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人性·人文·文明之善恶文化精神溯源
2019-09-17
字号:
    善恶是本性,本性之欲是天真之欲,影响理性,化成理性,但不同于理性。以食欲为例。食欲人人都有,通过吃得到满足,但吃什么、如何吃,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形成不同的饮食习惯,食欲便有了不同的喜好,这种喜好代代相传,就有了不同的饮食内容、饮食方式、饮食节律,派生出不同的饮食礼仪等等文化理性的东西。食欲本性人人相同,饮食方式、内容、节律各不相同,就因为生存环境、气候物产的不同。

    善恶是自然天命的存在。生命就是天命,天地气交气化所化生。文化是理性的东西,不是自然的东西,是有生命的人的理性发明创造出来的东西。文化包括实用性文化和文化精神,化成于自然,属于人类的精神产品,是本能之欲的欲望、意念转化为理性,经过漫长的理性实践活动,有了目的性之后形成的。

    文化经过了两个基本阶段。一是实用性阶段,以获取物质利益、维护生存需要为目的,这一阶段,发挥作用的本能之欲主要是恶之欲,增强力量获取物质利益是主要目的,善之欲处于自然自发状况,与物质利益的多少密切相关。

    二是文化精神阶段,物质利益丰富,理性意愿的主观性取代了本能之欲,文化形成了具有掌控、协调实用性文化,影响塑造人的理性的能力,文化生存便进入文化精神的高级阶段。文化精神的化成,东西方文化完全不同,一以恶之欲为本,物质利益为目的,一以善之欲为本,维护生存为目的,一走争的生存道路,一走和的生存道路。

    恶之欲是西方文化的发展动力,从实用性文化到文化精神,似乎没有改变过,只是在经过了20世纪的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意识到人文精神的重要,发布了《世界人权宣言》。不过,由于对人、对人文精神缺乏正确认识,虽然重视人权了,但贫富悬殊、社会动荡、弱肉强食的生存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有些还越来越严重了。

    善恶的文化精神,并非无本之木,而是本能之欲为谋生图存,在一定的生存环境中,经过长时间的理性有为的积淀后形成的。文化精神的形成,不是自然的过程,是善恶本能之欲在生存环境中发挥作用,形成某种生存状况,经过圣人们的理性升华之后,不断完善成熟的过程。

    本能之善恶是文化精神的生命之源,生存环境、生存状况是文化精神的基本条件,与发明创造文化的圣人们的生命觉悟,仁善之心息息相关。文化精神不是形态进化,不是自然化成,认识自然物质的方法,形态进化的理论,乃至于统一了今天的文化智人的思维的显微镜逻辑,都不能正确地认识文化精神。

    原始智人,生存是自然生存,不外采集、种植和猎杀、养殖。土地肥沃适宜种植的地域,采集者发展出农耕技术,用种植来获得生存需要的物质利益,从掠夺植物转变为种植植物。种植与自然息息相关,春夏秋冬季节变化,风霜雨雪气候影响,决定收成好坏。收成决定生存状况的好坏,因此种植的圣人们,观天象、察地理,思生命,思考种植物生长收藏的自然联系和自然规律,化成了顺天道、存天理、和为本的理性意识,发展出仁义之善为核心的人文精神。

    另一些地方游牧为主,以狩猎养殖方式获得食物。狩猎者肉食为主,养殖同样肉食为主。游牧养殖获得食物,一要迁徙扩张,二要控制杀戮,其生存方式一样,靠剥夺、控制其它动物来维持生存。在肉食者眼里,其它动物不过是食物,是为我而存在的。猎杀需要力量,扩张需要力量,增强野性力量便成智人理性的基本目的。力量越强,获取的食物越多,生存状况就无忧无虑,于是好勇、乐争、夺命等恶的理性得到发展,逐渐形成了唯物唯利、为我唯争的文化精神。

    文化精神(理性)是生存需要发展起来的,发明创造文化的圣人们的理性意识具有关键作用。由于环境的差异和生存的需要,发生作用的本能之欲不同,文化精神就会有差异。如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不同学派,或重于物(墨家),或重于争(兵家),或重于辨(名家),或重于法(法家),或重于德(儒家),文化精神异彩纷呈。

    生存的历史形成文化精神。近来蓬勃发展的演化心理学“的学者认为,即使到了现在,我们的大脑和心灵都还是以狩猎和采集的生活方式在思维。我们的饮食习惯、冲突和性欲之所以是现在的样貌,正是因为我们还保留着狩猎采集者的头脑”。自然演化对人的思维理性、文化精神有作用,但是,文化不是自然演化,是人的主观理性发展的结果,欲念是自然的,但将欲念化作理性,形成文化精神却不是自然的,是人在本能之欲作用下,经过大脑理性加工之后的结果,也就是说,文化以及文化精神的化成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

    欲念有善恶,大脑理性可以善也可以恶。可善可恶的理性意识,自然不能改变,物质利益不是最终的决定者,人心之善恶才是关键。在文化生存的高级阶段,自然演化作用越来越弱,文化精神和人们的主观意识作用越来越强,文化智人拥有什么样的观念意识,遵从什么样的文化精神,便有什么样的作为,便有什么样的生存状况和生活方式。

    物质利益丰富了,生存之忧日益减少,按照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的观点,文化智人的精神就应该有所进步,善之欲就应该升华为人们的理性意识,不再你争我夺,胜王败寇、弱肉强食的原始生存和文化生存初级阶段的野性生存状况,就应该得到改变,形成和谐互助的社会生存关系。实际上,文化生存的高级阶段,我们“还保留着狩猎采集者的头脑”,我们的生存状况还是胜王败寇、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主在了社会生存关系,原因在哪里呢?在人文精神被边缘化,在人类没有进化精神,归结到文化,就是西方文化精神控制了文化智人。

    现在主导世界的文化是野性文化,以“用”为“道”,唯物唯利、为我唯争,西方文化树立起诺贝尔、福布斯、竞争力排行等等文化标杆,成为世界裁判,谁先进谁落后,谁富有谁贫穷,激发着文化智人本能的恶之欲,大家便把社会当成你争我夺的竞赛场,像野兽、原始智人一样去争、去抢,尽心竭力地要获得诺贝尔、福布斯,要在竞争力排行上名列前茅。在这种情况下,文化智人怎能从“狩猎采集者的头脑”进步到文明,进步到不争不夺的和谐生存呢?

