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以退为进:美国外交战略的再选择
2020-06-08
字号: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9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退群”行为,人们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年来,美国已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移民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伊核协议、《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巴黎气候协定等等。大多数人认为美国“退群”是美国衰退的标志,中美关系与世界秩序可能陷入“金德尔伯格”陷阱,一方面,美国已经无力领导世界,另一方面中国又无力也无愿望领导世界,由此世界面临无序与动荡的危局。但是,另一方面美国“退群”极有可能是美国一种“以退为进”的战略,因为“退群”,世界动荡加剧,美国又将成为被邀请的平衡者,继续领导世界,这不仅成本低,受欢迎,而且还可以卖军火,历史上美国就是这样发财致富的。所以,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外交战略应该将自己定义为世界的平衡者,而不是领导者。

    美国地缘政治研究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认为干预还是孤立是从美国地理位置衍生出来的关于更高层次战略原则的讨论,它是美国外交政策最古老的问题。正是干预与孤立的相互交替使美国外交政策似乎进入一系列长周期,其中单调地重复着孤立,联盟,战争。然后换同伴,孤立,联盟,战争,如此循环往复。放弃之前的盟友是因为它现在变强了,支持之前的敌人是因为它现在变弱了。因此在这样令美国满意的平衡状态下,它会回归辉煌的孤立状态。但是,平衡会逐渐打破,新一轮周期又将开始。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是美国霸权存在的先决条件,它既是一个地缘政治框架,也是一个地缘经济框架。在历史上,大英帝国就是如此,在这种循环往复中历经了三百年。而美国如同英国一样,也想以最小代价达到自己的目标,尽管规模不同,单位更大,距离也更远。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基本上是遵循孤立主义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欧洲在几天内就冲上去混战起来,而美国则清醒地保持中立。其实,从一开始,美国就没有打算袖手旁观。美国不担心英法,他们已经在衰落,但美国担心新兴的德国在欧洲大陆上称霸。如果德国能占领欧洲大陆,就会动用全欧洲的力量与美国抗衡,美国就难以保证自己在西半球的地位。于是,在欧洲大战如火如荼的时候,美国政府散布消息,说从德国外交部得到的情报证明,德国正在与日本及墨西哥商谈,德国给墨西哥的允诺是,如果战争胜利,墨西哥就可以夺回被美国吞并的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及亚利桑那等地。美国舆论一片哗然,民众的心理被诱导到与其被动地防御不如深入欧洲进攻。国父关于绝不参与欧洲事务的教导,被彻底地忘记了。一年以后,美国看到双方打成平手,如鹬蚌相争一样难解难分,认为参战机会已到。于是,借口德国的潜艇炸沉英国轮船导致美国人遇难,参加了协约国阵营。到1917年,德国败局已定,美国以重兵长驱欧洲,特别是集中1500多架飞机--这是当时最新的战略突击力量,一举结束战争,雄立欧洲。当年那个在欧洲列强面前总是谨小慎微的美国一去不复返了。从1776年从欧洲人手中独立,到1917年反攻并初步“占领”欧洲,美国只用了一百多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本想领导美国走向世界舞台,但是结果孤立主义赢了,美国拒绝加入国际联盟,拒绝在欧洲作出政治上的承诺,之后美国总统柯立芝提出:美国的政治就是做生意,美国转入了“柯立芝繁荣”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美国也保持中立。当纳粹德国向苏联发起进攻一个星期后,美国副总统杜鲁门对《纽约时报》发表谈话说:“如果我们看到德国正在胜利,我们就该帮助俄国。无论谁占上风,我们都该让他们互相杀戮,杀得越多越好!”美国在“二战”中为交战双方提供物资,鼓励他们长期作战。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查尔斯·海厄姆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等地做了长期的调查,写出了《与敌人达成交易》一书,揭露了美国企业在“二战”中帮助纳粹德国助纣为虐的行径。美国的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福特公司等都与纳粹德国有合作关系,而且美国的贸易部、财政部及国务院的高级官员都知情,却对此听之任之。可见,美国企业支持德国进行战争不仅是企业获利的行为,而且是得到美国政府默许的。战争使石油供应紧张,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却通过中立国瑞士把石油卖给德国军队;德国战斗机的发动机竟是福特公司在被占的欧洲领土上的连锁企业生产的;纳粹德国盖世太保的反间谍机关头目瓦尔特·舍伦贝格是美国国际电话电报公司的负责人之一,而该公司老板贝恩在战争期间还多次前往欧洲,研究德军通信系统问题。至于日本,尽管日本在中国的暴行震惊世界,美国依旧源源不断地向日本出售钢铁、石油和橡胶等战略物资。到1941年的时候,美国看到日本和德国已成强弩之末,于是,开始对日本实行战略禁运,迫使日本向美国开枪,为美国提供了参战的借口。日本别无选择地落入美国陷阱,接着德国也必须依据和日本的同盟条约向美国宣战。美国名正言顺地又站在胜利者一边了。

