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危险的交接
2017-03-06
字号:
    1991年的圣诞节,戈尔巴乔夫把象征着前苏联国家权利象征的核密码箱以及国家的执政权交给叶利钦,苏联国旗也随之在克里姆林宫缓缓落下,前苏联宣告解体。

    那一刻,在前苏联南方的中国,一个问题困扰着很多中国人。苏联,这个庞然大物,曾经是我们的偶像,曾经是我们的仇敌,迈出了这一步,到底是祸是福?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期盼。此时,离我们那场动荡不过才两年多时间,有的人惋惜,要是我们两年前能够走出这一步,那么幸福或许就不仅仅属于俄罗斯了,也有的人警惕,一个帝国的轰然倒塌原来竟然这么容易。

    好在时间很快证明了一切,前苏联的倒塌并没有给俄罗斯来带幸福,而帝国的轻易倒塌却只是带给了中国更多的教训。前车之辙,后车之鉴。一个南方休假的故事,让中国依旧走在发展的道路上。

    从上世界八十年代到今天,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虽然曲折艰险但却始终向前,由此带来的成果有目共睹,经济总量从以前的微不足道成为了世界第二,国民收入也从以前万元户就可以笑傲江湖到现在百万资产比比皆是。中国,在经济上达到了一个建国后前所未有的高度。与此同时,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政治军事外交上的一次飞跃。当下的中国,已经不仅仅是靠意识形态和经济援助来获得世界影响力了,我们有了一份理所当然,应当所得的世界政治地位。

    只是,经济还要发展,政治更需努力。从队尾跑到队前不是一件难事儿,但从第二超过第一就一定会遭到打压。这个世界小弟是越多越好,大哥却只能有一个。当我们从赶超世界变成赶超美国的时候,打压也就如期而至。

    江湖,永远是那个江湖,江湖上的老大却一定是风水轮流转。即便几千年来强大如斯的中国,也有着被打入阴沟的时候。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不列颠也只是笑傲了江湖百来年。一战后逐渐称霸的美国什么时候交出手中的权杖,既需要我们的努力,也需要他自己的自知。当这个世界战争的伤害已经到了人类承受不起的地步的时候,权力的交接或许会显示出它相对文明的一面,但危险的程度却也大大的增加了,一旦这个世界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某个国家或狂人政客不甘于自己的没落,有了铤而走险的想法,那么这个世界将会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甚或是人类的灭顶之灾。

    当前的世界,这个世界具备站立在世界之巅的国家不多,但具备毁灭这个地球上人类能力的国家却是不少。同样具备这种这两种能力的国家,非中美莫属。而所幸的是,正是因为大家都具备这样的能力,反而使得这个世界得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权利的交接也就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之中慢慢向前探索。博弈更加精彩激烈,过程相对缓慢平和。两个大国之间兵戎相见,以举国之兵倾他人之国这种事,已经很难发生了。世界似乎走在了一条可控的道路上。

    可我们知道,人类往往都会高估自己对于社会或自然的控制,过度的自信会带来盲目的自负,危险往往就在不经意间突然爆发,而导致爆发的始作俑者却一定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严重的结果,从而束手无策。那么,人类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国获得了巨大的战争红利。不但在经济上获利颇丰,更因为两次在两次大战上的正确选边,让他一步步取得对于西方世界的领导权。而以苏联解体为落幕的冷战,更是让美国一步登天的获得了对于这个世界的独霸地位。单极化世界也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

    相对于历史的长河,二十多年的时间只是弹指一挥间,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的历史上,一个强盛王朝的没落大多也都有着上百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过程。美国,从最初的独立到现在的强盛已经有了二百多年,而这之前的二十多年,正是美国最为强盛的时期。

    盛极而衰是一般性的历史和自然规律。可如果能够在强盛时期处理得当的话,那么这种强盛是可以延续更长时间的。在这一点上,美国并没有比历史上其他的强盛王朝做得更好,甚至远远的不如。