    中国文化早在五千年前就有了生命觉悟,萌发了人文意识,开启了弘扬本能之善的理性之门。据《史记》,中华人文始祖黄帝,“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

    尧,“其仁如天,……富而不骄,贵而不舒,……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万国。”“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

    尧为古圣人,为仁德典范。尧之仁,“富而不骄,贵而不舒”,明善德,亲九族,让大家的善都能彰显出来,使百姓不断弘扬本能之善,形成国家群体的理性之善,各国诸侯就能和睦相处。国家和,百姓和,不为私利而害人害天下,就有仁爱互助的社会生存关系,文化智人就能生活在人性温暖的社会环境之中。西方文化主导的现代,欧美发达国家,跨国集团,文化精英富豪们,谁能做到“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科学与商业文化等有哪一种文化,具有“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的理念?与尧相比,唯物唯利、为我唯争的文化实在太落后了。

    黄帝、尧等开启了文明生存的理性之门,中华民族经历春秋战国的战乱之后,一步步地朝着文明生存的大门前进,形成了仁义礼智信的社会风尚,大家讲礼义廉耻,崇尚贤人,崇尚善人。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的文明之路背道而驰,诺贝尔、福布斯、竞争力排行等等,引诱大家贪财富、逐名位、尚争斗,追捧明星富豪,与“合和万国”、“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的人文目标,渐行渐远。

    按理说,从原始生存到文化生存,从文化生存初级阶段到高级阶段,是进步,生存状况应该越来越好。可是,由于主导生存的西方文化,沿袭的是原始生存那一套,争是生存的主题曲,物质利益是文化的基本目标,功名利禄是人生的基本追求,所以文化生存的高级阶段并不高级。

    不可否认,物质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善,衣食住用玩一天比一天好,但这并不等于文化智人的生存关系进步了,更不能证明文化智人拥有了比原始智人更文明、更道德的精神。动物生存的好坏在物质利益,原始智人生存的好坏在物质利益,文化智人的好坏也在物质利益,有什么区别?动物生存靠争,原始智人生存靠争,文化智人生存靠争,都是争,文化智人又怎么能骄傲,自我标榜文明、进步呢?

    原始生存时代,风调雨顺,食物充足,物质条件好,精神便轻松,争斗厮杀的情况很少,大家能和平相处。文化生存时代,物质利益丰富,物质条件很好,但贪婪使文化智人活得并不轻松,各种明争暗斗,制造出了巨大的生存压力,战火硝烟,剥削压榨,阴谋诡计,弱势者无处为家,强势者相互厮杀。唯物唯利、为我唯争的观念,使文化智人得失皆坐立不安,不能活在自我、活在自然,只能活在争斗,活在名利中了。

    文化智人是原始智人的延续。原始智人是残暴的,除了灭绝动物,还灭掉了其它人种,如海德堡人、弗洛里斯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等,后来只剩下智人。残暴的原始智人,因为组织性比较高明,所以利用尖牙利爪,灭绝了其它人种。文化智人的文化力量巨大无比,组织性更强,目的性更明确,若是不能克服从原始智人那里遗传来的野性,恶之欲嚣张、泛滥,科学等实用性文化就会成为作恶的工具,制造人道灾难。

    原始智人的残暴,是智人之外的人种被灭绝,是为了生存。文化智人的残暴,是智人自己的灭绝,是为了贪婪。原始智人的灭绝之恶,主观理性是为了活下去,文化智人的残暴之恶,主观理性是为了霸占领土、掠夺财富。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95%的美洲原住民被屠杀了,红种人被灭绝了,可是西方文化将哥伦布等航海家,塑造为历史伟人,里程牌式的人物,没有受到人文精神的批判,没有受到人性之善的鞭笞。

    弘扬本能之善,塑造仁义之德,克服恶之欲,避免恶念成为理性,就绝不能宣扬哥伦布。哥伦布、库克之类的航海家,是恶的化身,为西方文化拓展更加广阔的恶的途径,这样的航海绝非文明,必须受到人性的审判!

    文化是多样的、复杂的,归结到理性精神,不外善恶。文化智人是多样的,复杂的,归结到善恶精神,不外善人和恶人。社会、人事是纷杂的,归结到生存,不外善事恶事。文化与文化智人,社会与人事,都不单纯,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善与恶在文化、在活生生的人,有真假、有大小多少,表现形式有不同,但弘扬善克服恶,需要文化智人对善恶有个基本的认识,明白文化的善恶。

    善恶有个最基本的分界,就是生命,是生存关系,有益于生命、能和谐生存关系就善,相反就恶。有益于生命,有利于生存关系的,是清净的自然,是和谐的社会,文化不是维护自然,不是营造和谐社会,对生命就有害,就不利于活生生的人的生存,这样的文化精神就恶。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