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德国治理水污染的成功实例与法律制度前移
2016-12-15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连载13

    本来我以为人类不懂法律制度前移和未知制度,但是,在看了西方发达国家成功治理水污染的事例之后,才知道,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法律制度前移和未知制度的萌芽。当然,国人对此的研究却只停留在法律制度的层面,以为,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成功治理了水污染是因为出台了什么高明的法律制度和法律条文,国人远不知道法律制度的前移和未知制度等等这些先进的知识。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有证据的。我来举一个证据,用法律制度来对付排污企业,如果国家有1万家排污企业就需要至少是4万个行政人员每天轮流不间断来监督排污企业,国家有1000万家排污企业就需要4000万个行政人员来监督,而不可能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组织起4000万个行政人员来做监督工作,所以,这就是法律制度面对污染的无奈。而当西方发达国家在经历了漫长的治理水污染的制度摸索过程和在不断的制度创新过程中,最后,他们竟然利用新制度成功地解决了对排污企业有效监督的问题,这就是民间组织对排污企业的监督,这样,任何一家排污企业的周围都有老百姓在生活,所以,不管这个国家有多少家排污企业,不管是1万家还是1000万家排污企业,民间组织都可以毫不费力地组织起4万个或者是4000万个或者是你想要有多少个就会有多少个民间老百姓来监督排污企业。而这些自发的民间组织是不需要政府的一分钱工资,他们之所以愿意主动去监督排污企业是因为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环境,健康和生命。而不需要政府出钱的有效监督组织。只不过是,政府会给这些民间组织一定的权利,比如监督,计算和上报处罚建议等等。他们甚至都没有制定法律制度的权利。所以,他们实际上是不在法律制度的范围之内,只能算是新制度或者是法律制度的前移或者是未知制度的萌芽。

    西方发达国家在经历了惨重的污染教训之后,通过近百年才逐渐摸索出了这些新制度,这些新制度轻易就解决了法律制度无法解决的人员监督问题,当然,新制度不仅仅体现在监督人员的解决方面,还有很多方面是法律制度无法做到的而新制度却能够轻易做到的。但是,这些新制度也不过是未知制度的一点萌芽而已。从这些新制度过渡到未知制度可能需要人类千万年的时间才有可能会摸索得到。其中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比如,德国在上世纪就利用新制度成功治理了莱茵河的水污染,使之达到了饮用水的标准。但是,德国的其他污染并没有达到这么高的解决效率,污染依然不断,2011年著名的德国二恶英污染事件。二恶英污染事件曝光后,为遏制污染扩散,德国政府(当年)本月7日临时关闭4700多家农场,禁止受污染农场生产的肉类和蛋类产品流入市场。其中绝大多数遭整顿的农场位于下萨克森州。由此可见,德国虽然是利用新制度成功治理好了莱茵河的水污染,但是,这种新制度无法在所有的污染领域通用,所以,德国并没有成功解决和根除污染,所以,这些新制度只不过是一种智慧或者是法律制度的前移或者是未知制度的萌芽,而不会是未知制度的全部。而国人在法律制度中徘徊也远未达到德国新制度的创新认识,可能,光是一个民间监督组织就够国人模拟上百年也不一定会模拟成功。因为,国人不擅长创新。特别是制度方面。更加不知道,德国人在治理污染方面早已经跳出了法律制度的范围,让法律制度进行了前移并创新了新制度。德国人的这些思维,国人不思考很多年是无法弄懂的。

    我们来看看德国成功治理水污染的范例吧。从中去领悟西方发达国家在治理污染方面的智慧,创新制度、法律制度前移和未知制度的萌芽等等新知识。我们可以看到除了一个民间监督组织,还会有哪些新事物新知识在等着我们去研究。

    网上去搜一下,结果,有点搞笑,国人对德国人成功治理莱茵河的研究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有多个版本,至今也没有统一的定论。明显是研究不到位。

    我们看一下这两个版本

    1莱茵河水污染治理给我们的启示

    莱茵河流经瑞士、德国、法国、卢森堡、荷兰等9个欧洲国家,是沿途国家的饮用水源,但是,莱茵河曾经一度因为水污染,被称为“欧洲下水道”、“欧洲公共厕所”。

    在20世纪50年代初莱茵河水还很清澈,人们可以在河里游泳、钓鱼,但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由于德国开始了大规模的战后重建工作,大批能源、冶炼企业同时向莱茵河抽取工业用水,同时又将大量工业废水排进河里。莱茵河水质因此而急剧恶化。在莱茵河水污染最严重的上世纪70年代,城市附近的河水中溶解氧几乎为零,鱼类完全消失。

    为了治理莱茵河水污染,1963年,包括德国在内的莱茵河流域各国与欧共体代表,在保护莱茵河国际委员会范围内签订了合作公约,奠定了共同治理莱茵河水污染的合作基础。保护莱茵河国际委员会制定了相应法规,对排入河中的工业废水强行进行无害化处理。为减少莱茵河的淤泥污染,还严格控制工业、农业、生活固体污染物排入莱茵河,违者罚款,罚金50万欧元以上。保护委员会下面设置若干个专门工作组,分

