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精准扶贫与“社会(国家)资本生产”
2019-04-08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五稿之三十六

    改革开放40年来,最伟大的成就中,那些巨型工程、经济指标,固然让人骄傲,但真正让人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政府肃然起敬的是消灭贫困。短短几十年时间,让数亿农民摆脱贫困、走上富裕发展之路,而且是一村一策、一家一策,实现精准扶贫。数百万干部下乡,大打攻坚战,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壮举。政府只要有这样的精神和治理机制,没有什么经济困局不能摆脱。

    从消灭贫困、一同小康的努力中,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真正在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操心,为人民的幸福和发展在努力工作。贫困的原因有很多,党和政府硬是一村一户地了解清楚,制定方案,组织资源,组织实施,在世界经济下行、中国经济下行中,按时完成既定目标,这是一种生产力、生产方式和和生产关系的体现,是生产要素的组织配置、精准投资的结果。重要的不是完成了脱贫,而是总结如何发扬光大这种生产方式继续改变中国。

    对一些困难户来说,国家盖好房、建好大棚、买好种子、种苗、种畜、种禽,手把手地教、一户一户地扶,不脱贫不罢休、不致富不罢休,如果说这是滴灌,也太低估了国家的投入了。

    对具体困难户、对脱贫地区来说,既要开山修路、遇水搭桥、通电通网,又要建设生产设施。这就可以说是定点定位定策的“大水漫灌”,一次到位。数十万亿元资金投了下去,没有人担心会引起通胀,事实上也不会引起通胀,而是扩大了市场需求、营造出了新的生产力。这说明重要的不是灌了四万亿还是数十万亿,而是如何灌、灌到哪里,灌出个什么,关键是灌的目的是什么,是否达到目的。

    有人要说了,政府是行政机构,怎么能直接参与生产力要素的组织、配置、投资?不是说好市场经济吗?为什么不依靠市场力量消灭贫困?政府这样做不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做市场应该做的事吗?谁要是这样说,一定是坏了良心或者别有用心,想必很少人会这样说、这样想。因为大家知道,市场经济从来不会把消灭贫困作为努力的目标。

    那政府直接深度介入经济建设,这又是什么道理?西方经济学是这样指导的吗?他们是怎么说的?中国政府的作为符合“经济学原理”吗?符合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吗?朴实地说,这样做的根据只有一条,“不忘初心、为人民服务”。西方经济学中,从来没有这一条。其实道理不仅仅是“不忘初心”这么简单,仅仅这样理解,就难以持续,更难发扬光大。

    那么,在马克思经济学中是否可以找到根据?蔡定创先生的《信用价值论》就有论述,这就是“社会(国家)资本生产”。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本来就包括政府对资源的有效配置,我们需要对统制经济体制进行改革,前提是,要了解,无论如何改革,政府都是“社会(国家)资本生产”的组织者,政府还拥有直接组织生产活动的责任和权力,这集中体现在“社会(国家)资本生产”能力的强化方面,可惜,受“西经”意识形态的影响,现在我们的概念中,对这一点了解得太少了。

    简单地说,“社会(国家)资本生产”,就是政府运用财政预算开展的信用价值生产。消灭贫困是国家财政安排的支出项目,当然由政府组织、配置、完成投资,对结果问责。就是说,为了实现国家既定经济目标,政府有责任、有权力,以行政干预的形式,直接组织要素推动生产发展。说明,政府的这个责任和权力,是为了面对市场失灵,解决经济问题时必须具备的。

    消灭贫困时,政府有这样的责任和权力,逆转经济下行时,政府也必须有相应的责任和作为,当然也要有相应的手段与权力。为人民服务是一个普遍适用的原则和出发点,这个原则和出发点,就会造就出不同于西方经济学的新的经济学原理。

    消灭贫困,不论是漫灌还是滴灌,反正是要灌,要注入资本,否则无法达到效果。但是这个“灌”不是简单地发钱,而是强力而有效地实施行政干预,直接组织各种生产力资源,直接改变目标对象的生存、生产状况。

