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
2020-07-13
字号:

    ——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世界?

    新冠疫情无疑将深刻影响世界,大多数人认为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它将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其程度不亚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全球化将终结,中美关系将陷入比自由落体还糟糕的危局。但是,也有人认为大乱之后必有大治,比如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都进入了一个相对和平与相对进步的时代。那么,新冠疫情将如何倒逼社会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呢?

    首先,将倒逼市场与政府和国家关系的再平衡,由此进入一个相对进步的时代。比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当时在欧洲最时髦的一句话是:“我们都是社会主义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时髦的一句话是:“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那么,新冠疫情之后,最时髦的话又会是什么呢?可以说目前危机的根源与其说是新冠疫情,不如说是新自由主义,疫情只是进一步加剧了原有的危机。上世纪70年代中期,新自由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标志凯恩斯主义的终结,它是西方制度的又一次大转型,或者说是一次大逆转,其目的是要拯救西方文明。当时无论是经济学家米塞斯,哈耶克,还是后来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认为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从19世纪下半期随着福利国家的产生,在西方就已经开始走向衰退,这是西方文明的悲剧,西方文明的复兴有赖于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理念与体制的复活和重建。但是,结果无论是英国的撒切尔主义还是美国的里根主义都失败了。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新自由主义不再讨人喜爱了,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发展中国家相互竞争,但胜负已定,那些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没能赢得增长大奖。” 他指出,“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目前,民粹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那么,民粹主义会成为美国与西方社会合法性的基础吗?抑或民粹主义只是原有社会合法化危机的结果和表现呢?

    其次,将倒逼超级全球化与国家化关系的再平衡,全球化不会终结,但所谓超级全球化将被代之以有限全球化,从而在全球化与国家化再平衡的基础上重建世界经济秩序。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那么,到底是谁剥削了谁?事实上,全球化从一开始也有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两面,鼓吹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看到了好的一面,所以认为那些反对全球化的人其实已经过得更好了,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因此,处理他们的不满情绪应该是精神科医生而不是经济学家的事。但是,反对全球化的人看到了全球化不好的一面,所以认为该接受治疗的是那些新自由主义者经济学家还有那些政治精英。因为不争的事实是全球化与产业转移让许多人失去了工作,他们并没有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他们的生活未能获得改善而是每况愈下,美国位于金字塔下层的90%民众的收入,已经停滞了三分之一个世纪之久,实际工资基本维持在60年前的水平。许多美国人在经济上的痛苦和迷茫甚至反映在健康数据上。自然全球化不是造成此状况的唯一原因,但无疑是原因之一。

    最后,将倒逼中美关系的再平衡,使双方关系回归理性与正常化。长期以来,中美经贸关系被认为是互补,互利的,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美国专注于高端产业与服务业,中国专注于中低端产业的加工与制造。美国的经济结构是研发与销售两头在内,中间加工制造在外,中国则是中间在内,两头在外。对此有学者专门发明了“中美国”一词来形容这一关系。但是,今天看来这种关系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没有国家可以放弃低端产业而只专注于高端产业与服务业,也没有国家愿意只专注于低端产业,而在中高端依附于他国。可以说,目前中美贸易战正是反映了这种经贸关系的矛盾性与对立性。同时也可以看出,即使没有中美贸易战,中美双方的经济结构也已经面临转型的压力和动力,而贸易战使这种转型变得更加迫切了。事实上,早在2007年,有记者问中美国(Chimerica)一词的创造者尼尔·弗格森:“你在书中第一次提到了一个词“中美国”(Chimerica),这个词在全世界变得非常的时髦和流行。为什么要创造出“中美国”这个新词呢?以前美国负责消费,中国负责生产和存钱。金融危机发生了,这种现象发生了基本的变化,未来会不会发生一些扭转?”弗格森回答:“我是用这个词来描述中国加美国这样一种中美关系。一个国家负责出口,另一个国家负责进口,一个国家负责花钱,另一个国家负责储蓄。美国通过这种模式,实现了美国经济的腾飞。但是多年如此消费后,美国现今实在无力支撑这种消费模式了。中国和美国就像一个婚姻,但这种婚姻是幻觉,是不能持续的,如果长期只让你存钱他花钱,这种婚姻是持续不下去的。美国现在付不起钱却继续从中国进口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中国政府也对美元表示非常的担忧。”

    法国历史学家艾利·哈莱维指出:“世界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变动,尤其是在现代欧洲,都是战争与革命同时并存的”。比如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代表了欧洲国际秩序的腐败,而且代表了政治自由主义与经济不干涉主义的失败。而在革命与战争之后都会迎来新的国际秩序与一个进步的时代。同样,目前我们都在谈论新冠疫情将改变世界,事实上新冠疫情只是加速了世界的改变,因为在这之前,世界已经处于革命与战争的前夕。那么,在疫情之后,世界会迎来一个相对和平与相对进步的时代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