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原理及推理(下)
2017-06-21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第二部》连载三,

    为什么人人都知道法律制度无法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但是,几千年来都没有一个人对此进行过证明呢?因为人类从来就不知道,在整个宇宙当中有多少种制度,也不知道,有没有能够超越法律制度的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的制度,所以,尽管人人都知道法律制度无法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人类没有别的制度可以选择,所以这种证明就没有丝毫的意义,不管法律制度好用不好用,有用没有用,人类只能去使用法律制度。

    只有当人类寻找到一种,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的新制度时,那么,人类就需要回头去重新审查法律制度,就需要考察人类使用了几千年的法律制度能不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这个时候,够证明法律制度能不能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就显得有必要和意义。

    那么,我们该如何去证明法律制度不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呢?其实非常简单,除了现实当中,人类使用了几千年的法律制度的效果和资料来看,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使用任何一种法律制度,而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所以,现实就已经证明了法律制度不能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不管我们出台多少新法律制度,我们也是无法根除污染的,所以在现实中,污染在全球的范围内是泛滥的,也就验证了法律制度,无法根除污染。

    那么,在理论上如何证明法律制度无法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呢?其实也非常的简单。

    法律制度的运作程序就是一个证明,法律制度的运作程序是这样的:出现受侵害的证据,再启动法律制度程序,报警,抓捕,审判,关押,中断犯罪嫌疑人对受害人的再次侵害。从法律制度运作的这种程序来看,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出来,法律制度是拦截和保护受害者不受到再次伤害,而不是拦截和保护受害者不受到伤害,如果,法律制度能够拦截证据的出现,那么它就是保护受害者不受到侵害的制度,它就是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的制度,显然,法律制度不能够拦截证据的出现,所以,法律制度就不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如果我们能够寻找到一种能够拦截证据出现的新制度,那么,它就是我们苦苦寻找了几千年而没有能够找到的,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的制度。

    也就是说,如果在宇宙当中存在着一种能够根除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的制度,那么它的运作程序就应该是这样的,启动制度,不会出现受伤害的证据。和法律制度相比较,非常的明显,这种制度的启动,是在证据出现之前,是拦截证据出现的,也就是拦截伤害的,而法律制度的启动是在证据出现之后,是拦截第二个证据出现的,也就是拦截再次伤害的,所以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制度。

    虽然人类从未研究过伤害和再次伤害,证据和非证据,治理和根除等等一系列课题,但是,人类对于能够拦截证据出现的制度,一直都是梦寐以求的。人类称这种能够拦截证据出现的制度和设想,叫做:法律制度前移。因为人类对于法律制度几千年来的研究,得出了法律制度是一种被动的制度,是在证据出现之后才启动的被动的制度,所以,人类一直梦想着法律制度能够前移,能够前移到伤害证据出现之前,来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

    几千年来,人类一方面一直依赖证据,从来不敢抛弃证据,因为,没有证据的制度和制裁,会导致诬告和冤枉遍地,冤假错案满天飞。同时,人类一方面又不满足这种强烈依赖证据的被动的法律制度,希望把制裁前移到证据出现之前,来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有效的保护人类的各种利益。所以,这样就出现了矛盾,并且,这个矛盾也贯穿了人类几千年来使用法律制度的历史长河之中。人人都知道法律制度需要证据的出现才能启动,人人都知道,这是一种被动的制度,不能有效的保护人们的各种利益。人人都希望能够把制度和制裁前移到伤害证据出现之前,来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有效的保护人们的各种利益。但是,这种法律制度的前移,非常明显是不以证据为依据而实施制裁的,这就非常容易导致诬告和冤枉,导致冤假错案的泛滥。所以,这就出现了一个人类几千年来都无法破解的课题,既需要没有证据就实施制裁,又需要不制造冤假错案。这对于地球人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破解的哥德巴赫猜想,远远的超越了地球人的智力极限。无论在任何历史时期提出这样的课题,哪怕就是在今天,人类都会认为这个课题是不可能破解的和实现的,所以,这个课题已经超越了地球人的智力极限。

