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为什么要质疑法律制度?
2016-12-26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连载36

    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报道:《中国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威胁不适合人类饮用》,所有的人看到这个报道后,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其实,问题就出在法律制度上,人类不是使用法律制度拦截污染吗?怎么现在却告诉我们,中国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威胁不适合人类饮用?法律制度干什么去了?我不知道人类对于法律制度无能的容忍限度是多少?也不知道人类对于法律制度的质疑的限度是多少?如果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而不能饮用,还不能引起人们对法律制度的质疑,那么,超九成超十成呢?如果真的到了超十成的地下水遭受污染而不能饮用的话,那么,我们就剩下只有雨水可以喝了,再污染下去,连雨水都需要消毒才能饮用了,就算到了这个地步,可能我们还不会质疑法律制度,除了愚昧无法解释。

    西方国家在这方面,比我们智慧得多,当欧洲的莱茵河,由于严重的污染,河水发黑发臭鱼虾死绝成为欧洲的下水道,在无数老百姓的抗议下,欧洲国家开始反思和质疑法律制度,开始尝试把监督权和裁决权从法律部门移交给了老百姓的民间组织,而创立了一种新的与法律制度完全不一样的新制度,最终在极短的时间内,根除了莱茵河的水污染,使莱茵河的水质量达到了饮用水的标准。巴顿将军面对降落伞质量引发伞兵死亡的事故,他也没有选择使用法律制度,也是使用了一种新的制度,最终,使降落伞的质量达到了100%的合格率,再也没有出现伞兵跳伞死亡的事故。

    为什么?我们到了今天,依靠法律制度使得中国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而不能饮用,也没有引发我们对于法律制度的质疑呢?为什么面对同样一个污染的问题,我们的智慧比西方的智慧就要相差几百年呢?我们就真的这么愚蠢吗?我们就从来不敢怀疑和质疑法律制度吗?我们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法律制度的无能把不能饮用的地下水从零引到了现在的超八成,再从现在的超八成引向未来的超九成,超十成,最后变成了大家靠雨水生活,再最后变成了到国外去买水喝……不敢想象,就算是真的到了这一步,可能我们依然不会质疑法律制度,这种愚蠢无法解释。

    前面讲解过,如果有1000万家排污企业,就需要至少是4000万个行政人员来监督他们的排污情况,才能形成有效的监督,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这一点,所以,法律机构和环保局对于无数排污企业的监督就是无效监督,这种无效的监督就导致了,无数企业采用无数种方式来排污,这就是污染的无数种变异,财力物力人手有限的法律机构和环保局无法有效应对排污企业的任何一种污染变异,而迫使法律机构和环保局,由拦截企业排污退让到了收取企业的排污费,让企业达标排污的无奈境地,这显然是一曲双簧戏,因为,法律机构和环保局既然无法拦截企业排污又怎么可能可以拦截企业超标排污呢?如果法律机构和环保局可以成功拦截企业超标排污,为什么就不把这个标准设置为零而实现对企业排污的成功拦截呢?所以,这些简单的推理,可以使我们看到这不过是一曲双簧戏而已,一切都是假的,当然,人类是看不出来的,也是不会相信的,只不过是,当莱茵河变成了欧洲的下水道之后,欧洲的国家才开始反应过来,法律制度真的拦截不了企业排污,于是他们质疑和抛弃了法律制度,创新了新的制度,把监督权和裁决权从法律机构移交给了老百姓,并成功地根除了莱茵河的水污染。

    对于法律制度法律机构和环保局收取企业的排污费,让企业达标排污的事情,本来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笑话,只不过是人类看不出来而已,我们可以打一个比方,看看大家能不能看出来,从前有一个国家,国家的管理者(法律制度)销售一种可以用来刺人和杀人的刀(污染),但是,有个规定就是,对于凡是前来买刀的人(排污企业),需要预先缴纳一笔医疗费(排污费),缴纳了医疗费(排污费)之后,买到了这种刀的人(排污企业),就可以随便刺人和杀人(污染)了,如果我们(老百姓)不小心,被他们(排污企业)刺伤了(污染或者中毒),我们(老百姓)去找国家的管理者(法律制度和机构),国家的管理者(法律制度和机构)会说:“你放心,我早就收到了他们预付的医疗费(排污费),来给你治疗(排污费专款专用用于治理污染)”,最后就演变成了,我们现在身上有八成的地方被刺成了腐烂变质(超八成的地下水被污染而不能饮用)。有这样管理国家的吗?这不是笑话是什么?为什么人类还不肯醒呢?为什么人类还不敢质疑法律制度呢?法律制度让我们超八成的地下水被污染而不能饮用,这种毁灭人类的业绩,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去质疑它吗?难道这种现实只能迫使人类去移居到别的星球而放弃地球也不能迫使人类去创新制度吗?难道人类因为污染而放弃地球,也不肯去创新制度吗?难道人类真的就认为法律制度是终极制度吗?难道人类就真的认为,法律制度是宇宙通用的制度吗?难道人类就真的认为,不存在超越法律制度的新制度吗?希望人类能够有所思考,不要再一直愚昧下去。

    我们还是来看一看这个报道,《中国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威胁而不能饮用》

    水利部最近公开的2016年1月《地下水动态月报》显示,水利部于2015年对分布于松辽平原、黄淮海平原、山西及西北地区盆地和平原、江汉平原的2103眼地下水水井进行了监测,监测结果显示:IV类水占32.9%;V类水占47.3%,两者合计占比为80.2%。值得注意的是,IV类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已经不适合人类饮用,V类水污染就更加严重。这也意味着,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威胁。(据2016年04月11日 每日经济新闻)

