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让人啼笑皆非的法律制度
2016-12-27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连载38

    今天看到的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自搬新址后,493名学生检出皮炎、血液指标异常等,个别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经检测,该校区地下水、空气均检出污染物。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三家化工厂,专家称校区受到的污染与化工厂地块上污染物吻合。

    这个报道只能说明法律制度拦截污染的失败,白血病就是癌症,由于法律制度的失职,无辜的学生有的已经得了白血病,估计生命也不长远了。

    人类使用法律制度的历史有几千年,尽管,在这几千年当中,法律制度从未交出过一份根除犯罪或者是根除腐败的成绩出来,但是,人类从来也没有怪罪过或者是质疑过法律制度,每一个朝代都是因为腐败越来越多而灭亡,但是,人类同样也没有怪罪和质疑过法律制度,而是怪罪人类的私欲导致了腐败和灭亡,但是现在,根据国土资源部公报,5年以来,地下水污染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仅2014至2015一年时间,地下水的不合格率就从61.5%增加到了80.2%。这也就意味着,我国超过八成的地下水污染严重,无法饮用。在污染情况最严重的宁夏自治区,100%的地下水水质无法饮用。内蒙古、辽宁、黑龙江、河南和湖北省的合格率也都不足10%。这可是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在我们眼皮底下,法律制度用了5年的时间,把地下水的不合格率从61.5%护送到了80.2%,这么活生生的事实还不能够证明法律制度的失职吗?

    由于法律制度的法律机构无法实施有效的监督,法律的裁决权容易被收买,所以就导致了法律制度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导致了,人类几千年的不断腐败亡国,也导致了现在的污染泛滥,地下水的关卡一路被突破,短短5年间,地下水的不合格率,从61.5%飙升到了现在的80.2%。如果这些数字还不能引起人类的警觉,那么,过不了多久,你或者你的亲人就会患上癌症,等你们因为癌症而痛不欲生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来,是因为法律制度没有拦截住污染而导致自己得了癌症的呢?如果你们不想有这么一天的话,现在就应该警觉起来,认认真真地考察法律制度。如果人类的智商还不足以去考察法律制度的话,也不要紧,我可以带领人类去考察法律制度。

    法律制度由于其本身的局限性,在拦截污染的时候,困难重重,比如,由于财力物力和人手不够的法律机构和环保局,无法对无数排污企业实施有效的监督,迫使法律机构和环保局在让企业排污和企业缴纳排污费让企业排污的2选1之中,选择了企业缴纳排污费让企业排污的制度,这明明就是法律制度在污染面前打了一个大败战,却伪装成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并给了老百姓一个交代:每年投入多少个亿来治理污染。如果法律制度真的可以成功拦截污染,还需要花一分钱来治理污染吗?明明是失败者和污染的帮凶,却表现得像是一个成功者和仁慈者,这难道不让人啼笑皆非吗?

    当污染出现无数种变异的时候,法律制度连一种污染变异都对付不了,无法抓到这些污染的证据,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企业向鱼塘排污,导致70亩水塘的鱼死光的污染证据,结果一化验,该企业是达标排放,那么,70亩鱼塘的鱼是怎么死光的,是淹死的吗?让人啼笑皆非。

    当老百姓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收集污染证据,好不容易才找到环保局长,却发现环保局长和该污染企业称兄道弟吃喝玩乐,如果环保局长被污染企业收买了呢?老百姓去告污染企业不是自投罗网吗?是不是让人啼笑皆非?

    当老百姓无法忍受雾霾,而向环保局长投诉的时候,发现环保局长因为雾霾致病,正住院治疗,环保局长是雾霾的受害者,他该向谁投诉?是不是让人啼笑皆非?