    虽然几千年来,人类从来没有提出和研究这一课题,但人类也或多或少的做过一些尝试。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有一些学校,希望通过对学生的不道德行为进行制裁,来培养学生的良好的思想道德品格,于是,对学生的一些不道德行为进行罚款处理,不道德行为就是一些没有出现伤害后果的没有证据的行为,比如,说谎话的不道德的行为,双方当事人指责对方说谎话,这是没有证据的,该怎么去分辨真假呢?分辨不了真假,又如何避免出现冤假错案呢?神仙也是分辨不了的,所以这种对没有证据的行为进行制裁的尝试就失败了。

    我们在一天之内根除污染,就是需要去拦截污染证据的出现,就需要去制裁没有证据的行为,而又不引发冤假错案。这在全人类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无论再过几万年几亿年,人类都是开发不出来这种根除污染的制度的,因为它超越了地球人类的智力极限。人类连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说去开发了。

    虽然人类从来没有研究过这种,不依靠证据而实施制裁的,拦截伤害证据出现的又不引发冤假错案的制度。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却出现过无数的这样的事例,只不过是人类一无所知而已。

    比如,对于因降落伞的质量,而出现伞兵坠落死亡的事件,如果要杜绝伞兵跳伞死亡的事情,就是一个需要拦截伤害证据出现的课题。显然,法律制度实现不了这一课题,如果用法律制度来处理这件事情,无非就是跳伞死亡一个赔偿一个,再死亡一个再赔偿一个……死亡和赔偿无穷无尽。就像用法律制度来对付污染一样,污染一起罚款一起,再污染再罚款……污染和罚款无穷无尽。那么,针对这么一件典型的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伞兵跳伞死亡)的课题,人类能够有能力解决好这一课题吗?也就是说,人类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和措施,使得伞兵不会因为降落伞的质量而出现坠落死亡的事情。这和污染问题是同一个课题,都是拦截伤害证据出现的课题,即:人类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和措施,使得企业不会排出一点污水,不会出现污染证据。所以,这些课题都是研究法律制度前移的技术问题,都是在伤害证据出现之前就启动制裁来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非常明显,这样的制度完全不同于以证据为启动条件的法律制度,所以,所研究的这些课题和制度,就已经不是法律制度了。

    幸运的是,有关伞兵因降落伞质量而出现坠落死亡的事情,在70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就被一名美国将军利用自己的智慧成功的解决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一起伞兵因为降落伞质量而坠落死亡的事件。这位将军的名字叫做巴顿,他所使用的方法和措施,不是法律制度。并且成功的拦截住了伞兵跳伞死亡这种伤害证据的出现,为人类在探索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这方面的研究,做出了完美的答卷。也使得我有具体的案例来讲解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这种研究和课题。也可以解除全人类对这种研究和课题的质疑,既然,人类存在过也实现过成功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这种智慧,那么,把这种智慧用来拦截污染证据的出现,实现彻底根除污染就不是不可能的。实际上,根除污染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可以在一天之内根除污染。

    有关巴顿将军是如何成功拦截伞兵因降落伞的质量而跳伞死亡的,我在以后的篇幅当中会详细的讲解。大家也可以在网上去搜索“100%合格的降落伞——发生在美国的一个真实案例”

    这里简单讲解一下巴顿将军是怎么做的,面对降落伞企业没有生产出百分之百合格率的降落伞,巴顿将军并没有选择走法律途径,因为利用法律制度来处理这样的事情,其结果就是,伞兵跳伞死亡,罚款或者判刑,再伞兵跳伞死亡,再罚款或者判刑……无穷无尽,无法得到根治。就像我们现在利用法律制度来处理犯罪腐败污染和战争一样,始终都是陷入这样的无限循环当中。如果要根除这些事情和现象,就需要成功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

