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没有美国,天下会大乱吗?
2020-06-18
字号:

    有美国,天下不太平。没有美国,天下又会大乱,这就是目前美国与世界秩序关系的悖论。之所以有美国,天下不太平,这是因为美国总是挑拨地区国家矛盾,让他们相互争斗,自己则从中渔利,比如在欧洲挑拨俄罗斯与新旧欧洲的矛盾;在亚洲,挑拨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的矛盾;在中东,更是如此。那么,反之,如果没有美国,世界就会太平了吗?美国倒下世界就会和平?最近,基辛格给出明确答案:谁都不能幸免。

    基辛格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目前,世界格局趋向全球化,各国的经济、科技都存在联系。如果美国没落,那么别国也会受到影响。首先经济方面,目前,美国依旧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GDP总量约占全球的25%,如果美国经济出现问题,那么全球各国都有可能受到影响,与美国联系紧密的盟友更是会遇到大规模的经济下滑。从科技技术来讲,美国拥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各种科研技术,对于人类来讲,这是一种进步,如果美国倒了,这些研发就会断掉,很大可能减缓人类探索世界的步伐。其次,最危险的是,世界可能陷入混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美国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世界的和平,很多野心十足的国家正是由于美国的存在,才不敢轻举妄动,一旦美国倒下,那么这些国家就会因为争夺世界霸主地位而闹得不可开交,大规模战争很快就会爆发,直到有新的国家替代美国的位置,世界才有可能恢复和平。而且美国有着4800多枚核弹头,如果这些核弹落入不法分子手中,将成为人类的灾难。

    从历史上看,每当世界处于危难之际,美国总是会成为受欢迎的国家,被邀请出山,摇身一变,成为世界和平的拯救者。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基本上是遵循孤立主义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美国清醒地保持中立。但是,从一开始,美国就没有打算袖手旁观。美国不担心英法,他们已经在衰落,但美国担心新兴的德国在欧洲大陆上称霸。如果德国能占领欧洲大陆,就会动用全欧洲的力量与美国抗衡,美国就难以保证自己在西半球的地位。一年以后,美国看到双方打成平手,如鹬蚌相争一样难解难分,认为参战机会已到。于是,借口德国的潜艇炸沉英国轮船导致美国人遇难,参加了协约国阵营。到1917年,德国败局已定,美国以重兵长驱欧洲,一举结束战争,雄立欧洲。当年那个在欧洲列强面前总是谨小慎微的美国一去不复返了。从1776年从欧洲人手中独立,到1917年反攻并初步“占领”欧洲,美国只用了一百多年。再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本想领导美国走向世界舞台,但是结果孤立主义赢了,美国拒绝加入国际联盟,拒绝在欧洲作出政治上的承诺。之后美国总统柯立芝提出,美国的政治就是做生意,美国转入了“柯立芝繁荣”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美国也保持中立。当纳粹德国向前苏联发起进攻一个星期后,美国副总统杜鲁门对《纽约时报》发表谈话说:“如果我们看到德国正在胜利,我们就该帮助俄国。无论谁占上风,我们都该让他们互相杀戮,杀得越多越好!”不仅如此,美国在“二战”中还为交战双方提供物资,鼓励他们长期作战。美国的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福特公司等都与纳粹德国有合作关系,而且美国的贸易部、财政部及国务院的高级官员都知情,却对此听之任之。可见,美国企业支持德国进行战争不仅是企业获利的行为,而且是得到美国政府默许的。至于日本,尽管日本在中国的暴行震惊世界,美国依旧源源不断地向日本出售钢铁、石油和橡胶等战略物资。到1941年的时候,美国看到日本和德国已成强弩之末,于是,开始对日本实行战略禁运,迫使日本向美国开枪,为美国提供了参战的借口。日本别无选择地落入美国陷阱,接着德国也必须依据和日本的同盟条约向美国宣战。美国名正言顺地又站在胜利者一边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外交政策又面临一个新问题,是回归孤立主义,还是继续干预主义?一度孤立主义在美国又似乎占了上风,他们要求从欧亚大陆撤军。但是,面对强大的苏联,美国又一次成为被邀请的帝国,黄袍加身,不费一枪一弹,变成了西方自由世界的盟主。那么,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应该回归孤立还是继续干预呢?根据美国外交政策长周期律,显然应该回归孤立主义才对,但事实上美国选择了干预主义,而这目前被认为是美国冷战后霸权衰退的原因,因为它不应该是这样的。比如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认为,作为冷战结束时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有两种可能的未来可供选择。它可以通过逐步缩减其冷战时期的联盟承诺来兑现国内的和平红利,也可以开始一个大胆的“自由霸权”项目,旨在传播自己的政府体制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订购世界各地。美国精英们选择了后一种方法,而这使美国在政策制定中引发了丑陋的湮灭主义倾向,自从所谓的单极时刻开始以来,美国几乎不断进入战争状态,而不是开启一个和平的新时代。再比如,约翰·米尔斯海默在其《大妄想:自由的梦想和国际现实》一书中对整个自由外交政策范式进行了更激进的批评。他认为,美国应该从自由主义霸权转向更加克制的“离岸平衡”战略,而不是将自己主要视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全球警察或传教者。

    美国地缘政治研究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认为,干预还是孤立是从美国地理位置衍生出来的关于更高层次战略原则的讨论,它是美国外交政策最古老的问题。正是干预与孤立的相互交替使美国外交政策似乎进入一系列长周期,其中单调地重复着孤立,联盟,战争。然后换同伴,孤立,联盟,战争,如此循环往复。放弃之前的盟友是因为它现在变强了,支持之前的敌人是因为它现在变弱了。因此在这样令美国满意的平衡状态下,它会回归辉煌的孤立状态。但是,平衡会逐渐打破,新一轮周期又将开始。那么,目前美国频频“退群”,是否意味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种转型呢?如果是,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必然会陷入地区力量的相互争斗,美国会再次成为被邀请的帝国出来主持大局吗?如此循环往复,美国的霸权与繁荣就会永续吗?或者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会更好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