    当老百姓找到了污染的证据,也找到了没有被收买的环保局长,这下是不是可以制裁排污企业拦截污染了呢?可事实的结果,同样让人啼笑皆非,因为,这是跨省排污,受害地区的环保局长没有执法能力,请看报道:

    前方不远处的山头就是“浙”姓养殖场

    在江西上饶市玉山县岩瑞镇的东北面,有一座山头,只要翻过这座山头,就到浙江省的江山市辖内。

    从江西省到浙江省,仅是“几步路“的距离,然而对当地百姓而言,这段路污水横流,危机四伏。

    今年初,一个浙江人在这座山头开办了一家“天蓬畜业有限公司”,投产后不久,流出的污水首先污染了一口30多亩的鱼塘,一夜间,水塘上飘满了死鱼全,鱼塘再无生机。

    污染源在浙江,受害者却是江西人,更为关键的是,污水已经渗透到地下,开始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用水。对这样的“跨省”污染企业,玉山县环保局在实际执法中受到制约,为回避这种尴尬,对民众的诉求甚至出现装聋作哑。

    养猪场致三十亩鱼塘死光光

    7月22日,晴。这天一大早,大江网记者从上饶市玉山县岩瑞镇出发,往东大约5公里左右,来到了大园地村。在村子的最北面,有一口水塘,面积达30亩以上,当地人称之为“油草塘”。

    眼前的这口水塘,水面上有一片绿色的漂浮物,水面污浊不堪,看不到任何鱼苗,了无生机。

    村主任魏远亮站在水塘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头说,“过了这个山头,就是浙江省江山市”。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在山头上有一座棚子。

    “那就是江山市的天蓬畜业有限公司,刚好在浙江省境内,从那边过来百多米,就是江西境内。”魏远亮解释,这个水塘本来水色清澈,养了不少鱼,而现在变得如此污浊,完全是由“天蓬公司”所造成的。

    从当地村民口中记者了解到,这是一家饲养生猪的企业,规模很大,养殖生猪的规模高达上万头,今年初才正式投产,自此后,每天都有大量的污水被排出。

    大园地村姜乌村小组的魏先生就是这个水塘的承包者。他透露说,“但是这个公司并没有将污水进行处理,而是直接将污水排到了江西这边。”

    由于这个山头的地势比较高,污水从“天蓬公司”排出后,顺着地势就直接流向了这个水塘。“我承包这个水塘好几年了,里面一直都养殖了大量的鱼,今年初随着污水的流入,水塘变成了一滩死水。”

    魏先生说,他年初的时候投放了几千斤鱼苗,没过多久,发现这些鱼苗全部死光了,整个水面上都漂着死鱼,雪白一片,非常可怕。魏先生立即到上游去寻找原因,结果发现是“天蓬公司”在排放污水,从这天气,他和村里的干部不断找到对方交涉。

    村主任魏远亮证实,“天蓬公司”在当时并不否认排污的事,称公司刚刚投产,排污设备还没有到位。在今年四月,经过双方协商,“天蓬公司”给了魏先生一笔赔偿款。双方达成一致后,此事也算是平息下来了。没想到的是几个月后,“天蓬公司”排污一事又再起波澜,并且越演越烈。

    村民称生活用水已遭污染

    和大园地村多数村民一样,村民魏远有以务农种田为生。就在7月初,也就是“天蓬公司”污染事件三个月之后,魏远有发现田间的水慢慢变得浑浊。

    “严重的时候田间的水都是黑色的,我们务农回来,皮肤都痒得很。”魏远有表示,起初他们也没有太在意,可最近些天来,他看见自家的生活用水开始变得浑浊不堪。

    7月23日,在村民们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大园地村的田间,这里地处水塘的下游,距离“天蓬公司”10分钟路程。显而易见的是只要是“天蓬公司”流出的水,都会顺着水塘一路往下流,水流途径的地方不仅有农田,还有村里的一个供水站。

    在供水站的蓄水池,魏远有打了一桶水上来,能清楚看到里面漂浮着不少污浊物。村民们表示,这些水就是从污染的水塘里流出来的。

    “以前这里的水非常清澈,一眼都能看到蓄水池的池底,而现在满是污渍,水还发臭。”

    记者在现场感受到,水中除了有污浊物外,还散发着一股臭味。就在这口蓄水池旁边,有一跟水管,直接通往各家各户家中的水龙头,供应者村里上百户村民的生活用水。

    “这只是我们村小组的供水站,在地势更低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型的供水站,那个供水站负责提供旁边两个村的生活用水,用户有两三百户。”魏远有说,现在家里的水和农田里的水变质之后,大家喝水做饭,都要煮上好几遍才敢使用。

    7月初,魏远有的儿子大学放假回来,发现水变质之后,说什么也不敢在家喝水,而是直接购买矿泉水饮用。而同村的赖国勇,发现这一情况后,也是每天“舍近求远”,到其他村去挑水回家使用。相对于这些年轻人而言,村里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只有“硬着头皮”饮用这些被污染的水源。