    巴顿将军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成功的拦截了这种伤害证据的出现,使得伞兵再也没有因为降落伞的质量问题而出现跳伞死亡的事件。巴顿将军做了什么事情呢?非常的简单,巴顿将军把降落伞企业主的生命和降落伞的质量进行了捆绑,命令降落伞企业主用自己生产的降落伞亲自跳伞,来证明他所生产的降落伞都是合格的降落伞,这样,因为企业主不敢危害自己的生命,所以他就一定会生产出百分之百合格率的降落伞,从而使部队得到了百分之百合格的降落伞,而成功的拦截了伞兵因为降落伞质量问题而出现坠落死亡的事件,成功有效的拦截了伤害证据的出现。所以,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巴顿将军在解决这个问题和课题的时候,他使用的并不是法律制度和证据,而是利用他自己的智慧,把企业主的生命和降落伞的质量进行了捆绑,并得到了百分之百合格率的降落伞,而成功的拦截了伞兵因为降落伞质量而坠落死亡的伤害证据的出现。在这一过程当中,我们没有看到巴顿将军在使用证据,而是看到巴顿将军在拦截证据,他是使用什么事物来拦截证据的呢?这里就出现一个新事物和新名词叫做:终极证明。利用自己的生命来做成的证明,其证明效力是最高的,所以被称作终极证明。当降落伞企业主,用自己的生命来跳伞,证明降落伞的质量的时候,就是一种典型的终极证明。终极证明可以有效的证明商品是百分之百的合格,不会有伤害证据的出现,有效的拦截了伤害证据的出现。如果把这个原理用在根除污染方面,就是寻找到一个终极证明,来拦截污染证据的出现。这个终极证明非常容易找到,就是企业主亲自喝自己企业排出的污水来证明,该企业没有排污。只有当所有的企业主都敢亲自喝企业排出的废水来证明自己的企业没有排污的话,那么,污染就被成功的根除了,这个道理和原理,人类应该不难看懂,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该使用什么样的方法和措施,来让所有的企业主都自愿主动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来证明自己的企业没有排污?这对于人类而言,也是难于登天的,巴顿将军是使用命令来强迫降落伞企业主亲自跳伞,他也没有做到让降落伞企业主自愿主动亲自跳伞,如果他做到了这一步,那么,他也就知道该怎么样让所有的企业主都主动自愿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来证明企业没有排污,而根除污染。所以,他并没有发现这个能够成功拦截伤害证据的出现的制度,而只是凭他自己的智慧,迫使企业主生产出了百分之百合格率的降落伞。面对污染,他也同样是无能为力的。

    当我们寻找到了能够根除污染,拦截污染证据的终极证明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想办法来得到这种终极证明,也就是,如何让企业主主动自愿喝企业排出的废水,来证明企业没有排污。其实也非常的容易,整个运作程序应该是这样的:任何一个老百姓在巨额罚款的诱惑下,都会去考察任何一家企业的排污情况,企业有没有排污不是由排污证据来认定的,而是由企业主敢不敢于喝下自己企业排出的废水,来证明自己的企业有没有排污的,这是零排污,是依靠证据来运作的法律制度所达不到的,法律制度依靠证据所能达到的最高阶段就是达标排污,实际上就是排污。所以这两种制度在根除污染的效果上面,是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的。由于高额罚款的压力,所有的企业都害怕被冤枉,而主动自愿接受喝废水的终极证明。如果企业存在着排污情况,不论企业主敢不敢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他都会输,如果他不敢喝,说明废水有毒,如果他喝下了,生病住院甚至死亡,也说明废水有毒,所以,只要企业在排污,在终极证明面前,企业主一定会输。如果企业没有排污,企业主当然愿意主动喝下废水,来证明企业没有排污,这样当企业没有排污,他就会赢。这样,我们通过使用新制度当中的终极证明,没有使用证据,而且还成功的拦截了证据的出现,还精准的制裁了有过错的一方,没有产生冤假错案,这非常的神奇,完全颠覆了,人类几千年来对于不依靠证据而实施的制裁就会导致冤假错案泛滥的认知。这就是智慧的魅力所在,完全颠覆了人类几千年来在认识上惯例。

    当企业主主动自愿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就证明企业没有排污,就是零排放,也就是根除了污染,也就是企业主赢得了老百姓的质疑和检查,因为他赢了,就不会引发制裁程序,所以,整个新制度的运作程序就在这里停止了。如果他输了,如果他不敢喝废水,或者是他喝了废水生病住院,甚至死亡,那么他就是输了,连审判程序都不需要了,将直接进入制裁程序。这就是我们下面将要讲解的内容。

    通过以上的分析和推理,在法律制度的证据这个环节上,如果我们需要获得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新制度的话,需要突破的制度关口有:法律制度前移的技术,终极证明。这在以后的篇幅当中会详细的讲解。

    下面我来讲解一下,从法律制度的权力裁决制度这个环节,来推理一天之内根除污染所需要突破的制度关卡有哪些?