    近日,水利部公开了2016年1月《地下水动态月报》,月报披露了2015年对全国各地2103口地下水水井的监测数据。监测结果显示IV类水占32.9%,V类水占47.3%,两者合计80.2%。

    我国水质标准分为五类,前三类水质为适于饮用的合格水质。IV类水为工业用水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V类水为农业用水及一般要求的景观用水。这也就意味着,我国超过八成的地下水污染严重,无法饮用。在污染情况最严重的宁夏自治区,100%的地下水水质无法饮用。内蒙古、辽宁、黑龙江、河南和湖北省的合格率也都不足10%。

    这不是地下水污染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早在2011年,中国城乡超过五成地下水受到污染就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环境保护部制定了《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以加强对地下水污染的防治。然而根据国土资源部公报,5年以来,地下水污染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仅2014至2015一年时间,地下水的不合格率就从61.5%增加到了80.2%。

    尽管在水利部水资源司的回应中,全国4748个城镇饮用水水质达标率为86%,这份数据作为对“浅层地下水”的监测结果,并不会对地下水饮用水水源主要取自“深层地下水”的城镇地区带来巨大影响。但根据卫生部对全国农村饮用水的调查,全国农村生活饮用水的水源75%为地下水。严重污染的地下水,使得中国逾6亿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面临严峻挑战。

    据水利部统计,中国农村中约有1.9亿人的饮用水中有害物质超标。6300万人的饮用水中氟超标,约200万人的饮用水中砷超标,约3800万人饮用苦咸水。长期饮用这些不合格的地下水,将对人体的骨骼、皮肤、肠胃等带来巨大伤害。此外,在血吸虫流行病区还有1100万人面临饮水不安全的问题。

    与此同时,严重的污染只是地下水资源问题的一部分。因为水源短缺而过度开采地下水的情况也变得越来越严重。超采正在导致地下水水位快速降低,带来河流断流、地层下陷等等诸多隐患。由于过度开采地下水,我国北京、上海、天津等许多大、中城市都已经出现了地面沉降的问题。

    这恐怕是今日中国最令人不安的消息,让人不由自主想起2013年2月22日马云在亚布力论坛上的那段揶揄,“这次北京的雾霾,我特别高兴,我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因为特权阶级他们有特权的水,这次没有特级的空气了,他们回到家同样会面临老婆孩子的指责。”

    超八成地下水不适合人类饮用,意味着水资源危机已经演进成水污染危机,绝大多数人无法逃避,不得不为基本的生存环境抗争,争取为子孙万代留一口能饮用的水。

    这些年来,在中国式乡愁里,令人揪心的是母亲河的沦陷,滋养世世代代中国人的母亲河,在无数游子的心目中成了追忆。有过改革开放前后乡村经历的人,都留下了野泳的人生烙印,几乎每一条河流、每一口池塘都是天然的泳池和水缸,田间地头掬水解渴是普遍的乡村景观。

    笔者在《大国空村》调查采写过程中,目睹没有工业的家乡村庄河流、池塘变了颜色,找不到一处可以饮用的地表水,曾出现“灌了河水的秧苗大多枯死”。我的家乡村庄是中国大地水环境污染的一个缩影,在朋友圈和读者群中引发了强烈共鸣和共同忧思。

    当年教科书说我们绝不走西方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而今,行走在欧美大地,水龙头的水多是直饮的,而我们把桶装水变成了单位和家庭标配,审思中国式水污染危机,许多人在问,我们该怪谁?

    20多年前,正是珠三角招商引资的黄金时节,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喊出了“发展经济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水库和山林”。同样在这座城市,一位主要领导急乡亲所急,为了扭转偏僻家乡乡镇的落后面貌,特批家乡建了一个所谓环保型化工产业园。结局是可以想象的,前述的乡镇留下了绿水青山,后述的乡镇换来了疾病暴增。

    不同的发展理念,带来了天差地别的环境资源现状,但在经验与教训的取舍之间,许多地方选择了招商引资的饥不择食,打着环保型旗号引进污染型项目,在GDP迷思中,以不计后果的追赶型发展,把资源环境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公众看到的是扭曲的政绩观。

    这些年,许多地方资源环境承载力早已达到极限,向地下排污,让沙漠纳垢,屡屡成为爆炸性新闻。

    一个污染型项目建起来,可能让一条河流变黑;一条饮用水道上中游出现环境污染,可能意味着中下游流域喝不到干净的水。在一个相互关联的生态系统中,一城一地一项目的破坏性建设,可能产生环境污染链式反应,将环境污染嫁祸于人,以相互投毒的方式,完成对同类的最后一击。

    回到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透过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们看到一代人的自我放纵。从什么时候开始,乡村的宴席换上了一次性碗筷杯盏,乡亲们连碗碟都懒得洗了;菜篮子变成了博物馆的珍藏,难以降解的塑料成了大地公害。生活方式变了,人们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制造垃圾,把自己也变成了垃圾的一部分。

    为了一个时代的欲望,我们把人类生存必需的干净空气和水变成了奢侈品,只能对着历史和未来说愧疚。扪心自问,现实还能给予我们改过自信的机会吗?

    有关污染问题的知识,有许多,需要慢慢讲解,下一篇我们将讲解,

    把权力还给老百姓,详细讲解权力,因为人类不懂什么是权力和如何合理使用权力,人类几千年来只知道如何垄断权力,制造社会失衡,然后革命,再制造垄断权力然后再社会失衡,再革命……乐此不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吴辉:核安全法,绑架国家
    2016-11-21 20:09:31
    2016/12/26 20:36: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