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把人当人·中医之正
2020-05-26
字号:

    习主席指出的“传承精华,守正创新”,是中医复兴唯一正确的道路。

    正者,不偏也。文化有根才不偏。文化之根在人,人之根在生存,生存之根在多维联系的生存关系。衡量文化正与不正,基本标准就在人的生存环境、生存状况和生存远景。

    就文化意义及其作用价值来说,正与不正,就在有没有以人为本,是不是把人当人,有没有尊重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维护活生生的人的生存的价值。人,规定文化道路之正,生存关系规定文化作用之正。没有活生生的人,正就没有归属,文化理论就没有多大的人文价值。

    就文化理论本身来说,正与不正,要看是否符合文化规律,具有理论的一致性。正,就是文化道路的正,是理论路线的正,守正,文化才能发展,理论才能进步。

    文化理论本身的正,有利于文化理论本身发展进步。但站在活生生的人的立场,文化理论正,不等于文化意义及其理论作用正。正的文化意义和理论作用,在以人为本,有为活生生的人服务的文化宗旨。要是文化理论本身,没有以人为本的文化精神,没有把人当人的文化立场,越是发展,就越偏离正道。

    从文化实用性讲,正的根本在人。以人为本,把人当人,文化为活生生的人的生存服务,医疗为活生生的人的健康服务,有利于人的生命之和,有利于人的生存关系之和,才是守正的文化,才是守正的医疗。

    人以命为本,命以天地自然为本,文化正道是天人合一之道,医疗正道是天人相应之道,即正道的文化是天人合一的文化,正道的医学是把人当人的医学。

    世界文化之正道在中国文化,世界医疗之正道在中医学。

    中国文化以人为本,天人合一,将人与宇宙天地,日月星辰等都看成是自然,人在自然规律的统一中,生长化收藏,代代相传。

    中医理论把人当人,天人相应,把人看成是活生生的人,是自然完整、多维联系,因应协调,气化平衡的生命体。

    人的健康长寿,是自然之和的反应,人的疾病困苦,是自然失和的表现。文化要守正,医学要守正,关键就在维护生命之和的因应协调性,维护适宜于生存的自然环境,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

    没有和为贵的文化意识,没有和为贵的自我约束,文化不正,理论不正。

    文化代代相传,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文化责任,守正创新,文明相传,是人文精神的基本要求。现世之人是承前启后的文化人,正确地传,正确地承,文化不偏离人文之道,在生存危机四伏的科技时代,需要特别地加以重视。

    文化无师不传,医理无师不通。师者,是传承者的引路人,“知道之谕”,传道、受业、解惑,文化就能守正,医疗就能有人性关怀。

    师是主观理性的向导。为师之道,有多种方式,但只有以人为本、把人当人之师的引导、培养,传承者才能不失其正。

    老师可以为师,书本可以为师,实践可以为师。后来人能不能守正,既需要师的引导,也需要自我觉悟,医疗尤其如此。

    中医是中国文化之中,直接关系于人的健康长寿的文化。师之传不正,学之承不正,偏离把人当人之道,就是假中医,中医文化无法发展,病机理论不能进步。

    明·翟良《医学启蒙汇编·自序》:“医书浩瀚,医理渊微,虽上哲不能演无师之智,法在授受。若授受不真,心地昏暗,势必执一定之法,以应无穷之病。病之机变不一,治之方法不易,鲜有不夭人性命者,安望其拯人之沉疴,俾得尽其天年也?”

    百多年来,中国文化被一些人污蔑、诋毁,中医学被一些人歪曲、西化,日渐式微了。尤其近数十年,我们把病理生理当先进,“不知道之谕”的比比皆是。授者不明,受者昏昏,在学校教育、临床管理、学术导向等很多方面都失中医之正了。必须正本清源,中医才能守正。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医教育把中医经典当选修,西医理论是必修(据网上资料,2018年某高校设置的12门专业基础课中,西医占7门),中医学校培养学生的生理病理观念和实验实证的逻辑思维,大大淡化了中医之正的传承,甚至可以说是否定了中医之正的传承。

    学校教育寄托中医的希望,不能守正,怎能传承中医?为什么不少中医学生毕业后,都离开了中医?为什么学校一再进行巩固专业思想教育,离开校门后却没有多少人走中医之道?中医教育没有守正,后来者没有中医的文化自信。

    中医在临床,奉实验实证为圭臬,药理实验认定的剂量为标准、药理对应病理的逻辑为规范,用药超过实验标准(《药典》)的剂量,如细辛、吴茱萸,中医就要双签字,承担所有的医疗风险。

    医疗本身就是风险重重的事业,不可逾越的《药典》的法规,使老中医提心吊胆,新中医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治不好病,也要保自身平安,成为临床普通的中医心态。

    辨证论治尊重个体生命,“随证治之”的医疗决策依据临床证候病机而定,药量大小的标准,是合于证候病机,不是合于实验病理。人之本,被实验形成的法规否定了,中医临床不失其正,可能吗?