    因为法律制度是典型的权力裁决制度,是由少数的固定的几个人来行使裁决权力,如果这几个人被收买了怎么办?哪怕就是你掌握了证据,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但是法官被收买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就使我们看到了所谓的“带套不是强奸”的奇葩的判决,哪怕就是你抓住了犯罪嫌疑人,也掌握了他的证据,但是他带了套子就被判决不是强奸了,如果他没有带套子,是不是可以判决他强奸罪名成立呢?也不一定,最近巴西就出现一起这样的判决,法官认为施暴者在施暴的过程中没有获得快感,所以强奸罪名不成立。也就是说,因为少数固定的几个人掌握了判决的权力,他们愿意怎么判决,就是怎么判决,谁出的钱多就按谁的意愿来判决,谁的势力大就按谁的意愿来判决,这就是贯穿了人类几千年历史的一个普遍现象叫做司法腐败。因为司法腐败的存在,所以正义的一方并不一定能够赢得诉讼,污染也是不可能被根除的。在现实中,有多少环保局长和法官是被收买了的?网络上搜一下就知道了。如果他们被收买了,他们肯定就不会去制裁排污企业,污染肯定就会泛滥,所以,如果人类想根除污染的话,就需要设计出一种无法被收买的判决制度,而不是法律制度这样的典型的容易被收买的权力裁决制度。

    这样就涉及到制度的种类和分类这样的研究课题,人类就需要设计出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的制度。司法腐败是因为权力裁决被收买所导致的,所以,如果人类可以设计出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的制度,那么,司法腐败就被根除了。所以,根除司法腐败,设计出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制度,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同时,也是能够根除污染的制度。

    如何设计出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制度?这对于人类而言是难于登天,所以,有史以来人类只能够使用这种非常容易被收买的权力裁决制度。并导致几千年来的连绵不绝的司法腐败。有关非权力裁决制度的推理和研究,在以后的篇幅当中会详细讲解,这里只简单讲解一下其中的推理。

    其实,要推理出非权力裁决制度,是非常容易的,对权力裁决制度反其道而行就可以推理出非权力裁决制度。比如,权力裁决制度之所以容易被收买是因为,权力被少数固定的几个人所掌握,反其道而行就是,让大多数人掌握和行使权力,这样,权力就无法被收买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收买尽天下的老百姓来做坏事,做坏事就是伤害老百姓,又怎么可能会是收买老百姓呢?所以,收买尽天下的老百姓来做坏事就是无法成立的悖论,也就是说,天下的老百姓是无法被收买的,既然天下的老百姓是无法被收买的,那么,我们就让天下的老百姓来行使裁决权力,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到无法被收买的裁决制度。这种由天下老百姓来行使的无法被收买的制度,我们称之为:非权力裁决制度或者叫民意裁决制度。

    让天下的老百姓来行使裁决权力,这在人类看来是一个笑话,是无法实现的,所以在历史上,通常是定期通过考试,选拔和任命一些有才能品德高尚的人,代表正义,代表老百姓来行使裁决权力,这种延续了几千年的历史现象就叫做科举制度。科举制度只是定期为官场输送了新鲜血液,整个社会的运作还是权力裁决制度,所以,任何一个朝代在权力裁决制度下,随着越来越多的权力被买卖,最终都会走向司法腐败泛滥,政权的寿命最多也就只有几百年。也就是说,人类几千年来都没有设计出来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制度,来维护政权的永久生命。那是因为哲学还没有进化到最高阶段,当第四代哲学出现以后,人类就可以设计出无法被收买的非权力裁决制度了。

    如何让老百姓来行使裁决权力?也就是民意裁决制度,在人类的历史上,虽然没有进行过详细的研究和探索,却做过一些尝试,比如,中国的一场运动,西方的全民选举制,欧洲在根除莱茵河水污染所实行的民间组织机构等等,都是对老百姓行使裁决权力进行过尝试,不同的是,中国的一场运动,把大量的裁决权力交给了老百姓,缺少制约诬告和冤枉的技术手段,最终导致冤假错案泛滥,形成动乱而失败。西方的全民选举制只不过是把裁决领导人的任免权力,交给了老百姓,只解决了政权的非流血性更替问题,其它的裁决权力并没有交给老百姓,而且是一种矮子里面选高子的裁决,不是好坏对抗性的裁决,而任何一种纠纷都是好坏对错的对抗性的裁决,所以西方的全民选举制,并没有把真正的裁决权力下放给全体老百姓,也就没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地方。但却蒙骗了全世界,以为这就是最理想的民主制度。有关这些详细的讲解将在以后的篇幅当中展开,这里只是一笔带过。

