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仕联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壶公评论 - 赵仕联首页
关于善、恶的理解与知识、价值的分离
2016-12-28
字号:
    ——与左黎女士探讨

    壶公评论2010-07-15 16:06

    左黎女士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博友,她经常能够提出一些发人深思的话题,于是《学习与思考》圈子的圈友们也经常参与了讨论,例如07月13日左黎发表的《“伪善”与“伪恶”》 。

    这里的讨论是化雨先生的讨论之续,是关于左黎女士的两个问题。

    其一、左黎女士认为:“人性善/恶作为逻辑起点的社会架构设计……其价值和意义可谓善莫大焉!”

    化雨先生问到:“善”是什么?

    所谓善,如果以现代语言名之或可谓以“正义”――当德成为虚设,义也如此错乱,善又在何方?于是只好寻觅“正义”了――以去“义”之伪。

    令人伤感的是,在30年代美国大混乱后的,痴情于《正义论》的美国教授约翰-罗尔斯却又放弃了对“正义”的追求,你听他说:正义体现为否定剥夺个人自由、歧视他人、以多数为名迫害少数、或者坐视个人之间的命运差距等等不公平的社会现象。

    罗尔斯面对“自由民主”的美国的现实,看到太多的关于“正义”的恶作剧,如同我们看到了太多的伪善,因此罗尔斯认为,公平是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

    认同罗尔斯,概念产生于现实的考察之后,现代世界是一个事实世界,知识关心的是客观事实,价值世界只能归纳为个人信仰――无论“善”、“德”、“自由”、“民主”还是“正义”等等,都只是属于个人信仰范畴的价值观。如果希望有一个合理合度的价值观,只能直面现实。

    如果一定要执着于善恶,只能说“善与恶”不可分,共同构成“事实世界”或“客观事实”。也就是说,客观事实并不接受“善”或“恶”的单一方面的规定,在我们的面前“善”与“恶”是共同存在的,并且交互作用。如果说善、恶有别,那只是我们知识上的区别,知识是一个广大的系统:

    例如我们不以私设立场看待“民主”,绝对不会把反毛、反共、反华作为“民主”来看待;我们所认识的民主是以“公平”为约束的“自由”,以这一个“自由”为内涵的“民主”。

    例如我们以阴阳学说讨论善恶,《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就说所有的存在都必然导向一个规定的“至善”,而这个导向是通过阴阳――对社会学来说是由善恶的互为来实现的。

    例如,我们只是把宗教看成是一类与否定俱来的规定,基督教神学是一种目的论宇宙观,它认为:上帝创造世界,它使每一种存在都有其功能,万物相互配合,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存在,世界一片和谐。

    进一步以阴阳说解释善恶的命题: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成之者性……”如果只是执着于善与恶的研讨,永远也说不明白的――事实上还没有看到谁能说明白了――这是在以善恶为人性主题的儒学的一个论坛上产生的感觉,关于这一个命题,讨论得激烈,参与者有许多哲学系的硕士、博士。

    后来觉得,如果进入到上一步“道”的规定性“阴阳”学说,善恶不就是阴阳的一个表达吗?没有阴阳就没有“道”――那一路只有一个“路边”吗?一张纸有阴阳面,无论什么科技,能够把阴阳面分开了吗?即使把纸剖成两边,每一边不是还有阴阳面?

    同样的,没有善、恶就没有社会,人类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只善不恶,或者是只恶不善的社会。

    归纳之,这一个命题是一个客观存在――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

    善恶固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但是任何社会都会有基本的导向――局部的、全局的,现在的、未来的。例如关于强国与民生以及两者的转化,实质上也就是义与利的关系及其转化,这些命题都是关于社会导向的讨论。所以不是善/恶不分,而是善/恶共同,因时因事因势而异。

    区别于具体阶段的社会意识,本质性的社会导向也是一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例如我们的基本论点“人类寻求自身的解放”。

    关于“人类寻求自身的解放”,黑格尔有一段讨论:

    “精神生活在其素朴的本能阶段,表现为无邪的天真和淳朴的信赖。但精神的本质在于扬弃这种自然素朴的状态,因为精神生活之所以异于自然生活,即在其不停留在它的自在存在的阶段,而力求达到自为存在。但这种分裂境地,同样也须加以扬弃,而精神总是要通过自力以返回它原来的统一,而导致返回这种统一的根本动力,即在于思维本身。”(小逻辑学)

    这一段话精彩极了,因此常常被人们提起,因为它真实地描述了人类寻求自身的解放过程中的困惑和求索。

    关于“在于思维本身”,实际上也是关于“知识与价值的分离”的问题。

    其二、左黎女士问到:“知识与价值的分离,那么,人性的善恶、终极价值、生命的意义之类,都只是‘个人信仰领域’的东西?”

