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中国人不能这么快就忘了贫穷的滋味
2016-12-31
字号:
    这些日子,关于痛苦的话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似乎对痛苦的排斥和声讨已经成为了全社会的一个共识。比如雾霾、污染,比如物价,比如房子,比如市场经济下的贫富差距,每当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人们似乎很容易认为这是一个悲剧的时代。我认为中国当下这个时代虽然是问题最多的时代,同时也是中国最好的一个时代。

    周小平今天讲这些不是忆苦思甜,也不是想说以前穷现在富,所以我们应该知足。相反,我恰恰认为人应该是永不知足的,唯有永不知足才能不断前进,继往开来。但是在不知足的同时,人也不能忘本,因为一旦你忘了你从哪里来,你就必然也会迷惘你将要到哪里去。

    我参加全球新丝绸之路经济论坛的时候,听印度人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今天中国遇见的所有这些问题,我们都很希望自己也能遇见。因为今天的印度,还没有资格遇见这些问题。”  --我不知道大家从这话里听出了点什么,但我听出了对中国当前这个时代的极度羡慕。

    贫困的人很容易认为一旦有了钱,自己就可以活得无比幸福。但实际上,他们只是还没有体验过有钱的痛苦。所以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经常有明星跳楼,有亿万富豪自杀,有时候明明合伙人之间大家都功成名就了,但却非要斗个你死我活,拼个两败俱伤。贫穷有贫穷的简单,富有也有富有的苦恼。

    比如雾霾问题,1979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城市聚居人口极少。虽然那时候中国人的燃料比现在的燃料污染要剧烈得多,但是由于分散居住,所以也不是啥大问题。当时全中国普通居民绝大多数是烧蜂窝煤、炭炉和柴禾。而今天,中国人是烧汽油、天然气和用电。

    我是1981年生的人,那时候内地还没有改革开放。周小平至今都还记得当时的人们评价美国时的那种酸溜溜的心态。当时在中国每当有谈起美国人的富有,表示人家美国人每月工资高达几千美金,而咱们中国大陆工人工资每月才几十块人民币的时候,总会有人不屑的说:“那美国也没啥好的,美国有空气污染,城市里太拥挤,有标志着贫富差距的贫民窟。” 然后大家纷纷点头赞同,得到了一种阿Q似的精神满足。

    这种酸溜溜的形态不仅八十年代的中国人普遍具备,更早一些时候连官方也是这个态度。1971年人民日报头版讥讽美国,文章表示美国人汽车多,但拥挤。美国人有钱,但贫富差距大。美国人工业发达,但空气和水污染严重。美国人城市大,但犯罪人口多。而咱们中国,民风淳朴,青山绿水,穷归穷,但犯罪率极低,并且人们也没有高房价的困扰。

    然而这种文章虽然看似有说服力,但却掩盖不了中国人当时对美国的艳羡之情,也压制不了中国人民对致富的渴望之情。

    1979年试点改革开放,1992年全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几乎一口吞下了美国转移到中国的所有的制造产业,包括高毒害高污染的低端加工厂。我清楚的记得中国内地河里的鱼是从1993年开始大批死亡的,而深圳等特区则开始得更早一些。今天80年代以前的人都应该还记得当初那个市区所有河道都是黑水,城市堆满垃圾,满城蜂窝煤烟的年代吧。随着城市化的进程,随着大批的人口涌入城市,中国开始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事实证明,穷酸时候的所有精神胜利法都没有任何意义,有趣的是在当初满城煤烟子气,污染向病毒一样扩散的时候,反而没有人去关注环境问题,所有人真正关注的只有一点,就是如何致富,如何摆脱贫困。当时的中国人想法很简单,只要能摆脱贫困,一切都不是问题,什么代价都可以承受。 这种想法很像穷人还没赚到钱之前的念头。以为只要有了钱,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们才明白,有了钱以后的问题和困扰会更多。

    可当时的中国人说什么都没人信,如果你今天对中国人说污染其实没什么至少赚钱多,然后就必然会被万人唾骂;而当初如果你要是敢对中国人说,千万别快速发展,赚钱不重要青山绿水才重要的话,就不是挨骂的问题了,估计你得被愤怒的人民群众活活打死。