    把裁决权力完整的交给了老百姓,又能够不让老百姓制造冤假错案,这在人类看来是一个矛盾,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当每个人都拥有权力的时候,每个人都为所欲为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会制造冤假错案呢?所以,一定要有一个技术来制约诬告和冤枉以免出现冤假错案,那么,这个能够制约诬告和冤枉的技术是什么呢?其实非常的简单,这个技术就叫做双向制裁。在人类的历史上,人类所使用的一切制度都是单向制裁制度,包括法律制度,也是典型的单向制裁制度,它们只能制裁被告,不论是原告去冤枉被告,还是被告去故意侵害原告,审理过程非常的复杂,如果隐瞒证据或者销毁证据,或者收买法官收买证人,都可以影响和左右审判结果,所以,单向制裁制度是鼓励人们犯罪的,因为,当我去侵占别人利益的时候,打官司输了,我最多也就是退回所侵占的利益,如果打官司赢了呢?我不就是赚了吗?所以,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摔倒,而没有人敢去扶起来呢?因为摔倒了的人可以去诬告扶她起来的人,告赢了就赚到了,输了也没有损失什么,而去扶她起来的人,通常无法收集足够的打赢官司所需要的证据,而常常面临着做了好事,还要付出巨大的经济损失,最后就形成了全社会,没有人敢去扶摔倒的人这样的冷酷现实,所以,也就出现了前些天出现的一个视频,一个女子在斑马线上,在一分多钟的时间内被两辆汽车所碾压,而付出了生命,在其中的间隔时间内,路过的几十个人没有一个人敢去扶她,这就是法律制度这种单向制裁制度,所形成的后果。在法律制度下,做好人好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收集到足够的证据,需要有足够的财力来应付别人的冤枉,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法官质问,需要……,。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有谁还会愿意去做好人好事呢?所以在法律制度下,好人好事会逐渐消失。

    那么,该如何来解决诬告和冤枉,杜绝冤假错案呢?非常简单,使用双向制裁技术就可以了。法律制度是典型的单向制裁制度,我们所开发的这种新制度是典型的双向制裁制度,可以杜绝冤假错案。

    双向制裁制度的原理就是,没有审判程序,直接进入判决程序,判决程序就是前面所讲解过的动态判决,在宣布动态判决的时候,任何一个老百姓都可以加入自己所选择的诉讼一方,并与这方当事人享有相同的权利和承担相同的义务,双方当事人都承受着制裁,以人数多少为胜负,人数多的一方获胜并解除制裁,获得相应的权利和利益,人数少的一方为失败,无论动态判决宣布到哪一条制裁的时候,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宣布认输,并承受相应的制裁。所以,任何人所受的任何制裁都是自愿的,不是别人判决你的,而是你自己判决自己的,这非常的神奇,自己判决自己还有冤假错案吗?所以冤假错案就神奇般的消失了。人类具有自我保护规律,在动态判决下,以付出生命的代价,而获得不多的利益,促使人人都选择人数最多的那一方,这样,胜利的一方往往人满为患,输的一方往往人丁稀少,这时候就出现了邪不胜正的现象,所以就迫使输的一方主动认罪伏法,在宣布到哪一条动态判决的时候认罪伏法,就执行哪一条制裁,所以,这是自己制裁和判决自己,哪里会有冤假错案?