    这是一个摆脱善恶的命题。韦伯说明:

    “我们这个时代,因为它所独有的理性化和理智化,最主要的是因为世界已被除魅,它的命运便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已从公共生活中消声匿迹,它们或者遁入神秘生活的超验领域,或者走进了个人之间直接的私人交往的友爱之中。”(韦伯:《学术与政治》)

    善恶就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之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论善恶,而是我们看待善恶的新方法以及赋于善恶以新的内涵,正如韦伯所言,是除魅之后新的文化体系的建设。

    所谓新的方法,指的是知识的独立性。所谓知识独立于价值,也就是“我思故我在”,也就是“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这在西方的启蒙时代是一个核心性的观念。对于“善恶、终极价值、生命的意义之类”都只能是“个人信仰领域”的东西,这也是对于知识独立的承认。

    “知识与价值的分离”见于“文起八代之衰”的唐人韩愈主张的道统说;50年代,陈寅恪因为拒绝马克思主义干预而不入社会科学院,也就是对“知识与价值的分离”的坚持;现代资深学者资中筠则重提“重建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担当”。从科学上说――关于诺贝尔奖,“知识与价值的分离”也是解决钱学森之问的唯一的办法,因为只有它才能为知识分子打开最广大的视野,解除约束于科技人员身上的所有的绳索。

    关于“除魅”,西方启蒙时代,人们企图挣脱僧侣、贵族对神喻的控制,韦伯称之为“除魅”。“除魅”即是知识主义也是文艺复兴,实际上是知识的独立以及对价值的再承认,也就是说去除复盖于人性上的一些遮蔽后的再认识。

    陈寅恪对于陈端生的《再生縁》和柳如是的揭示,是对于中国人性的揭示,也是韦伯的“除魅”。 陈寅恪对于人性的揭示,是中国文化除魅的第一步,不除这个“魅”,中国社会的进一步解放将陷入致命的混乱――这就是回到王国维,回到陈寅恪,回归中国文化的意义。它基于下面的问题:

    如何“除魅”?

    并非革命主义。例如“五四”之后,如巴金等启蒙者向中国的家族-家庭观发起猛烈的冲击(如《家》、《春》、《秋》),但是从现在看巴金们的努力并没有意义――现代中国人谁能够否定家庭吗?后门、关系学都是家族意识的证明,海外华人企业、大陆的民企,都将长期具有家族性的特色。

    如何继陈寅恪之后“除魅”?

    是一个文化回归的问题,在中国,即是去除满清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复盖,也是避免明代思维的庸俗化。在这一个过程中知识与价值需要二度分离,但是,更重要的是知识与价值必须完全分离,无论是共同还是背离,“知识”永远处于独立和客观的位置,对现实有一个独立、客观的理解和剖析。

    关于知识的独立性,斯宾诺沙在他的《伦理学》中这样说到:

    “贤达者,只要他被认为是贤达者,其灵魂绝少扰动,他按照某种永恒的必然性认识自身,认识神,认识物,决不停止存在,而永远保持灵魂的真正的恬淡自足”。

    关于这一个命题,庄子和荀子也有许多生动的讨论。

    我们正在摆脱古希腊文化、或中国《易》文化的古典宇宙观。这两种文化都认为,每一物体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目的,宇宙因此而充满意义,这里第一个轴心时代的观念。现代性的成就之一即知识独立,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知识与价值的分离的时代。