    当年最早改革开放的特区是深圳特区,那时候进深圳是要受到管制的,而为了去到剧毒的玩具厂塑料厂打工,能拿到十倍于内地的工资(实际也就几百元而已),无数内地人在拿不到特区证的情况下,甚至会选择从罗湖方向下河游过去,高峰时期几乎每天都有人淹死在河水中。

    从那一幕到今天这一幕,不过也就是二三十年光景。是的,最初的中国确实没有什么污染,然而事实证明这种穷撑门面是撑不起来的,别人随便给你点钱你就会立刻毫不犹豫地把环境出卖。而只有你有了钱以后,你才会面对那点钱不屑一顾,认为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更重要。

    现在网上经常还有人说,钱不值钱了。比如现在猪肉要十几块一斤,大米几块钱一斤,北上广房子几万一平,就连内地省会的房价也破万了。而想当年猪肉只要一块多,大米只要几毛钱,房子一套才几万块。言下之意就是今不如昔了。

    但事实上,当年物价虽然便宜许多,可人们手里的钱却更是少得可怜。80年代的时候,内地工人工资只有十几块到几十块不等。所以虽然当年的一斤猪肉只要1.5元,一听可乐虽然只要3元,但是十几块的工资能买多少啊?只够买十几斤猪肉,只够买3-10听可乐!这听起来几乎不可思议。周小平至今都记得,当年我们推出了一款国产可乐叫“健力宝”,当时销售公司的商品卖3元钱,而我父亲当时的工资大概也只有几十块。有一次我实在是很想很想喝那罐可乐,但最后父亲还是没敢买下它。父亲对我说,要是你期末能考95分以上,我就给你买一罐,然而我只考了94分。

    人们经常吃不到肉,在中国只有少数权贵能喝得起可乐,在当年并不是一个笑话!

    是的,当初的中国物价不高,贫富差距不大,但这种“差距不大”的背后是集体的贫穷和全民的窝囊。在八十年代不要说吹空调或开取暖器,许多家庭连电风扇都吹不起。毫不夸张地说,我小时候夏天总在院子里乘凉,面对铺天盖地的蚊子,都被咬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多痒。而我冬天取暖用的是一个竹子编的沙陶框,里面装上木炭盖上草灰。那就是当年的最高享受:“暖宝宝”,尽管那纯而又醇的烟雾干霾会在我鼻子底下熏我一整天,但因为暖和,所以我也并不在意。

    今天的房价确实很贵,北上广甚至贵到了千年工资买不起的地步。但二三线城市,房价还行,普通人稍微节俭努力一点,就可以买到。可即便如此,今天在中国拥有一套房子,还是比当年要容易太多太多太多。很多人说当年的中国是福利分房,不要钱。可事实上,只有住过的人才知道那是什么“房子”。

    当时我们家单位分的是一套老砖木结构的房子,邻居之间就隔一层木墙不说,房子里连根自来水水龙头都没有,更别提厕所之类的设施了。一个单位的院里只有2根水龙头,一到做饭洗菜的时候,大家排着队去接水。经常因为接水时间和排队插队的问题吵架打架,甚至还有打到头破血流的时候。在水龙头旁边是一条露天的污水沟,剩饭菜水都倒在里面。一到夏天就爬满了一层又一层的蛆虫,然后大家就在这条水沟边上洗碗刷锅,上班上学。

    至于洗澡,那就需要用蜂窝煤烧开一锅水,然后兑上凉水,提到两百米开外的公共场所里去冲洗。而那个公共场所并不是今天这种密封的化粪池系统,而是敞开的,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粪便臭气熏天和白森森的蛆虫爬得到处都是。但人们却毫不在意。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当年的那种住房条件,和乞丐没什么区别。并且那房子也不是送给你的,而是单位租给你的。每个月要交几块钱的租金,相比起总共才几十块的工资来说,那房租开支并不是一笔小数目。1993年全国改革开放以后,房子开始逐步市场化商品化,当时我记得我家那边的房子是500一平米,而我父亲的工资大概涨到170元左右。但今天我老家的房价是3800元左右一平米,我老爸的退休金都达到2000元了,打工一族平均月薪2000元左右。所以在二三线城市,今天的年轻人买房比过去相对容易很多。但在一线城市,今天的年轻人买房比过去难了无数倍,这才是实情。

