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袁崇焕为何按兵不动?奥巴马缘何撤回航母?
2017-01-08
字号:
    天启六年对大明王朝来说,有点尴尬。自河西走廊平稳以后,中国安全稳定压力一直都来自于北方游牧民族。正月六日,有情报称努尔哈赤即将来袭,后来证明这一情报十分准确。为了 防止粮秣被劫,前方统帅孙承宗决定把粮秣安置到可以和宁远“互为犄角”的觉华岛上,他认为后金没有水军,所以岛上很安全,对这个安排直接负责此事的袁崇焕竟然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但他们却忘了觉华岛附近海域冬天是会结冰的,而且那冰层很厚很厚。

    等后金大军逼近宁远后,袁崇焕才惊慌失措,但他想出的应急之策竟然是派人去海上试图凿开一道缺口,阻止后金。可是在北方呆过的人都知道,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别说几十公分厚 的冰层很难凿开,就是凿开了,过一会儿也会冻上,根本就是做无用功。

    于是大明帝国只能面对残酷的惨剧,很快努尔哈赤的后金骑兵便踏冰渡海,攻了过来。明朝的水军被冻上了,毫无用武之地,岛上又有没有堡垒防守,因此面对后金铁骑只能被动挨打。 没过多久,整个觉华岛上的七千多名士兵以及七千多商民,被努尔哈赤的铁骑全体屠杀,岛上的八多万石粮食也全部落入后金铁骑之手,大明水师的两千多艘各类船只被焚烧殆尽。

    正在这个时候,一支天降奇兵出现了,领军的人叫毛文龙。在努尔哈赤刚刚抢完觉华岛后,他就接到消息说大明皮岛总兵毛文龙派兵数万,从朝鲜兵分两路,向海州和沈阳进军。海州城 已被明军围攻,距离沈阳几十里远的威宁堡也已经被明军攻克。本来努尔哈赤这次带着十万大军亲征,是想摧毁明朝山海关以外全部防线的。但此时后方遭到毛文龙偷袭,万一海州失守,退 路就会被大明切断,那就彻底完蛋了。被逼无奈之下努尔哈赤只能选择退兵。

    这一仗,按理说毛文龙是大功臣,按照他的作战思路不仅可以打破后金铁骑不可战胜的神话,更能鼓舞士气为后续的战争稳定军心。因为这场战争仅仅是保住了宁远,但并没有消灭后金 的有生力量,所以努尔哈赤很快还会再来,战争并未结束。

    事实上,如果明朝按照毛文龙的战略思路至少在军事上是不至于败亡的。毛文龙的思路总结起来无非就是在对方明显铁骑更强,正面作战无法占到便宜的时候,选择“敌追我跑,敌驻我 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略战术,从而牵制和拖垮敌方的有生力量。事实也证明,毛文龙的这种战术是成功的有效的,并且在宁远战役中发挥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否则恐怕在天启六 年山海关以外的明军就会全部被消灭了。

    毛文龙立下如此战功是否应该得到嘉奖?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毛文龙不仅没有得到嘉奖,反而惹来一身非议。东林党人纷纷开始在朝廷内说他思路奇葩,迷信奇淫技巧,长期游而不击, 连年浪费粮饷、数年牵制无功,如今偶撞大运赢了一场,却想要贪不世之功,人品败坏可见一斑;这场战役的胜利分明就是袁崇焕的功劳,哪轮得到他毛文龙。

    没错,袁崇焕就是东林党人,和礼部、言官、钦天监、吏部关系密切(有点像今天的美国民主党)。而毛文龙是皇党,仅仅和锦衣卫、东厂往来密切(有点像今天美国的共和党)。所以 ,在朝堂上,那当然是没有多少舆论话语权的,所以立下战功的毛文龙,反而被千夫所指,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理喻,但现实往往又的确如此荒诞。