    壶公评论写10-07 于麒麟山麓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哈..,小段还有这等辩才,真是服了。
    确是对方先开骂,辩无实质,还反说人家无半点文墨。
    2017/1/7 9:47:03
  • 60楼:
        1)【博联社】在当时是中国第一个实名制的博客,而且要求参与者的文凭大多在本科以上,所以这个命题的讨论是一个高质量的讨论。
        2)种种评论却证明这里参与者的水平很低,例如bbfactor,无知对了狂妄,什么“马克思主义的劳动观”、”太极阴阳观“,一说出来就知道此人胸中无半点文墨,可能连初中都没有毕业。
        3)本人来此一游,认为:中国三十多年的教育是失败的,更何妨那些连教育都不沾边的人,你让他们说什么?
    -------------------------
        1)像你这种烂水平的帖子,还在那个什么【博联社】进行讨论,可见你们那帮人的水平了。
        你的帖子,在这里的现实反映则是,没有人看。要不是你努力邀请我,我也想借此揭穿你的画皮摘掉你的高帽,请我喝酒我都不看。
        2)事实明摆着,在辩论中一触即溃,一打就碎,高帽一摘就掉,可有人除了骂人,连半句正式的回复都拿不出来,还自命不凡,还忙活着给自己戴高帽,这种掩盖自己尴尬的手法还真是练出来了,挺娴熟的。
        3)看这样子,似乎您要溜之大吉了,在此特别恭送一下。
        您走好..........不远送了。
        在对别人说起时,您可以按您所编的说,就不必告诉他们真相,就不必让他们知道您是被从这里赶出去的了,更不能说您刚来这边几天就因为被人辩得张口结舌,语无伦次,还因骂人被关进了局子。
    2017/1/7 9:16:23
  • 将军拔剑南天起多次对其他评论员使用侮辱性语言,被关闭评论功能。
    2017/1/6 23:19:35
  • 想起来了,你这网名得改改了,不能自称“壹公”了,按照实事求是原则,应该叫“壹母”才合乎您身份。
    2017/1/6 21:39:02
  • 真要跟你辩论吧,你又没水平,不值一驳。要是跟你闹一闹吧,你又不会闹。实在是乏味的很呢。
        除了污言秽语粗口谩骂这一特长,你哪个方面都提不起来。走了,不奉陪了。
    2017/1/6 21:33:03
  • 我们参与了壶公评论主持的这一次【关于善、恶的理解与知识、价值的分离】的讨论,想不到的是这样的讨论文章引起几个网刊的注意,并且有数篇转帖与收集,文章发表数年我们其实已经把它忘记了,想不到在网络上又看到了它,刚好壶公先生来到草根网,就把它推介给大家。
    但是,在草根网却落寞了,于是我们找了个小流氓,还真的是想让他过来顶楼。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小流氓居然表演得这么完美,不仅仅完美地顶楼,而且充分地表现了人性恶的一面,甚至在其高唱马克思主义和阴阳学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这两个高尚的理论也能够有一类这样恶心的解释,准确地证明了知识与价值的分离,也就是说无论是知识,还是我们认同的价值观,都需要把握,否则可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偏差。
    2017/1/6 21:26:11
  • 读者读此章或者因为在回复文字中看到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小流氓,但是这是一个准确的注释:善恶如是。
    2017/1/6 21:06:35
  • 呵呵,这个 流氓够水平,难怪能够打败这个,打败那个。
    第三章 续优胜记略
      然而阿Q虽然常优胜,却直待蒙赵太爷打他嘴巴之后,这才出了名。
      他付过地保二百文酒钱,愤愤的躺下了,后来想:“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于是忽而想到赵太爷的威风,而现在是他的儿子了,便自己也渐渐的得意起来,爬起身,唱着《小孤孀上坟》到酒店去。
    2017/1/6 21:01:03
  • 将军拔剑南天起:  
        你这水平可真是一碰就碎,你的高帽用手稍一划拉就飞了。我只是用马克思主义应付了你一下,你就接不住招了,还没有正式用中国的阴阳呢。只这么简单的一个招式,就逼得你流氓相毕露,真够肤浅的。
        嗨…………你这水平,可真不禁折腾,亏你还在这篇文章中大谈阴阳呢。
    2017/1/6 20:42:19
  • 快讯:日本召回驻韩大使 抗议韩国新增慰安妇铜像
    2017/1/6 20:29:01
  • 你认个错不就完了吗?何必耍流氓呢?并且是输给中国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这又不丢人,您说是吧?
    2017/1/6 20:23:14
  • 马克思什么时候说过他的学说最实质的东西是劳动。茅于轼就考证,是商品交易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茅于轼,你知道吗?
    ------------------
        熟悉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人,对劳动问题一点就懂,可对你这种榆木疙瘩,三斧子也别想能劈开。你再学习几年,然后我再点化你一下。
        茅于轼,谁不知道他是个西方文化的小爬虫?在全国,他没少遭老百姓骂,也就是你们这种“小公鸡”还拿他当回事。
        知道个茅于轼,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是不?可真够可怜的。
    2017/1/6 19:49: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是一个国企工程技术人员,现在已经退休。因为长期生活于产业工人群体中,又长期致力于历史与国学探讨,基于此立场与视野发表思想理论。个人邮箱:313254115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