    两次世界大战摧毁了欧洲老列强(英、法、德、意、俄等)和亚洲新强国日本的国家实力。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欧洲850万人在战斗中丧生,千百万人因从事与战争有关的工作,而忽略了与人民生计有关的工业生产,几百年发展工业、掠夺世界积累下来的财富被战争消耗殆尽。战争还瓦解了欧洲列强的财政、商业与工业体系,战后欧洲通货膨胀横行,各国政府受债务的困扰而无法摆脱经济困境。美国在战争中只损失了区区5.3万人,与欧洲相比九牛之一“腿”。凭借军事经济和战争中发展起来的军事实力,美国一跃而成为西方世界的领袖。最为重要的是,战争使美国成为资本大国。1914年战争刚开始时,美国在国外的投资为35亿美元,而外国在美国的投资为72亿美元。战争一开始,美国便把过剩的资本拿到世界其他地方投资生利。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欧洲各国欠美国的债务达100亿美元。美国政府贷款除外,仅在国外的私人投资1919年已达69.5亿美元,1929年增加为170亿美元。战后,国际金融中心从伦敦转移到了纽约。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产生的影响更大,它加速了已经开始发生的变化,使美国在战争结束后成为西方世界的霸主。20世纪30年代全球大萧条,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后启动“新政”,政府控制了经济的大部分部门,经济管理机构控制着配给制度、物价与工资,可以分配劳动力,决定谁优先使用何种资源,等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罗斯福政府得到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机会,可以进一步加强新政时开始的国家干预模式。美国政府在行使战时职能时将它的权力与工农业、劳工与金融活动紧密地结合起来,一反美国自由主义的传统,创造出一种有计划管理的经济与有限制的社会模式。由于大规模战时生产,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从1940年的2272亿美元增长到1945年的3552亿美元。同时,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259美元增加到1642美元。战争急剧地提振了美国经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罗斯福总统请国会召开特别会议,修改了中立法,允许交战国在“现购自运”的条件下从美国购买武器。1940年法国战败,罗斯福决定用参战以外的一切方式援助英国。美国为英国提供了50艘驱逐舰以换取英国在西半球的8个基地。1941年,日本偷袭了美国夏威夷的珍珠港,美国国会四小时内通过了对日宣战的决议。随后,轴心国的德国与意大利向美国宣战,美国正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此时,美国的军工生产能力是德日的总和,1944年则达到了轴心国的两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的经济实力更无人能比。1945年年底,华盛顿拥有20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差不多等于全世界黄金储备的三分之二,因此布雷顿森林会议后建立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基础的。此外,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差不多占世界全部工业生产能力的一半,美国制造的各种商品占世界的三分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外交政策又面临一个新问题,是回归孤立主义,还是继续干预主义?一度孤立主义在美国又似乎占了上风,他们要求从欧亚大陆撤军。但是,面对强大的苏联,美国又一次成为被邀请的帝国,黄袍加身,不费一枪一弹,变成了西方自由世界的盟主。那么,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应该回归孤立还是继续干预呢?根据美国外交政策长周期律,显然应该回归孤立主义才对,但事实上美国选择了干预主义,而这目前被认为是美国冷战后霸权衰退的原因,因为它不应该是这样的。最近,在美国有二本书,一是斯蒂芬·沃尔特的《善意的地狱:美国的外交政策精英和美国首要的衰落》,二是约翰·米尔斯海默的《大妄想:自由的梦想和国际现实》。他们的新书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但它们共同提供了对美国冷战后冒险主义的刺激性评价。前者认为,作为冷战结束时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有两种可能的未来可供选择。它可以通过逐步缩减其冷战时期的联盟承诺来兑现国内的和平红利,也可以开始一个大胆的“自由霸权”项目,旨在传播自己的政府体制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订购世界各地。在共产主义崩溃后,美国精英们选择了后一种方法,而这使美国在政策制定中引发了丑陋的湮灭主义倾向,自从所谓的单极时刻开始以来,美国几乎不断进入战争状态,而不是开启一个和平的新时代。相比之下,米尔斯海默对整个自由外交政策范式进行了更激进的批评。他们都认为,美国应该从自由主义霸权转向更加克制的“离岸平衡”战略,而不是将自己主要视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全球警察或传教者。那么,目前美国频频“退群”,是否意味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种转型呢?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必然会相互争斗,美国会再次成为被邀请的帝国出来主持大局吗?如此循环往复,美国霸权就会永续吗?或者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会更好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