    一个国家,真正的财富和国力是体现在它的生产力和生产资源上,而不是它的货币拥有和债权持有方面。美国之所以能一举成为世界上的独霸地位,也是因为他一百多年来强大的生产力上。这种生产力,不但为它创造了世界上无可匹敌的军事力量,更为他创造了难以计数,待遇优渥的工作岗位,而产生这些工作岗位的企业又利用丰厚的收入来带动了科技研发的进步。科技研发的进步再进一步增加了美国的生产力和生产利润。这些,才是美国一百多年来走向强盛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华尔街那些复杂的货币金融操作手法。这些看似复杂的金融手段,并不能给美国带来真正的社会进步和生产力发展,虽然他们靠着这些得到了无数的梦幻般的收获,可却也因此削弱了自己强大的生产力。

    从上世纪走向世界巅峰的美国,也恰恰从那个时候开始大规模对外转移生产力,当然,我们正常的称呼叫做“对外投资”。这种对外投资的最大对象国,正是中国。从那一刻起,其实大国之间权力的交接,就已经悄然开始。但那个时候的交接如如涓涓细流,和缓无声,而等到汇流成河的时候,已经是势不可挡了。当然,美国是准备挡住这股已经合流的长河的,他们的做法就是筑坝。这会在后面说到。现在还是先说说为什么美国会实行生产力转移,以及这种转移带来的此消彼长。也就是溪水为什么会流向中国,中国又如何将之汇流成河。

    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站到了世界的顶峰,以嗜利资本为主导的美国开始忘乎所以,筹划起一个规划全世界的大蓝图。这个大蓝图试图把世界各地划分成一条流水线上的不同环节。作为资本势力昌盛的美国,当然把自己划分到生产和利益分配的最顶端,也就是以金融手段获利,而把脏苦累,对环境有不利影响的工业生产环节分配到世界各地。而中国,无疑是当初承接这些产业的最佳之地。

    冷战结束,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已经进入到深水区,由于冷战结束前的十年时间里,中国政府淡化了意识形态上的分歧,积极和西方世界沟通,采取了韬光养晦的政策。这让西方世界对中国固有的警惕得到了放松。而此时的美国正挟着全胜之威,睥睨环球。自然对于小心翼翼,埋头挣钱的中国不是那么放在心上。更重要的是,此时的美国,因为自身对于低端工业所产生的利润已经瞧不上眼,所以,也在积极寻求把这些中低端产业移出美国。它也需要一个可以承接的对象。这一想法,刚好和中国的需求不谋而合。

    于是,美国开始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超低端、重污染的产业转移放宽到一些中低端产业领域。简单地说,就是把制造鞋袜之类的低端制造业放宽到制造汽车等中端制造业。当然,这仅仅是代表,并不是全部。

    由此,美国大量的生产力也就开始一点点的流向中国。中国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再加上中国在那一段时间所表现出的政治上的谦卑,也让美国可以无所顾忌,心安理得把这些富含生产力的产业转移到中国。美国也由此渐渐地出现了产业空心化。

    但当时的美国并不在乎这种空心化的发生,他们认为这一切,正是自己安排的结果。是自己所布下的世界大棋局中理所当然的一步。因为他们自己有着更好的创造利润的手段---金融业。这时候,金融以及金融衍生品已经在西方社会盛行已久,且各种西方体系的金融理论和金融架构也已经深入到世界各国的经济体系中,并获得了这个世界绝大部分所谓精英阶层的认可和膜拜。在西方主流社会看来,从现在到以后,西方只要占据了这个世界体系的尖端,就可以操控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生产资源的配给和生产。

    除了金融体系和架构在世界的布局完成,西方也并不是把所有的生产和制造都分配给全世界,他们还掌握着制造业的高端,也就是一些高精尖的技术产业。只要掌握了这些产业以及相关的研发,他们他们自然也就可以永远占据在制造业的上游。

