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仁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超权货币 - 廖仁平首页
非债法币发展公益繁荣市场
2020-08-05
字号:

    前言

    当代人类信用法币系统普遍地以债为锚发行法币,所形成的债务金融是导致市场经济体相对过剩和经济周期的根本原因之一;相关实践及理论研究表明,惟有引入非债法币改善传统债务金融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其系统性危机。本文主要基于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相关理念科普性解析非债法币改善传统债务金融发展公益繁荣市场的内在逻辑并讨论部分相关问题。

    债务法币金融的弊端及对策

    当今人类债务金融系统运行的基本逻辑是央行发行基础货币(法币)“借”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一边贷出这些基础货币同时又吸储它们进行乘数性债权债务创造,广义货币M2的实质就是各周期贷款记录的累积也即债务记录累积。

    当M2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债务方付息普遍产生困难,明斯基时刻发生,经济危机随后暴发。

    人们应对危机时一般有如下一些主要方法,一是降准降息扩大信贷规模,二是扩大政府公共支出,三是定向减免企业债务…实践结果表明这些措施效果是短期的有限的副作用也是严重的,它们只能缓解危机而不能根本上消除危机隐患,反而会遭遇诸多道德风险并积累更大的危机动能…

    欧美等市场经济历史较长的经济体实践中累积的债务总量已经严重阻碍着其可持续发展,它们的衰落是债务金融系统性危机的表现,根本难以避免。

    人类金融需要寻求新突破!

    非债务性法币的引入是一个好的思路,这方面的研究现在尚不多。德国的huber教授1999年相对较早地提出了“无抵押无利息无负债无需赎回”的plain money纯货币,党爱民2004年提出的由央行按人头平均发钱的福利货币,张二寅2014年在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中倡导的公益主权货币等较有代表性;此类研究仍方兴未艾。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简介

    新宏观主义一句话精髓“主权货币购买公益商品的同时,为市场主体实物利润的价值实现提供常态化外生性货币源泉。”中,清晰可见主权货币购买公益商品,既补偿了市场主体的实物利润价值,又为公益经济提供了商品源保障。

    主权货币动态连续购买公益商品,既动态连续地货币化补偿了市场主体的实物利润,让投资方的货币利润有了常态化实现机制,同时又自动地源源不断地为公益经济输入各种有用的商品,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二者间因此而有机地联接成了一种新的“市场--公益”二元经济新系统。可以形象地说是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这座“桥梁”联接了公益经济与市场经济,从此公益经济市场经济间不存在任何矛盾冲突,而是有机地共同形成了一个新的经济系统,在这个新的经济系统中,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不再对立冲突互相争夺资源,而是互相依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新宏观主义之央行发行主权货币购买公共品或储备或免费供国民们分享,因此类主权货币不用偿还所以是非债务性的,显然,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公益占款”发行非债基础货币的方式。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相关分析表明,“公益占款”发行的非债基础货币通过价值补偿市场相对过剩将其储备转换成公益资产,可以协同性地发展公益并繁荣市场。

    非债法币发展公益繁荣市场

    传统短缺经济系统中,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各自基本是独立的,因为资源的稀缺性,市场经济中用的资源多了,公益经济所能用的资源就少了,二者间的冲突多于合作是常态。但在相对过剩比较普遍的丰裕经济系统中,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间的合作协同将逐渐成为主流,二者可以通过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联接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即“市场--公益”二元经济新系统。

    在“市场--公益”二元经济新系统中,公益经济以公益产出为主要目的,不以赢利货币为目的,不与市场主体争抢货币利润源(公益经济领域就业者得到的非债务主权货币补贴反而是市场主体的消费源利润源);市场主体可以放手充分发挥能动性多生产,尽可能多地提供各种有效供给,不用再担心实物利润无法货币化实现了,其实物利润部分的货币价值补偿可直接由主权货币购买实现。