    按照设计,法律制度和我们的新制度都是执行绝大多数人的意愿,所不同的是,法律制度的设计是由法官来代表多数人来执行多数人的意愿,而我们的新制度不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是由绝大多数人直接行使和执行绝大多数人的意愿。而在现实中,法律制度的实行逐渐偏离了当初的设计,在司法腐败逐渐泛滥下,法官们已经不是在代表绝大多数人的意愿来执行法律制度,而是在代表钱和权的意愿来执行法律制度了。这种现象就叫做司法腐败。贯穿于古今中外的各个历史时期和朝代。而我们的新制度的判决,直接由绝大多数的人来执行绝大多数人的意愿,不受权力和金钱的左右,所以,我们的新制度直接根除了司法腐败。

    与法律制度相比较,我们的新制度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预先知道判决结果的制度,比如,在根除污染方面,如果企业主不敢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我们就可以预知到企业主在新制度的判决下必输无疑,反之,如果企业主敢于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我们就可以预知到企业主在新制度的判决下必赢无疑。这和法律制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法律制度下,你污染了环境,你不一定会受到制裁,比如,把证据隐藏起来了,把污水排到地下河之中,或者用自来水稀释达到达标排放,或者囤积起来,等到山洪暴发的时候,掘开污水的提坝,让洪水把污水带走,或者晚上排污,或者在环保局安插内线,或者直接收买环保局局长或者收买法官,等等,光是围绕着证据,你就有无数的方法来逃避制裁,所以,在法律制度下,污染环境并不一定会受到制裁。但是在新制度下,你再怎么隐藏证据都没有用了,因为新制度依据的并不是污染证据,当你存在污染的时候,不论你是喝还是不喝企业排出的废水,你都是死路一条,当你根除污染之后,面对任何人的检查都敢于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那么,面对任何一种方式的纠纷,全天下的老百姓都会支持你,你一定会赢。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一定会赢。

    由于新制度没有审理程序,只有监督程序和判决程序,是一个可以预知判决结果的非审理判决制度,而且是以企业主,敢不敢于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来判定诉讼的输赢,根本就不需要审理程序,淘汰了法律制度当中的复杂的难以预测结果的审理程序。所以,当任何一个老百姓去企业检查排污情况的时候,就已经预知到了诉讼的输赢,所以,在根除污染方面的诉讼,基本上是不会被启动的。也就是说,在新制度下,由于大家都预知到了诉讼的输赢,诉讼将不会被启动,没有污染官司可打,企业污染就会倒闭,企业不排污就能生存,这么简单明了的可以预知判决结果的诉讼,哪个排污企业敢去打呢?既然企业都不敢排污,都不敢去惹这种诉讼,那么就没有污染,老百姓又去告哪一家企业呢?所以在新制度下,污染案件和污染诉讼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企业要想生存下去,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根除污染,也就是说,在新制度公布之日起,污染就被从此根除了。但是法律制度却不一样,由于围绕着证据和法官的收买,没有人可以预知到法律制度的判决结果,所以,双方展开激烈的争夺,使得污染方面的诉讼越来越多,环境污染也越来越严重。所以,法律制度是不能根除污染的,我们的新制度没有复杂的审理程序,企业存在污染就生存不下去,所以,新制度可以在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

    我们从法律制度的权力裁决制度的这个环节来推理一天之内根除污染所需要突破的制度技术难关有:拦截冤假错案的双向制裁制度和可以预知判决结果的非审理判决制度。这在以后的篇幅当中会有详细的讲解。

    这样,我们推理出一天之内根除污染所需要突破的制度技术关口有:非条文制度的知识,动态判决的知识,法律制度前移的技术,终极证明,拦截冤假错案的双向制裁制度和可以预知判决结果的非审理判决制度。等等。当我们全部获得了这些制度技术上的突破,并把它们完整的组成一个新制度的时候,我们也就找到了一个可以在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新制度。

    为了让大家更详细的了解这种新制度,我们通过一个具体的污染诉讼的运作程序,来讲解这种人类梦寐以求了几千年而不可得的新制度。

    因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所以,全民都会去监督企业的排污情况,找到一家排污企业,对该企业的巨额罚款,就相当于挖掘到了一座金矿,这样,国家没有花费一分钱就免费的招募到了无数的人来监督企业的排污情况,这是法律制度所做不到的,新制度轻而易举就实现了,无数的人来监督全国的企业的排污情况。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要同时做好两件事情,企业排污就会输,监督人可以获得大量的财富,企业不排污就可以赢,监督人强行提起诉讼,就是诬告,反而会受到制裁。为了同时做好这两件事情,我们抛弃了法律制度当中的条文,证据,审理程序和法官这些东西来判定诉讼的输赢。因为这些东西满足不了做好这两件事情的要求,我们采用,企业主敢不敢喝企业排出的废水来判定诉讼的输赢,这样就使得诉讼的输赢谁都可以预判的到,企业主敢于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就证明没有排污和污染,天下的老百姓都会支持他,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这样的企业提起污染诉讼,这样就杜绝了诬告。当企业主不敢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的时候,监督人就可以来到该企业所在城市的裁决广场启动裁决程序,裁决程序由民间启动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