    随着水质污染越来越严重,村民们把矛头都指向了“天蓬公司”。大家都担心这里继续遭污染下去,会对民众的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影响。大园地村的党支部书记吴利群对此也非常担忧,她说“油草塘”起到的是养殖、供水及灌溉的作用,水塘往下游处还有一个水坝,一旦水塘遭受更严重的污染,等到干旱时节,水坝一旦打开,污染会越来越严重。

    排污企业下方污水横流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记者翻过山头,来到了地处浙江省境内的“天蓬公司”,见到几名工人正在忙碌。这些工人表示,并不清楚污染的具体程度,但在上个月,听说公司开始安装了排污设备。

    这之后,记者和“天蓬公司”所在地的村委会干部取得联系,对方答复说,“天蓬公司”公司安装了排污设备,对其他的一概不知。

    大园地村的党支部书记吴利群说,早在水塘里出现死鱼之后,他们就积极和“天蓬公司”进行了交涉和沟通。“由于跨了省界,对方对我们提出的问题很不买账,甚至不愿意搭理我们。”

    跟着村民们一起,记者在这家公司的下方看到一条小水沟,到里面的褐色和黑色,水流的途径之处有大量的泡沫。水沟中和两个蓄水池中的水也是污浊不堪。据村民们说,他们亲眼看见水沟中堆放过死猪,而这里的水,正是从“天蓬公司”流出,顺着水沟流进“油草塘”。

    县环保局对染污称不知情

    由于地处两省交界处,污染源在浙江,受害者在江西,这样的跨省纠纷,让当地村民力不从心。

    当地村支书吴利群说,在去年底,他们就多次找到玉山县环保局反映情况,但是环保局一直没有派员处理。

    7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玉山县环保局环境监测大队,一位苏姓副队长接待记者时说,他至今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我们从来没有接到关于大园地村的投诉。”

    大园地村民则说,早在半年前,岩瑞镇将村里污染的事情报告给县环保局,当时负责此事的是环境监测大队一位廖姓领导。

    当记者提出要采访这位廖姓领导时,苏副队长表示此人并不在单位,相关领导“都外出办公去了,这件事我会记录下来,并向领导汇报。”

    最后,这名苏副队长对记者说,“这件事不用麻烦其他领导,有关大园地村的污染事件,我们会进行调查处理。”

    从污染事件发生到至今已经近半年,环保部门除了口头承诺外,没有做出出任何处理措施。

    “跨省”执法让县环保局“头疼”

    不光在大园地村被爆出污染事件,在玉山县这样的两省交界处,以前还发生过多起“跨省”污染事件。县环境监测大队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在这种两省交界处,浙江辖内很多污染企业特意选择在这里排污。

    “大多数都是污染源在浙江省辖内,受害的却是江西人,由于跨省之后我们没有执法权,很容易遭遇尴尬。”据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他们以前进行这种“跨省”执法时,对方根本就不配合。“被对方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我们没有办法进行取证。”

    这种“跨省”污染的事件处理起来,不光难度大,且耗时长。据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按照正常的流程,应该是县环保局发现情况后,立即向县政府汇报,由县政府逐级上报至省里,再由江西省环保局和浙江省环保局进行沟通协调,然后通过浙江省环保局一级级下达通知,由污染源所在地的县环保局进行处理,最后,由江西和浙江两省的县级环保局共同联合执法。

    “由于程序麻烦,出现污染的情况后,往往是受害者和污染企业协商赔偿。”玉山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企业继续排污,甚至严重影响居民生活用水,执法部门肯定会积极进行处理。

    7月24日下午,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吴利群表示,近期,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就会来到大园地村进行水质取样,为处理污染企业收集证据。

    临走前,记者再次来到大园地村的供水站前,看到污染在继续缓缓下流,前方则是玉山县城。村民们感叹,对这种贻害无穷的污染,有关部门现在不处理,受害的只是当地的村民,等哪天污水流到了县城,再来处理或许为时已晚。

    法律制度有天生的两大缺陷,一个是对污染的无效监督,一个是容易被收买,下一篇,我们讲解法律制度容易被金钱收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