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化石学员 - 余永佳首页
城市人口密度必须要与中国国情紧密相融
2019-12-05
字号:
    人口密度是衡量一个城市人才吸引力、核心竞争力、科技创新综合实力和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

    放眼世界,各国城市由于受国情、气候、地理、生态环境、交通条件、淡水资源、物产丰度以及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的制约,人口密度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一些人多地少的发展中国家城市,如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印度第一大港孟买、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人口密度均高于20000人/平方公里。

    那些地广人稀、建立在车轮之上的发达国家城市,例如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平均每平方公里仅264人和154人。

    改革开放为中国城市发展注入了强大的生机和新的活力。城市人口密度必须要与中国国情紧密相融,这是实现新型城镇化战略的胜利保障。

    国情一:人均国土面积占有量小。

    我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不过大多是国人难以立足生存和无法开展高质量生产活动的山地、荒原、沙漠和戈壁。我国人均国土面积占有量虽高于印度、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孟加拉国、日本、菲律宾等人口大国,但是却远不如俄罗斯、加拿大、美国、巴西、澳大利亚等土地大国宽敞,人均国土面积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1/3。

    国情二:人均耕地面积少。

    中国耕地面积位居世界第4位,总面积20.24亿亩,约为国土面积的15%,人均耕地面积还不到世界人均耕地的一半。

    相比而言,与我国人口总量已不相上下的印度,国土面积仅329万平方公里,耕地占比却高达48.6%,总面积为160万平方公里,人均耕地面积是我国的1.2倍。

    由此可见,中国农耕环境堪忧,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任重道远,粮食安全必须警钟长鸣。

    国情三:城市用地缺口大。

    中国城市人口名列世界首位,城市数量、规模和占地面积同样称冠全球。内地有4个城市的建成区面积大于1000平方公里,50多个城市超过了200平方公里。城市土地供需缺口持续扩大,用地饥渴症已成顽疾。若处置不当,就必然会沦为新型城镇化进程的新软肋。

    应当引起全社会共同关注和深刻反思的是,尽管我国城市开发面临土地资源奇缺大难题,但是内地城市的人口密度并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高。由于出现了“人口高密度=生态环境恶化+住房短缺+交通拥堵”的认识误区,“摊大饼”和土地资源高消耗等怪象始终难以得到有效遏制。尤其是最近二十年来遍布大江南北和长城内外的各城市新区,采用的是清一色的低容积率、高绿化率以及土地单一化使用的粗放型开发模式,征用的几乎都是平整、易开发的农田。这种值得商榷和改进提高的做法至今仍在蔓延和扩散,由此就出现了城市人口密度只降不升和长期低迷的疲态。

    至2018年末,我国城市数量已达672个。其中,地级以上城市297个,县级市375个;建制镇多达21297个。

    我国城市(除澳门、台北、香港、深圳、上海等少数城市之外)的人口密度,不仅远低于东亚、东南亚、南亚等国城市,甚至还低于大部分非洲、中东国家城市和一部分欧洲城市。与发达国家相比,似乎只有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少数国家城市的人口密度低于中国。

    内地地级和地级以上城市中,深圳、上海人口密度最高,分别为6523人/平方公里和3814人/平方公里。

    北京、天津分列第十和十一位,人口密度为1322人/平方公里、1303人/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京津两市的人均土地占有量分别为757平方米/人和767平方米/人。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8年,有关部门就曾揭示了666个县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795亩(530平方米)以及463个县人均耕地面积低于0.5亩(333.3平方米)的农耕危机。

    显然,北京、天津等绝大数内地城市的人均土地占有量已远远超出了上述1129个县的人均耕地面积,其中不乏有非山区的城市。由此可见,我国城市人口密度与时代发展潮流以及现代化建设“三步走”战略要求相比,均还存在着很多不适应、不协调之处。

    城市人口密度若是长期远离国情,就势必会严重影响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前行脚步。城市新区大范围吞噬良田,不仅会造成农业严重失血虚脱,并且将会拖累整个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此风不纠,国家的基础产业就难以补齐短板,中国城市将无法张开腾飞的双翼,我们子孙后代的事业也可能会无辜受累和遭遇莫名的新挫折。

    为了正确解决土地资源供需矛盾和增强城市活力,各城市必须加强人口密度的科学研究和探索,攻坚克难,认真补上这一课。

    构建顺应中国特色国情的集约型、紧凑型、节地型、生态型城市,已是迫在眉睫。只要各级政府坚定按照十九大报告精神,登高望远、居安思危,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采取有效措施全面和合理提升中国城市的人口密度,就一定能顺利找寻到一条适合国情和民意的科学开发城市的新途径,奏响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凯旋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高级经济师。1969年上山下乡。 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起先后在安徽省地质矿产局所属325地质队、第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第二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地质测绘技术院、327地质队从事水文地质、党政、行政、企业管理等工作。80年代和90年代多次在报刊上发表论文。一些文章曾被新华文摘等文摘刊物转载。近年来热衷于在工余之后研究城镇化和城市住行等经济发展问题。联系方式:yyjahytjs@163.com <mailto:yyjahytjs@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