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特朗普的困境
2020-01-10
字号:
    目前,一方面中美贸易战相持不下,另一方面美国国内政治斗争愈演愈烈,显然两者有着一定的关系。事实上中美贸易战既是中美关系问题,也是美国的国内政治问题。如果说过去30年,中美贸易的最大赢家是美国的跨国公司,他们在中国赚得钵满盆满。但是,由此代价是产业转移导致美国国内产业空洞化,就业与税收的流失,特朗普宣称这是美国政治精英与商业资本利益集团对美国平民的一场大屠杀。而贸易战显然受损的将是美国跨国公司的利益,他们的成本将上升,利润将下降。那么,贸易战是否会倒逼企业回流美国呢?贸易战是否很容易打,也很容易赢呢?是否能使美国再次强大呢?显然,留给特朗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历史上,南北战争是一场美国内战,即北方新兴工业力量对南方种植园庄园主的利益博弈,北方资产阶级要求提高关税,南方种植园主主张降低关税。北方主张废除奴隶制度,南方主张扩充奴隶数量。南方主张把奴隶制度扩展到西部新开辟的土地上,北方坚决反对。南北双方矛盾的焦点是奴隶制的存废问题。而南北战争的结果决定了美国的发展方向,使美国经济在19世纪后半期迅速发展,赶上和超过英、法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同样,目前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表面上看是一场美国与中国等多国之间的一场外斗,实际上更是美国社会内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一场内斗,即东西两岸与中部,南部所谓“铁锈地带”的利益之争。前者支持全球化,支持自由贸易,因为他们是全球化与自由贸易既得利益集团。后者反对全球化,支持贸易保护,因为他们是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牺牲品。

    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中国“吃亏”变成了美国“吃亏”,这又是因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我们不难看出,美国企业是中美贸易的最大赢家,他们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对他们来讲中国是机遇,绝对不是威胁。但是,问题是他们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并没有惠及美国社会,相反是以牺牲美国社会和国家利益为代价的,一方面由于将产业外包或者转移到中国,导致美国自身产业的空洞化,就业机会的流失,中产阶级的贫困化。另一方面随着产业外包与转移到中国,然后又将产品运回美国销售,尽管产品价格是降低了,这有利于消费者,但是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却上升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成了世界工厂,美国变成了能源与农产品出口国,这一变化又进一步加速了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对此就如班农所讲,如果继续以此下去,那么在不久未来美国将成为中国的藩属国,中国将不费一枪一弹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陀螺仪,对此就如同历史上美国取代大英帝国那样,而且中国会比美国干的更漂亮。

    那么,贸易战果真如特朗普所讲:很容易打,也很容易赢吗?事实上,反全球化与贸易战也有两面性,有人得益,有人受损;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而由此结果自然加剧国内政治的纷争,这正是目前特朗普政府面临的困境。如果说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在倡导与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全球化好的一面,而没有看到不好的一面,以至于犯了一个错误,那么目前他们却又只看到全球化不好的一面,而没有或者不愿看到全球化好的一面,这又将是一个错误,因为闭关自守无异于自我边缘化。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曾经在其“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一文中指出:在经济领域,一个行动,一种习惯,一项制度或者一部法律,可能会产生不止一种效果,而是会带来一系列后果。其中一些后果是看得见的,另外一些是看不见的。所以,一个好经济学家与一个坏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只有一点,坏经济学家仅仅局限于看到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好经济学家却能够同时考虑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和那些只能推测到的后果。坏经济学家总是为了追求一些当下的好处而不管随之而来的巨大的坏处,好经济学家却宁愿冒当下的小小的不幸而追求未来的较大的收益。事实上,好的政治家与坏的政治家的区别又何尝不是如此。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