    金融体系的架构可以让美国随心所欲的攫取整个世界的财富,上游制造业的控制也就算捏住了整个制造业的命脉。冷战后的美国,自然而然的以为自己控制了整个世界。

    但仅靠这些是决不能保证美国一极独霸地位的,美国还必须要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来保卫这个布局安全顺利的实施。而这也正是美国的优势之一,放眼这个世界,在军事能力特别是海上军事能力上,他在这个世界确无对手。

    拥有了金融主导权,制造业上游的掌控权,军事力量的控制权。美国,似乎已经稳稳的坐在了这个世界金字塔的顶端,睥睨四方。而与此同时,金字塔下方的岩石正如风化后的沙子,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向世界的其他地方,中国接纳了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等到美国豁然惊醒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金字塔已经残缺成了一个摇摇欲坠的空心体,生产力的大量流失,就如风化后的沙子,虽不起眼,但却致命。

    这一危险的信号并不是自特朗普开始被发现的。在此之前的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都已经发现了这一危险。但他们却无能为力,因为大部分流出去的沙子已经被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浇筑成混凝土,无法回流了。而习惯了靠印刷美元过日子的美国财团乃至于普通民众很大程度上也失去了浇筑混凝土的兴趣和能力,他们的生存能力已经被蚀化殆尽。更为重要的是,有国界的生产力并不为无国界的资本所重视。作为资本,它的利润可以来自全世界,生产力花落谁家,并不是他们需要特别考虑的,一旦生产力形成固有模式,那么其实也就同时固化了资本的既得利益,任何一次改变,都是对既得利益的伤害。

    所以,受控于资本的美国政府,也就很难做到在伤害资本既得利益的情况下,回收那些已经被美国资本和民众同时抛弃的生产力。况且,即便收得回来,也处于无处可放的尴尬境地。而新上任的川普显然不信这个邪,他想放手一搏,于是,本来处于平缓交接的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变数。滔滔江河,泥沙俱下,只是虽有泥沙,却绝对阻遏不了江河的奔腾东流,交接有了波折,但大势不会改变。

    那么看清楚这种状况的川普将如何去做?他的做法又能不能取得成功呢?这次旷世的交接是不是就此充满危险呢?

    很显然,特朗普想要靠一般性的手段来使得生产力回流几乎没有可能。非常时期,必须用非常手段。好在美国强大的国力还在,强大的军事力量还在。利用这些优势强行夺回生产力似乎也是美国唯一的选择,既然它不愿自然回流,那么我特朗普就用抽水机让他们强行回流。为此,哪怕发生战争,也在所不惜。交接---不可阻挡,但却危机重重。

    美联储三月份将会再次加息,这是一个信号,吸引大量的美元回流来帮助美国有充足的流动资金来完成特朗普政府的基础建设构想。而强行对于TPP以及北美自贸协定的毁约会迫使一些本来已经流出去的生产力回流美国。这些相对于特朗普都属于正常范畴的手段,虽然霸道,但却并不危险。危险,来自于他的军事力量。

    在美国政府财政已经入不敷出的情况下,还在大量增加军事预算,就是特朗普政府的非常手段。强大的军事力量本来是为了维护美国在金字塔顶端的稳固,但现在变成了强迫生产力回流的霸道利器。我们有理由相信,特朗普增加的这部分军事预算,绝不是为了开发更加高端的武器或制造更多的武器。这部分增加的预算极有可能会被作为美国点燃世界烽火的燃烧剂。也就是说,利用这样一笔庞大的开支【五百四十亿美元】,美国会在这个世界上制造更多的摩擦,怂恿更多的不稳定因素。把这个本来就不太稳定的世界变成一座时刻都可能爆发的火山。当这种不稳定因素一旦得到临界点,或者突破临界点,那么不但全世界的资金会流向稳定地区,需要和平环境来维护的生产力【制造业】也会进一步流向稳定地区。而有着强大军事保护,天然具备地缘战略优势的美国,无疑是一个不错的稳定地区。

    为了一己之利而不顾整个世界,这在特朗普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因为他早已喊出自己的口号“美国第一”。