    别负责水质监测、恢复重建莱茵河流域生态系统以及监控水污染源等工作。

    莱茵河治理水污染的成功,是因为莱茵河流域各国的有效协调合作才达到的。莱茵河由莱茵河保护委员会管理,委员会主席轮流由各成员国的部长担任,但这却是一个民间组织,从来没有制定法律的权力,现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仅仅12人。但就是这样一个松散的小组织,却有条不紊地管理着莱茵河。

    12人之所以能够管好莱茵河,一是由于各成员国对莱茵河水污染的认识都很明确;二是决策会议少,执行会议多。莱茵河委员会的最高决策机构为各国部长参加的全体会议,每年召开一次,决定重大问题,各国分工实施,费用各自承担;三是每隔两年,保护委员会还将就每个国家实施建议的情况作一个报告,这是对成员国施加的一个无形力量;四是管理制度通过精心设计,虽然主席轮流转,秘书长却总是荷兰人。因为荷兰是莱茵河最下游的国家,在河水污染的问题上,荷兰人最有发言权,最能够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上说话,更重要的是处于最下游的荷兰,受水污染危害最大,因此,对于治理水污染最有责任心和紧迫感。

    经过莱茵河流域各国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莱茵河水污染治理终于取得成功,莱茵河恢复了生机。2002年年底调查表明,莱茵河已经恢复到二战前的生物多样性水平。从此,莱茵河水污染治理成为世界环境保护的典范。

    我们再来看另一个版本

    2从莱茵河水常青看德国的污水治理之道

    德国莱茵河素以清澈闻名,莱茵河畔,一直以来,大大小小企业不少于3000家,它们产生的污水也绝不会是少量的,然而,莱茵河的水为什么总那么清澈呢?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企业界看来,污水处理都是一种成本负担,因为要处理污水,就势必要采购大量设备和仪器,增加用地并且建设工程,还要长期配备人工和电力、物力,可谓消耗不小。

    然而,对于德国的企业来说,处理污水却并不意味着增加成本负担,而是一种能够收取回报的产业投资!以德国最大的内陆港,杜伊斯堡市里的两家大型药品厂和一家造纸厂为例,这三家企业都没有在自己的厂区兴建污水处理系统,而是合建了一家污水处理厂,这是一家独立的股份制污水处理厂。药品厂和造纸厂共占其中的67%股份,政府占其中的33%的股份,污水处理厂由政府派人管理和监督。

    这样一来,原先是由三家企业各自承担的一套完整污水处理系统,就变成了三家合力承担。

    接下来,附近有新的企业成立或者有企业准备新建污水处理系统,政府就会向他们提议不必自己兴建,只需要挖一条管道把污水排进那三家企业合力开发的污水处理厂就可以。

    虽然,这些企业今后每年得要交一笔为数不多的费用,但与兴建处理系统所需要的经费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而污水厂所收到的这笔费用,就是它所创造的效益了!

    同时,那些处理干净的水又会被三家企业循环利用,或者按照需求,用低于地下水的价格出售给当地的园林和绿化部门,以及一些企业和庄园,作为工业和农业用水,这又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同样以杜伊斯堡市为例,这座拥有53万常住人口的城市,每年要产生约数千万吨的生活污水,如果这些生活污水直接排进莱茵河,相信莱茵河水将很快变成黑色。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杜伊斯堡的市民生活用水也是要进入污水处理厂的,科学合理的地下管道,会将整个城市的生活用水引向各个污水处理厂。

    当然,市民并不是无偿地享受这个待遇,他们在缴纳水费的同时,还得根据各自的使用量交纳50%的污水处理费,对于这笔有明确用途的增收费用,德国境内无一人提出反对!这个增收的费用,又成了污水处理厂的收入。

    因为有利可图,所以德国的企业都非常乐意于兴建污水处理厂,再次以杜伊斯堡市为例。到2010年,全市范围内已经有30座大型污水处理厂,还有更多的企业申请兴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政府只能下令暂停污水处理厂的申批!

    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处理方式下,结果也变得迥异和有趣:许多国家的企业把污水处理当成一种负担(事实上也的确是一种负担),能拖就拖,能瞒就瞒,甚至有不少企业在建了污水处理系统后,仍要悄悄挖一条管道把污水排进江河;而德国的企业却把这看成一种赚钱之道(事实上也的确能产生丰厚的利润),非常积极地去做,甚至是相互争抢着去做!

    这样,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同样做为一个国家的母亲河的长江黄河,为什么会是那么的“污不忍睹”了!

    杜伊斯堡市长阿道夫·绍尔兰德曾经说过:“如果一提公益就意味着你将为之而付出巨大的代价,显然这不是真正的公益,因为最起码你已经为此而承担了损失!所以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呼吁人们主动去做公益事业,也不是施加更大的压力逼迫人们去做,而是用我们的智慧去规划和部署,让公益事业也成为一种利润事业,从而实现真正的公益!”

    这两个研究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样,分别摸到了德国莱茵河治理的一个方面。比如,第一个文章是研究了莱茵河治理过程中产生的一个12人组成的民间组织。第二个文章研究了对莱茵河排污的企业,争相建立或者加入污水处理系统。使得污水全部被有效除污。另外,还有日本研究人员所研究的德国治理水污染的相关法律原则即“谁污染谁治理”。等等。

    以上的各种对德国莱茵河污染治理的研究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样,但这并不要紧,我们把这些研究片段组合起来,就可以看到完整的大象了。

    德国的莱茵河的污染为什么能够在新制度下可以被成功治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