    不仅如此,尽管后来毛文龙还带着辎重大炮去攻打了鞍山,付出了惨烈的代价阻止了努尔哈赤的再次南下,但他依然饱受围攻,甚至还被众口一词地要求调离了。众人要把他调去哪里呢 ?要把他从皮岛调去了盖州。而盖州那个地方,简直就是让毛文龙和他的部下羊入虎口。正当此事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努尔哈赤因伤病去世了。

    努尔哈赤因病去世后,皇太极继位,形势更为复杂了。此时的后金眼中,大明军队已经只有一个对手了,那就是毛文龙。于是天启七年的正月初八,派二贝勒阿敏、岳托、阿济格带领八 万大军,攻打毛文龙。是的,点名攻打毛文龙。很快兵少粮少的毛文龙便陷入险境,如果没有增援后果不堪设想。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得知消息后,拼命催促袁崇焕出兵救援,但袁崇焕就是死 活不动窝,仅仅派了几千个人在城外转悠了几圈装装样子。

    眼看毛文龙就要支撑不住,结果天无绝人之路,此次主要前来攻打毛文龙的是舒尔哈齐的儿子阿敏,他怎么可能对努尔哈齐一脉服气呢?于是便故意不彻底消灭毛文龙,而是预谋继续深 入浇灭朝鲜王族之后取而代之,在朝鲜自立为王。于是利用这个契机,毛文龙和朝鲜当局联合起来抗击阿敏的部队。坚持到立春以后,河水解冻,魏忠贤才得以紧急协调的三十艘运粮和八艘 武器装备船到达东江,让东江军获得了极为珍贵的补充,最后终于将阿敏的部队打了回去。

    此战役之后,天启皇帝终于对袁崇焕等人死心了,他决定重用毛文龙,冷藏袁崇焕。然而不幸的是,在刚刚作出这个决定后不久年仅二十三岁身强力壮的天启皇帝就突然身染重病,不幸 去世了。据《明史》记载,他是死因跟正德皇帝朱厚照是一样的,都是在船上游玩,不小心落水,被救起来以后就落下了病根,最后在天启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去世。周小平觉得这一死因十分 可疑,因为在东林党人眼里:“皇帝不听话,是可以换的。”如果遇见一些比较铁腕的皇帝,一时换不掉的咋办呢?那就等,等到他死了以后,著书立传地骂他。比如天启皇帝,东林党人怨 恨他提拔了魏忠贤来制约自己腐败,所以干脆就雇佣大堆文痞撰文骂他是“木匠皇帝”。

    且不论天启皇帝是怎么死的,总之他一死,魏忠贤和毛文龙就要倒大霉了。崇祯皇帝是在东林党人的包围下长大的,满耳朵听的都是木匠、宦官专政、尾大不掉之类的话。年复一年、日 复一日地在崇祯皇帝耳边讲述魏忠贤如何联合客氏迷惑皇帝、迫害忠良,如何在宫内杀死宠妃、迫使皇后堕胎,甚至还暗中图谋篡位等谣言段子,生生把崇祯心中的魏忠贤给描绘成了一个心 理变态、祸国殃民的“权阉”。所以一上任便忧心大位不稳,就谋划着要除掉魏忠贤。然后,可怜的魏忠贤还在为天启皇帝哭丧的过程中便被弹劾,随后上吊自尽。

    魏忠贤死后,东林党人重新上台,把天启皇帝的皇党一脉杀了个底朝天,然后大贪特贪。没几个月,重镇辽东就发生了兵变,原因是他们的军饷被克扣了。同时由于钱被贪得太多,许多 驿站都被关停了,一些驿站的管理员只好被迫下岗,其中一个叫李自成。当然,这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尽管崇祯在东林党人的教唆下除掉了魏忠贤,但他对戍边有功的毛文龙还是比较认 可的,于是尽管他选择了重新重用袁崇焕,但他却依然信任毛文龙,依然赐予了毛文龙尚方宝剑,可以直接对皇上汇报工作。但没想到的是,袁崇焕竟然在重新得以重任后,未经任何人批准 就直接以军务要事商讨为由召回了毛文龙,然后在当场杀死,未经任何程序审议。这简直比秦桧杀岳飞还过分,秦桧杀岳飞最起码还是走完了所有的法律程序的,尽管只是走个过场,但至少 过场还是得走。袁崇焕倒好,直接一刀就给杀了。