    当顺流而下的沙子被强行逆转方向的时候,阻塞和泛滥也就不可避免,当这个世界的大趋势被人用军事力量强行扭转方向的时候,危机的到来也就指日可待。中国,首当其冲。

    不管是半岛,还是东南海,乃至于南亚次大陆以及中亚,都会被美国当做点燃烽火的选择地,无论那个地方被点燃,都会导致中国的生产环境恶化。这是美国想要达到的。他们唯一顾虑的就是这会不会激发中国的孤注一掷,因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想要的是资本和生产力的回流,而不是中美之间裸身一搏后的残破世界。

    所以,如何把握这个斗而不破,回流而不回击的度,其实就是考验中美两国政府智慧的一道坎。一旦跨过这道坎,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所谓的和平。

    今天看了一下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长达一万八千多字的报告让我有些畏惧。但很快我就找到了适合我看的那一部分。这一部分极短,才七百一十六个字。这就是报告里面的今年政府工作需要把握好的几点。

    这部分一共有五点。除了第一段的总基调阐述和最后一段的总结性阐述,中间的三点分别是供给侧改革,扩大内需,和创新动能转换和结构优化升级。

    这三点,基本上都是在围绕如何改进扩大和优化生产力方面做文章。也就是说,在外部形势风云动荡的当下,先做好自己是必须的。只有先稳定好自己,做好适当的防守,然后咱们再考虑进攻。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任凭特朗普花样百出,我们只奉行一招制敌。这一招,就是创造稳定的社会环境,努力深化自己的生产力发展。稳定才有吸引力,深化才有好前程。

    掏耳挠腮的特朗普再急,我们也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淡定才是硬道理。只有这样,危险才能从容化解。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世界风云激荡,中国生产正忙。中国在利用目前的稳定或相对稳定,或维持稳定的间隙,正是发展自己的生产力,由虚拟转身现实,由分散转向集中,由外转向内部等等。但是,中国在一过程中,千万不要忘记了始终把自己的大众利益摆正;千万不要忘记了资本特别是私有资本只能当成手段而不能当成目的;千万不要忘记美国是靠战争起家也必将会发动战争来实现它的目标,因此强军是中国越来越重要的关键点。
    2017/3/6 17:11:55
  • 一个国家是有各种利益集团,各种社会阶层,中央和地方的领导集团的想法和追求不一样,每一个省,每一个市,每一个乡的人民有不同的想法和追求,因此一个大国必须有一个共同的文明价值观。
    美国是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之首,有一个资本主义价值观,这就是自由市场竞争,优胜劣败。而美国在顶峰时期,不但物质生产世界第一,思想和精神生产也是世界第一,美国的好莱坞电影是世界各地的娱乐之王,美国的经济学教授几乎包办了每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的学术理论成为各国大学经济学系的教材,大家认为美国的思想理论是处于时代顶峰。
    每年发表的世界一流的排名,美国的常春藤大学都是排在最前面。但有谁知道就是这些常春藤大学的高学历高才生使美国沉沦。美国实际上是没有什么金融垄断资本家,美国的金融大公司都是上市公司,而决策权是掌握在常春藤大学出身的高学历高管手上,他们通过公司章程规则,在没有什么公司股权的情况下,牢牢掌握公司的管理权,这就是腐败的开始。
    他们学到的高级学识,不是用来为美国人民谋取利益,甚至不是为美国国家统治集团的利益作想,而是为自己的小集团不择手段地谋取大量的金钱,而且是极端地自私自利。美国的金融2008年坍塌了,因为他们的金融公司的规模是大到不能倒闭,美国政府拿出大量的金钱去救济,但他们竟然拿来当花红分。
    美国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坍塌了,是继苏联解体后的一个重大事件。中国要吸取这两个曾经是世界顶尖国家的失败经验,是必须恢复毛泽东思想作为建国基础,然后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复兴中华文明。
    2017/3/6 10:19: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上海点金宝   liuye8855   qq2381178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