    至于人们的物质条件那更是没得比,当年一个成本几十块的BP机,从外国卖到中国来,要几百元甚至几千元。当年一个成本同样只有几百元的手提电话“大哥大”要2-3万元一个,而当时内地一套七十平米的房子也差不多才这个价。而当年的一辆普通桑塔纳轿车要将近三十万元。

    我们想想那是一种怎样的概念。80年代末,我们县里才有了第一台桑塔纳,价值25万元人民币,那时人们的平均月薪在5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个中国人在80年代如果想要买车的话,需要不吃不喝地工作5000个月,也就是416.666667年才能买得起。416年,这几乎就和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时间一样长了。

    但现在,人手一个手机,家家户户液晶电视,笔记本电脑白菜价,小孩子不玩泥巴玩PAD,汽车保有量也急速上升。我上初中的时候听过一个关于美国的神话。人们说,美国一个大学生只要打工半年就可以买得起一辆二手汽车,你说美国有多富裕!听者无不神往。当年的人们都知道,哪怕去美国洗盘子,也能发大财!因为洗盘子也能赚1500美元一个月,以当时的汇率可以换1.2万元人民币,几乎在美国洗一个月的盘子,就相当于留在中国的一个工人二十年的工资收入。

    试问谁不疯狂?谁不向往美国,谁不嫌弃家贫。事实上有很多老一辈的人都对我说过,当初自己不是不想出国,也不是因为比别人爱国所以不愿意离开,而是实实在在地因为家里穷所以出不去,或者因为自己成绩在当年的同学里不是最好的那一批,人家美国不收自己,所以才被迫留在了中国。但没想到,却因此赶上了中国发展的黄金阶段。

    网上有一个笑话是说当年小王卖掉北京的房子买了一张飞机票去美国打拼,从洗碗到做工,拼命赚钱,终于满头银发的小王赚到了100万美金,换成700万人民币准备荣归故里。然而一回到北京他就哭了,因为当初他卖掉的那套房子已经价值2700万了,而他的那700万根本不够他在北京安家落户。

    这段子虽然是编纂的,但反映的却是实情。周小平甚至还知道一些更夸张的案例。当初某个北京家族还算有点钱,在后海不远的地方有套临街的四合院。后来允许房屋买卖以后,老太太想着子女多,将来不好分配,就把四合院卖了。当时卖了多少钱呢?卖了50万整。以当初北京工人80块的工资来看,这钱好几辈子都花不完了。老太太自己留了5万,其他每个子女分了5万。大家愉快地把钱存进了银行,心满意足。

    当然现在那套四合院已经涨到4个亿了。

    事实上,今天许多早年离开的中国人都想回来,但是却回不来了。前一段时间媒体有报道一个上海男人当初拼劲了努力终于得到了一个在日本打工赚高工资的机会,由于没能入籍,所以他和妻儿一分离就是二十年,期间不敢回家。这二十年来他一直在日本打工,每月按时寄钱回家养活老婆孩子,他一直以为这样是值得的。但实际上,如果他留在上海,反而会想不发财都不可能,也不必承受这种分离之苦。

    如今他还没有回来,因为他早已回不来了。

    人真的是善于遗忘的东西,现在许多的中国人都以为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得的,而所有的代价都是不应该承受的。许多中国人似乎都认为打工半年在二手车市场买个国产车不算什么,因为到处都是香车宝马。许多中国人也认为自己在老家有房子不算什么,得在北上广,或者至少是一二线大城市买房才算是买房。许多中国人更认为,似乎全世界的人们都应该自然而然地也过着同样的生活。

    但是这些中国人却忘了,生活本不该是这样惬意的。在委内瑞拉,购买一辆奇瑞QQ大致需要付出的价格大约相当于人民币80万元。这是不是跟当年的中国人要买一辆成本几千美金的桑塔纳却要付出30万元代价很像?