    擅杀戍边大臣这件事,事前皇上不知道,法律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只有出了事以后崇祯才知道了。袁崇焕有恃无恐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自己手握兵权,北方又战事要紧,东林党人又 把持朝纲,所以皇上只能被迫接受这个结果,还得假装笑脸相迎。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袁崇焕和东林党人认为,正是毛文龙的主动出击才引来了后金的不满,杀了就可以议和了,大家一起发财。他不知道的是若干年后有个叫茅X轼的人也在微博叫嚣称:“正是中国的爱国者 和鹰派刺激了美国,所以美国才针对我们,应该把核武器都销毁,这样美国就放心了,就不会针对我们了。”

    ……

    言归正传,在新皇帝上任,魏忠贤自缢这段时间里,皇太极的势力却在飞速发展。按理说这段时间是应该是袁崇焕大力发展戍边部队,寻找时机主动出击,用尽一切办法不断削弱和骚扰 对方的有生力量才有可能继续维持大明朝的江山一统。但,很遗憾袁崇焕没有这样做,他在干嘛呢?他在没有去收复丢失的土地,只是龟缩在既有防线内加固城墙。他说要修很高的城墙,就 能把那些蛮夷都挡在墙外面。他不知道的是若干年后有个叫川普的人也会这样说。

    而在毛文龙被杀之后,后金彻夜举酒狂欢。在袁崇焕和支持他的东林党人看来,他们给出的诚意已经足够了。如今大明已经没有了主动出击的爱国者,就连毛文龙的下属,那些领不到军 饷还热情干活的“自干五”也都杀了个一干二净。现在大明只是加固自己的城墙,其他的土地就都是皇太极的了。接下来再搞个经济合作,每年献上一些钱、茶和女人,天下自然太平,何必 再打仗呢?

    只是很可惜,皇太极并不这样想,他要的是崛起,而不是G2。崇祯二年,毛文龙死后不到三个月,没有了心腹大患的皇太极亲自带领数万大军开始亲征。很快金兵从北方绕过了关宁防线 ,到达蓟门防区,并于十月二十七日攻破喜峰口,长城失守。

    在十一月初金兵开始攻克了遵化并向蓟州进军时,崇祯皇帝对袁崇焕仍然很信任,继续把阻截后金进攻北京的前线指挥权交给了他,袁崇焕也保证说自己一定可以把后金拦截在蓟州。但 令人费解的是,袁崇焕带兵进入蓟州城以后,却把各路援军纷纷派遣到其它地方去了。他让昌平总兵尤世威带兵返回昌平去守皇陵?!让宣府总兵侯世禄去三河守卫通州,让蓟辽总督刘策去 守密云;同时还让大同总兵满桂带兵协助京营守城。这哪里是要拦截金兵的架势,这简直是就是为金兵让道啊。

    就这样,金兵一路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截,就畅通无阻的打到了北京城下。如此一来,东林党人也不愿意再保袁崇焕了,于是袁崇焕被凌迟处死。由于皇太极铁骑一路攻到北京,沿途百 姓和官员乃至地主无一不恨袁崇焕,因此他在被凌迟处死时,无数人涌向刑场生啖其肉,足可见对其怨恨之深。

    在魏忠贤自缢,毛文龙被杀之后的这些年里,那位下岗工人李自成渐渐成了闯王,皇太极于崇德元年在盛京(今沈阳)称帝。孙传庭从狱中走出,挑着明朝最后一幅家当去平闯贼,但是 在大战之前原本被安排断后的将领却在大军调转时,带着部下率先逃跑,把孙传庭大军腹部暴露给了闯军,一场大战,孙传庭战死,明朝的最后一幅家当丢了个精光。不久后,大明朝就要亡 了。其实就在毛文龙那样敢于断后,舍生忘死之人统统死去之后,大明朝最后的一丝精气神也就没有了。苟活下来的,也只不过是一些临阵脱逃之辈罢了,仅凭孙传庭一人又岂能力挽狂澜。