    判决程序非常的简单,当诉讼双方到场以后,由主持人直接宣判动态判决,如果原告希望获得100万罚款,就从100万开始起步,如果原告希望获得1000万罚款,就从1000万开始起步,比如,从100万开始起步,依次报出:罚款100万,200万,300万,400万……1000万,2000万,3000万……1亿,2亿,3亿……10亿,关押1年,2年,3年……10年,20年,30年,100年,死刑。

    这样的动态判决,以双方的人数多少为胜负标准,当企业存在污染的时候,当企业主不敢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的时候,面对一条河流沿岸的无数居民,企业主可以收买下多少个人来打赢这场官司呢?又有谁肯为了一点金钱,袒护企业主的污染行为,最终落得人财两失呢?袒护企业主的污染行为,在无数的老百姓面前,就相当于自杀,所以,当动态判决启动之后,被企业主收买的人在逐渐加强的制裁措施面前,纷纷瓦解,没有人愿意陪企业主走到死亡的终点,就算同生共死也于事无补,所以,这些被收买的人,纷纷倒戈而退出动态判决,在他们退出的那一刻的动态判决是什么样的条款,他们就将接受什么样的制裁,这是他们自愿选择的,相当于自己宣判自己的处罚,这样的判决是不会出现冤假错案的。

    所以,当企业有污染行为的时候,当企业主不敢喝下企业排出的废水的时候,在新制度下,注定了他必输无疑。这和法律制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法律制度下,企业出现污染行为之后,可以在证据和收买法官方面,在复杂的审判过程中,逃脱法律的制裁,所以,在法律制度下污染泛滥,这也就是全世界现在面临的污染泛滥的现实。

    但是,在新制度下,法律制度的漏洞,全部被堵上了,你想要隐藏证据?对不起,新制度依据的不是证据,你想要收买法官?对不起,新制度里面没有法官,只有你无法收买的全天下老百姓来判定胜负。

    正是因为,企业污染会得罪全天下的老百姓,而诉讼的判决,又由全天下的老百姓来判定胜负,所以,污染企业是无法打赢污染诉讼的,企业要想生存下去,只有根除污染才有出路。所以,当这种新制度已公布之后,全国的企业没有一家敢排污的,也永远不会出现一起污染诉讼,这就出现了颁布新制度之日起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奇观和现象。这个可以在某个地区,一个县城或一个市区或一条河的流域中试验而获得,做这个实验非常的必要和简单,但是在我的有生之年可能人类都不会去做这个试验,人类凭自身的智商,是永远也无法设计出这种新制度的,甚至是在我设计出这种新制度之后,人类也无法看懂,人类的智商是最让我着急的事情。

    虽然我可以设计出这种新制度,但这种新制度只能被发现,而不是被发明的。因为在宇宙当中,或者是在别的星球,这种新制度早就存在,只不过是在何时被地球人发现而已,就像万有引力一样,从宇宙诞生的时候起,万有引力就一直存在,只不过是在何时被地球人发现而已。

    所以,接下来我就需要去证明,在宇宙中或者是在别的星球,这种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制度一直存在,我们就需要去推理和分析在宇宙当中,制度的种类和分类。让地球人清楚的看到,在几千年来的人类地球历史上,是有一个制度上的空白,当我们寻找到这种制度之后,别说是根除污染,就是根除犯罪腐败和战争也是易如反掌的。

    所以,下一篇,我将讲解,宇宙中制度的种类和分类,为这种一天之内根除污染的新制度,寻找到一个出生证明和户籍,来证明这种新制度早在宇宙诞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和万有引力一样,在多少亿年前就在宇宙中存在,只不过是地球人没有发现而已。只不过是何时被地球人发现而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