    公益经济的发展空间非常广大,以张二寅的说法就是“山河为仓,智力为库”。除了一般性绿化、环保、国土整理、公共卫生外,国民义务教育、养老托幼、社区安保、专利技术储备等都有非常广泛的发展空间,是“剩余资本”用武的好地方。制定政策让国民私人或企业法人等的存量资本投入公益经济的快速发展,主权货币购买其服务(让投资者能赢得较好收益),既增加了公益产出,又消除了热钱炒作的危害,同时也为中国经济转型改革中大量的下岗分流人员找到了新的工作岗位,经济系统中的帕累托改进得以常态化实现,多赢!可以将经济系统中这种基于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的常态化帕累托改进简称为“新宏观改进”。

    中国公共资产现价值总量及其产生简析

    在国新办5月24日(2020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最新的资产负债表表明,我国的总资产已经超过1300万亿元。”宁吉喆说,这个资产不是凭空而来的,都是多年的投入、多年的发展形成的。我们的基础设施,无论是交通、通信、能源、水利,还是市政,都已经在这些投入的支撑下形成了很有效的资产。

    宁吉喆说的这1300万亿资产指的主要应当就是国有公共实物净资产(准确的具体内涵暂不清本文暂全部计为公共实物净资产)即它是现价格计算的全部公共净资产的现时价值总量。

    此1300万亿实物公共净资产价值主要由什么东西凝结而成?根据劳动价值理论推论,它们中的主要部分应当就是国企中全部员工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全部剩余劳动价值的凝结结果(劳动者们的必要劳动已经得到了工资福利支付,这些必要劳动的价值不构成此1300万亿现净值公共资产),另有一部分是财政投入直接转化而成(财政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直接转化成公共资产价值),可能还有少部分其他部门的转移价值(如农产品以低价格支持工业生产时的农业价值转移)。各部分具体价值量暂无准确统计数据,此暂粗略估计1300万亿总价值中国企员工剩余劳动价值量为1000万亿元。

    有人说中国国企无效率,理由是它们无货币利润,且还亏损了近百万亿货币投入,此说显著不成立。

    1300万亿现净值公共资产已经扣除了国企亏损的货币量价值,也可理解成国企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累计亏损了100万亿投入的货币资本但却得到了1400万亿实物资产,扣除此100万亿货币亏损(表现为还上此100万亿的欠债),仍有1300万亿的净价值量的公共实物资产存在,其中约1000万亿就是国企全体员工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贡献给国家的净价值量。

    国企有如此好的业绩,怎么能说它无效率?

    非债货币改善债务金融简析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提倡央行发行非债主权货币对市场相对过剩进行价值补偿,让市场主体宏观投资货币利润亏损减少的同时储备公共资产,目的是向经济体注入非债法币改善市场主体宏观货币赢利环境,并非要取代传统债务金融。传统的商业银行存贷法币业务仍要继续开展,企业、个人和政府相关经济组织仍会继续存贷法币,债权与债务循环仍会继续,但因系统补充了非债法币,传统的债权债务对应机制被打破,宏观上债权总量将大于债务总量(大于的部分是非债法币量注入经济体后自然产生的),传统的债务危机会大大缓解,在“市场-公益”二元有机新经济体系中,市场主体与公益经济可以协同性共同发展繁荣。

    用于价值补偿的非债法币,属于高能基础法币,发行量不可能太多,它起的作用是“四两拨千斤”,传统债务金融体系的相关功能仍会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鉴于国际经济管理经验,传统债务金融中的虚拟部分宜抑制不宜放任,金融政策要对实业倾斜。

    讨论

    “公益占款”发行主权货币,宜以现1300万亿净公共实物资产作为最终价值保障(私有财产不宜纳入法币价值保障体系),即使在现有30万亿基础货币基础上再“公益占款”发行30万亿基础货币,其价值也会有充分保障。假定将此新增发的30万亿基础货币分十年期逐年直接购买公益品或投入公益产业进行公益品生产,不考虑收回这些货币时可以由公益性国企创造出显著大于30万亿价值的公益品,同时因为市场主体获得了此“额外”的30万亿的有效购买,相对过剩程度将被有效缓解,债务压力总体也会显著减小。

