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特朗普是21世纪地缘政治的灾难吗?
2020-11-06
字号: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说到:前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的灾难,而特朗普说到:中国加入WTO也是地缘政治的灾难,因为这导致了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衰退。那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难道不是21世纪地缘政治的灾难吗?因为他在全球化的时代,却倒行逆流,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趋势下,鼓吹“美国优先”,力图维护美国的霸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需要全球团结一致,共同应对之时,却不断制造分裂。他口口声声讲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是结果不仅搞乱了世界,而且也搞乱了美国。

    彼得·德鲁克在《经济人的末日: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认为上世纪二十年代与三十年代德意法西斯主义与极权主义的兴起是欧洲社会及其政治结构瓦解的结果,是一种丧失政治信念的结果,是欧洲民众政治异化的结果。这是一个群众绝望与恶魔再现的时代,信仰幻灭,社会与政治结构瓦解,欧洲社会再度变得非理性,险恶,令人无法理解,无法掌控,毫无意义又变化无常。德鲁克认为:群众的绝望,就是理解法西斯主义的关键。同样,群众的绝望也是理解特朗普与民粹主义的关键。我们不能说特朗普代表了处于绝望中的群众利益,但是他无疑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革命,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革命所达到的高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拉响了警报。1996年世界最富裕的358人的资本净值“相当于世界最贫穷的45%(23亿人)的收入之和”。1998年世界最富裕的200人在过去的4年里资本净值翻了一番,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其中最富裕的3位顶级富豪其资产超过了全部最不发达国家及它们的6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之和。发达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在最近的三十年里,90%的美国人口总收入增长了约15%,而1%最富人群的总收入则增长了150%。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2008年7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

    3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西方社会的潮流又要转变了,这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它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那么,民粹主义会成为美国与西方社会合法性的基础吗?抑或民粹主义只是原有社会合法化危机的结果和表现呢?显然,民粹主义不是危机的根源,而是危机的结果;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疾病的症状。民粹主义无法创建新秩序,新价值观和新社会秩序来取代已经崩溃的秩序,价值与信条。特朗普看到并利用了问题,但是他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特朗普他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旧的秩序瓦解了,但是又无法从旧基础设计出任何新秩序,结果就是一片混乱。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