经验事实,对其中一个事实的说明夲身,并不能必然地得到对另一事实的说明。在他看来,上面 的例子也可以这样说,“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冷”,因为在他看来,它的逻辑自恰性丝毫不比,“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热”弱,因而这在理智看来同样是完全可 以接受的。他的 衡量标准就是,只要符合因果推理的逻辑自洽性就行,不管它是否与客观事实相吻合。他要求的,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 不为经验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只存在于随意思维的观念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中你可以说,“因为太阳照射,所以石头变冷”,“过去每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升起,所以明天早上 太阳不会从 东方升起”。“过去手指靠近火总被灼痛,因此下一次手指靠近火不会被灼痛”,可以这样不顾客观事实地、不受客观事实制约地胡说八道,因为它们同样符合因果推理,与之不矛盾而具有 逻辑自恰性!

    休谟的所谓的“是否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是否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是否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不为经验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的知识以及推理,是根本不存在 的!

    判断正确与错误的标准是客观事实本身固有的性质特征以及规律性,而不是观念的东西。无论是关于事实的知识,还是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无论是縯绎推理,还是归纳推理,这一切的 一切都来直经验世界,都毫无例外地受客观事实的制约,都只有在符合客观事实的情况下才是对的!

    休谟问题的实质是要追求终极真理

    无论是反对归纳的哲学家,还是支持归纳的哲学家,他们都在追求终极真理的东西,虽然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这样说。

    比如波普尔就是一个极力反对归纳的哲学家。波普尔说,“从逻辑观点看,我们从单称陈述〔无论它们有多少〕中推论出全称陈述来,显然是不能得到证明的,因为用这种方法得出的结 论,结果可能是假的。不管我们已经看到多少白天鹅,也不能证明这样的结论,即:所有天鹅都是白的。”⑻在这里,我们看到,波普尔把休谟的归纳问题说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求归纳推出 的结论,能够穷尽所有的经验事实,具有终极意义的普遍必然性。这正是传统思维模式的反映。

    这种思维模式,只看到关于观念知识关于演绎推理推出的结论的真理性,而看不到它们的普遍必然性仅仅只是就一定的范围而言的;这种思维模式,只看到关于事实的知识关于归纳推理 推出的结论是或然性的,只在一定的范围内是合理的,不具备普遍必然性的特征,而不知道,表现在归纳推理身上的特征,恰恰正是一切知识一切推理推出的结论一切观念的东西所具有特征 。

    一切知识一切推理推出的结论一切观念的东西,都仅仅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是正确的,之所以如此,是由于人类的观察具有范围性的缘故。

    我们看下面的命题:

    ①“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

    ②“天鹅是白色的。”

    上面两个命题,我们可以把它视为定义。定义的表述形式为:“什么是什么”, “是” 称为中项,“是” 前面称为被定义项,“是” 后面称为定义项。从范围论的视角看,被定义项 指示了人们观察的范围,而且这个范围必须指示清楚才行。定义项指示了人们观察后得出的结论。在例①中,从表面看,前提与结论之间是必然性的关系,无论是锐角三角形,还是钝角三角 形,还是直角三角形,其內角和都等于180度。但这只是就平面而言的,在球体上,三角形的内角和则大于或小于180度。因此,例②实质上指得是,“有的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 而不 是所有。在例①中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人们观察的范围是“有的天鹅”, 而不是“所有的天鹅”。

    从上面的两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从大的方面看,例①的观察范围是三角形,而不是四边形或其它形状的东西;例②的观察范围是天鹅,而不是其它的动物。从小的方面看,例①观 察的是有的三角形,而不是所有的三角形;例②观察的是有的天鹅,而不是这一类动物的全体。就是说,无论是关于事实的知识,还是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所观察都只是某一范围的东西。 观察的范围性,也就决定了这些知识也必然具有范围性的特征。

    从另一方面讲,如杲真的存在具有终极意义上的普遍必然性的知识。那么表现在我们观察上,我们的眼睛在某一观察点,便可以看到上下前后左右方方面面的东西,如若观察硬币,在观 察正面的同时,也非常清晰地看到它的反面……如此等等,如果不能,如果我们的眼睛没有这样的功能,那么,眼睛每每观察到的就只能是某一范围的东西。那么在观察认识世界的过程中, 所获得关于观念关系的知识关于事实的知识,也就只能是某一范围的东西。

    由此可见,由于休谟问题是要追求终极真理的东西,因此,一切解决休谟问题的努力都只是徒劳。休谟问题自提出至今约有两百年之久,为解决休谟问题,无数哲学家殚精竭虑毕其一生 ,但至今还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就是很好的证明。而我想坦白地告诉大家,这不是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是将来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休谟问题根本就是一个假问题。

    艾耶尔认为,休谟问题,“正如一般所想像的,似乎没有可能的方法去解决归纳问题。并且这意味着它是一个虚构的问题,因为一切问题至少在理论上是可以解决的。”⑼我以为艾耶尔 说的没错,休谟问题实质上就是一个假问题,许多哲学之所以把当作一个问题研究,是要追求终极真理的东西,这恰恰正是传统思维模式的缺陷。

    参考文献:

    ⑴⑼王纲《休谟问题研究评述》[J]自然辩证法研究   第24卷第3期   2008年3月

    ⑵陈晓平《关于休谟问题的“解决”》

    ⑶郭芸《论金岳霖对休谟归纳问题的解答》武汉科技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⑷黄裕生:《从概念思维到本源思维》  [J]《杭州师范大学学报》2008年第5期

    ⑸⑹⑺鲍 金    《休谟问题及休谟的解决》[J]  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5年

    ⑻王纲《休谟问题研究评述》[J]自然辩证法研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纪宝智老师,你好!
    首先感谢你指出《范围论与休谟问题》一文中的错误,在此向读者致谦!
    其次,《范围论》之所以不提“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是因为,这样的提法很容易使人们认为存在着涵盖一切的理论。《范围论》就是告诉人们,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是不存在。任何理论都仅仅只是在一定范围内才是正确!
    2016/10/27 15:58: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使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因此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被官方定位于党的指导思想,甚至被认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凡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就是对的,反之,就是错误的。我认为这是不科学的,起码说是不够严谨的。它体现了一种思维模式,这一思维模式,遮蔽了人们的双眼,僵化了人们的思想,捆住了人们手脚,成为体制改革的最大阻力。因此,我们必须改变这一思维模式,才能对反腐越反腐的社会根源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因此,我试图对马克思主义给以客观的公正的定位,其理论依据就是范围论。我试图用范围论的思维模式,对马克思主义予以新的解释。然而这只是我的愿望,本人学疏才浅,错误不足再所难免,欢迎探讨,欢迎批评指正,更欢迎赐教!个人邮箱:65427099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