    西医实践需要适宜的文化条件,中医临床需要适宜的管理模式。长期以来,中医在西医文化的压制下挣扎生存。

    病历书写规范化,西医的病,中医的证,尤其是执业医师资格证,继续教育学分制,无不是西医那一套。

    中医没有适合中医的学校教育,没有中医之正的学术导向,没有适合中医的文化环境,没有适合辨证论治的管理模式,从教育到临床,处处都是西医的关卡,辨证论治水平再高,临床疗效再好,过不了西医的关,就无法从事临床,否则,轻者取缔,重者判刑。有近二十万的民间中医,因此丧失了为病人服务的资格。

    守正,中医才能创新,医疗才有作用。中医守正,最重要的是中医教育,最关键的是中医管理,要营造辨证论治的医疗环境和文化条件。

    大学教育,学西医、学英语、学中医的课程三分天下。西医把学中医的人拉向西医,英语把学中医的人拉向英语,中医把学中医的人拉向中医。

    西医文化很强势,具有实验实证之主观的封闭性,简单直观,排斥生命自然,过度了,对中医有害无益。学习西医有必要,但必须坚持一个前提,就是在中医学生形成了中国文化观念、树立了中医理论思维,有了把人当人的文化立场之后,再进行西医教育。

    叶天士没有学西医,郑钦安没有学西医,蒲辅周没有学西医,临床疗效有几人能比?不守中医之正,本末倒置,中医没有希望。

    中医大学是中医的摇篮,以中国文化、中医理论为教学的主要内容,避免其它文化的负面影响,防止其它理论对中医理论的干扰,学生走中医正道的可能性才大。

    在这里谈谈继续教育的守正问题。

    我参加过3次继续教育。一次在2005年前,内容是大谈特谈中药毒性,再一次是退休后的2018年,中医考核,试题类似大学毕业的考题,第三次是新冠肺炎期间,内容是西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每一次,都深感失望。

    继续教育的目的是提高临床医疗水平,不遵循辨证论治的文化原则,不尊重中医成长的客观规律,再严格的继续教育,再多的学分都没有意义。自古以来,中医坚持把人当人的文化立场,做一辈子学一辈子,研习经典,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坚持不懈。没有谁强制要求继续教育,历代中医大家辈出,病机理论不断进步。

    每一个时代的中医,根据时代的特点,在活生生的人求实求是,根据辨证论治的实践,发展病机理论。枝繁叶茂的各家学说,汗牛充栋的医案医话,无一不是中医守正的结果。

    在有文化之后的数千年,活生生的人没有变,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的生命客观没有变,中医把人当人的文化立场没有变。中医继续教育的目的,不是更新知识,而是促使“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辨症求机”思维和论治水平的进步,提高临床疗效,所以守正要守经典理论,守把人当人的文化立场。

    温习经典持之以恒,各家学说启发思维,不断地克服临床不足,继续教育才有中医之正。像西医那样一刀切,以理论更新、知识更新为目的,对中医守正创新没有好处。

    中医的继续教育是自我的教育,是符合自我实际情况的教育,是不需要外力硬性规定的教育。有三个方面:

    一是读经典。《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反复读,融会贯通。最好买一本四部经典原文的合订本,放在手边,随时翻阅。读经典以读原文为好,不求甚解,读得多,读得久了,明白的内容就多了。现在译释、讲解中医经典的很多,初学可作参考,帮助理解,但不能盲从。

    二是多读古代医家著作和医话、医案,日积月累,开阔眼界,增强“辨症求机”思维的有效性,提高“随证治之”的可靠性。要注意的是,有些医家有门户之见,会批判其它医家的观点,如先天、后天之辨,有的甚至很极端,提出要把某某医家的书烧掉,我们切不可受其影响。

    各家学说是把人当人的医疗实践的结晶,有些内容是各家一己之见,带有一定时空条件的局限性。我们学习其独到见解、独特经验,为的是充实自己,提高自己,若陷入门户之中,临床就容易失其正了。

    三是临床医案的记录,绝不要按照所谓的规范去记,一板一眼,迎合病历检查,而要以临床真实为唯一标准。

    中医医案求临床真实,不求规范的标准可靠。临床真实,是就诊病人生命客观的真实,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真实。病人的籍贯、嗜好、工作性质、就诊时的节气,四诊收集到病人的自觉症状、脉象舌象,面色形态等生命的事实,以及当时的处方用药剂量,实事求是地记下来,不要有人为的改变,才有临床真实。

    这样的记录很有好处,病人复诊,随访疗效,总结的经验教训才可靠。人为造作的医案,能够面面俱到,甚至做到滴水不漏,但不是把人当人的客观,没有文化价值。

    临床医案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最紧要的是临床症状和处方用药,有了临床症状和处方用药,就能够了解“知犯何逆”的主观思维,了解该病的证候病机。

    古代不少医案,如《未刻本叶氏医案》、《名医类案》中的许多医案,只记录病人的脉症和用药,看起来好像缺乏“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认识,其实不然。

    “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认识,内涵在处方用药之中。善读医案者,从药分析病机,以方测“证”,就能了解其辨证论治的临床过程,学习到有益的东西。

    中医的继续教育,根本在经典理论,旁通在各家学说,实效在临床医案记录。这里,例举几个清代医家的论述。

    清·吴谦《医宗金鉴·凡例》:“医者,书不熟则理不明,理不明则识不精,临证游移,漫无定见,药证不合,难以奏效。”

    清·陆九芝《世补斋医书·李冠仙仿寓意序》:“读书而不临证,不可以为医;临证而不读书,亦不可以为医。”

    清·刘奎《疫痧二证合编·序》:“无岐黄而根底不植,无仲景而法方不立,无诸名家而千病万端药症不备,是医岂易易哉!”

    清·王孟英《古今医案按选·卷一·伤寒》:“仅读仲景书,不读后贤书,譬之井田封建、周礼周官,不足以治汉唐之天下也。仅读后贤书,不读仲景书,譬之五言七律、昆体宫词,不可以代三百之雅颂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