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求道合者 - 陈立辉首页
历史决定论批判
2015-12-24
字号:
    决定论历史观对人类有着深刻影响,至今依然如此,其中的代表就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决定论和宗教上帝决定论,中国的天命论与后者其实差不多,但是,所有这些历史决定论都是错误的至少单一片面的,无论这种起决定作用的东西是什么,而且,没有任何人能说清他们理论中起决定作用的东西,到底怎么定义、以什么为代表、作用方式是什么。对此,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做过了一些批判。

    第一,从反自然主义与泛自然主义两个层面入手,彻底拒绝了历史理性的存在。他说,“我们也许能够发现和直观地理解,任何特定的事件如何发生和为什么发生;我们可以清楚地理解它的原因和结果--使它发生的那些力量和它对其他事件的影响。然而,我们发现,我们不能提出普遍规律,不能用普通名词来描述这种因果联系。因为它可能是独一无二的社会现象,而我们所发现的特殊力量,则能对这种现象作出正确的解释。这些力量很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也许在这种特定的社会境况中只出现一次,而不再出现。”因此,他坚信社会现象的特殊性与不确定性,从而使作为普遍性及恒常性的规律无法进入社会领域,即在他眼里,社会与规律是生来无缘的。

    卡尔.波普尔这种用历史事件的唯一性来做依据是对的,而且从重复性或线性意义上,不仅社会领域,就是自然领域,也不存在决定论,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就说过,“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因为无论是这条河还是这个人都已经不同”,严格地说,稍微大一点的河流,人连一次踏入同一条河流都不可能,因为影响河流的因素随时都在变。力学上的牛顿线性定律其实在自然界也是不存在的,只能在理想实验状态下才成立,其所谓的决定只能用数学方程式来表达,牛顿的书原本就叫《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因此,严格意义上的决定论只是一种数学抽象,而理论或概念抽象与数学抽象一样,只能存在于人的认识思维或思想中,是思维归纳的结果,自然界根本就不存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谁也无法准确或恰当地描述、画出人是什么,更不要说照相了,因为社会中根本不存在那种被完全抽象化了的人,只存在着一个个具体的人,人的概念完全是因为思维和表达的需要而产生的,除了思维中,显示中就不再存在了,所以,中国古代名家才说出“白马非马”的命题,这完全是正确的。同样,即便是我们认为最能代表决定论的力学,在自然界或现实中,也不存在重复性和唯一性,比如射击,同一个人都无法做到次次十环,即便每次都是十环,依然肯定不能做到每次始点和终点完全一致,力学上的重复或线性决定的实现,只能靠科学机器或仪器来最大限度地完成。可想,连自然界都不存在的线性决定论,社会领域怎么存在呢?

    当然,自然界虽然不存在严格的线性决定论,但统计决定论是存在的,如投掷硬币,不是正面就是反面,虽然每一次投掷的概率理论上都是不变的,但仍然无法确定下一次是正面还是反面,否定,赌博就不存在了,但投掷的次数越多,越接近两者一致,也就是说,只要一个人能持续不断地投掷下去,而且每次押注都一样的话,就既不会赚钱也不会亏钱。这是最经典的统计决定论,其他统计现象也会存在这种类似的规律,比如统计同一个国家一定时期的结婚年龄,肯定有一个最大分布区间或相对稳定的概念分布,历史运行最多也是达到这种统计决定程度,而事实上则完全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可重复或重叠程度,否则,人类不同地区的文明就不会存在那么大的差异了。

    第二,卡尔.波普尔根据物理学中的“测不准原理”,对历史决定论所作的规律/趋势预测加以否定。他指出:“坚持这种不确定性是由于观察客体与观察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所致,这是可能的,因为二者均属于同一的作用和反作用的物质世界。”进而他得出结论:“在社会科学中,我们面临着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之间、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充分而复杂的相互作用。觉察到一些可能产生某一未来事件的倾向,进而觉察到预测本身可能影响被预测事件,这很可能对预测的内容有反作用;并且这些反作用也许严重损害预测的客观性以及社会科学的其他研究结果的客观性。”卡尔.波普的学生、投机大师索罗斯就以老师的观点否定了经济学上的规律论,并对经济学家大加讽刺、嘲笑,而且他成功了,而经济学家则没有一个发财的,这也从侧面证实了社会领域没有线性决定论,即便是与物质最接近的经济领域也一样,更不要说其他领域了。