    我们今天骂着雾霾,却忘记了我们开着私家车,恣意享受空调,坚决排放污染,却绝不承担后果。开完了车,吹完了空调,享受了暖气,上淘宝购买了一堆吃喝用住玩的东西,然后再回头在对因此产生的废水废气排放后果一通怒骂。吃穿用度无节制,冬享暖气夏吹凉,轮到承担代价时,怒指政府不公。甚至在面对空气污染恶化时,还会再购买一匹空气净化器回家继续加大能耗排放,以让自己室内更舒服,然后继续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批评他人污染环境。

    穿了工厂生产的衣服,开了排尾气的汽车,用空调和暖气消耗着火电厂的电,然后出门对着天空怒骂这是最糟糕的时代。怒斥工厂、钢铁汽车厂、火电站把自己坑惨了,害惨了。认为要是全中国都是青山绿水就好了,要是能把这些“害自己”的厂子都毁了就好了。

    似乎他们认为:所有的生活水平,优质商品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至于需要多少工厂、能耗、以及会造成多少排放之类的代价,关我P事。

    这种情况让周小平想起了一种人,那种人叫逃避责任者。他们往往会把所有的问题归咎于他人,又想把所有的好处归咎于自己。他们不知道代价,只贪图享受。这类人对待生活是如此,对待爱情也是如此。

    他们看见姑娘漂亮就想去追,其实贪图的不是爱,而是一时的激情。激情之后,发现结婚成本高,会被老婆管、压力大,要还房贷,要养孩子,要给老婆买衣服包包,加上审美疲劳等等因素,然后一下就忘了当初自己追人家追得有多辛苦,结果现在成天怨天怨地,埋怨老婆花钱太多,埋怨养孩子成本高,埋怨赡养父母压力大,似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委屈的人。

    这样的人容易忘本,这样的人早就忘了初心,这样的人不配拥有家庭。他们追姑娘的时候不懂什么是责任和成本,发誓只要追到了怎么样都行。但追到了以后却发现问题都多,然后抱怨连连,似乎如果当初不追才是最好的选择一样。

    对爱情是如此,对生活呢?我们不能忘本,更不能忘了初心,不能忘了梦想出发的地方。我们不能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就发誓说,只要以后顿顿吃得起肉,只要以后我也用得起大哥大,只要以后打工半年也能买得起二手汽车,只要我们变成和美国一样拥堵,哪怕再大的代价我们也愿意承受!只要社会发展了就好!

    但结果这才刚刚追到这种生活不久,才刚刚过上好日子没两天,却又立刻把之前的誓言忘了个一干二净。骂工厂、骂拥堵、骂贫富差距、骂改革开放,似乎当初就不应该发展,应该继续保持吃不起肉,500年才买得起一辆小汽车的年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一样。

    一些人这样想很正常,但如果一个民族的人全都这样想,那就是忘本,那就是不负责任,那就是只图享受不担责任。这样的民族,不配拥有今天的现代化生活,只配堕落成比印度、南非、利比亚更惨的人间地狱。

    这世间其实是很公平的,残酷的公平。如果你不想要,自然会有人替你要。如果你不想为当下的生活承担责任和代价,自然有人愿意代替你去承受那些代价。只是当代价失去的时候,那些现在你以为天经地义就属于你的东西,也将一并失去。到了那时,不知道上天还会不会给你忏悔的机会。