    大明朝的亡有人说是亡于满清,有人说是亡于闯王,有人说是亡于党争。但周小平看来,明是亡于全身衰竭。人是有寿命的,一般不足百年。同样,一个帝国也是有寿命的,一般不足四 百年。这是铁一样的规律,衰老和死亡的结局任谁也逃不开。首富马云不例外,首强美国也不例外。对袁崇焕和东林党而言,内斗比外敌要紧,杀毛文龙比杀皇太极要紧,搞私利比搞风险划 算。所以,当这样的人充斥整个统治阶级之后,国家就不可避免地要走向衰败和死亡了。

    在1629年,即毛文龙被杀,以及袁崇焕在前方状况紧张时期却意外地按兵不动这件事发生之后的387年后,在遥远的地球另一边,一个叫奥巴马的人却在美国全球部署遭遇最大挑战之时, 蹊跷地召回了所有的在外航母编队。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懵,不知道奥巴马这究竟是在演哪一出。但其实这一出在周小平看来一点也不蹊跷。

    大明朝会老,美利坚也会。从1776年开始算起到现在,大美帝国已经度过了240年的岁月。而从1368年算起到毛文龙被杀,袁崇焕按兵不动的1629年,大明帝国则刚好度过了261年的岁月 。这两件事,只不过是相同的白发生在了不同人的两鬓罢了。

    奥巴马比谁都清楚美国当前面临的窘境。叙利亚和土耳其在倒向中俄;昂山素季跟了北京;跟中国开撕的朴槿惠惨遭弹劾;日本又早已成为饿虚脱了的土狗,根本咬不动人;中国在搞一 带一路这是要革美元的命;南海逐渐成为南中国海;沙特和阿联酋竟敢使用人民币做结算,这还把不把美国放在眼里了?更令人气愤的是连瘦骨嶙峋、浓眉大眼的菲律宾也叛了,紧跟中国步 伐要搞社会主义!此时本应该继续加强全球控制的奥巴马却突然撤走所有的航母编队,难道是奥巴马嫌美国衰败得还不够快?果然是一曲忠诚的赞歌?当然不是。

    只是奥巴马和袁崇焕的心思已经完全一样,都认为内斗比外敌要紧,搞川普比搞中国要紧,某利益比谋社稷划算。现在哈里斯和川普一唱一和,军火和基建巨额利润眼看落入共和党口袋 。不仅如此,川普还要搞什么美联储加息,最好是发动局部战争来配合资本回流,然后大剪羊毛。连台湾问题,特朗普都想在任期内给大甩卖出去。我擦,如果这样搞下去,四年后还有我民 主党什么事?所以,这显然是不行的。必须要利用自己还在为这段时间搞搞事。收拾川普的同时顺便也敲打敲打哈里斯。

    然而奥巴马不知道的是,天启皇帝临终前也曾留下诸多嘱托,可是等他一死,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奥巴马现在再怎么召回航母编队也好,再留下多少政策栅栏也罢,等他一离任 ,事情同样也就不好说了。

    这还真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却依然乐见美弟这一副衰相。想想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才67年,也就相当于一个人的十七八岁,还正朝气蓬勃呢。年轻,就是好啊。所以我们一定能 赢。

    美弟,您老慢走。(慢慢走的意思就是:您的路不多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大家已经知道所谓的美国撤回航母是个乌龙,只是重复以前做过若干次的回港修整罢了,并不是什么在全球召回航母。针对这个并不存在的事情,我们引经据典左右分析并得出所谓的“结论”,那么这个结论和整篇文章有什么意义呢?
    2017/1/10 12:24:11
  • 以轻迢的笔法戏耍严肃的政治问题,是公知祸国殃民代表作。
    2017/1/8 16:23:57
  • 年轻,就是好啊。所以我们一定能 赢。实话,解气!
    2017/1/8 15:39: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川江愚人   antai186   mnmn6688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