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把人当人·科学“科学”
2020-07-14
字号:

    因为西化,迷信科学,否定或者不承认中医临床疗效,在很多地方、很多人很普遍。

    中医疗效的客观事实,只存在于活生生的人,实验室里看不见,显微镜逻辑无法证实,否定了中医疗效,就否定了中医的正当性。否定中医疗效的情况十分常见,不仅现实之中存在,学术研究中也存在。

    学术研究的否定,是以循证医学、统计学等物理法则为根据,说中医治好了,是个案,没有双盲对照,没有统计学意义,所以没有价值。

    生命本身是个体真实的生命,不承认个体的真实性,实际上就认为我命不在我,在物理法则,在实验实证,在统计学,即在科学文化。

    中医的生命理论和辨证论治的临床模式,早已经过数千年的生命检验,证实了生命可靠性,无须双盲对照来多此一举。

    多维时空动态关联性的中医认识,“我命在我”为事实基础,养生和临床医疗,是个体真实的存在,不是理论数据的存在,否定了“我命在我”,否定个体真实,中医就失去了继续存在的理由。

    西医的不治之症,频死之人,中医治好了99个,因为个体真实,治疗各有不同,治疗之前没有经过双盲对照的临床实验,治疗之后也没有统计学处理的条件,所以都没有价值。但若死了一个,那就是罪过了,就有意义了,要追责,甚至可能被判刑坐牢。

    退休到北京,中医疗效得不到承认或者被否定的情况,更深有体会。有个膀胱癌患者,吃中药数月,B超看不见阴影了,西医不是说治疗有效,而是怀疑当初诊断错了。肺癌治疗半年,各项癌症指标恢复正常,也不说中医有效,而是觉得怎么可能。

    有个右颈部淋巴肿大数年,如小鹌鹑蛋,直观看着十分明显,吃中药消散,看不见了,在他的朋友就是不相信中医能够消掉淋巴肿块。中医疗效得不到承认,不仅在医学界很普遍,就是在病人中也很普遍。

    不少医务人员认为中医,治不了器质性改变的病,只能调理亚健康,没有多大的临床价值。所以,把治未病等同于亚健康治疗的学术观点,风靡整个中医界,从各个医疗机构蓬勃兴起的治未病科,大肆修建的治未病大楼,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为什么对中医疗效视而不见,为什么否定中医临床疗效?没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在循证医学、生理病理的眼里,我命的客观事实不真实、不可靠,统计学处理、双盲对照的事实才真实、才可靠。

    眼见为实。但在循证医学、统计学的眼里,只有符合了显微镜逻辑的才是事实。

    中医的疗效是活生生的人的疗效,是自然客观的生命事实,是“我命在我”的客观真实,被物理法则控制了思维,被实验实证挡住了双眼的人,看不到这样的事实。

    物理法则是人类认识事物的基本法则,但绝不是唯一的认识法则,也不是绝对正确、对所有事物都实用的认识法则;科学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但不等于人类文化,也绝不是评判其它文化真理的标准。

    恰恰相反,在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生存危机日益加深,各国竞争愈加激烈,健康问题越来越大的今天,我们需要反思:科学“科学”吗?迷信科学的人有“科学”态度吗?

    罗素说,一切确切的知识属于科学[1]。实际上,罗素并不认为,科学含义就这么简单,除了确切的知识体系,科学还有另外一种含义——抽象的、精神层面的“科学”概念:“在思想领域内,清醒的文明大体上与科学是同义语。” [2]

    “清醒的文明”显然与“确切的知识”不是一回事。“清醒的文明”与“确切的知识”是相对的,应该不同于确切知识的清醒,应该是生命的清醒,是文化精神的清醒,是文化的生存意义、文化的生活作用及其文化与人的关系的清醒,否则怎么能称为文明呢?

    只有文化,没有以人为本的清醒,没有生命意义的明白,没有生存关系的认识,不能形成与人为善、和平共处的生存关系,能叫文明吗?

    “确切的知识”也清醒,形成科学,认识物质,确立物理法则,不清醒是不可能的。但物理法则为原则的科学,是对非生命之物的认识,是物质本质化的清醒,和“清醒的文明”不一样。

    “清醒的文明”的“科学”,不是“确切的知识”的科学。科学在物,在物质生产,“科学”在精神,在道德,在和谐的生存关系。

    “科学”实际包含了求实、求是,尊重自然,尊重客观的文化态度,是以人为本的文化之道,是尊重人、关心人、爱护人,生命第一、生存为先等精神层面的东西。

    此“科学”非彼科学。我用“科学”,即在科学加“”号,将人性清醒的文明精神与确切知识或技术的物质文化区别开来。

    “科学”是人性文明的代名词,超越了确切知识的科学含义,它的基本要求就是实事求是,尊重事实,尊重不同文化,有和而不同的胸怀和视野,而不像科学那样,除了物理法则,没有经过显微镜逻辑,就不承认、不认可。

    临床事实是“我命在我”的客观事实,要双盲对照,要统计学处理才看作事实的文化态度,显然很不“科学”。

    自然事实,生命事实、物理事实等都是事实,都要尊重;实验认识、生命体验的认识、生命感悟的认识等都是文化,都要尊重。这才叫“科学”。

    科学不是文化的裁判官,不能主宰、规定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用科学否定自然客观,否定“我命在我”的事实,把实验理论凌驾于生命之上,科学就不“科学”了。中医学面临的最大文化问题,就是人们运用科学评判中医,用实验理论否定多维联系的生命客观,临床疗效被显微镜逻辑给否定了。

    文明的基础是人,是人性,核心是仁、是善,外用是爱,是帮助。人类文明必须要文化,文化的指引、文化的教化、文化的培育。

    没有文化,就没有文明,但有了文化不一定有文明。文明以人为本,仁爱互助,若是激发贪婪,鼓励竞争,争夺物质利益,文化再发达也不能称之为文明。

    文明不是文化的同义词。文明是精神的进化,是社会的和谐,是生命的尊重,是自然的爱护,人只有去掉了动物性,没有贪婪的欲望,没有争抢的野性,没有自利的残忍,才可能有文明。

    “科学”基本前提就要尊重自然、尊重生命,尊重活生生的人。知自然客观的命,知活生生的人,知人的本能之欲,形成了弘扬善而克服恶的文化精神,“科学”文明才会形成。

    在“清醒的文明”,物质客观是客观,生命客观是客观;实验实证是事实,生命之应也是事实;显微镜下真实,自然寒热也真实,不会因为文化原则,理论规范而被否定。

    文明的医学,尊重活生生的人的生命事实,尊重多维联系的生命客观,不否定“我命在我”的个体真实,疗效就是疗效,不用统计学去否定,不用双盲对照去排斥。

    生命事实不是物质实证的事实,是我自己切身感受到的事实。自觉症状、脉象、舌象、面色神气等等,实验室之外的客观,皆是生命真实的事实。

    生命事实反应生命客观,比物质实证的事实更加具有生命可靠性。物质实证不是生命客观的,是外在于我命、主观认定的。从实验主观到我命客观,既存在巨大的生命距离,客观性认同的实际对象还截然不同。

    [1] [英]罗素著,西方哲学史·上册,何兆武李约瑟译,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7页

    [2] [英]罗素著,西方哲学史·上册,何兆武李约瑟译,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18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