    毕竟,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今天的中国人不能太快忘记贫穷,更不能只要成果不要代价。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只有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才会导致工业癌症式发展,与资源枯竭、环境毁灭相伴。
    只有我国特产的精英才会把毁灭环境作为他们暴富的代价,并且强加给平民草根,否则就用“贫穷”相威胁。因为他们可以连子孙统统移民海外,造光资源他们不在乎,毁灭环境他们更不在乎。
    2017/1/11 4:55:59
  • 主流精英总是拿出一副教师爷的口吻,教训愚民。而且他们总是自己吃饱便说天下不饿,他们得意便说太平盛世,他们委屈便说天下漆黑。
    然而,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贫富跟高低、长短一样,是个相对概念。
    楼主是否可以说清楚,您老人家所谓的“贫穷”,也就是改革开放前的“贫穷”,说白了就是毛泽东时代的“贫穷”是跟何时何地相比的贫穷呢?
    是跟旧社比更贫穷吗?是跟印度比更贫穷吗?是跟美国、日本比?还是跟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比?
    众所周知,毛泽东时代我国贫富差距很小,所以在那个社会内部比,没有贫穷的感觉。你的领导生活水平跟你差不多,你觉得你穷吗?
    那么您老人家说的“贫穷”是跟外国比吗?跟亚洲国家比,是跟印度、巴基斯坦、朝鲜、越南老挝柬埔寨、韩国、台湾比、跟沙特、阿联酋比,叙利亚、也门、黎巴嫩、约旦……还是跟日本比?跟非洲国家比、拉美国家比,还是跟北美、欧洲国家比?请问您老人家,有哪些国家在我国建国是跟我国一样贫富,到毛主席仙逝时候比我国富裕了?我国本来就是穷人的国家,要跟各国穷人生活水平提高程度相比,那30年谁的提高程度大。
    跟改革开放时期比吗?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将我国社会撕裂成为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请问您老人家,说的“贫穷”是跟现在的富人比还是穷人比?
    我要说的是,贫富是相对概念,真正的贫穷、令人痛心疾首、痛不欲生的贫穷,绝不是跟未来相比的,也不是跟与自己生活无关的外国人比出来的,而是在所生活的环境中的贫穷,即与本社会的富人相比的。每年十万以上因贫、病交迫而自杀的人绝不是跟外国人、跟未来社会比较出来的。如今已经出现千万亿资产的超级富豪,相对于他们,90%以上的平民草根的贫穷才是深不见底的贫穷。
    普罗大众需要的环境绝不会导致精英们焦虑的“贫穷”。普罗大众不需要亿万家资,只需要安居乐业。这是精英们永远无法理解的智慧,也是精英们永远践踏的尊严。
    2017/1/11 4:49:51
  • 发展一定要有雾霾,一定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吗?如人们为了赚钱,广东人为了讨一个好的噱头。吃一种菜,叫“发菜”。而这种菜就是生长在内蒙古草原中一种草的极细的草根。于是当地的人,为了挣钱,为了广东人“发财”,拼命去挖这种草的根。把整个内蒙古草原,搞了个天翻地覆。大量的草场毁害。这样做好吗?羊肉串,涮羊肉,造成了羊肉畅销。而那些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不顾当地草场的承载能力,无限制的养羊,结果草场退化。以至最后在中国出现大范围的沙尘暴,整个北京,长年昏天黑地,黄沙漫天。其实这些情况都是可以很容易制止的。
      还有,小水泥,小造纸,小钢厂在经济发展中也是立下汗马功劳,但是它们造成的污染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些大量河道,空气污染。连风景如画的太湖,周边的人不得不去买瓶装水去饮用。著名的滇池,变成臭水沟。这些效果,怎么样。这些都应该是能够避免的。先发展,后治污。是得不偿失的。
        总之,如果我们管理的好,发展,完全可以在不污染,或者少污染的情况下发展。
      幸福不是污染的理由。
    2017/1/11 4:16:03
  • 赞同12楼的看法.周小平先生在论述国际问题时,给人的印象是,常常很有见解,有独到之处.但在论述国内问题时,不但不能辯证看问题,唱赞歌的多,正视现实的少,而且文风不同,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博文甚至给人一种胡乱杜撰的感觉,判若两人,该会是一个集体写作班子?
    2017/1/9 19:45:19
  • 回20楼曹老师,
    我的特长是归纳、推理,但是我的文学功底不好,每次写文章我都勉为其难,网络上写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文章也很多,我就勉强写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等系列文章,曹老师若有兴趣,不妨看看并给予指教。
    我这次回国照顾病妻,真切感到西医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浅薄和病人的无奈,以后我的业余时间将会着重于养生的研究,希望自己以后养心的同时可以养好身。
    2017/1/2 18:08:39
  • 刘先生,我不是说你的系列文章不着边际。我是说高老师的有些文章不着边际。这一点我在高老师开博不久就有所表明了。
    2017/1/2 17:46:05
  • 回18楼,我不懂佛学,是高老师以佛学的角度来看待我的人体生理机制的研究。
    至于您说的不着边际,只能说明你并没有真正看我的系列文章,或没有真正看懂。既然您提到这点,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些都是在前人科学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的逻辑推理,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可以在网络上查到相关的证据,并不是不着边际的。
    好了,我们不扯远了。您不同意我的看法很正常,我也没有要反驳您的想法,让我们求同存异吧,就如您和张志坤求同存异一样。
    祝您快乐。
    2017/1/2 17:19:54
  • 17楼

