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中国“资本经济”未来的扩张方式
2019-04-02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五稿之三十

    当我们初步了解、理解了“资本经济”,我们怎样运用“资本经济”加快中国经济的发展?

    我们看到,中国在建国初期、改革开放初期、将房地产业列为国家支柱产业之后的三个阶段中,分别以照搬、尝试、制度化推进,三种方式不自觉地发展了“资本经济”,获得了超乎预期的“资本经济”经济实力和社会应用效果的扩张。

    我们看到,美国十分重视对股市的市值管理,这是美国最重要、最明显的“资本经济”操作手法的体现。因为股市对基础货币发行量有重要影响,股市市值上升则基础货币发行量增加,流动性增加,经济活跃。相反,股市市值下降则基础货币及“派生货币”发行量减少,引发通缩。股市暴跌,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以致全面的经济危机。

    “资本经济”基础资源在中国的扩张,其体现,是蕴藏在房地产业中数百万亿元“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这些财富资源不是“资本经济”的产物,但却是“资本经济”赖以扩张的依据。

    我们看到,是中国“资本经济”基础资源以“土地财政”为主要形式的超前发展,拉动了中国“实物经济”的发展,“资本经济”基础资源的增长速度超过“实物经济”的增长速度,才能实现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旦“资本经济”基础资源增长受到抑制,“实物经济”增长,就会受到抑制。

    因此,务必高度重视中国现阶段“资本经济”基础资源的增长方式,保护这个货币(资本)生成机制。同时警惕美国割中国韭菜的步步紧逼。

    未来,如果不能将这些用巨额债务累积出来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迅速转换为“实物产品”、降低负债率,这些“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在“信用周期”操弄的金融风暴中,就会成为“割韭菜”的对象,成为“待宰的羔羊”,这是国际金融集团操弄“资本经济”的常用手法。

    中国积累起来数百万亿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最终,是成为“待宰的羔羊”,还是成为中国“资本经济”扩张的资源,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和运用好这些“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不要让它们成为“经济泡沫”,而是通过有效的“资本经济”手段,使这些“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通过价值向价格的转换、即:“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向“实物产品”(“国土证券”等有价证券)的转换,通过全球配置(“国土证券”等有价证券的全球发行),转换为投资货币和消费货币。

    这种方式,不是靠紧缩和行政压力,而是通过这个“价值转换”,对全球公众货币的聚集途径,来对内完成“去杠杆”、调结构、“三去一补一降”。

    进而,再推动中国以及全球“命运共同体”经济高速发展,创建“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建立“全球公众资本经济体”。通过生产方式的创新,推动社会制度的演变。这样的战略目标,难道不应当纳入中国的战略规划中来吗?

    这是真正主动运用“资本经济”工具扭转经济困境的途径。

    尽管“资本经济”催生了资本主义经济和制度,但学术界,却没有深刻的“资本经济”理论与指导性政策。全球经济关于“发展与周期”的理论,都是建立在“实物经济”规律的基础上的。

    尽管中国的“资本经济”是以“土地财政”方式实现发展的,但理论界却不能给予及时、正确的理解,更不能提出正确的政策方向。

    “宏观经济过时、微观经济主导”的观点,更是一种短视,因为,用这种“实物经济”理论观察中国经济,就可能局限在狭窄的视角,忽视“资本经济”的统领作用。

    “2015年因为配资牛市,导致股灾的发生,非常惨烈,套牢了太多的资金,这使得未来恢复的时间也就更长(黄生语)”。中国经济的确出现下行趋势,按照传统经济学解释,进入了“新常态”。

    现在,如果我们结合“资本经济”理论,再思考“新常态”判断,是不是在“资本经济”扩张新过程中的被动?是不是对“资本经济”新理论认知方面的匮乏与偏见?是不是面对“资本经济”扩张新状态面前的慌乱?是不是面对“资本经济”扩张新规律面前的茫然?

    更进一步,“新常态”经济状态是不是人为造成的结果?是不是由于对“资本经济”不理解、而采取的不当政策造成的结果?“新常态”提法,是不是对错误政策造成经济状态的“自我安慰”与“社会安抚”?造成2015年股灾是“配资牛市”还是货币紧缩?这些问题值得深入思考。

    中国经济发展的参照系,绝不是来自哪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自决“资本经济”手段的、西方发达国家的现状和发展规律。

    我们感觉到,中国已经到了完成“资本经济”工具与手段的创新、实现经济发展模式转折的时候了。

    中国应当走出一条:“资本经济--抽象(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国土证券--全球配置--聚集货币--降低负债--高等教育--高端服务--高端福利--高端人才--全面创新--创业精英--行业重组--扩大消费--扩大投资--海外投资--再造循环”的道路,步入“越消费越富有”的“资本经济”统领经济发展的新循环。

    我们从表面现象上,看到,美国正在退出全球秩序维护者的位置,只为本国的利益而存在,只为争取“美国优先”的帝国利益向全球发起挑战。美国“疯狂退群”,就是要降低美国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责任的负担,世界已经开启了“金德尔伯格陷阱”进程。如果中国不接需承担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责任的话,世界就真正进入了“金德尔伯格陷阱”。

    实际上,美国并没有退出对世界领导权的争夺,而是要用“美国优先”作为原则,全面分化瓦解所有组织性的力量,建立美国更强大的霸权。

    不论美国最终作何选择,中国只管走自己的路。

    好在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经开始为全球各国逐步接受。

    但仅仅如此,在中美对立的情况下,仍然不能避免“金德尔伯格陷阱”,只有中国与美国一起,共同承担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责任,世界才不会陷入混乱。

    承担责任需要经济实力的支撑,如果中美两国共同向全球发行“国土证券”,共同推动“资本经济”快速扩张,就不愁筹集和完善实施全球治理的资金来源。

    那么,“资本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巨额“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在哪里?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