    卡尔.波普从客体与主体的相互作用的角度否定历史决定论也是正确的,我们简单地举出农业的例子就很清楚了。农作物需要借助自然力量才能完成生长周期,但在人类没有实现耕种之前,自然界的产量是很低的,但通过的人的作用如耕地、施肥、除草、驱虫、育种等方式之后,产量就大幅提高了,如此这般,你还能说是单纯的自然力量决定吗,当然也不能说就完全是人所决定,相互作用才是正确的答案,如果用因素分析,则应该说是系统的作用,而不是任何单一要素起决定作用。

    第三,卡尔.波普尔还从整体主义以及规律的历史性等角度,对历史决定论提出批判,他认为“整体不能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也不能成为其他活动例如控制或改造的对象”,因此,历史决定论所看待的整体主义意义上的历史完全是一场幻觉,这种幻觉“来源于把人类历史看作一个广阔的发展长河这个直观看法,但这样的历史是无法写出来的。每一部写成文字的历史都是这个‘全部’发展的某些狭小的方面的历史,总是很不完全的历史,甚至是被选择出来的那个特殊的、不完全的方面的历史”。同时,卡尔。波普尔也对历史决定论者所主张的社会规律的历史性给予了抨击,他认为规律不能因时期或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科学方法的一个重要设定就是应该寻求其有效性不受限制的那些规律,如果我们承认规律本身也是变化的,那么规律就不可能解释变化,这就得认为变化纯属奇迹。”也就是说,既然历史决定论者认为社会规律也是历史的,会随着时期或环境的改变而改变,那正好恰恰说明它根本就不是规律。

    卡尔.波普尔的这个看法同样是正确的,尤其是他提出的人类历史不能作为一个整体的观点,至今完全是事实。比如,我们现在读人类历史,都是从一个区域或一个文明再到另一个区域和文明,他们相互之间越往前,联系越少,几乎完全独立不受影响,也就越不可替代,同质性很低,慢慢地才联系加深,通过相互学习和影响后,同质程度提高,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全球化。当然,人类未来完全有可能形成一个整体,但即便形成一个整体乃至联合国之后,地区差异、民族差异、文化差异等依然会存在,个人差异恐怕就更大了,可即便到了这一天,也不能说明历史就存在一条既定的发展线路,更不能说明哪种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

    第四,卡尔.波普尔承认历史存在趋势,但趋势不等于规律,从而否认连续规律/进化规律的存在。他认为“断定在特定时间和空间有某种趋势存在的命题是一个单称的历史命题,而不是一个普遍的规律”,“我们可以根据规律来做出科学预测,但我们不能仅仅根据趋势的存在来做出科学预测”。实际上,卡尔?波普尔是将历史决定论者所信仰的发展规律,仅仅看作是一种绝对趋势,而趋势同规律的本质差别就在于,前者的存在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而后者的存在却是绝对的、无条件的。

    卡尔.波普尔的这个论证也是正确的,不过,这实际上是上述第一个证据的深入和扩展,其所谓趋势其实就是统计规律,因此,就不再展开分析了。

    除了卡尔.波普尔的上述论据,即人类历史绝对不存在直线规律或线性规律(连自然界也不存在线性规律)、客体与主体相互作用、人类不同地区和文明整体上缺少统一客观共性决定因素这三大证据外,笔者还要补充几点:

    其一,从卡尔.波普尔的相互作用和整体观点中,可以进一步加以延伸,从而找到一个其实是具有人类共性的因素,那就是自然和社会行进路径的选择性,其实也就是人的有选择性。我们从常识中就能知道,无论是整体还是个体,在任何一项行为、事项中,客观上都会存在可供人选择空间或选项,如上山砍柴可以选地方,娶妻结婚可以选爱人,读书就业可以选学校和单位,等等,即便是那些客观因素突发而至的情况,即不可抗拒的自然作用如突然下雨、发生地震等等,其前因虽然具有天命或客观决定的性质,但都是偶发性事项,就算是冰川这样的重大、长期、深远性事项,也都不会反复出现和构成对人类的经常性影响,它们一旦偶尔发生,也就基本成为了恒定因素,之后,人类立即就能做出自己或大或或长或短的选择。因此,无论什么样的客观因素,无论它有多么强大或持久,总是存在至少两个以上选项,人类总是能做出相应的选择、应对。不仅人类是这样,自然界的动植物也都是这样,所以,无论是马克思决定论中的反作用概念,还是卡尔.波普尔所言的相互作用概念,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客体的必然性作用和主体的可选择性应对,因此,在分析社会和历史时,必须将客观性和可选择性加以同时考虑,不能只考虑一个方面,而且在客观性与选择性之间,往往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即决定性或线性关系,这是历史决定论不正确的根本理由或依据。当然,选择性这个概念一旦抽象之后,就和人这个概念抽象后一样,不再是客观的真实存在即线性决定规律,只是思维中的归纳或存在,因此,在历史和现实中乃至自然中,绝对不存在完全一致的选择,个人层面更是如此,只能说有相似或相近的选择。

    其二,必须对必然性与偶然性做出重新解释。决定论之所以产生及变成普遍信仰,主要是它与规律和必然性联系在一起的,规律前面已经解释过了,即所有规律只有在思想实验中才是线性的或决定性的,而在自然界和社会中,总是统计性的,也就不存在线性决定论。其实,必然性与规律完全是同样性质的,甚至可以说本来就是同一样东西,只是所用名称或概念不同而已,这样规律性与必然性就是一回事了,同样,必然性就等于规律在思想试验中的决定性或线性,而偶然性就等于规律在现实中的统计性。对此,也举两个例子说明一下。人要死是必然的或必然性,但何时死则是偶然的、偶然性,谁敢说自己知道人必死这一必然性后,就能决定性地判断一个人哪天、几时、几分死呢?完全不可能。前面投掷硬币的解释规律的例子,如果用必然性与偶然性解释,也完全是一样的:每一次投掷硬币,得正面或反面的概率是必然的,即百分之五十,但即便我们知道了这一点,你仍然不能知道下一次投掷时,是得到正面还是反面,因为必然性落地为现实时,总是以偶然的面目出现的。

    第三,最后说说个人的命运问题中历史决定错误。富贵在天、生死有命,这是历史决定论,是错误的;人的一生取决于人自己想成为什么的人,这就历史唯心主义,也是错误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或半是天注定、半是靠打拼,这才是正确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哲理思辨/管中窥豹--“决定”因素客观存在】读陈立辉《历史决定论批判》商榷:
        决定性就是起主要作用的因素与力量,大概率(不是绝对化)就是决定性!

       常人都能理解的矛盾运动规律,(主要矛盾、主要方面、主要力量决定事物发展方向与变化结果)怎么在学者思维中会不存在,还要力图证伪呢?
         2015.12.25-0:43
    2015/12/25 0:43:47
  • 中华古文明是为了解决社会上发生的不确定性事件而发展起来的,易经占卜,阴阳五行变化万端。而西方文明是决定论者,如果a=b, b=c, 就一定是a=c。
    科学发展的初期阶段是一定要用决定论的推理方式,即形式逻辑,而产生的理论也是决定论的,这就是为什么在上世纪初当产生量子力学理论的时候,爱因斯坦表示他不相信上帝玩骰子。而玩骰子正是中国古代易经的核心理论。
    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是决定论,他们断定人类最终一定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是铁一般的规律。
    说到这里,要提一提中国的士大夫,这是一个最没有用的阶层,除了做官什么都不懂,也没有任何兴趣,都是雕虫小技。
    2015/12/24 23:25:01
  • 历史决定论,你所树立的靶子,好像是机械唯物主义吧?与辩证唯物主义似乎是敌对的观点。
    2015/12/24 16:58:46
  • 换通俗点的名字吧!不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吗?你要搞唯心主义还真由得你。
    2015/12/24 16:57:42
  • 这种论调与存在主义很合脾胃。人类社会是荒诞的,人是自由的。
    2015/12/24 13:35:10
  • 我生活了这么多年,生活中并没有用什么历史决定论。
    真的用不着这种高大上的理论。这些理论大约是神经病用的。
    2015/12/24 12:48: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陈立辉,汉,广西桂林人,1964出生,天津商学院经济学士,武汉大学哲学硕士,2004年自谋职业,现创办沐岚谷山庄,一边撰写书稿。联系邮箱:gxchenlihu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