    逆转经济下行趋势,不管是漫灌还是滴灌,也还是要灌,要注入资本、注入货币,否则也无济于事。但是这个“灌”也不是简单地发钱、减税,也需要通过强力而有效地实施行政干预,但方式方法不同。对待农民需要手把手地教,对待企业,企业知道怎么做,主要是建立良好的“聚集经济”市场秩序、宽松的营商环境。经济越困难,越要改善“聚集+”营商环境。

    经济下行中搞紧缩,一阵风、无厘头地搞一刀切式的“去杠杆”,必然让中小企业很受伤。这就是当前基层经济不景气的主要原因之一。最大的伤害,就是为数不少的基层政府部门,根据中央的“去杠杆”要求,乱作为,一切为了完成任务,保乌纱帽,管你企业死活。

    他们没有树立为经济发展服务的观念,在这里,没有了“为人民服务”,只有“为乌纱帽服务”,不是对经济结果负责,而是对上级要求负责。于是,搞乱了市场秩序,让企业无所适从,失去了积极发展经济的热情。

    同样是中国政府的干部,在“去贫困”时,对待扶贫对象,以及在“去杠杆”中对待中小企业,为什么是两种态度、两种效果?也是否说明,关键是政策方向是否正确,不能一概怪罪基层干部的工作效果。

    用扶贫的精神和工作方式来扶持中小微双创企业,更需要建立起干部与企业家之间的“亲清”关系。年轻人创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失败是大概率的结果,政府理应为这些年轻人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但这个营商环境不是一般的“资本生产”营商环境,而是由政府提供一种高于“资本生产”生产方式的,更高维度的“聚集经济”带动环境,让“双创企业”成为“聚集+”生产方式中的一个环节。政府要成为“聚集+”生产环境的主要提供者。

    青年创业者代表着国家的未来,需要高度重视和扶持,但他们并不是民间资本、民营企业的主体。扶持青年创业者即使失败了,浪费了投资,但也让他们积累了经验,也算是培养人的投资,从长期来看,也是值得的。对整体经济运行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代表民间资本的主体的民营企业家,他们是成熟的“私有资本生产”经营者,他们已经经历过多次失败与挫折,他们主要靠信贷扩大和维持生产,因为他们很难获得直接投资。尤其是,民营企业的信贷融资,已经与国家通过信贷窗口增发人民币,形成了成熟的结构性关系,正在顶起中国经济的半边天。不注意这个特点的盲目行动,必然后果严重。

    在去年的“去杠杆”过程中,民营企业成为了“去杠杆”的主体对象,丝毫不考虑作为通过信贷支撑起来的生产型民营企业,以及与国家建立起来的整体性经济结构,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挤血”,这会让顶起“半边天”的民营经济整体休克。这绝不是什么“破坏性创新”,这是“败民营企业的家底”。

    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最重要的措施是让民族资本、民族企业整体强壮,增强抗风险能力。而不是什么“好看的”杠杆指标数据。杠杆数据好看了,风险就小了吗?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整体休克不是最大的风险吗?扩大开放以后,他们不就会成为被外资践踏、收购的目标吗?那就是开放的意义吗?难道,这是在配合外资消灭中国民营经济吗?这才是最大的风险。

    在全国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候,却出了自废武功的状况,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十分痛心。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研究一下“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是怎样一种概念,社会主义的政府究竟应当做什么,怎样抵制“西经”意识形态的误导。建立起社会主义的新宏观经济学理论和政策体系。要像下乡消灭贫困一样,对民营企业,不仅有鼓励,更要全力以赴地扶持。让他们健康成长,更上层楼。

    让中国经济更上层楼,首先是中国政府的理论政策体系更上层楼。只有在《信用价值论》的理论框架中,才能理解“社会(国家)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私有资本生产的性质和相互关系。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不可再次懈怠错过机会。全力以赴由政府主导,在中国发展“聚集经济”,让所有企业都成为“聚集+”企业。

    中国需要服务型政府,需要政府为经济发展服务,为壮大民族经济服务,为他们排忧解困,引领民族经济转型升级。前提是,政府的理论、政策首先完成转型升级,不要相信“西经”意识形态的误导,不要追求“黑板经济学”中的曲线、数据,只把它们当做参考。要实实在在、实心实意地扶持民族企业发展壮大起来。在他们有了困难时政府比他们还着急,当中国的民族企业都感激中国政府的支持引导的时候,中国经济就有希望了。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