         (善意的笑)刘先生如此认真地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怎么不多发表些读毛主席的书的心得体会,却热衷于与高振秀老师讨论那些不着边际的佛啊道啊特异功能之类的东西呢?
    2017/1/2 17:01:36
  • 续16楼,曹老师提及连毛泽东都不迷信的话题,我也说说我的看法。
    毛泽东一生有太多的丰功伟绩,从三湾改编、古田会议、延安整风,到枪杆子里出政权、从农村包围城市、长征突围、独立自主的三地游击战、三大战役、抗美援朝,每一次都显示出他超越凡人的伟大和正确。所以我认为做人只要尊从毛主席的教导,就具有很高的成功率,就比所谓的相信真理具有更高的正确率,是符合统计学的选择。
    我从前的思想与马西彦类似,在研究人的生理机制之后,我发现人是由思想控制的,而共产主义思想则是对个人最优化的选择,而毛泽东所提倡的是非常贴近自然规律的。所以我这个普通群众认为,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是一种非常优化的人生,即使出现了问题,我们也要首先从自身反思。这些不仅仅是老一辈革命家倾一辈子的朴素体会,更是从人体生理机制理论高度上的融汇贯通。
    2017/1/2 15:08:20
  • 回14楼15楼曹老师
    首先感谢曹老师的祝愿,我也祝曹老师新年快乐,合家健康如意。
    关于医院的描述,只是我的一些感触,觉得挣钱虽然重要,但比起健康来挣钱并没有周小平所强调的那么重要。关于医院的描述与评论污染没有任何联系。
    记得曹老师曾经批驳张志坤博主的一篇文章(自以为比毛泽东高明还有本事的人太多了)说道:博主此文标题与拙文“漫谈两个不否定五-与自以为比毛泽东高明的人谈谈心”类似,立意却完全不同。拙文旨在批评改革开放后来否定改革开放前的言论,博主却意在用改革开放前否定改革开放。
    同样的,周小平在中央己经定调的现在,过度看重金钱的重要性,以改革开放后来否定改革开放前,这不正是曹老师一贯反对的吗?所以我只说这篇文章的立意不对。
    中国政府已经大力提倡绿色中国,而本文流露出的强烈的拜金主义使人窒息。
    关于另一位网友,比较偏激,怨气太重,不提也罢。
    谢谢曹老师的耐心。
    2017/1/2 13:16:54
  • 13楼liubell:
           你完全曲解了周小平的用意。
           非要说骂,周小平骂的决不是所谓穷鬼,而是那些暴发户,那些有了几个钱就认为天生该是阔佬的人。
           我11楼说过:“其实最没有获得感的不是农民工,也不是下岗后再就业的工人,而是那些中产阶级,尤其是那些拥有千万以上资产的人们。”
           我现在还要补充,农民工、普通工人、普通农民对雾霾、污染之类习以为常,基本上无感。你去问地里烧秸秆的农民,看他对烧秸秆会造成空气污染有什么感受?对雾霾、污染最敏感的是有私家车以上的小资,中资、大资,特别是“公知”和媒体。
           当然,自朱镕基当政府总理以来,中国党、政也开始重视起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问题了。这是好事。是有利于全民、全国、全球的好事。但办好事也要量力而行。办好事更要从自己做起,不能自己边享受、边污染、边指责政府。
    2017/1/2 9:42:10
  • “你们这帮穷鬼,想当年光着腚吃苦挨饿,若不是靠着我们资本,你们哪能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这就是我从这篇文章看出的立意。
    2017/1/2 7:33: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