    “公益占款”发行非债务主权货币,存在一个发行量的问题,理论上因暂无科学模型指导,只好实践试错动态优化。前期宜稍谨慎些,可每年试着发行3万亿投入公益业,看看综合效果后再增减调整。

    国企在承担许多社会责任的同时高效地进行了公益品生产,但因国家管理公益品价格等导致其货币利润在账面上是亏损的而备受非难,这不公平。公益性国企产出大量公益品的同时,账面上亏损的货币利润哺育了市场的繁荣,这恰恰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秘密之一。

    德国的huber教授“无抵押无利息无负债无需赎回”的plain money和党教授的由央行按人头平均发钱的福利货币,可归类为无实物价值内涵的非债务法币,张二寅的主权货币和其他人的资产货币可归类为有实物价值锚内涵的非债务法币,这些研究结果提示法币的发行可由无形的国家信用为锚转向由实物资产内在价值为锚并可以一定条件下非债务化,即今后的法币发行受对应实物价值形态及量的约束,不能随意乱发。它既可以是非债务性的,又可以是法定的,数量上满足流动性需要及资产性需求,质量上又有价值内涵保障;显然,这是法币系统的螺旋上升式进步演化,这种演化不再是简单的商品货币回归,而是保留了商品货币非债务性优点同时整合了现代法币数量易控易调优点后的结果。

    法定资产货币或储备需求之公益主权货币等,研究方向都在为法币找一个可靠的实物价值锚,此将导致原纯信用法币的信用实物化,这种改进是法币金融的进步与完善,因其有了实物价值锚内涵所以它可以非债务,又因保持其法定,所以它仍只能由央行发行(libra私人货币属于有价值内涵的非债货币但非法定)。

    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法币美元,因有黄金内在价值作锚因而又被称为美金,此美金是有黄金价值内涵的债务法币,但因黄金的相对稀少仍无法足额兑付其全部美元,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崩溃,美元被迫又退化回到了纯美国国家信用的一般性信用法币。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中的“公益占款”之主权货币,其价值锚为中国公共资产,中国当下之1300万亿净公共实物资产本身(以后还会逐年递增)及其相应的生产力体系足以保障百万亿数量的基础货币价值兑付,而中国当下的基础货币总量仅有30万亿,此决定了即使一定时期内增印“公益占款”之主权货币70万亿(总量基础货币达百万亿),人民币也远比当年的美金更有价值保障。此表明中国当下“公益占款”发行非债主权货币的操作空间相对较大。

    人类不可能倒退回到商品货币,实物价值锚定的非债务法币与黄金等商品货币不同,它仍是法币而不是商品本身,但它可以在一定条件下非债务化从而保留了商品货币金融之优点,同时它又具备法币数量可调可控的优点。

    人大代表在今年两会上提出了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提案,其中建议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修改为“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促进充分就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 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 “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修订为“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直接认购、包销一部分国债,但不得购买外汇发行人民币,不得认购、包销地方政府债券。”。修订建议的目的是要解除中国央行增发货币的相关禁忌达到充分就业经济可持续增长目标,但仍没有跳出债务金融之坑,估计修改后的效果也较一般。由此可见中国金融创新仍任重道远。

    结语

    人类法币诞生以来,为了抑制央行滥发法币,债务性就如影随形了。债务金融系统运行结果是债务累积导致明斯基时刻且无解,所导致的经济周期造成的人类福利损失非常巨大。人类寻求理想法币新体系的努力所取得的点滴成果提示,非债法币的引入可以改善传统债务金融消除或减少其中诸多问题。本文以上科普性讲解也再次提示,非债法币的有序引入,可以有效改善传统债务金融并协同性地发展公益繁荣市场。

    2020年8月2日

    (本文已于第1经济首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廖仁平,1962年生于四川,1983年毕业于成都科技大学化学系,现在新疆卫生部门从事科教管理工作。本人天生对经济学敏感,大学期间即开始关注并自学经济学相关知识,2009年开始陆续就货币价值锚理论、财富仓库理论、社会系统悖论理论发表博客文章百余篇。联系邮箱:liaorenpingxjcdc@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